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一十三章 賜血儀式

第九百一十三章 賜血儀式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一十三章 賜血儀式

被圖騰之力加持的牛頭武士,渾身上下都散發出耀眼的青銅金屬光澤。

但披掛周身,形態兇猛的鎧甲,又像是擁有生物般的活性,以無比詭異的節奏,緩緩蠕動著,散發出比圖騰獸更殘暴十倍的氣息。

就連葉子心目中,永遠不可能被打倒,更不可能退縮的哥哥,面對圖騰武士,都從心臟開始顫抖起來。

哥哥用力拔刀,想要抽出骨刃,換個角度再進行攻擊。

骨刃卻被對方的肌肉和鎧甲死死咬住。

這副緩緩蠕動的圖騰戰甲,像是擁有奇特的生命和旺盛的食欲,竟然將哥哥手里的骨刃,一寸一寸地吞噬下去。

到最后,連刀柄都被它“吃”得一點不剩。

如果不是哥哥及時撒手的話,搞不好連兩條手臂,都會被圖騰戰甲吃掉的!

失去武器的哥哥,也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量和勇氣。

在凡人和神魔的差距面前,哥哥徹底絕望。

恐懼猶如一根透明的鋼釘,從哥哥的天靈蓋釘進去,一路貫穿到了腳底,將他死死釘在牛頭武士面前,連一動都不能動。

牛頭武士緩緩舉起了右手,叉開四根比葉子的手臂還粗的手指。

“啪!”

他扇了下去。

不用任何招式,就是最簡單粗暴,好似大人教訓小孩般的一記耳光。

哥哥的臉上和胸口爆出大團血漿。

上百道剛剛結痂的傷口再度爆裂。

驚人的怪力將他體內最后一滴血液都擠了出來。

哥哥凌空轉了十幾圈。

重重砸落在葉子面前。

他的樣子,變得比從懸崖峭壁上摔下去的采摘者更加凄慘。

半邊頭顱和整副胸膛都深深凹陷下去。

白森森的骨頭茬子卻戳破了幾十處皮膚,從周身各處鉆了出來。

他的脖子十分詭異地向后彎折。

鋒利的斷骨割裂了氣管和血管,腦袋和腔子之間,只剩下一層薄薄的血肉仍舊黏連。

但既沒有氣息,也沒有鮮血從斷口處噴涌出來。

哥哥就以這副慘不忍睹的模樣盯著葉子。

充血碎裂的眼球里再沒有半點生氣。

再沒有平時里閃耀的電弧和星芒。

微微洞開,深不見底的咽喉里,哥哥的亡靈無比虛弱地對葉子說:

“跑,葉子,跑……”

被這樣的哥哥這樣凝視,葉子喪失了所有的勇氣。

非但喪失了揮刀和仇敵拼命的勇氣。

也喪失了撒腿就跑的勇氣。

剛才死死釘住哥哥,名為“恐懼”的巨大鋼釘,此刻也從葉子的天靈蓋釘進去,把他死死釘在冰冷的血泊里。

身穿圖騰戰甲的牛頭武士大步走來。

葉子閉眼等死。

但左等右等,預料之中的劇痛和黑暗卻沒有襲來。

反而感覺一具碩大、灼熱,如同剛剛鑄造出爐的鋼鐵雕像般的身軀,在自己面前降低了高度。

葉子睜開眼睛。

發現牛頭武士將鐫刻著祖靈圣紋的頭盔,還原成圖騰后,重新吸入體內,化作滿臉華麗的刺青。

他又露出那張一半猙獰,另一半更加猙獰的面孔。

但此刻,這張丑陋至極的面孔上,卻不見半點殘暴的惡意。

而是莊嚴肅穆,虔誠無比。

只見牛頭武士又收回了右臂上的圖騰戰甲。

左臂上的戰甲,卻蠕動著凝聚成了一柄牛角利刃。

左手利刃在右掌根部輕輕一滑。

略帶牛騷味的鮮血立刻流淌出來,被牛頭武士細細澆灌到了哥哥身上。‘

牛頭武士澆灌得非常認真。

剛剛殺死哥哥的這只魔掌,此刻卻從頭到腳,澆遍了哥哥身上的每一處傷口,還幫哥哥涂抹均勻。

最后,牛頭武士又蘸著自己的鮮血,在哥哥稀爛如泥的額頭,勉強找了一塊還算干凈的地方,一筆一劃,繪制出了一個蹄子般的圖案。

雖然手指粗壯而笨拙。

但他卻繪制得專心而細致。

整個過程中,一直低著腦袋,既沒有看近在咫尺的葉子半眼,也沒掃視四周,仍在持續的屠戮。

仿佛對此刻的牛頭武士而言,天底下再沒有比繪制蹄子圖案,更重要的事情。

“這是……賜血儀式!”

葉子想起,他和哥哥曾經聽老糊涂說過,圖蘭人中的上位者,可以將自己蘊藏著祖靈神力的神圣鮮血,賜予英勇作戰,取悅了祖靈的下位者。

表示用上位者的勇氣和榮耀,幫下位者驅逐了血脈深處的卑劣和怯懦。

從此,下位者便擺脫了過去的身份和族群。

有資格以仆兵的身份,加入上位者的氏族,踏上更加危險,也更加榮耀的征途。

聽完老糊涂的講述之后,葉子和哥哥曾經不止一次爬到最高的曼陀羅樹上,用最寬大的樹葉包裹住自己,把腦袋枕在胳膊上,在輕風中晃晃悠悠,暢想著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得到上位者的榮耀血脈,擺脫卑賤的“鼠民”身份,成為高貴的氏族武士,甚至是得到祖靈祝福的圖騰武士。

沒想到,哥哥這么快就實現了他的夢想。

非但擺脫了最低賤的血脈。

還加入了圖蘭五大氏族之一,體型最龐大,力量最強橫的“血蹄氏族”。

可惜,是以尸體的身份。

葉子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他知道,牛頭武士是不會殺他的。

老糊涂難得清醒的時候,曾經告訴過他,圖騰武士戰斗的目的是為了取悅祖靈。

所以,當他們進入“圖騰狂化”的狀態,一定會去挑戰足夠強大,至少是足夠勇敢的對手。

勝敗、生死,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膽魄,勇氣,血性,榮耀。

剛才牛頭武士之所以召喚出圖騰戰甲,并非因為他在無甲狀態下打不過哥哥。

就算不召喚圖騰戰甲,就算不躲不閃也不格擋,哥哥超水平發揮的一刀,仍舊砍不斷牛頭武士的骨頭。

只要對方認真起來,用兩根手指,就能擰斷哥哥的脖子。

但對方恐怕沒想到,在一座小小的鼠民山村里,還有人膽敢向他揮刀。

哥哥的勇氣打動了他,才用圖騰戰甲,給予哥哥應有的榮耀。

同樣道理,身穿圖騰戰甲的牛頭武士,是不會殺死葉子的。

殺死這樣一個失魂落魄,坐以待斃的少年,非但不能取悅祖靈,反而是在玷污神圣的圖騰之力。

現在的葉子,連死在牛頭武士手里的資格都沒有。

意識到這一點的少年,絲毫沒有劫后余生的喜悅。

恰恰相反,他感覺媽媽和哥哥的亡靈,還有俘虜堆里的安嘉和其他人,都死死盯著他。

他們的目光猶如從亡靈的深淵里射出來的鎖鏈,將葉子的手腳死死捆住,拖入最濃烈的黑暗里。

“走啦,走啊,你們這些卑賤的老鼠,不想死無葬身之地,就從這里走過去!”

三天之后。

圖蘭河最湍急的支流“野牛河”上,靠近一座落差上百米,水勢洶涌的瀑布,一隊隊鼠民俘虜,正在列隊過河。

血蹄武士們揮舞著鑲嵌尖刺的牛尾長鞭,將畏葸不前的鼠民抽得皮開肉綻,一邊用最惡毒的咒罵,折磨著俘虜們的心靈,一邊卻哈哈大笑,仿佛在看一場精彩絕倫的好戲。

鼠民俘虜們的雙手都背負在身后,被牛筋繩死死捆住。

牛筋遇水收縮,深深嵌入俘虜們的血肉,疼得他們冷汗直流,更沒辦法在又濕又滑的激流中保持平衡。

而且,俘虜不是獨自前進,而是十個一列,被筆直而富有彈性的曼陀羅樹枝固定住,像是一條凍僵的毛毛蟲。

村子被付之一炬的時候,幾乎所有俘虜,都受了輕重不一的傷。

三天不眠不休的長途跋涉,走的盡是最崎嶇的山路,血蹄老爺們又只給他們一丁點又餿又硬的陳年曼陀羅果干吃。

不少俘虜的傷口化膿,渾身滾燙,奄奄一息。

更多人饑腸轆轆,手腳酸軟,渾身無力。

理論上,瀑布上方的野牛河里,齊腰深的河床上,有一塊塊凸起的巨石,貫通兩岸,能充當踏腳石,讓他們踩著趟過去。

問題是,那是“齊”血蹄武士的“腰”。

絕大部分鼠民都比血蹄武士要矮好幾個頭甚至一半。

對血蹄武士而言,齊腰深的河水,往往能沒到鼠民的胸膛、脖子甚至頭頂。

再加上踏腳石被水流沖擊得又濕又滑。

瀑布上方的水流又特別湍急。

震耳欲聾的轟鳴,也像是鑲滿尖刺的戰錘,持續不斷轟擊著俘虜們的腦殼,令原本就頭腦昏沉的鼠民們,愈發感覺天旋地轉。

不少俘虜一踏入野牛河,就一個趔趄,栽倒在冰冷的河水里。

一串十名俘虜,只要有兩三個被沖進河水,其他人往往也站不住腳,被拖累著一起滑落瀑布,在慘叫聲中摔得粉身碎骨,消失得無影無蹤。

血蹄武士卻渾不在意,根本不可惜他們辛辛苦苦抓到的俘虜,就這樣葬身魚腹。

只是拼命揮舞牛尾鞭,催促剩下的俘虜渡河。

“野牛河的對岸,就是血蹄氏族的主城,黑角城!

“黑角城,是英雄之地,神圣之地,榮耀之地,絕不能被怯懦者的不潔之血玷污。

“你們這些卑賤的老鼠,想去黑角城,擺脫骯臟的血脈,參加榮耀之戰,只有一條路,就是從這里走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