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八十九章 困獸之斗

第九百八十九章 困獸之斗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八十九章 困獸之斗

經典,最快更新!

“你現在可以詳細說一說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巴克道,“放心,這是我和那群豬玀的私人恩怨,跟你完全沒關系,只要你能說清楚,我就幫你主持公道。”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鼠人小廝松了一口氣,帶著三分哭腔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到現在還是稀里糊涂的,我頭疼,被他們揍得厲害,現在腦袋還嗡嗡直響呢,大巴克大人,您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那就說清楚。”

大巴克不耐煩地說,“那群豬玀怎么會找到你的?”

“我,我在‘老鐵匠酒館’的后巷里喝酒,喝得正美的時候,不知怎么,這群豬……野豬人就把我圍住,先狠狠踹了我一腳,又在我臉上搗了好幾拳,還想拎著我的頭發往墻上撞。”

鼠人小廝說,“他們好像一開始就知道,我在糖屋里做事,而且知道您是糖屋里的常客——我發誓,我以祖靈的名義發誓,我真的沒撒謊,真不是我告訴他們,您在糖屋里的事情!”

“夠了!”

大巴克實在忍不住,用刀鞘敲了鼠人小廝的腦袋一下,“老鼠一樣的東西,有什么資格向祖靈發誓,少廢話,繼續說!”

“繼續說……然后……他們就讓我帶路……”

鼠人小廝捂著腦袋,哼哼唧唧說,“我沒辦法,您也曉得那幾個野豬人有多么兇殘,我敢說半個‘不’字,他們捏死我,比捏死一只真正的老鼠還容易。

“所以,我就,我就——”

“你就把他們帶到我的必經之路上,伏擊我?”大巴克神色陰郁地說。

鼠人小廝渾身一顫,似乎感知到危險的氣息再度濃烈起來。

他嚇得站住了腳步。

大巴克瞇起眼睛。

“算了,這件事也怪不了你,畢竟糖屋里有很多人都認識我,都有可能出賣我。”

大巴克按捺殺意,放松語氣,“你再從頭開始,把每個細節都重復一遍。”

鼠人小廝不敢違抗他的命令,老老實實,重頭說了一遍。

大巴克滿意地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忽然道:“你說,不是你出賣我,那就是別人嘍?你覺得糖屋里,誰最可疑,最有可能泄漏我的信息呢,給我幾個名字。”

鼠人小廝“啊”了一聲,顫聲道:“大巴克大人,這,這我可不敢亂說,這,我沒有證據,我不知道!”

“如果你說不出來,那就是你出賣我。”

大巴克獰笑道,“被你們老板知道了,你這樣卑微的賤種,竟然敢出賣尊貴的客人,根本不用我動手,她就會活活扒了你的皮!”

鼠人小廝發出了溺水者般微弱的呻吟:“不,大巴克大人,求求您,不要告訴老板,千萬不要告訴她!”

“那就告訴我幾個名字。”

大巴克說,“放心,我會暗中調查,絕不會把你這頭可憐的小老鼠,說出去的。”

鼠人小廝猶豫了一下,終于開口。

“這家伙,上回不長眼,端著水盆的時候撞了您一下,把水濺在了您的皮靴上,您踹了他一腳,他半個月下不了床,就對您懷恨在心。”鼠人小廝說。

大巴克瞇著眼睛,點頭道:“嗯,好像是有這么回事。”

“這家伙,最近在賭場里輸了一大筆錢,只要有好處,他連自己的祖靈都可以出賣。”

鼠人小廝繼續道,“還有這家伙,別看長得尖嘴猴腮,據他自己吹噓,體內卻流淌著野豬人的血脈,和不少野豬家族的‘家鼠’走得很近,上個月,哦,上上個月,我就親眼看到,他伺候一群鐵皮家族的仆兵喝酒。”

他一口氣說出了好幾個名字。

全都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大巴克連連點頭,等鼠人小廝說完,忽然話鋒一轉,道:“等等,你再把遇到那群豬玀之后的事情,每個細節,都重復一遍。”

“哎?”

鼠人小廝愣了一下,卻還是順從地重復起來。

這次重復的全過程,和前兩次相比,雖然順序上有些顛倒,但細節并沒有太大的出入。

大巴克徹底放下心來。

對鼠人小廝的最后一絲疑慮,也煙消云散。

“大巴克大人,我知道的就是這么多了,出賣您的人,肯定在這幾個名字里面,如果您要找他們算賬的話,我,我還可以幫您把他們騙出來!”

鼠人小廝既猥瑣又諂媚地說道。

大巴克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他相信鼠人小廝說的是實話。

本來么,如果不是被那群豬玀威脅,諒這個卑微的賤種也沒膽量和道理出賣自己。

至于出賣自己的人,究竟在不在他交待的這些名字里面?

大巴克不確定。

但他也相信,鼠人小廝就知道了這么多了,再逼迫他交待的話,他只會胡亂撕咬,誤導自己的判斷。

那接下來要解決的,就是怎么處置這頭老鼠的問題了。

大巴克相信,把這頭老鼠交還給糖屋老板的話,對方一定會給自己一個滿意的交待,還會徹查此事,把最先出賣自己的家伙揪出來。

但,還是那句話。

如此一來,事情就鬧大了,會帶來很多麻煩,而大人物們最不喜歡的就是麻煩。

再說,這也不符合高等獸人的傳統。

高等獸人向來是“自己的仇恨,自己用鮮血來洗刷”的。

只有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才會尋求他人的幫助。

但這也就變相承認了自己沒有復仇的能力,只是一個膽小如鼠的懦夫。

如果被血蹄家族的大人物們知道,他連幾個紅溪鎮來的豬玀都對付不了,還要請一間糖屋的老板,為血蹄家族的武士做主……

搞不好,等到大軍開拔的時候,他就要留守黑角城了!

大巴克打了個冷顫。

眼中殺機四起。

他的目光像帶著鋸齒的刀刃一樣,切割著鼠人小廝脊背上的骨頭。

不管這頭老鼠說得再無辜,再漂亮。

他總歸出賣了自己的行蹤,還帶那群豬玀來伏擊自己。

倘若一頭卑賤的老鼠,在如此坑害一名武士之后,還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氏族武士的榮耀,豈不是變成了笑話?

前面的鼠人小廝忽然收住腳步。

“大巴克大人,繞過前面的拐角,再往上走兩步,就是‘死矮人頭酒館’的后門。”

他點頭哈腰,小心翼翼地解釋,“就是,前些日子下雨,暗道里有些積水,地面濕滑,請您千萬小心。”

“知道,帶路。”大巴克冷冷道。

他已經受夠了對一頭老鼠和顏悅色了。

鼠人小廝縮著脖子,提著油燈,走過拐角。

前面地勢較低,這條暗道又修建得太過粗糙,沒有做好防止雨水滲漏的工作。

到處都是濕噠噠,黏糊糊的,踩上去“噗嘰噗嘰”作響,的確很容易滑倒。

忽然,剛剛繞過拐角的鼠人小廝驚呼一聲,像是滑了一跤,油燈掉進積水里。

暗道里空氣流通不暢,火焰原本就如豆子般大小,只能勉強照亮一臂距離之內的事物。

掉進積水的剎那,暗道便重新變得一片漆黑。

大巴克卻根本不在乎黑暗。

他朝拐角猛地跨出一大步,原本藏在皮靴內側的牛角匕首,變戲法一樣出現在手里,朝黑暗中鼠人小廝的輪廓狠狠刺去。

匕首連帶著他的前臂,完全沒入鼠人小廝的輪廓深處。

他還不忘旋轉了兩圈,將鼠人小廝的五臟六腑統統絞碎。

然而,下一眨眼,大巴克就意識到觸感不對。

他捅到的不是鼠人小廝。

而是一具貌似鼠人小廝的稻草人!

還來不及仔細琢磨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稻草人的肚子里忽然傳來輕微的“咔嚓”聲。

大巴克只覺得手肘一陣鉆心劇痛。

像是被圖騰獸狠狠咬了一口。

是捕獸夾!

有人在稻草人的肚子里,藏了一具用來捕獵圖騰獸的重磅捕獸夾。

鋒利的鐵齒,一下子將他的整條右臂都給咬住了!

大巴克發出驚怒交加的怪叫。

下意識向后倒退半步。

又聽到腳下的積水里傳來輕輕的“咔嚓”聲。

這里竟然也有一只捕獸夾,咬住了他的腳踝。

布滿銹跡的鐵齒和他斷裂的骨頭拼命摩擦,擦得他五官移位,整張臉都扭曲變形起來。

同一時間,他身邊黑黢黢的墻壁,忽然睜開了眼睛。

墻壁竟然活了!

不,是有人先在粗糙的土墻上,挖了一個淺淺的人形凹坑。

并通過不可思議的骨骼和血肉收縮之法,將自己的厚度收縮到了極限,并緊密貼合在人形凹坑里面,還將呼吸、心跳和體溫,都降至無法感知的微弱程度。

大巴克的全部殺意,都投射到了甬道中央,偽裝成鼠人小廝的稻草人上面。

絲毫沒注意,就在自己身邊的黑暗中,竟然還隱匿著一個人,一個形如鬼魅,極度危險的幽靈刺客!

黑影纏上了大巴克。

大巴克的右手肘和左腳踝上,都牢牢咬著一只捕獸夾。

這種重磅捕獸夾用幾條粗大的鎖鏈固定在地上,連狂暴的圖騰獸一旦中招,都不是那么容易掙脫的。

所以大巴克也沒有冒著手臂和腳掌被硬生生撕裂的風險,嘗試強行掙脫。

而是當機立斷,召喚圖騰戰甲。

然而,仿佛擁有生命般的液態金屬,才剛剛涌出他的身體。

尚未被圖騰戰甲覆蓋的大腿根兒,就鉆進來一道錐心刺骨的涼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