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黃金召喚師  >>  目錄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阻礙重重

第二百五十三章 阻礙重重

作者:醉虎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醉虎 | 黃金召喚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召喚師 第二百五十三章 阻礙重重

“夏平安……你……你……你……我也是督……督查使……我做督查使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里呢……你不要胡說八道……不要太囂張!”堯有常被氣得渾身哆嗦,語無倫次,指著夏平安大罵,“你……你擅闖上京城中總督府邸……隨意拘捕總督家眷……出了事,你擔得起責任么……我是在維護地方治安……”

夏平安看著堯有常那氣急敗壞的膿包樣,不屑一笑,“我是督查使,我當然擔得起這個責任,倒是你,黃家讓你來出頭,你準備好為黃家送死了么?”

“你什么意思?”

夏平安目光一下子變得冰冷,殺機四溢,“剛才黃家的管家阻撓督查署辦案,已經被我在黃家當場斬殺,化為灰燼,你要試試么?”

聽到夏平安如此說,那個堯有常的臉色再次一變,黃家的管家是什么人他當然知道,兩人打過不止一次交道,黃家管家那是三陽境的高手,和他一樣,沒想到居然被夏平安在黃家斬殺。

這消息,黃家的人都沒告訴他。

夏平安逼近堯有常一步,看著堯有常的那種浮腫的肥臉,氣勢逼人的說道,“今日誰敢阻我,我就斬誰,你若敢伸手,影響我辦案,我就敢在這里殺了你!”

“你敢?”堯有常色厲內荏的叫道,“你才加入裁決軍幾天,裁決軍輪不到你在上京城無法無天!”

“不敢么?黃威就在那輛馬車里,你有膽子你就去接他下來,我現在就當著金陽督查署的所有人告訴你,只要今日你的這雙爪子敢碰黃威和這三輛馬車一下,只要你敢動一下手指,我就以劫囚之罪殺了你,不信你試試!”夏平安冷冷的看著堯有常,“我給你二十息的時間,你有膽子就去把黃威從馬車上接下來帶走……”

和堯有常說完,夏平安直接轉頭吩咐龍超等人,“你們就看著,誰都不用阻止,就看看堯督查使有沒有這個膽子敢從我們的馬車上來劫走人!”

“是!”龍超等人應聲道。

堯有常看了看夏平安,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些人,嘴唇顫抖不停。

他真想去把黃威從馬車上救下來,但是夏平安已經撂下狠話,他一動,夏平安搞不好真會下殺手。

堯有常內心掙扎無比,他想和夏平安在這里硬碰硬的碰一下,但又心虛,他完全沒有戰勝夏平安的把握,哪怕只有一半的勝算,對他來說也太危險了,就這么退開的話,又顯得太慫,

只是眨眼之間,冷汗就從堯有常的額頭上滾落下來。

他原本只是想仗著老資格和身份讓夏平安賣給面子給他,哪里想到,夏平安直接把這件事變成了他們兩人之間的生死之爭,不僅不給他半點面子,還直接把他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堯有常眼神復雜,內心掙扎,盯著夏平安,咬牙切齒,又有些畏懼。作為召喚師,他本能感到夏平安身上的氣息,已經完全壓倒他,那是實力的表現。

大雨嘩啦啦的下個不停,周圍的街道上一片安靜,就在堯有常掙扎的時候,二十息的時間,很快就過了。

堯有常始終沒敢動手。

夏平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嗤笑一聲,“我有膽子為了督查使這三個字的職責搏命,我有膽子為了抓那個垃圾搏命,你敢么,你有膽么,既然你沒有膽子為了黃家搏命,就別杵在這里給金陽督查署和裁決軍丟人,你這張臉的面子,早已經被那些豪門的家奴踩在腳底了,在我這里,分文不值,別擋路,給我滾開……”

說完話,夏平安直接轉身,被后背留給了堯有常,都不擔心堯有常敢和他動手,夏平安上了后面的馬車,吩咐龍超,“走!”

“駕……”龍超精神一震,怒叱一聲,一甩馬鞭,幾個冰錐從他手上飛出,直接把路上攔路的路障轟碎,然后他駕著馬車直接從那些路障的碎片上沖過。

后面的兩輛馬車,也跟著沖了過去。

金陽督查署的那些召喚師,沒有一個人動手,大家就用復雜的目光看著那三輛馬車,穿過大雨,沖了過去。

金陽督查署的那些召喚師沒有人說話,但不少人看夏平安的目光,卻沒有仇恨,反而有些敬佩——這他媽才是裁決軍督查使應有的氣概!在這樣的督查使下面干活,那才叫爽快吧……

目光轉回來,再看金陽督查使堯有常,那堯有常臉色灰敗,似乎一下子就蒼老了幾歲,幾縷潮濕的頭發零散的貼在額頭,哪里還敢剛才的氣勢,簡直就像斗敗的雞和落水狗一樣,全身上下到處都透著可憐和可悲,太他媽丟人了。

幾個金陽督查署的召喚師不忍多看,心中嘆息一聲,轉過目光。

“夏平安,你等著……”堯有常在大雨之中不甘的跺腳怪叫一聲,就像野狗凄厲的哀嚎。

“駕……”“駕……”“駕……”

龍超的趕著馬,長鞭飛舞,三輛馬車在大街上飛馳,穿破重重雨幕,趕車的馬就算矯健,此刻也全身濕透,熱氣騰騰……

雨疾,馬蹄更疾……

金陽督查署都出手阻攔了,不知道后面還有什么,龍超也有些急,必須盡快把黃家的那個少爺抓到東港督查署,不然夜長夢多,這路上那黃家的少爺出了事,被人弄走,后面就不好說了。

天空之中電閃雷鳴,整個上京城,暴雨傾盆,天地晦暗,大街上的人影更加稀疏……

在沖出不到2000多米后,那迷蒙的大雨之中,前面的街道上,又被封鎖。

金陽區的警察在街上拉起了警戒線和路牌。

三輛馬車倒在街上,完全把街道堵住了,路上散落了不少東西。

“吁……”看到前面街上的景象,龍超眉頭一皺,拉著韁繩重新讓馬車停了下來。

“督查署辦案,前面怎么回事?”在前面幾個穿著雨披拿著交通指揮棒的警察走過來之前,龍超已經拿出了自己的腰牌,坐在馬車上大聲的問道。

“幾輛馬車在前面發生車禍翻倒,地上灑了不少油,還有一些木材,我們正在組織人手清理,此路不通,那些散落的油一遇到火星搞不好會隨時引燃,這里很危險,還請繞路……”走過來的警察面無表情的說道。

龍超看向前面的道路,那油花灑得滿路都是,哪怕在大雨之中都沒散開,附近的下水道不知道是不是被堵了,那些油花就飄在道路的積水中,厚厚一層,除了油花之外,路上橫七豎八的撒落著一根根的木頭,這些東西要收拾,不知道還要多長時間。

怎么可能這么巧?他們要從這條路過,這里就剛好有幾輛馬車翻倒了,而且馬車里灑落的東西,還剛好能把路給堵了。

后面的馬車之中傳來了夏平安古井無波的聲音,“繞路走!”

龍超咬著牙,調轉車頭,“駕……”的一聲,就趕著馬車,從旁邊的路繞走。

剛剛被堵的是返回東港區最近的大路,這一繞路的話,路程就更繞更遠,而且時間也會被耽擱。

一絲濃重陰云不知不覺爬上了龍超的眉頭。

路上穿著雨披的警察看著調轉過車頭的三輛馬車,臉色平靜,等到那三輛馬車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一個胖警察才從旁邊的一個茶館里走出來,看了看天空,笑了笑,跟身邊的人說了一句,“告訴他們,馬車已經轉向了……”

十多分鐘后,在大雨之中奔行著的三輛馬車再次被攔下。

路障和鐵絲網被拉到了路上,大群拿著槍的士兵在路障和鐵絲網之后,把車攔了下來。

“衛戍軍團執行軍務,所有人,下車接受檢查……”一個上校軍官站在路上,伸出手,把馬車攔了下來。

“裁決軍督查署辦案,還請把路障挪開!”龍超冷冷的說道。

“你沒聽清楚么,這里是衛戍軍團在執行軍務,所有人下車接受檢查?”那個軍官大聲的說道,隨著他聲音一加大,那路障和鐵絲網后的那些軍士,一個個就把槍口瞄準了三輛馬車。

兩挺帶著輪子的重機槍褪去槍罩,在那路障和鐵絲網后露出猙獰的面容。

不止是路面上,兩兩邊建筑的樓道,樓頂,窗口,一下子也伸出一根根黝黑的槍管,對準了這三輛馬車。

三輛馬車,被不止三百攜帶著重武器的衛戍軍團的人包圍。

坐在馬車車夫位置上的龍超轉頭看了看,臉色冷硬,“衛戍軍團無權檢查裁決軍和督查署的馬車,讓開!”

“媽的,什么無權不無權的,老子接到的命令,就是要檢查所有過往的車輛和行人,查扣可疑人等,耽誤了軍令,你負責么,我不管你是誰,全部下車接受檢查,要不然別怪老子不客氣,要是不服氣,你去衛戍軍團告我!”那個上校軍官耍起橫來,直接逃出了手槍,咔嚓一聲上了膛,大吼一聲,“下車!”、

隨著那個上校軍官拿出手槍上膛,周圍的街上和樓道上,一下子全是武器上膛之聲。

看到情況不對,督查署兩只小隊的人全部拿出武器,和那些軍士對決起來,那個拿著重機槍的召喚師,一下子就再次把自己的重機槍拿了出來。

花梓琴站在最后面的一輛馬車的車頂上,一揮手,光芒一閃,整整一百個精英奴兵就出現在三輛馬車的周圍,精英奴兵拿出了投槍,冷漠的看著那些圍住馬車的戰士。

看到花梓琴一下子召喚出這么多的精英奴兵,那些戰士也有些浮躁個緊張。

其實,普通的軍隊和召喚師較量的話,一般情況下,根本占不到半點便宜。

龍超冷冷的看著那個軍官,抬起一只手,對著那個軍官,“今日裁決軍和衛戍軍團在這里交火,死了人的話,希望你和你背后的人能擔得起這個責任,而且,你若敢動手,第一個死的就是你,我一定第一個殺你,殺了你,也讓衛戍軍團到裁決軍告狀好了……”

“你以為我不敢……”那個軍官瞇起了眼睛。

“你可以試試,看看誰先死……”

街上劍拔弩張……

龍超和那個軍官的四只眼睛就那么死死的彼此盯著,那個軍官的手槍指著龍超的頭,而龍超的手掌則穩穩的對著那個軍官,雙方的眼睛一眨不眨。

時間和空氣就像凝固了一樣。

“呵呵,都是自家人,何必弄得這么僵呢,要打要殺的,出了事誰都不好交代吧!”就在雙方最緊張的時候,一個穿著黑袍戴著眼鏡拿著一支召喚師手杖的男人從裁決軍的后面走了出來,那個男人看著中間的那輛馬車,朗聲說道,“夏督查使何不出來一見,咱們商量一下看怎么把今日的事情了結,安西省總督黃爭月是衛戍軍團出身,他的公子你今日不能帶走,你要帶走的話,我也不好交代,錯過今日,什么都好商量……”

夏平安坐著的那輛馬車拉著窗簾,外面的人看不清馬車內的情況,一直沒有動靜。

那個黑袍人說完,發現馬車里沒有回應,眉頭皺了皺,又大聲說道,“夏督查使可聽到我的話了,還請出來一見!”

暴雨傾盆,天空雷聲滾滾,那輛黑色的馬車就像是大雨中沉默的巖石,還是毫無動靜。

那個黑袍人一下子變了臉色,想都沒想,就一腳踩在地上。

一個五米多高的由水波組成的半透明的巨人突然從馬車底部的地面的積水中站了起來,那水波巨人伸出雙手,嘩啦一聲,一把就把馬車的木質車廂撕扯成了兩半,就像撕扯一個紙箱一樣……

卡車的馬受驚,跑開。

那車廂里空空如也,哪里有夏平安和黃威的半根毛?

“不好,上當了!”那個黑袍人臉色一變,一下子怒視著龍超,“你們的督查使,夏平安呢?”

龍超臉上的神色終于沒有再繃著,他撇了撇嘴,抱著膀子,冷冷一笑,“督查使大人去哪兒了,我也不知道啊,我們只是奉命返回南港督查署,怎么,你們還要堵路么,還是想在這里等屁吃?”

督查署的一干召喚師大笑……

那個黑袍人臉色一變,一抬手,一個鉆天炮就從他手中飛出,在大雨之中飛上天空,轟的一聲爆開,在天空之中散開成一朵燦爛的禮花。

“駕……”夏平安騎在一匹召喚出來的黑色千里馬的身上,黑色的千里馬在那狹窄的巷子里狂奔,動如奔雷。

那巷子不寬,馬車是絕對進不來的,但跑上一匹馬,卻不成問題。

那巷子的兩層,是一層層的民房,一根根的晾衣線和竹竿不時從巷子中橫過,需要夏平安小心避讓開。

勁風撲面,暴雨襲身,夏平安眉毛,頭發,全身濕透,他雙唇緊閉,雙眼死死的盯著前面。

黃威就在夏平安的馬鞍前面,橫著身子,在馬背上顛簸著。

暴雨和顛簸讓黃威在馬上醒了過來。

黃威面孔扭曲,嘴角溢血,他轉過頭,用怨毒的眼睛看著騎著馬的夏平安,從牙縫中鉆出一句話,“夏平安……你死定了……你今日絕沒能力把我帶回督查署……嘿嘿嘿……你等著瞧……我家里人不會放過你……”

就在這時,東邊三千多米外的天空之中,爆出了一團燦爛的禮花。

陰沉沉的天空下,那多禮花分外耀眼。

“廢話那么多,落在我手上,完蛋的一定是你……”夏平安看了黃威一眼,一掌就拍在了黃威的腦袋上,再次把黃威拍得吐了一口氣,再次暈了過去。

前面的巷子內,一個小孩打開巷子旁邊的門,突然從旁邊沖出。

看到在巷子里疾馳的大馬,那個沖出來的小孩一下子驚呆了。

夏平安一提韁繩,黑色的千里馬一聲長嘶,直接從地上躍起,穿過大雨,從那個小孩的頭上飛了過去,穩穩落在地上,繼續狂奔。

片刻之后,黑色的千里馬從巷子里鉆出來,來到外面的長街上,繼續狂奔。

那大街上的一些車馬,還有剛剛在路上駛過的有軌小火車內的乘客,看到路邊的巷子里突然鉆出這么一個騎士來,一個個都大吃一驚,目瞪口呆。

空氣在躁動著……

殺機猶如匯聚到地面坑洼中的雨水,在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

幾分鐘后,策馬狂奔的夏平安感覺到了空氣之中的異樣氣息。

夏平安一揮手,在那飛馳的千里馬的身邊,一下子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球形水盾,水盾把千里馬和夏平安都護在其中。

在球形水盾出現的瞬間,街邊槍聲大作。

一顆顆的子彈,穿過雨幕,朝著夏平安和那匹奔跑的千里馬射了過來。

那不是普通的子彈,全部都是符文子彈,不僅子彈是符文子彈,那些子彈射過來的彈道,也精妙到極點,所有子彈全部避過了死魚一樣的黃威,全部朝著夏平安和千里馬的頭上和腳上的要害招呼過來。

水盾在那些符文子彈的火光之中震蕩著,光彩四溢,難以擊穿……

一百多米長的街道,夏平安在馬上,擋下了上百顆符文子彈的轟擊,用了不到十秒的時間迅速通過……

剛剛躲過那些符文子彈的轟擊,前面街道路口,一輛黑色馬車突然沖出,橫在路上。

那駕車的人轉頭看著夏平安,整個人從馬車上踏空而來,身形如電,一揮手,一道劍氣就從空中直接朝著夏平安斬了過來。

那是一個強大的武者……

夏平安一聲怒吼,身邊十個火球沖天而起,朝著那個武者轟了過去。

劍氣擊破火球,在空中化為點點流火。

那武者人在空中,身形如龍百變,輾轉騰挪游空而舞,其他轟過去的火球,全部被那個武者的的劍氣粉碎。

那個武者為唯一沒想到的是騎在馬上狂奔的夏平安居然離開了那狂奔的千里馬,整個人從馬上一躍而起。

在那個武者擊破最后一個火球的時候,夏平安已經出現在那個火球后面,已經接近到了了他的面前。

“斬……”夏平安一聲怒吼,空蕩蕩的手上突然多出一把召喚出來的長劍,一劍斬出。

長劍如匹練,劍光之中,隱隱可以看到一頭猛虎下山撲出,威猛無比,劍嘯之聲猶如猛虎咆哮。

那個武者眼睛都來不及眨一下,夏平安手上的長劍就已經從他的脖子上掠過……

夏平安從空中落下,穩穩的落在了那奔行的千里馬的馬背之上,千里馬繼續沖出,而空中的那個武者的腦袋,也跟著從天上掉了下來,滾落在地上,鮮血殷紅一片雨水……

“轟……”夏平安再伸手,一個炙熱的火球飛出,把那攔路的馬車車廂粉碎。

黑色的千里馬長嘶一聲,四蹄飛起,從那火光之中一躍而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黃金召喚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