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一十八章 黑發黑眸

第九百一十八章 黑發黑眸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一十八章 黑發黑眸

鼠民并不是“鼠人”。

和“鼠人”、“牛頭人”、“野豬人”這樣純血種不同,鼠民是不折不扣的混血種。

最初,是因為在數千年前的一場榮耀之戰中,鼠人的膽怯和逃跑,導致了整場戰爭的失敗。

令鼠人被全體圖蘭人深惡痛絕,認定他們體內流淌著不潔之血,既不配得到祖靈的祝福,更沒資格運用圖騰之力。

五大氏族聯手,流放了所有鼠人,將他們驅趕到圖蘭澤邊緣的窮山惡水,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漸漸的,圖蘭人就將各自族群中的膽怯者、懦弱者、投降者、逃跑者,統統冠以“無膽鼠輩”之名,驅逐到了鼠人的流放地。

為了生存,這些不名譽的怯懦者和逃跑者,不得不和鼠人抱團取暖,甚至互相通婚,繁衍生息。

沒辦法,除了同病相憐的彼此,他們實在找不到高貴的圖蘭勇士,來延續他們卑賤的血脈。

就這樣,代代相傳,不同族群的特征不斷交融和變異。

時至今日,鼠民們的模樣已經大相徑庭。

真正的“純血鼠人”,早就百不存一。

絕大部分鼠民,或多或少,都會呈現出牛頭人、野豬人、蠻象人,乃至金獅人,蜥蜴人,豺狼人的特征。

甚至,因為太多族群的特征互相沖突,反而抵消掉了絕大部分特征。

令他們的毛發不斷脫落,皮膚光滑而細膩,長得有些像是圖蘭澤以北,那片號稱被圣光永恒照耀的沃土之上,金發碧眼的蠻子。

葉子和哥哥就是如此。

除了灰褐色的卷發,縮成小球球的尾巴和尖尖的耳朵之外,他們實在很像是混入圖蘭人中的蠻子。

這樣的外表,也是鼠民飽受歧視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葉子見過各種奇形怪狀的鼠民。

從身高堪堪超過一臂,如同人立起來的大老鼠般原汁原味的“純血鼠人”。

到擁有蠻象人血脈,身高超過三臂,一頓飯能囫圇吞下十幾個曼陀羅果實的大個頭。

從獠牙暴突,到大角沖天,到披掛著長毛、鱗片和甲殼。

從長著翅膀,到甩著蝎子尾巴。

從渾身異香,擁有天生致幻能力,到變色龍一樣能隨心所欲改變膚色,做出種種擬態的鼠民,他都見過。

卻從未見過頭發和眼珠沒有絲毫雜色,如同無星之夜般漆黑的家伙。

而且,除了頭發和胡須之外,他的皮膚比葉子和哥哥都要光滑和慘白,呈現出腫脹到半透明的質感,簡直像是被沼澤泡透了的浮尸一樣。

“可憐的家伙!”

葉子不禁在心里想,“如此丑陋的模樣,該讓他遭了多少罪啊!”

鼠民之間,也有歧視。

規矩就是,誰身上的獸性特征更明顯,更不像是光禿禿的人類,誰體內的膽怯、卑劣、低賤和不潔之血就越少,誰就越高貴。

反之,誰的皮膚越光滑,毛發和獸性特征越少,就說明誰越膽怯,卑劣,低賤和不潔,越不配重新獲得祖靈的祝福,至高的榮耀,和圖騰的庇護。

當然,也越應該被歧視。

從小到大,葉子和哥哥沒少為了酷肖人類的模樣而吃苦頭。

就連發自內心愛著他們的媽媽,看到兩兄弟光溜溜的樣子,都不免唉聲嘆氣。

發愁他們將來,恐怕找不到一個毛茸茸的好姑娘。

但和眼前這家伙一比,就連毛還沒長齊的葉子,都稱得上是獸性十足了。

“他體內究竟流淌著哪個氏族的血脈呢?”

葉子琢磨著,“豹人和熊人中,都有毛發烏黑的勇士,但不斷混血之后,極少有像這家伙一樣,半點雜色都沒有的。

“而且,除了黑發黑眸之外,他身上也沒有絲毫豹人和熊人的特征。

“乍一看去,他就像是一條光禿禿的蠕蟲,是丑陋的人類,太軟弱了。

“只是,如此軟弱的家伙,在哪里受了這么嚴重的傷呢?”

這個黑發黑眸的丑陋鼠民,縱橫交錯、密密麻麻、覆蓋周身的傷勢之重,是葉子前所未見的。

他像是被一百頭饑腸轆轆的圖騰獸狠狠啃噬過一遍。

又在地牢最深處,腐臭的污水里面浸泡了十天十夜。

渾身上下,根本找不出半塊好肉。

不是高高隆起的腫脹,就是如嬰兒嘴唇般綻開的傷口。

不知為什么,傷口竟然沒有腐爛。

大概是因為里面的鮮血早已流干,只剩下空空蕩蕩的軀殼。

連能夠吞噬勇氣和靈魂的小蟲子,對他都不屑一顧。

沒人,哪怕是背負著圖騰之力的氏族武士,能扛著這么重的傷勢活下去。

“他……早就死了吧?”

葉子發現,直勾勾盯了自己半天的黑眼睛,一眨不眨,一動不動,里面的光芒早已凝固。

丑陋鼠民的干癟胸膛,也早就不再起伏。

靠近污水表面的鼻孔,也噴不出半道微弱的氣流,掀起一絲一毫的漣漪。

葉子甚至感知不到半點生氣和溫度。

除了還沒腐爛,這就是一具不折不扣的尸體。

只是……

不知是否眼花。

葉子忽然看到,黑發鼠民的心窩附近,一處深可見骨的傷口里,好像有一簇猩紅菌絲閃了一下。

葉子嚇了一跳,揉搓雙眼,定睛觀瞧,卻什么都沒瞧見。

葉子害怕起來。

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黑發鼠民,感染了瘟疫。

所以,別的鼠民才畏之如虎,不敢靠近。

瘟疫,大概是圖蘭勇士唯一害怕的東西。

倒不是害怕死亡。

而是,瘟疫無影無形,很難找到具體的辦法,和瘟疫痛痛快快地戰斗。

再說,感染瘟疫,躺在病榻上哀嚎、掙扎、活活爛死。

這實在是最恥辱的死法。

黑發鼠民長得如此丑陋,十有八九還感染了詭異的瘟疫,自然沒人敢上前,觸碰他的尸體。

至于,氏族老爺們為什么不將這具尸體丟出去,以免感染整個囚籠所有的鼠民?

呵呵,高貴的老爺們,是不會在乎區區一籠鼠民的小命的。

萬一整籠鼠民統統感染,大不了任由他們自生自滅,再把地牢深處焚燒殆盡,徹底掩埋起來。

這才是最簡單有效的辦法。

葉子下意識后退。

但身后就是饑腸轆轆的紅眼鼠民。

而且他在黑發鼠民身旁待了太久。

他的腿上都是這幾天披荊斬棘留下的細小傷口。

和黑發鼠民的傷口一樣浸泡在污水里。

倘若黑發鼠民真的感染了瘟疫,體內爬滿了能吞噬勇氣和靈魂的小蟲蟲。

這些小蟲蟲,剛才就能順著污水,鉆進他的體內。

再說,又能退到哪里?

整個地牢里都是齊膝深的污水,就沒個干燥的地方。

就算擠過紅眼鼠民,跑到另一個角落,難道就能躲得過看不見的小蟲蟲?

意識到這一點的葉子徹底絕望。

他自暴自棄地坐在了黑發鼠民的尸體旁邊。

“媽媽,難道這就是我的命運在暗無天日的地牢里,和這個黑發黑眸的丑陋大叔一樣,悄無聲息地死去,尸體浸泡在污水里,慢慢腐爛,被小蟲蟲一口一口地吞噬?

“這樣……也好。

“雖然這種死法,肯定不能進入榮耀圣殿。

“但媽媽不是也沒去榮耀圣殿嗎?

“媽媽,無論你在哪里,無論你去的地方有多么黑暗、恐怖和嚴酷,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葉子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緊繃了好幾天的肌肉慢慢松弛下來。

他想在黑發鼠民的尸體旁邊躺平,任憑污水和黑暗,沒過自己的口鼻。

“鐺鐺鐺!”

頭頂忽然傳來金屬棒敲擊鐵柵欄的聲音。

隨后傳來一股濃郁到發臭的香氣。

是油炸曼陀羅果的味道。

開飯了!

雖然不在乎鼠民的死活。

但好不容易把他們弄到這里,就算是死,也要榨干他們的利用價值,而不是白白餓死。

一大筐熱騰騰的油炸曼陀羅果,從牢籠上面的窟窿里抖落下來。

嗅到味道的紅眼鼠民,像是發現尸體的鬣狗,再顧不上看葉子和黑發鼠民的好戲,紛紛兩眼放光,朝從天而降的食物撲去。

“咕嚕”

不知是香是臭的氣味,像是一條蟒蛇,順著鼻腔,咽喉和胸膛,鉆進了葉子的腸胃,使勁折騰起來。

葉子捂著饑餓到熊熊燃燒的肚子,在污水中蜷縮成一團,劇烈掙扎著。

恍惚間,眼前出現幻覺。

那仿佛不是角斗場隨意煎炸出來,最粗劣的油炸曼陀羅果。

而是媽媽細細切絲,用山泉浸泡,又采摘了十幾種野花和野果,磨成粉末和醬汁,精心烹調出來,天底下最好吃的油炸曼陀羅果條。

好想吃媽媽親手做的油炸曼陀羅果條。

好想好想。

好想好想好想好想。

葉子的眼睛也隱隱發紅。

像是在地牢最深處,待了幾十天,甚至幾十年一樣紅。

他使出渾身力氣,朝自己的肚子狠狠揍了一拳,用劇痛強迫自己從污水中坐了起來。

“不!

“我不能像這個丑陋大叔一樣,在黑暗深處,悄無聲息地死去!

“再試一次!

“只要能吃到一顆油炸曼陀羅果實,我就能恢復一分力氣,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我能辦到,呼呼,一定要辦到!

“我要活下去,我要變強,我要殺死斷角牛頭武士和所有血蹄武士,我要找到安嘉,把她救出來。

“我要吃到媽媽親手做的油炸曼陀羅果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