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二十章 抱大腿

第九百二十章 抱大腿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二十章 抱大腿

在他們的嬉笑聲中,葉子明白了一切。

黑發鼠民根本沒死,只是受傷很重,極度虛弱。

用正大光明的手段來搶奪,他肯定搶不到半顆曼陀羅果實,早晚都會活活餓死。

所以,他只能用裝死的辦法,來欺騙像自己這樣,新來的傻瓜!

肯定有新來的傻瓜,以為他已經死了,還感染了瘟疫。

而這些新來的傻瓜,萬一運氣好,搶到了曼陀羅果實,卻又無力自保的話,肯定也會像他一樣,逃到黑發鼠民所在的角落,試圖用“瘟疫”來打消其他紅眼鼠民的覬覦。

但這些傻瓜根本不知道,黑發鼠民的身邊,并不是什么“安全區”。

而是另一個致命的陷阱!

黑發鼠民就是用這種辦法,在瀕臨死亡的狀態下,還能搶到一顆又一顆的曼陀羅果實。

至于別的紅眼鼠民,明知道黑發鼠民還沒死,為什么不上前補刀或者搶奪?

自然是因為,圖蘭人嗜賭成狂,將賭博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賭博,就是和虛無縹緲的命運,進行痛快淋漓的戰斗。

賭桌上的博弈,和戰場上的廝殺一樣,都要絞盡腦汁,竭盡全力,無所不用其極。

就算墮入黑色地牢的最深處。

鼠民們還是要賭。

賭黑發鼠民究竟死沒死。

賭還有沒有葉子這樣的傻瓜會上當。

賭傻瓜上當之后,奄奄一息的黑發鼠民,還有沒有足夠的力氣,把曼陀羅果實搶過來。

對這些朝不保夕,隨時會丟掉性命的紅眼鼠民來說。

每過幾天,用一顆曼陀羅果實,進行一場精彩絕倫的賭博,對抗身陷囹圄的恐懼和絕望,是非常劃算,而且必須的事情。

明白一切的葉子徹底絕望。

天底下最殘酷的事情,不是從一開始就剝奪所有的希望。

而是貌似抓住了最后一線希望,卻又眼睜睜看著希望從指縫中溜走。

不可能了。

不可能活下去,變強,報仇了。

他已經餓了三天三夜,期間只吃過一團斷角牛頭武士塞進他嘴里的食物。

倘若吃掉這顆油炸曼陀羅果實,他就還能儲備一絲絲的力氣,爭取熬到下一輪食物投放,再搶到兩顆,三顆,更多的曼陀羅果實,讓力氣越變越大。

那就有機會,從地牢最深處爬出去。

爬向希望。

但是,沒有這顆油炸曼陀羅果實,越來越強烈的饑餓,注定會吞噬掉他最后的力量,讓他就像是很多蜷縮在角落里,一動不動的鼠民一樣,連眼底的紅芒都黯淡下去。

唯一的結局,就是在這里活活餓死,爛死!

恍惚間,葉子仿佛聽到媽媽“哎呀”一聲,不小心將滿滿一簸籮的油炸曼陀羅果條打翻在地。

沒關系。

曼陀羅樹每年都要結三五次果的。

食物有的是。

怎么吃都吃不完。

我這就去再炸一鍋出來。

媽媽笑瞇瞇地安慰著葉子。

但她的身影卻漸漸模糊起來。

曼陀羅開花了。

開花的曼陀羅樹,再也不結果了。

連一顆都不結。

就算葉子能熬過榮耀紀元,熬到足夠多的鮮血和靈魂,滋潤了曼陀羅樹的根須,讓遍布圖蘭澤的萬千棵曼陀羅樹再次結果,結很多很多很多的曼陀羅果。

他都沒有媽媽了。

這是從自家棚屋燃起熊熊大火以來,葉子第一次,無比深刻地意識到這件事。

意識到,媽媽再也不會給他做油炸曼陀羅果條了。

他再也沒有媽媽了。

少年終于崩潰。

大團淚珠從臉頰滑落。

就算沒有頭罩遮擋,他仍舊當著所有人的面,不顧一切地嚎啕大哭起來。

他哭著朝黑發鼠民撲去。

不是為了從對方手里搶回曼陀羅果實。

僅僅是想抓住媽媽漸漸消散,越來越稀薄的身影。

“媽媽”

葉子抱住了黑發鼠民的大腿,歇斯底里地搖晃著,喊叫著,“媽媽,媽媽,媽媽,媽媽!”

葉子盡情發泄痛苦。

并做好了迎來一切懲罰的準備。

無論是被黑發鼠民一腳踹飛,落回饑腸轆轆的紅眼鼠民手里。

還是被黑發鼠民直接撕碎。

他一定會這么做的吧?

沒人比葉子更近距離看過黑發鼠民兇焰爆發的眼睛。

所以,也沒人比葉子更清楚黑發鼠民的恐怖。

他一定能給自己一個痛快。

那么,很快就能看到媽媽了,很快……

葉子感知到黑發鼠民的肌肉僵硬起來。

少年微笑起來,干脆閉眼等死。

但等了半天,都沒等來半絲痛苦。

黑發鼠民既沒有踹飛他,也沒有撕碎他,就這樣肌肉僵硬地任憑他抱著大腿。

葉子困惑地睜眼。

和黑發鼠民四目相對。

他在黑發鼠民的黑眼睛里,看到了震驚,糾結,還有……一點點尷尬?

就好像在黑發鼠民的臉上,寫滿了“什么鬼,誰是你媽媽”的表情。

糾結了半天,黑發鼠民終于有所行動。

仍舊不是踹飛或者撕碎葉子。

而是嘆了口氣,從搶來的油炸曼陀羅果實上,掰下一小塊,還給了少年。

“他……他在干什么?”

葉子目瞪口呆。

過去三天,他聽別的俘虜,講了很多榮耀紀元的事情。

知道在榮耀紀元,因為食物極度匱乏的緣故,別說曼陀羅果實了,就連曼陀羅樹的樹皮和樹芯,到后來都是無比珍貴的食物,足以爭得頭破血流,甚至鬧出人命的。

紅眼鼠民們對油炸曼陀羅果實的爭奪,已經證明了這一點短短片刻的激烈爭奪,便有很多鼠民傷痕累累,臉朝下,躺在污水里,還不停地抽搐。

每一枚油炸曼陀羅果實,都代表著一份生存的希望。

這個受傷極重,奄奄一息的黑發鼠民,怕是只能用這種辦法,好幾天才能弄到一枚油炸曼陀羅果實。

他明明能獨享戰利品。

為什么要和自己,分享寶貴的希望?

葉子百思不得其解。

根本不敢動。

黑發鼠民誤會了他的意思。

黑色的劍眉微微皺攏,卻沒收回好意,咕噥了一聲,又掰下第二塊果實,一起遞過來。

葉子愈發不敢接受。

黑發鼠民生得如此丑陋,周身又繚繞著一股比斷角牛頭武士更兇殘的氣勢,連葉子體內的閃光小人兒,都怕得不行,仿佛在提醒葉子,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怪物,離他越遠越好。

而且,他看到自己臉上的眼淚了吧?

圖蘭人視哭泣為最大的恥辱和不詳。

甚至認為,能夠吞噬勇氣,制造瘟疫,帶來災禍的小蟲蟲,就藏在眼淚里。

圖蘭人可以死,可以敗,可以遍體鱗傷,鮮血如注。

就是不能哭。

誰要是在大庭廣眾掉下一滴眼淚。

誰就是卑賤的怯懦者,瘟疫的散播者,就是背叛祖靈,永遠不可能得到圖騰祝福的廢物。

會被別人,鄙視和欺負一輩子的。

其他紅眼鼠民聽到了葉子的哭聲。

全都倒吸一口冷氣,拼命向后退去,仿佛葉子已經變成了沾滿瘟疫的怪物。

唯獨黑發鼠民,非但沒有甩開少年,看著少年的眼神里沒有半點鄙夷和厭惡,反而又增添了幾分……憐憫和愧疚?

黑發鼠民第三次把手伸了過來。

這次,他把剛剛掰下來的兩小塊油炸曼陀羅果實留給自己。

卻把剩下一大半,還給了葉子。

“別哭了,吃吧。”

黑發鼠民的嘴唇紋絲不動。

胸腔中卻傳來了非常微弱,只有葉子一個人能聽到的聲音。

葉子徹底傻了。

他剛才好像聽紅眼鼠民們說,黑發鼠民是個啞巴?

原來他會說話的么?

不過,黑發鼠民用胸腔發出來的聲音,的確非常古怪。

過去幾天,葉子也算是從形形色色的俘虜口中,接觸到了圖蘭澤南部,廣袤大地上幾十種不同地口音。

卻從沒聽過這么生硬的圖蘭語。

就像是將原本多音節,充滿彈舌音,流暢活潑的詞匯,拆解成一個個獨立的音節,再一個音節、一個音節地往外蹦。

葉子聽不出這是哪個氏族的口音。

卻能聽出黑發鼠民的善意。

他鼓足勇氣,又看了一眼黑發鼠民的眼睛。

片刻之前,如火山爆發般的兇焰,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黑發鼠民的眼睛,又恢復了無星之夜的深沉。

但和裝死時的完全凝固不同,現在,葉子在無星之夜的最深處,找到了一抹仿佛黎明般的微光。

油炸曼陀羅果實的香味,再次順著鼻腔,捅進肚子里。

肚子立刻“咕嚕咕嚕”叫起來。

葉子臉一紅,不再猶豫,伸出雙手,從黑發鼠民手里,接過大半個油炸曼陀羅果實。

他有些擔心地回頭看了一眼。

黑發鼠民看穿他的心思,微微一笑,繼續用胸腔發出只有少年才能聽到的聲音。

“沒事,他們不會來搶的。”

黑發鼠民頓了一頓,又添了一句,“他們不敢。”

不知為何。

這個遍體鱗傷,奄奄一息,虛弱到極點的怪人。

卻給葉子帶來了極大的信賴感。

少年終于能長舒一口氣,放下全部戒備,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油炸曼陀羅果實。

真香。

少年咀嚼著,恍惚間,眼前再次出現幻象。

就像,媽媽又回來了一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