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最丑陋的鼠民

第九百一十七章 最丑陋的鼠民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一十七章 最丑陋的鼠民

果然,當俘虜們再次啟程,路過鑄造工坊、糧庫、修筑到一半的兵營時,便有監工上前,在人群中指指點點,挑選他們心儀的奴工。

捕俘隊的武士們,卻和監工們討價還價。

他們撬開俘虜的嘴,讓監工看到俘虜的牙齒是多么鋒利和漂亮。

又用力揉捏俘虜的骨頭,把俘虜的骨頭捏得“咔咔”作響,捏得俘虜齜牙咧嘴,以此證明俘虜是多么健康和強壯,以便從監工手里,多索要幾個圖騰獸骸骨打磨而成的骨幣。

但最強壯或者最機敏的俘虜,卻是不賣的。

武士們直接在這些俘虜的腦袋上,套上了一個個曼陀羅樹葉編織而成的口袋,表示“非賣品”的意思。

很快,葉子這個小隊,就有七名伙伴,被鑄造工坊和建筑工地挑走。

葉子聽到身后的伙伴傳來輕輕的嘆息,知道被挑走的伙伴們是兇多吉少。

在光芒萬丈的榮耀紀元,他們注定要用自己的累累尸骨,搭建起氏族老爺們通往祖靈圣殿的輝煌征途。

斷角牛頭武士卻拎著一個曼陀羅樹葉編織而成的口袋,笑嘻嘻地走過來。

葉子的心砰砰直跳。

對方果然將口袋套到了他的腦袋上。

葉子眼前一片黑暗,最后看到的,就是斷角牛頭武士充滿鼓勵的目光。

對方還在他的肩膀上,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低聲道:“加油,活下去,我很難殺的。”

葉子昏昏沉沉,在別人的牽引下進入黑角城。

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用耳朵聽,用鼻子聞。

他聽到武士們噴出雷霆般的響鼻;聽到鐵錘和鐵氈敲擊出刺耳的轟鳴;聽到成千上萬的圖蘭勇士正在訓練,成噸重的魁偉身軀狠狠碰撞在一起,激起驚濤駭浪般的喝彩聲。

他聞到了濃烈的血腥味;惡臭的汗酸味;剛剛出爐,燒得通紅的兵器,沒入尿液中激起的腥臊氣;以及,如同蟒蛇般朝他鼻腔里鉆的,油炸曼陀羅果條的味道。

黑角城的油炸曼陀羅果條,似乎添加了七八種不同的圖騰獸油脂和更多香料,氣味非常濃郁。

吸進肚子里,簡直像是有人在他的肚子上,狠狠轟了一拳一樣。

不過,還是媽媽做的油炸曼陀羅果條好吃。

他想媽媽了。

葉子聽到自己微弱的啜泣。

感覺有咸咸的液體,滑過自己的嘴角。

幸好四周盡是震耳欲聾的轟鳴,他又被曼陀羅樹葉套住了腦袋。

沒人發現他正在哭泣。

否則,如此軟弱的鼠民,肯定會被勃然大怒的老爺們,第一時間丟出黑角城,丟到圖騰獸的血盆大口里。

不知在迷宮也似的黑角城里走了多久。

前面的血蹄武士,用羊角槍輕輕戳刺葉子的胸膛,命令他站定。

葉子急忙深吸一口氣,用力搖晃腦袋,將臉上的淚痕甩干凈。

有人用匕首割斷了深深嵌入他手腕的牛筋繩。

粗暴地撕開了套在他腦袋上的曼陀羅樹葉。

正午的陽光格外刺眼。

葉子雙眼刺痛,頭暈目眩了好一陣子,眼前的畫面才重新穩定和清晰。

長途跋涉時,和他捆在一起的伙伴們全都不見了。

能堅持到這里的俘虜,全都是最高大,最狡黠,最兇殘的鼠民。

除了葉子之外,很多人身上都布滿了縱橫交錯的疤痕,掌心和尾巴上結滿了厚厚的老繭,顯露出熟練使用武器的痕跡。

他們的氣息也和普通鼠民不同。

倒是和血蹄武士們有些相似。

那是……掠食者的氣息。

而在他們面前,是一棟高大巍峨,金碧輝煌,如同宮殿般的建筑。

層層疊疊的圓拱,支撐起了十幾層棚屋那么高的弧形外壁,黑黢黢如同一座堅不可摧的堡壘。

每座圓拱下面,都懸掛著一枚天然烙印著圖騰,形態猙獰而威猛的圖騰獸顱骨。

成百上千個圓拱,就有成百上千枚顱骨。

他們用黑洞洞的眼窩,盯著手足無措的鼠民們,就像是巨大的風鈴,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

而在建筑正中央,最大的一座圓拱下面,懸掛著一枚通體猩紅,顱頂生長著七支大角,圖騰格外華麗,仿佛火焰永恒燃燒般的巨大顱骨。

看著這枚血色巨顱,葉子瞪大了眼睛。

就算生活在窮鄉僻壤的鼠民少年,也知道這枚標志性的顱骨,代表著什么。

血顱角斗場!

黑角城里規模最大,檔次最高,最殘酷也最榮耀的圣地之一!

在圖蘭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只有兩件事。

戰斗和賭博。

角斗場卻將這兩者完美結合到了一起。

成為圖蘭勇士趨之若鶩的英雄之地。

就連以種植和采集為生的鼠民們,在半山村和周圍幾個村子之間,都會輪流舉辦角斗大賽。

每次角斗大賽,都是鼠民們最盛大的節日。

體內流淌著戰斗之血的氏族武士們,在大戰間歇的繁榮紀元,更是將角斗場當成了最好的埋骨之所。

黑角城里大大小小,至少有上百座角斗場。

血顱角斗場,絕對能排進前十。

無數血蹄氏族的英雄,被戰歌傳頌了上百年的勇士,都是從這枚血色巨顱下面,一路廝殺出去的。

葉子和哥哥從小就聽過血顱角斗場的傳說。

并在無數個夢里,暢想過自己在血顱角斗場榮耀登頂,凈化不潔之血,獲得圖騰之力,成為萬眾矚目的圖蘭勇士的場景。

獲得洞中洞里的神秘壁畫后,兩兄弟各自覺醒了奇妙的“能力”。

有那么幾年,夢想似乎變得觸手可及。

沒想到,哥哥還是死了。

反倒是“能力”比哥哥更弱,更加無法控制的自己,真真切切,站在這里,站在血色巨顱的前面。

葉子的滿腔熱血,統統化作燃料。

令無比黯淡的復仇之火,再次明亮起來。

耳邊響起了爸爸還活著時,給兩兄弟講過的故事。

在角斗場里,赤手空拳,殺出一條血路。

從奴隸到將軍,甚至從奴隸到氏族之王的故事。

“哥哥,你看到了嗎,這就是血顱角斗場。

“我發誓,我向你,媽媽,爸爸,還有所有的祖靈發誓,我一定會在血顱角斗場活下去,活下去變強,變得很強很強,最終,為你們,還有全村人報仇的!”

少年的眼神,變得無比堅定。

但在下一個呼吸,堅定的眼神,就被血顱角斗場里傳來驚天動地的咆哮,砸了個粉碎。

如同堅硬的水晶,被更加堅硬百倍的鐵錘砸個粉碎一樣。

“這是……金毛吼的叫聲!”

葉子臉色煞白,不敢相信。

金毛吼是一種極其兇殘的圖騰獸。

骨骼之上,天生蘊藏著三副不同的圖騰。

意味著它能改變三重形態,擁有截然不同卻同樣致命的殺戮技能。

鼠民遠遠隔著三五座山頭,聽到金毛吼的叫聲,也只能找條地縫鉆進去裝死,祈求金毛吼已經填飽了肚子,瞧不上自己一身又臟又臭的爛肉。

以前甚至發生過,整個鼠民村落被一頭金毛吼幼崽屠戮殆盡的悲劇。

沒想到,血顱角斗場里,角斗士竟然要和金毛吼搏斗。

更沒想到,三五次呼吸之間,金毛吼威風凜凜的咆哮,就變成了撕心裂肺的慘叫。

很快,在一聲清脆悅耳,角斗場之外都能聽到的骨骼爆裂聲中,徹底沒了聲音。

“冰風暴!戰無不勝的雪豹勇士!連贏九十九場的冰女皇!金毛吼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凍結一切的冰焰,撕裂一切的利爪!誰來挑戰?誰敢挑戰!”

角斗場里傳來了亢奮至極的鼓舞聲。

以及山呼海嘯的喝彩聲。

但聲浪再高,都抵擋不住刺骨的寒意,被風暴也似的殺氣裹挾,溢散到了角斗場之外。

令所有鼠民都心臟凍結,瑟瑟發抖。

“這就是……王牌角斗士的實力嗎?”

葉子感覺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勇氣,再度被殘酷的現實砸得粉碎。

復仇的希望,猶如渺茫的火星,再次奄奄一息。

但他別無選擇。

只能和其他俘虜一起,被血蹄武士們鞭撻、戳刺著,驅趕進了一條不斷向下,猶如豎井般陡峭的通道里。

通道深入地牢。

兩側都是囚籠。

不少囚籠里關著猙獰丑陋,兇殘暴虐的圖騰獸。

圖騰獸周圍和囚籠角落里堆滿了嚼爛的骸骨。

鼠民的骸骨。

更多囚籠被鼠民擠得滿滿當當。

越深入地底,空氣越污濁,地面越潮濕,囚籠里關押的鼠民越多,環境也越惡劣。

葉子他們被驅趕到了地牢最深處。

這里的血腥味幾乎在空氣中直接凝結成塊。

污水沒過了鼠民們的膝蓋。

每個囚籠里都關押著上百個鼠民。

他們在黑暗中浸泡太久,被污水和臭氣刺激,變得猩紅的眼珠子里,散發出葉子在繁榮紀元從未見過的饑餓光芒。

沾滿血污的籠門,“吱呀吱呀”地開啟。

葉子被人在腰眼上狠狠捅了一下,捅進最深的地牢里。

原本就關在里面,雙眼通紅的鼠民們立刻圍攏上來。

他們眼底的兇芒愈發濃烈。

大口吞咽著唾沫,用力摩擦著牙齒,還伸出瘦骨嶙峋的爪子,在葉子身上摸來摸去。

葉子嚇得抱頭鼠竄,在紅眼鼠民們腳下亂鉆。

紅眼鼠民們哈哈大笑,像是找到了天大的樂子,能盡情發泄他們的絕望和恐懼。

“媽媽……”

葉子撲倒在冰冷的污水里,嗆了滿嘴血腥味。

抬頭看時,透過銹跡斑斑的鐵柵欄,豎井般的通道最上方,遙不可及的地方,只剩下針孔大小的光明。

既看不到復仇的希望。

也看不到生存的希望。

連一絲一毫都看不到。

一路苦苦支撐到現在的少年,終于瀕臨崩潰。

“媽媽,救救我!

“告訴我該怎么活下去,該怎么變強,該怎么幫你和哥哥,還有大家報仇啊!

“給我一點希望吧,親愛的媽媽!”

他在心底哀嚎。

卻又覺得詭異。

那些目露兇光的紅眼鼠民們并沒有逼上來。

反而不遠不近,圍成一圈,給他在墻角留出了非常寬敞的空間。

仿佛有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擋住了他們。

又好像他們期待和畏懼著某個東西,某個……蟄伏在葉子身后的東西。

葉子有些毛骨悚然。

卻還是鼓足勇氣,僵硬扭頭,掃了一眼。

他發現,自己身后的墻角,齊膝深的污水里,原來還蜷縮著一個半死不活的鼠民。

眨巴了半天眼睛,葉子適應了地牢最深處的昏暗光線,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

他立刻倒吸一口冷氣。

祖靈在上,這是一個何等丑陋的鼠民啊?

他的頭發和眼睛,竟然都是黑色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