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八十八章 甕中之鱉

第九百八十八章 甕中之鱉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八十八章 甕中之鱉

野豬巴克盛怒之下,倒沒有徹底喪失理智。

他知道這里距離血顱角斗場不遠,有很多血蹄家族的武士在附近活動。

和鐵皮家族的活躍區域,就有一段距離了。

更何況他們來自紅溪鎮,僅僅是鐵皮家族的附庸。

要是鐵皮家族知道他們被人如此羞辱,結果五個埋伏一個想要復仇,還被對方逃脫的話。

鐵皮家族都不會給他們好臉色看的。

想到這里,野豬巴克狠狠咬牙,戰斧朝大巴克虛虛一揮,低吼道“血蹄家族的巴克,你等著,我們之間的較量,遠遠還沒完呢!”

說著,五名野豬武士,翻身上墻,很快消失在沉沉夜幕中。

大巴克自然想要留下其中一兩個,充當證據。

但對方配合默契,又都擁有圖騰之力,狗急跳墻的話,他未必討得到好處。

更別提四面八方的喧鬧聲,還有搖曳不定的燈火,就像燃燒的洪水般,朝這里逼近。

而那個莫名其妙從角落里鉆出來的鼠人小廝還在尖叫。

該死,大巴克從來不知道,小小的鼠人,可以發出這樣刺耳的尖叫聲。

簡直要把周圍四五條街的所有人,統統吸引過來一樣。

幸好這頭老鼠出聲示警。

否則他今天極有可能交待在這里。

想到這里,大巴克不禁滲出一身冷汗。

當然,他是不可能因此而感激這頭老鼠的。

“混蛋,別叫了!”

他滿臉陰沉,一把將鼠人小廝拎起來,“你是誰,怎么會和紅溪鎮來的豬玀混在一起?”

鼠人小廝被他猛烈搖晃了兩下,脖子都快折斷,這才將尖叫聲硬生生咽回肚子里去。

“大、大巴克大人,您沒事?您把他們打跑了?太好了!謝天謝地,太好了!嗚嗚嗚嗚!”

鼠人小廝驚魂未定,語無倫次,甚至蠕動著想要上前,緊緊抱住大巴克的大腿。

大巴克滿臉嫌惡地將他丟在地上,用刀尖挑開了他的外套,看到反扣在外套內側的貓耳徽章。

這個動作,對鼠人小廝造成了誤會,還以為大巴克要用刀尖把他的心臟挑出來。

他嚇得魂飛魄散,一個勁兒求饒“大巴克大人,我是糖屋的小廝,您認識我的啊!上回您在金手指賭場大贏特贏之后,還賞了我二十枚骨幣呢!”

“哼,我當然知道你是糖屋的人!”

大巴克從來沒留意過鼠人小廝的樣子。

在他看來,這些最卑劣、最猥瑣、最下層的賤民,長得都是一樣的。

不過,有幾次手氣好,在金手指賭場贏得盆滿缽滿之后,醉醺醺地跑到糖屋里,他倒是也曾漫天撒錢,任由鼠人小廝們爭搶,也算是個樂子。

相比鼠人小廝的身份,他更關心的是,“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誰,紅溪鎮的那幾頭豬玀,又怎么知道我在糖屋,并且會在這段時間,從這里經過?”

大巴克四肢發達,頭腦卻絕不簡單。

“看場”這個職務,既要應付競技臺上的突發情況,又要安撫觀眾席上的情緒,很多問題,并不是光靠武力就能完美解決的。

大巴克心思電轉,瞳孔瞬間收縮成了針尖,怒不可遏道“是你泄露了我的行蹤?你這頭卑賤的老鼠,竟敢出賣我!”

“我——”

鼠人小廝滿地蠕動的模樣,真像是一條驚慌失措的蚯蚓,想要找條地縫鉆進去躲藏。

他發瘋似地辯解,“不是我,他們早就知道您在糖屋,只是抓我帶路而已,我沒辦法,大巴克大人,他們也是氏族老爺,我實在沒辦法,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說到最后,他“哇”一聲,真的哭出來,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大巴克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一條感染瘟疫的鼻涕蟲。

既惡心,又厭惡。

這時候,四周的喧鬧和燈火越來越近。

仿佛隨時都會有人,從拐角出現一樣。

遠遠近近的高墻上,窗戶后面也像是藏匿著幾十條人影。

不知他們是否看清楚了大巴克的樣子。

聽到喧鬧聲由遠及近,鼠人小廝稍稍松了一口氣,既像是辯解,又像是邀功一樣說“幸好,我在最后一刻掙脫了他們的控制,冒著生命危險,跳出來向大巴克大人示警,這些紅溪鎮來的豬……野豬人才沒有得逞。

“請您盡管放心,大巴克大人,剛才我已經大聲呼叫,馬上就會有人來的,到時候,我們一定能抓住這些野豬人!”

大巴克終于忍不住,踹了鼠人小廝一腳。

“白癡,你叫得這么大聲干什么,叫了這么多人過來,老爺我怎么解釋,自己這么晚出現在這條巷子里!”

“哎?”

鼠人小廝傻眼。

像是剛剛才想到這個嚴重的問題。

“那,我帶大巴克大人,回糖屋去?”他有些手足無措,小心翼翼地問。

大巴克沉吟片刻。

剛才這小子發出的呼救聲實在太尖銳,而且內容是“救命啊,殺人啦”,指向性非常明確。

是以,他能感知到不少武士,正在飛檐走壁,飛快向這里靠近。

折返回到糖屋的話,很可能在路上被人堵住。

飛速趕來的武士們,并不清楚他究竟是受害者還是謀害者,肯定會要他露出真面目,解釋清楚他為什么出現在這里的。

倘若他不愿意,搞不好誤會就要越鬧越大。

倘若他真的被十幾名武士逼迫,在這么要命的地方,露出真面目呢?

那明天整座血顱角斗場,都要傳遍他的閑言碎語了。

還有,此刻在糖屋里還有不少位高權重的大人物,遠遠不是他這個小小的“看場”可以招惹。

大人物通常都非常討厭麻煩。

倘若被他們知道,是他將麻煩帶到了糖屋附近,一定會對他留下非常惡劣的印象。

而更重要的是,他還沒來得及細細審問這個賊眉鼠眼的小子。

這小子怎么會落到紅溪鎮那幫豬玀的手里,他對那幫豬玀究竟說了些什么,那幫豬玀又怎么知道自己的行蹤?

雖然將這小子帶回糖屋,交給老板的話,也能慢慢榨干這小子身上的所有線索。

但事關自身的安危和名譽,大巴克還是更傾向于親自動手。

想到這里,大巴克瞇起眼睛。

“不,我們不回糖屋。”

他對鼠人小廝說,“你們老板不是在糖屋附近,修筑了好幾條暗道嗎,快帶我從暗道離開這里。”

“對,暗道!”

鼠人小廝一拍腦袋,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越慌亂越出錯,又摔了一跤,疼得齜牙咧嘴。

“他們打我,大巴克大人,他們險些把我打死!”

鼠人小廝一邊解釋著自己的笨拙,一邊笨拙地請大巴克給自己撐腰,“您看,我的傷,這兒,還有這兒!”

大巴克對鼠人小廝的傷絲毫不感興趣。

卻也不想在閑雜人等隨時有可能出現的節骨眼上,和這個注定看不到明早太陽升起的賤民糾纏。

他將鼠人小廝拽了起來,盡量忍著怒火道“看到了,放心吧,等到了暗道里,好好和我說說,我會為你主持公道的!”

“太,太感謝您了,仁慈寬厚的大巴克大人!”

鼠人小廝感激涕零。

他搖搖晃晃地在前面一路小跑。

輕車熟路地帶大巴克跑進一條堆滿了雜物的死巷子。

找到了巷子盡頭,一個破破爛爛的木板箱。

推開木板箱,下面是一盤落滿了灰塵的鎖鏈。

鼠人小廝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拼命拉扯鎖鏈,將鎖鏈下面的一塊木板掀開,露出了黑黢黢的暗道。

“請吧,大巴克大人,這條暗道是我們老板精心挖掘的,出口就在‘死矮人頭酒館’的后面,保證安全!”

鼠人小廝點頭哈腰地說。

大巴克當然知道,每座糖屋里面和周圍,都會精心修筑幾條甚至十幾條四通八達的暗道。

方便突發情況時的安全離去,或者讓大人物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出。

不過,大部分暗道都是直通糖屋內部。

從鎖鏈上的灰塵來看,這條設置在糖屋外面的暗道,像是很久都沒有使用過的樣子。

看上去,待會兒也不會被人打擾。

實在太符合他的要求了。

大巴克無聲獰笑。

收回穿戴已久,開始隱隱刺痛的圖騰戰甲。

他毫不猶豫地鉆進暗道。

鼠人小廝在后面重新堆滿雜物,拉上木板箱,這才從箱子里蓋上木板。

暗道里頓時變得伸手不見五指。

鼠人小廝伸手亂摸,不小心摸到了大巴克的戰刀。

他嚇了一跳,急忙求饒“對,對不起,大巴克大人,這條暗道不經常使用,我,我只下來過一次,不太熟悉這里的環境。”

“沒關系。”

大巴克目光炯炯,以他的實力,自然能大致勾勒出周圍黑暗的輪廓。

這就是一條直來直去的甬道。

或許因為只是備用暗道的緣故,并沒有鼠人小廝所說的“精心修建”。

不過,墻上的凹坑里,還是擺著幾盞油燈。

大巴克點燃了一盞油燈,交給鼠人小廝,示意他在前面帶路。

蠶豆大小的燈火,將兩人的影子打到墻上,扭曲成張牙舞爪的模樣。

鼠人小廝長舒一口氣,提著油燈,走在前面,渾然不覺自己的整個脊背,都暴露在大巴克的牛角和戰刀之下。

。全本書免費全本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