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這個詛咒太棒了  >>  目錄 >> 第六十二章 突破3級(快完了)

第六十二章 突破3級(快完了)

作者:行者有三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行者有三 | 這個詛咒太棒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個詛咒太棒了 第六十二章 突破3級(快完了)

“這…這么多。”

看著甄聰鳴手中的一摞“功法”,陳宇愣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

“幸福”來的太猛,他有些把握不住了……

“不多。”甄聰鳴欣慰:“自從上次一別,我大徹大悟了。天下武法何其浩瀚?可又有幾本能做到‘警醒’世人呢?”

“……”站在原地,陳宇感動到嘴唇顫抖:“英雄。教授,您真是人類的英雄。”

“英雄不敢當。”甄聰鳴長嘆:“但我確實彌補了我國武者等級不能下降的空缺。”

“從2跌1,到8跌7,這一套您都研究齊了。也就意味著……”

“沒錯。”甄聰鳴正色:“只要修煉這套功法,能把一個8級武者,直接跌成1級!”

“牛逼!!!”

激動的吼了一嗓子,陳宇轉頭環視三女:“看到沒有?什么是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這種人才,國家使之斃于寒野,多么悲哀?人民應該跪謝他!”

陳思雯沉默良久:“我覺得人民應該槍斃他……”

甄聰鳴臉上笑容漸漸消失。

“屁!不會說話就閉嘴。”

陳思雯:“對,不應該是槍斃……炮絕更好。”

“滾滾滾。”

陳宇煩躁的將兩人推出房屋,回身握住甄聰鳴的手,感嘆:“人民的教育水平,還是不夠啊。”

“我明白。”甄聰鳴閉目:“天才,總是孤獨的。”

“您不孤獨,您還有我。”

“是啊。這也是我堅持下來的理由。”

說罷,甄聰鳴表情嚴肅,將六本“神技”交到陳宇手中:“陳宇,接書!”

聞言,陳宇精神一凜,把雙手在褲子上蹭了蹭,恭敬接過。

六書入手。

重如千金!

“這就是人類的傳承與媒介……”

陳宇哽咽:“這就是文明的傳媒啊!”

“是啊。”屋外的陳思雯感嘆:“這套書傳下去,文明就沒了。”

陳宇:“……”

甄聰鳴:“……”

“砰!”

陳宇暴怒,直接把門關死。

屋外。

陳思雯與八荒姚后退兩步,面面相覷:“只有精神病,才會研究這種東西吧?”

“那就很奇怪了。”陳思雯抱胸沉思:“陳宇大老遠從青城跑過來,就為了那幾本破玩意?”

八荒姚抱胸骨沉思:“……嗯。”

“你能不能別總‘嗯’?”

“嗯。”

陳思雯:“嗯嗯嗯!”

“嗯?”

“嗯嗯嗯……”

八荒姚:“……”

屋內。

陳宇拉開背包,將這六本神書,珍而重之的放入包里。

隨與甄聰鳴相對落座,繼續交談。

“說來遺憾。”甄聰鳴為彼此斟茶,搖頭:“由于我境界太低,不明白8級武者突破9級的原理,所以未能制成9跌8的功法。”

“教授,您也不必太為難自己。您為人類做的,已經夠多了。”

“能者多勞嘛。來,干杯。”

“教授……水是開的。”

“哦,那就干五分之一杯。”

“干!”

“當”

兩杯碰撞,撒了五分之四。

剩下的五分之一,一飲而盡。

兩人相視一笑,盡在不言中。

“教授。”

放下茶杯,陳宇左右掃了眼破敗的房屋,開口問:“您接下來,有什么打算沒有?”

“接下來的打算……”甄聰鳴眉頭微皺,順著陳宇的目光,也掃了眼房屋,搖頭:“沒有。我被清大除名后,科研界都認識我。已經很難再任職某座高校了。”

“那您來我這吧。”陳宇嚴肅道。

他得到晉升的功法,之所以還按捺興奮不去“晉級”,就為了把眼前這位“國之重器”——甄聰鳴帶上。

有了甄聰鳴的幫助,媽媽就再也不用擔心他“武技”不足了……

“教授。”

念頭至此,陳宇緊握甄聰鳴雙手,語氣誠懇:“魯迅先生曾經說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您是天才不假,但沒有充足的資金和研究資源,只是在浪費寶貴的時間與天賦而已。”

“……我明白。”甄聰鳴又為兩人倒滿茶,欲言又止。

“教授,您想說什么,直接說。”

“小宇,你對我的重視,我了解。可從你和你姐的穿著、情況來看,你們似乎也不是很富裕。研究功法,這是很燒錢的。”

“您不用擔心這個。教授,錢,從來不是問題。我這邊有資方。”

“資方?”

“對。”陳宇點頭:“她也跟我們來了。”

“那人呢?”

“被拐走了,可能過幾天才會出現。”

甄聰鳴:“……”

“不用在意她。反正資金這方面,您大可不必放心。隨便研究。”

“小宇,資方不是慈善家。你也知道咱們研究的東西,目前很難盈利。”

“教授。”陳宇一口打斷:“記住我們的身份。我們是杜普、是于廉、是畢加索、是加藤鷹、是愛因斯坦、是瓦西里·格羅斯曼……唯獨不是資本家。盈利,從來不是目的。為人類奉獻,才是使命。”

甄聰鳴:“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人混進來了。”

“不要在意細節。”擺擺手,陳宇認真:“教授,請你一定要加入我的戰隊。”

“……小宇,我實話實說。我其實……”

“您要拒絕嗎?”

“我其實……一直在等待這一天!”

聽聞此話,陳宇思維有了一瞬間的出神。

“來。”端起茶杯,甄聰鳴語調鏗鏘有力:“小宇,敬人類!”

“……對。敬人類。”

“吱嘎……”

生銹的房門,被緩緩推開。

段野與殺手一同走入房間,四下打量。

“信息沒有錯誤嗎?”走到茶幾前,段野拿起一個用過的一次性紙杯,仔細觀察片刻,看向身后的殺手:“陳宇他們,昨晚就住在這么破的地方?”

“不會錯的。”殺手掀開兜帽,面無表情:“你覺得這里破,可這間賓館,已經是藏城里最頂尖的套房了。”

“搜嘎。”點點頭,段野放下紙杯,推開主臥木門,看到了床上還沒疊起來的被子。

“陳宇昨晚就睡在這里吧。”

低語著,他把手伸進被窩,挑眉:“看來人剛走不久,被窩還是熱的。”

話落,嚇得被窩里的人直接鉆了出來,撒腿就跑。

段野:“??”

殺手:“???”

“快…快…快抓住她!”

段野最先反應過來,把腿就追。

身后的殺手也回過神,爆發高達6級的勁氣,后來居上,伸手,干凈利落的抓住了對方,將其拎在半空中。

“是你?!”段野大驚。

馬麗:“……”

段野:“……”

馬麗:“……嗝。”

“馬麗。”兩人相視沉默許久,段野開口:“你也跟陳宇來了?”

“沒有。”瞄了眼殺氣騰騰的殺手,馬麗果斷否認:“我是被拐賣來的。你們要找陳宇麻煩嗎?我可以領路。”

段野:“……”

“我們同仇敵愾、沆瀣一氣、狼狽為奸、貓鼠同眠、與虎謀皮、黨豺為虐……”

“閉嘴。”

馬麗:“。”

“放下他吧。”段野道。

殺手點頭,松開馬麗,站在段野身后。隨即驀地愣住。

‘老子不是監視他的嗎?什么時候成手下了。’

段野不知殺手心中所想。

只是帶緊張的馬麗回到客廳,坐下,問:“馬麗,還認識我嗎。”

“段哥哥,我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馬麗楚楚可憐:“你可能不知道,在世界高校賽的時候,有一個人,曾經默默暗戀著你……”

“哦?”段野微愣,撓撓頭:“是陳宇嗎。”

馬麗:“……”

“如果不是他的話,你就不用說了。咱們抓緊時間談正事。”

馬麗:“……談正事吧。”

“好。”身軀微微前傾,段野壓低聲音:“你們來偏僻的雪區,是為了什么?”

“你想聽讓你滿意的話、還是讓你不滿意的話?”

“我想聽真話。”

“真話……你可能不會滿意。”

“那也聽真話。”段野語氣變冷:“陳宇來這里,到底為了什么。”

馬麗:

“馬麗。我不想聽到‘不知道’這三個字。”

“哦,那我知道。”馬麗正色:“陳宇來雪區,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旅游。他似乎有一個超級大的計劃,但沒有露出任何馬腳。目前我還在追查中。”

段野:“……我要聽真話。”

馬麗:“那我不知道。”

“咔嚓。”

段野甩手,變出一柄沙漠之鷹,耍了個槍花,抵在馬麗的太陽穴:“我不想聽到‘不知道’。”

“……嗚。”馬麗快哭了。

“既然你冥頑不靈。”段野站起身,眼中殺機四溢,脫下外套,解開褲腰帶,并看向身后的殺手:“你先退下,我要給這個女的一點黃……顏色嘗嘗。”

殺手遲疑:“可是……”

“不旦退下,你還要離我遠點。陳宇隨時可能回來,別干擾我接下來的計劃。”

聞言,殺手想起“首領”的囑咐,糾結稍許,點了點頭:“好。你自己注意安全。”

“歐克”

段野比了個“OK”的手勢。

殺手深深看了段野和馬麗一眼,轉身退去,消失在房屋的轉角。

接下來的時間。

段野一直保持著解褲腰帶的姿勢,開口詢問:“馬麗,現在沒外人。你到底知道些什么?都告訴我。記住,用手捂著嘴,防止唇語泄露。”

馬麗委屈攤手:“段野,你是了解我的。做漢奸,我最專業。如果我真知道,我立刻就告訴你了。”

“那……陳宇現在去哪了?”

“他們往哪個方向走了?”

“是怎么走的?都帶著誰?”

“你大姨媽啥時候來。”

“不知……啊?”

“老子給你提前放點血!”段野咆哮:“你他媽到底知道些什么?!”

馬麗害怕的縮成一團:“我…我知道金融衍生工具、貨幣銀行學、風險管理、計量經濟、日劇番號、數理金融、投資銀行實務、精算學原理……”

段野:“你嘗過死的滋味嗎。”

“沒有,聽說屎有點苦。”

“那個文具店的,還真有點東西啊。”

駕駛著“叮當作響”的老舊皮卡,陳宇一邊操控方向盤、一邊陷入思索。

一個隱姓埋名的教授,竟然能被對方輕松的找出準確地址,這種“神鬼之力”,當真超乎常人想象。

“……有問題。”

“既然那個文具店,知道如此隱秘的事情。那我的秘密……”

思索至此,陳宇瞳孔深處,劃過一絲寒光。

“看來,以后要多多關注關注她了。“

“宇哥,你在嘟囔什么?”后排的八荒姚忍不住好奇,詢問道:“什么關注?”

“沒什么,不用在意。”

“唔,宇哥。”

“說。”

“不是要帶著那位老教授嗎?他老人家怎么沒上車。”

“不著急。”陳宇輕踩剎車,控制速度:“咱們暫時不回青城。雪區這邊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等一切都弄妥,再帶上他。”

“哦。”少女點頭,靠在椅背上不再做聲。

而旁邊的BB,又開口了:“大人。”

“說。”

“你們學的這種功夫,我也能學嗎。”

“不行。你太小了。”

“我684了。”

陳宇一拍腦袋。

猛地意識到BB的真實身份。

這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人形戰斗機器人。

只因為當初“起源”的小動作,令其變成一個小女孩的模樣而已……

“如果是這樣的話。”陳宇抬頭,通過車內后視鏡,上下打量BB:“你可以嘗試一下。但我估摸著,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你學不來。”

“能學最好,學不會也沒關系。”坐在座椅上,BB蕩起一雙小短腿。

“嗯。”

車內,再次寂靜。

除了輪胎的摩擦外,僅能聽見車尾氣喘吁吁的陳思雯。

約莫十分鐘后。

陳宇踩下剎車,按了按喇叭。

“嘎嘎!”

推車的陳思雯立馬松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日。生…生…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么推啊……”

“姐,辛苦了。”推開車門,陳宇丟出一塊奶糖:“吃吧。”

“啪。”

雙手接住糖果,陳思雯臉色發黑:“百…百公里一顆糖嗎。”

“走,都跟我進屋。”

拎起裝有全套“功法”的背包,陳宇下車,看向陳思雯,搓手:“今天我開心,親自主廚,犒勞犒勞大家。”

剛要有所回應的三女,卻突然愣住,目光都直直定向賓館的大門口。

察覺到氣氛瞬間的變化,陳宇心臟一緊,攥緊背包,順著眾人視線望去。

就見污跡斑斑的玻璃門后,一個熟悉的人影,正與他對視。

“……段野。”

1秒:m.23xsww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這個詛咒太棒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