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這個詛咒太棒了  >>  目錄 >> 第六十一章 突破3級(沒完)

第六十一章 突破3級(沒完)

作者:行者有三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行者有三 | 這個詛咒太棒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個詛咒太棒了 第六十一章 突破3級(沒完)

“吱嘎!”

房門推開的聲音,令屋內兩人停住爭執,下意識轉頭看去。

“啪!”

陳宇拍手,張開懷抱,激動:“教授!”

“你…你是……”

屋內。

穿著糟蹋、提著褲子的甄聰鳴,見到門前那個熟悉的身影,如遭錘擊,呆愣傻站在原地。

“甄教授。您還記得我嗎?”

“教授?”與甄聰鳴爭吵的那人狐疑,目光在陳宇和甄聰鳴之間來回打量,最終定格在甄聰鳴身上:“你這個變態是教授?什么教授?教雜交知識的?”

“滾!”

一把推開身前的“障礙”,甄聰鳴眼眶漸漸發紅,雙腳蹣跚,雙手顫抖,牢牢抱緊陳宇:“賢弟!”

“教授。”陳宇感動。

“賢弟!”驟然,甄聰鳴悲從心起,嚎啕大哭。

“陳宇!”

“我的知己啊!”

“我怎么會把你忘了呢……”

一時間,無論屋內的中年人,還是屋外的BB、八荒姚、陳思雯,都眼神奇怪。

“姐姐。”BB歪頭:“什么是知己?”

“知己……痔、妓、雞……”陳思雯埋頭思索:“稍等,讓我想想騷話。”

八荒姚:“……”

“小姐,你知道嗎?”BB又看向八荒姚。

“啊,知己就是,知道自己、了解自己、懂自己的好朋友。”

“哦。”BB若有所思:“那姐姐你有知己嗎?”

“我?”八荒姚秀眉微皺,腦海里下意識回憶起了段野的身影:“嗯……應該沒有吧。好朋友倒是有。哦對了,你為什么管我叫小姐啊?”

“古代丫鬟稱呼需要服侍的人,不都叫小姐嗎。如果服侍的是男生,就叫公子。”

“丫…丫鬟……”八荒姚立刻緊張:“我們是朋友關系啊!別叫我小姐……”

聞言,BB就裝作沒聽見。

笑話。

朋友有什么用?

朋友當飯吃嗎?

朋友能一起嫁給一個人嗎?

如今機會千載難逢,正趕上“兩人”要結婚。

如果可以當做陪嫁丫鬟一起嫁過去,豈不美哉?

“這就叫資源整合。”

BB如是想到……

屋內。

兩人擁抱了足足十分鐘,才不舍分開。

陳宇臉色復雜:“教授,您……”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甄聰鳴抹了把渾濁的淚水:“沒錯,我最近瘦了。”

陳宇:“不是瘦。而是您……”

“我知道。”甄聰鳴點頭:“我最近變老了。”

陳宇:“不是老。而是您……”

“哦,那一定是我失去斗志了。”

“都不是。”陳宇加快語速,防止對方打斷:“而是您褲子掉了。”

“嗯……”

甄聰鳴低頭,看了眼褲子,不動聲色的提起:“剛才一直忙,還沒來得及系上。見笑了。”

“沒關系。”陳宇安慰:“褲子這東西,我也經常不穿。”

“對啊,挺麻煩的。”

“原來是這么個知己……”陳思雯小聲嘟囔。

聞聲,甄聰鳴反應過來,看向屋外的三女:“陳宇,這三位是?”

“哦,甄教授,我來給您介紹一下。”陳宇側身:“這位,是陳思雯,我姐。這位,如果您關注過世界高校賽,應該能認識,是我當時的同班同學,八荒……”

“你們先停一下。”屋內的中年人忍不住插嘴打斷:“敘舊等會再敘,我想問問,我家的豬,到底怎么處理。”

“一頭死豬,我就搞了!你能把我怎么辦?”

與知己的交流被干擾,令甄聰鳴十分憤怒,拽起中年人的衣領,殺氣騰騰:“信不信我連你一塊搞?”

雙腳離地的中年人臉色頓白。

這時,他才意識到對方是個武者。

武者,勇也!

破壞力驚人的他們,無論性格多么和善,但骨子里的戾氣還是存在的。

就像平時打盹兒的老虎。

吃飽喝足、心情愉悅,別人擼它就像擼貓。

可一旦火氣上來,它擼人就像貓擼老鼠……

“教授,您冷靜。”觀察稍許,陳宇上前勸架:“一頭牲畜,還是死的,沒必要發火,我賠給他吧。”

“賠什么賠?”甄聰鳴瞪眼:“一頭死豬,我研究研究不行嗎?”

“可…可我們家里要吃的啊……”中年人瑟瑟發抖。

“洗干凈了不能吃?”

中年人:“……”

“都是蛋白質,有什么關系?初中物理白學了?”

眾人:“……”

屋外,陳思雯羞愧的捂住了BB的眼睛:“別看。”

“沒關系。”BB眨眼:“我會透視。”

八荒姚停在門口,略有遲疑,從兜里掏出兩百塊錢,進屋,遞出:“這位叔叔,您看這些賠給您行嗎?”

“唔……行行行。”見有臺階,中年人小雞啄米般點頭:“不用兩張,一張就夠了。”

“小姑娘,不用你給。”放下中年人,甄聰鳴嚴肅:“就算賠,一百塊錢老朽還是有的。我自己給。”

說著,他把手伸進破舊的外套,一陣翻找后,懵逼了幾秒,恢復平靜表情:“那個……小姑娘,能不能借我一百塊錢?”

八荒姚訥訥的遞出。

甄聰鳴接過,甩手扔給中年人:“不就是想要賠償嗎?扛上你的驢,走。”

陳思雯:“是生產隊的驢嗎?”

三分鐘后。

中年人帶驢走了。

甄聰鳴則熱情的邀請眾人進屋。

基于對陳宇的尊敬,他對待陳思雯等人,也異常親密。端茶送水、姿態放的極低。

令陳思雯幾人受寵若驚。

因為通過陳宇的介紹,她們已經知道甄聰鳴的身份了。

清華大教授!

那可是至少5級以上的強者啊……

“教授,您別這樣。”往常天不怕地不怕的陳思雯,難得惶恐:“不要敬茶,會折壽的。”

“哎。”甄聰鳴大氣的一擺手:“我與陳宇,是忘年之交,互為知己。你們和他平輩,自然和我也平輩。”

“教授是什么?”破敗沙發的角落,BB拽了拽少女衣角,又問。

八荒姚小聲解釋:“教授,是比老師更高一級的教育工作者。”

“噢……”BB點頭。

“什么教授不教授的。”甄聰鳴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略顯悲涼:“如今,我已經不是教授了。”

眾人面面相覷。

“不是教授了。”陳宇瞇眼:“難道甄教授您被清華……”

“對。”甄聰鳴點頭,端起茶杯,輕飲一口:“我被清華除名了。”

“為什么。”

“說來挺簡單的。”甄聰鳴背靠在沙發上,仰頭,望著蛛網遍布的天花板:“當初,獸潮襲京。我奉命上前線參與戰斗。沒打多久,李清華指揮官犧牲后,上層發現不敵獸潮,為了保留火種,便撤退了大部分力量。”

“我,就是被撤退的其中一員。因為我屬于研究型人才。”

“但京城毀滅,學校就要遷移。可清大后期統計教授名單的時候……”

甄聰鳴欲言又止,眼神憤恨。

“把…把您除名了?”陳宇試探問。

“對。學校管理層認為,人類目前危在旦夕,已經不能讓我再加入教育團隊了。”

陳宇:“……”

甄聰鳴攥拳:“說我會讓人類本就不富裕的狀況,越發雪上加霜。”

眾人:“……”

“屈辱!”甄聰鳴哽咽:“艸。”

“……教授。”陳宇不知如何安慰,只得同仇敵愾:“你們學校的管理層,真是一群鼠目寸光、井底之蛙、尸位素餐的酒囊飯袋。”

“賢弟。”聞言,甄聰鳴面色稍緩:“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天下間,像你這般擁有絕世慧眼的伯樂,終究少數。”

“……”陳思雯小聲嗶嗶:“我就知道他有近視眼。”

聽覺發達的陳宇白了陳思雯一眼,握住甄聰鳴的手,繼續道:“教授。清華不留人,自有留爺處。他那邊只適合腚大的,您大可不必委屈自己。”

“不說這些了。”甄聰鳴飲下剩余的茶水,不甘的攥了攥拳頭,轉移話題:“賢弟,當初我上前線的時候,給你留下了一封信,還有那本你委托的功法。你應該拿到了吧?我撤退的時候回來找過,沒有了。”

“對。”陳宇點頭:“是我拿的。”

“那我就放心了。”甄聰鳴欣慰:“這段時間,一直很擔心。怕你犧牲在京城戰場里。我也聯系過清華那邊的同事,托他們去京大找你,也沒有找到。”

“我從京大離校了。”

“離校了?為什么?”甄聰鳴詫異。

“怎么說呢……”陳宇撫摸下顎:“京大那個學校,也就還行吧。教不了我太多東西。”

陳思雯:“……”

甄聰鳴欲言又止:“你是不是……也被學校開除了。”

聽聞此言,陳宇并未解釋。

而是選擇直接爆發勁氣。

“砰!”

罡風冷冽。

沖擊波擴散。

甄聰鳴瞳孔收縮,地中海的發型都被吹亂了:“二…二級巔峰!”

“是的。”陳宇收氣。

“我們上回見面……也就兩三個月前吧?”甄聰鳴嗓音干澀:“你還不到2級。現在,快3級了。你……吃增靈丹了?”

陳宇撓了撓耳根:“啊,對。”

“至少吃兩顆以上!”甄聰鳴篤定:“否則世界上,不會有這么快的成長速度。”

“對對。”

“兩三個月,兩顆增靈丹。也還是很了不起的。畢竟資源,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對對對。”

“那你也不應該隨意退校啊。”甄聰鳴惋惜:“京大,還是個非常不錯的高校。以后你很難找到這么優秀的學習環境了。”

“陳宇。”一旁,陳思雯臉色逐漸難看:“你退校了?”

“是離校。”陳宇糾正:“而且你不是不愿意我去魔都嗎?京大如今就在魔都。你的邏輯很奇怪耶。”

陳思雯:“……”

“哦。”甄聰鳴懂了,壓低聲音:“退學原來是為了躲避魔都獸潮啊。”

陳宇:“不是。”

“沒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是普通的武者。小兵逃走叫逃兵。但將軍逃走,就叫戰略性撤退。誰聽說過有逃將這個詞?”

陳宇不愿糾結在這個話題里,轉問:“教授,我主要是來拜訪您。還是說說您的情況吧。您怎么來雪區這么偏僻的地方?而且……”

話音微頓,他環視四周:“生活的似乎也不是很好。”

“……唉。”

默然許久,甄聰鳴一聲長嘆:“因為我是個失敗者。自然要找一個失敗的城市。于是,我來到了這兒。”

“錯。”陳宇正色:“失敗的不是您。而是這屆老百姓不行。”

眾人:“……”

“陳宇。”站起身,甄聰鳴整理了下發型,背著雙手,在房間里踱步:“不用安慰我。我知道這屆百姓不行,配不上我的天賦。或許,我的才華,對這個世界來說,還太早吧……”

陳思雯and八荒姚:“……”

“但失敗了,就是失敗了。我不是那種愛埋怨的人。正所謂俊杰三年眾人泯,只因未在出世時。”甄聰鳴昂首:“社會差勁,我也沒辦法。這就是命了。”

BB發懵:“所以他到底是不是在埋怨……”

轉身,看向陳宇,甄聰鳴嚴肅:“雖然我不知道,你是通過什么方式找到我的。但看你們風塵仆仆的樣子,應該不是敘舊這么簡單吧?”

見進入正題,陳宇精神也不再廢話,起身:“教授。敘舊只是一方面,我確實有事找您。”

擼起袖子,甄聰鳴伸手:“請講。”

“您知道,2級升3級,除了壓縮勁氣密度外,還要把液態氣海結晶對吧?”

“沒錯。升3級,必定結晶。將液體氣海轉為緊實的固態。”

“那您……”陳宇瞥了三女一眼,湊到甄聰鳴耳邊:“有沒有興趣研究一套把固態氣海轉換回液態的功法?”

“我懂你的意思。”老教授瞇起雙眼:“就是像我們上回那樣,創造出能讓2級武者跌回1級的功法,對吧?”

“對對對!”陳宇興奮點頭:“您能創作出來3級跌2級的嗎?”

“哦。”甄聰鳴平靜的走到書架前,拿出一摞書籍:“我都創作好了。”

陳宇:“?”

“嘩啦!”

甄聰鳴一甩手,書籍呈扇葉般攤開。

“除了3級跌2級的。還有4級跌3級。”

“5級跌4級、6跌5、7跌6、8跌7……”

陳宇呆若木雞……

1秒:m.23xsww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這個詛咒太棒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