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二十一章 一切皆有可能

第九百二十一章 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二十一章 一切皆有可能

黑發鼠民也吃起他那一份油炸曼陀羅果實來。

別看他長得奇丑無比。

吃相卻非常斯文,細嚼慢咽到了極點。

他那份食物,只有兩小塊,換成葉子,兩口就吞掉了。

換成那些正在狼吞虎咽的紅眼鼠民,更是還不夠他們塞牙縫的。

黑發鼠民卻瞇著眼睛,神情專注,腮幫子鼓鼓的,將每一粒油炸的碎屑,都放在后槽牙上細細研磨。

就像是要壓榨出蘊藏在曼陀羅果實最深處,最細微的能量和元素一樣。

葉子無意間瞥到了黑發鼠民的吃相,有些不好意思。

一定是食物太少,他舍不得一口氣吃完吧?

他傷得這么嚴重,這么兩小坨食物,肯定不夠恢復,還是會餓死的。

葉子有些不忍。

雖然這顆曼陀羅果實,是黑發鼠民從他手里搶走,再還給他的。

但葉子也是從別人手里搶來的。

地牢之中,黑暗深處,為了生存,原本就沒什么對錯。

葉子想了想,將自己這邊剩下的食物,均勻分成兩半。

吞了口唾沫,強行撲滅肚子里饑腸轆轆的火焰,他將一半食物,重新分給黑發鼠民。

“吃吧,大叔。”

葉子用單薄的身體,擋住其他紅眼鼠民的視線,小聲說,“我們得快點,否則,等別人吃完了,一定會來搶我們的。”

黑發鼠民微微一怔。

仿佛沒想到少年竟然能克制住旺盛的食欲,懂得投桃報李的道理。

凝視少年的黑色眼眸里,也放出更加柔和的光芒。

他沒和少年客氣。

卻也沒有加快速度。

仍舊細細研磨,不慌不忙,將油炸曼陀羅果實蘊藏的每一份能量,都涓滴不剩地吞咽下去,直接輸送到了最需要能量的細胞里。

兩人分享完了一顆曼陀羅果實。

黑發鼠民又蜷縮到了角落里的污水深處。

這次他蜷縮得更深。

就像是蟄伏在深淵中的蛟龍一樣。

只把半個腦袋和鼻孔,露在水面上。

他的眼神再度凝固。

呼吸和心跳也漸漸緩慢,近乎停滯。

體溫不斷下降,直到和周遭的環境,處于同一級數。

他重新變成了一具“死尸”。

葉子真是大開眼界。

若非自己真的只吃了半個油炸曼陀羅果實,肚子還餓得“咕咕”叫,他簡直要懷疑黑發鼠民的“復活”,是否自己處在瀕死狀態,臆想出來的幻覺。

少年的好奇心旺盛到了極點。

回頭看看別的紅眼鼠民,他們都像是躲避瘟疫一樣躲避著葉子。

偶爾投來的目光,也充滿了憎惡和鄙夷。

“他們都聽到了我的哭聲,看到我臉上的淚痕了。”

葉子在心里嘆了口氣,“看來,我永遠不可能被這些家伙接納了。”

既然如此,葉子索性破罐子破摔,緊貼著偽裝成尸體的黑發鼠民坐了下來。

少年學著對方的樣子,把大半個身體,都蜷縮到污水里。

“大叔”

葉子的臉沖著墻角,雙眼滴溜溜亂轉,一只眼睛緊盯著身后的狀況,一只眼睛打量著黑發鼠民。

他小聲問,“你的傷,不要緊嗎?”

雖然圖蘭人沒有“醫學”的概念。

但無論巫醫、祭司還是經驗豐富的戰士都知道,受傷之后,傷口盡量不要靠近臟東西,否則,很有可能化膿,并且從里面爬出小蟲蟲來的。

黑發鼠民皮開肉綻,遍體鱗傷。

但他將所有傷口都浸泡在污水里,卻沒有絲毫紅腫、化膿、爬出小蟲蟲的跡象。

不由得葉子不嘖嘖稱奇。

他只是被好奇心驅使,隨口一問。

并不指望對方真的回答他。

畢竟大家根本不認識,對方看他可憐,能分他一半食物,已經仁至義盡了。

豈料,沒過一會兒,葉子的耳朵眼深處,就傳來微弱的振動。

“皮外傷,不礙事。”

黑發鼠民仍舊用既生硬又古怪的圖蘭語解釋,“而且,傷口敞開,有助于我從污水中直接汲取寶貴的能量,修復傷口深處的受損細胞,盡量縮短治療時間。”

“細胞”。

這是一個葉子從未聽過,也聽不懂的詞匯。

這倒很正常。

畢竟鼠民的世界太狹小也太閉塞,日常運用的七八百個詞匯,大部分都是圍繞著曼陀羅樹打轉。

當了俘虜才知道,原來氏族老爺們的口中,有那么多他們聽不明白的新詞。

最常聽到,每個老爺都掛在口中,仿佛人人都明白的新詞就是

“榮耀”。

葉子曾經覺得自己很聰明,無論學什么,都是一點就透。

但從曼陀羅花開時,他就開始琢磨,到了村子被毀,還在琢磨,一直琢磨到了現在。

仍舊搞不懂,所謂“榮耀”究竟是什么意思。

“細胞”和“榮耀”,都是他聽不懂,但一聽就感覺非常厲害的新詞。

操著古怪口音,會這些新詞的黑發鼠民,一定也是非常厲害的人吧?

“您怎么能氣也不喘,心也不跳,冷冰冰幾乎沒有溫度,裝得這么像是一條尸體呢?”

見黑發鼠民的態度溫和,并沒有拒絕他的意思,少年鼓足勇氣,繼續問道。

“我沒有假裝死尸。”

黑發鼠民繼續道,“我只是暫停了絕大部分生理機能的正常運轉,將能耗降至極限,把節約下來的寶貴能量,統統投入到治療中去。

“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能量,天大的本事都施展不出來。”

這段話里充斥著更多的新詞。

但葉子還是勉強聽懂了黑發鼠民的意思。

并且,在黑發鼠民鼓勵的眼神中,繼續問下去:

“大叔,那些人好像聽不到你說話,都把你當啞巴?”

“沒錯,這些話都是我利用生命磁場的共振,直接振蕩你的耳膜,傳遞到你腦子里的。”

黑發鼠民說,“我有好一陣子,沒說……這邊的方言了,你能聽懂嗎,要不要我說慢點?”

“我能聽懂。”

葉子說,頓了一頓,又道,“不過,有些詞聽不懂,‘生命……市場’,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

黑發鼠民近乎凝固的眼珠微微轉動,有些奇怪地看著葉子,“我感應到了你的體內,有修煉生命磁場的跡象如果我沒看錯,剛才你通過激蕩生命磁場,將血肉之軀變得如橡膠般柔軟和伸縮自如,你的胳膊足足伸出去好幾臂,簡直像是一條怪蟒,或者大笨象的鼻子一樣,沒錯吧?”

葉子沒想到,貌似半死不活的黑發鼠民,原來才是地牢最深處,最冷靜的觀察者。

自己隱蔽性極強的小動作,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你不知道生命磁場的話……”

黑發鼠民沉吟片刻,換了個方式,問道,“那么,當你將血肉之軀,變得如橡膠就是曼陀羅樹分泌出來的汁液,凝固后的東西那么柔軟的時候,有沒有感覺,身體里面像是有一條條閃閃發亮的線條,在緩緩流淌、旋轉、循環?”

葉子大吃一驚。

沒想到黑發鼠民什么都知道。

根本無需回答。

少年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一切。

“誰教你的?”

黑發鼠民上下打量著少年,饒有興致地問,“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會落到這個鬼地方?”

葉子沒有猶豫太久。

自己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他的身份,也沒有絲毫秘密可言。

就連洞中洞里閃閃發亮的壁畫,哥哥也學了,平時比自己還厲害呢,不也擋不住斷角牛頭武士的一巴掌嗎?

黑發鼠民兇焰爆發的時候,簡直比斷角牛頭武士更厲害。

無論他想干什么。

至少,自己再沒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不是嗎?

“我叫葉子……”

少年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身份,經歷和仇恨,都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其實也沒什么特別。

無非是榮耀紀元開始時,發生在圖蘭澤的成百上千個鼠民村莊里,司空見慣的事情。

黑發鼠民的家鄉,應該也正迎來“榮耀”吧?

但他卻聽得非常專注。

像是第一次聽到類似的事情。

很多細節,都不厭其煩地讓葉子一再重復。

很多鼠民當中婦孺皆知的概念,也要葉子細細解釋。

葉子畢竟是懵懂少年,遭遇劇變,積累了滿肚子的憤懣、迷茫和仇恨,早就想找值得信賴的人,痛快淋漓地傾訴。

別的紅眼鼠民見他們兩個一起蜷縮在角落里,從原本的一條“死尸”,變成了兩條,想到葉子嚎啕大哭的晦氣,也不愿意來招惹他們。

倒是方便了葉子,用很長時間,將來龍去脈,事無巨細,說得清清楚楚。

“原來如此。”

黑發鼠民終于聽完,輕輕嘆了口氣,“怪不得你傷心欲絕,仿佛把這顆油炸曼陀羅果實,當成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一樣。

“告訴我,葉子,接下來你想怎么樣?”

“我當然想要活著。”

葉子毫不猶豫地說,“活著,離開這里,在角斗場里變強,變得比斷角牛頭武士更強,然后為家人和半山村的所有人報仇,殺死那天參與屠村的所有血蹄武士!”

頓了一頓,他又低下頭,眼睛緊貼著污水表面,讓眼淚悄無聲息落下去。

“不過,不可能的。”

少年絕望地說,“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鼠民,我辦不到,我不可能為大家報仇的。”

“別哭,抬起頭來,看著我的眼睛。”

黑發鼠民目光炯炯,灌入少年耳朵眼里的聲音,瞬間洪亮和堅定起來,“相信我,只要你的決心足夠強烈,一切都來得及,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