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圖騰武士

第九百一十二章 圖騰武士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一十二章 圖騰武士

葉子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但他傷得實在太重,剛剛挺起胸膛,就感覺天旋地轉,整個人踉蹌著向后跌倒。

幸好雙手胡亂揮舞,抓住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

那是一柄圖騰獸的大腿骨,打磨而成的黑色骨刃,斜斜插在“缺門牙”大叔的胸口。

葉子記得,缺門牙大叔有一手吹奏風笛的好本事。

他能精挑細選曼陀羅樹上最寬大,最柔軟,長滿了金色絨毛的樹葉,慢條斯理地卷成一支支風笛。

再將長長短短的風笛并排,放到嘴邊,瞇起眼睛,就能吹奏出數不清的美妙聲音。

雖然缺了一顆門牙,說話漏風,長得也有些滑稽。

但缺門牙大叔的風笛聲,真是比任何情話,都能討女孩子的歡心。

就連曼陀羅開花的那個夜晚,葉子給安嘉吹奏的那首風笛曲子,都是缺門牙大叔教他的。

但現在,缺門牙大叔也死了。

就像所有年老力衰的鼠民一樣。

葉子額頭上“咕嘟咕嘟”涌出的鮮血,不斷往他的眼睛里倒灌進去。

他用力將骨刃拔了出來。

骨刃很大,很重。

這頭圖騰獸活著的時候,一定是身高超過十臂的龐然大物。

而且,骨刃上還插滿了利齒狀的金屬,增添了它的殺傷力。

鼠民是沒有資格使用金屬武器的。

在圖蘭人的傳統里,金屬武器是祖先的靈魂凝聚而成,是上天,對于流淌著榮耀血脈的氏族武士們,最神圣的饋贈。

流淌著不潔、怯懦和背叛者血液的鼠民,沒資格用自己骯臟的爪子,玷污圣潔的金屬。

以往在村子附近發現了金屬無論是富含靈能的原礦,還是結構復雜,蘊藏神力的上古戰爭遺留物。

都是和曼陀羅稅一樣,紋絲不動地送到血蹄氏族的主城黑角城去。

而且,每一塊金屬,特別是遺留物,都要用曼陀羅葉細細包裹起來,哪個鼠民膽敢觸碰一下,就會被氏族老爺們挖掉眼睛,砍斷手掌。

是以,今天之前,葉子從來不知道,鑲嵌了金屬的武器,是如此沉重的東西。

雖然和哥哥一樣,擁有遠超普通鼠民的個頭。

但他畢竟還沒成年,和虎背熊腰的哥哥不同,更像是手長腳長的瘦竹竿。

勉強揮舞了兩下骨刃,葉子就感覺眼冒金星,氣喘吁吁。

他的動靜引起了那名牛頭武士的注意。

對方扭過腦袋,淡淡掃了他一眼。

葉子的心臟瞬即凍結。

這是一張何其猙獰的面孔。

以佩戴著三枚鐵環,噴涌著白色蒸汽的鼻子為界,牛頭武士的臉被分成截然不同的兩個部分。

左半邊像是被最兇殘的圖騰獸狠狠啃噬,密密麻麻布滿了幾十道傷口。

重重疊疊的疤痕就像是一窩蠕動扭曲的毒蜈蚣,銅鈴大的牛眼都被疤痕吞噬,僅僅在眼窩上胡亂鑲嵌著一枚鐵眼罩那是用鉚釘,直接固定在頭骨上的!

左側額頭高高翹起的巨大牛角,也從中間折斷。

但它的主人并沒有用骨頭或者金屬進行修補,反而把斷裂的茬口打磨得更加鋒利,仿佛這根斷角都大有來歷,象征著至高無上的榮耀。

右半邊面孔相對完整。

但蘊藏著無限兇芒的眼珠,再加上滿臉猙獰的笑意,卻比左臉的疤痕和斷角,更讓人毛骨悚然。

不過,這一切都不是葉子心臟凍結的原因。

他認識這張臉。

就是這名牛頭武士,朝葉子家的棚屋,丟出了第一支蘸滿曼陀羅樹脂的火把!

葉子的大腦一片空白。

眼前浮現出了媽媽笑吟吟捧著曼陀羅燉肉湯的模樣。

他永遠喝不到媽媽燉的肉湯了。

永遠。

“啊”

葉子不知從哪里生出了無窮的力氣,狂吼一聲,將骨刃高高舉起,朝斷角牛頭武士沖去。

牛頭武士的鼻腔里噴出一團不屑的熱氣。

不躲不閃,饒有興致看著葉子毫無章法的拙劣攻擊。

似乎想知道,這個流淌著卑賤血液的小雜種,究竟能順利沖到他面前,還是會被沉重的骨刃帶著走,最后絆個狗啃泥。

但葉子只沖了兩步,就被人攔腰抱住,遠遠甩到了后面。

鑲滿鋸齒的骨刃,也被人一把奪走。

是哥哥!

葉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記得哥哥明明在剛才的戰斗中,被兩名血蹄武士圍攻,至少挨了幾十刀,倒在血泊和火焰中。

哥哥也是整個村子里,唯一能享受到被血蹄武士圍攻,這份“榮耀”的村民。

哥哥遍體鱗傷,焦頭爛額。

如花朵般綻放的傷口里面,隱約能看到骨頭。

幸好鮮血已經流干,傷口經過烈焰燒灼,血肉也緊緊收縮。

現在,支撐著哥哥這具不亞于血蹄武士的魁偉身軀,揮舞著鋸齒骨刃朝斷角牛頭武士撲去的,唯有憤怒和仇恨。

在巖漿般炙熱的憤怒和仇恨驅動下,哥哥兩步就沖到了牛頭武士面前。

牛頭武士仍舊無動于衷,不屑一顧。

他甚至連身體都懶得完全轉過來。

仿佛,無論寒光閃閃的骨刃是在葉子手里,還是在如瘋似魔的哥哥手里,都沒什么兩樣。

但他錯了。

當哥哥將骨刃高舉到極限時,他的體內忽然傳來“噼噼啪啪”的爆響。

哥哥的皮膚就像是被滿地鮮血和漫天火焰染紅,隨后,狠狠撕裂開來。

裂開的皮膚下面,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膨脹,閃耀著金屬光澤的肌肉。

原本就健碩得不像鼠民的哥哥,瞬間變得比牛頭武士更加龐大,簡直像是一頭發了瘋的戰象一樣。

而骨刃狠狠劈砍的速度,也在瞬間提升了三五倍,刀鋒發出的呼嘯,就像全體村民的亡靈,發出最凄厲的尖叫。

圖蘭澤是一片榮耀之地。

古往今來,在山林、平野和沼澤之間,不知發生過多少場神圣而慘烈的戰爭。

亦有數不清的戰爭遺跡和遺留物,散落在懸崖峭壁之下,崇山峻嶺之間,又被圖蘭河張牙舞爪的數百條支流,沖進了數以萬計的水泡子和大沼澤。

葉子和哥哥有一個秘密。

整整一個手掌年,也就是五年之前,他們在孩子們的“秘密基地”深處,發現了一個山洞,山洞的最深處,還有一條縫隙,縫隙的最深處是另一個山洞。

山洞里堆滿了非常酥脆的骸骨,打個噴嚏就都吹成了灰。

山洞里的巖壁上,卻畫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形和獸形,每個圖形都擺出了稀奇古怪的姿勢,胸腹和肢體之間,還有很多蚯蚓一樣的箭頭。

真奇怪,這些壁畫留在這里,至少有幾百個,甚至上千個手掌年了吧?

但顏色依舊鮮明亮麗,像是剛剛畫上去的一樣。

別的孩子,像是圖圖,也看到了壁畫。

但他們既無反應,也沒興趣。

葉子和哥哥卻被蘊藏在壁畫里面的神秘力量深深吸引。

甚至回家之后,躺在曼陀羅枝葉編織的吊床上,深陷夢鄉的時候,都會夢到壁畫“活了”,一個個閃閃發亮的人形和獸形,在他們眼前手舞足蹈,跳來跳去。

這樣古怪的夢境,在整整五年里,不斷閃現。

葉子和哥哥,也因此獲得了一些各不相同,神秘莫測的……能力。

可惜他們的能力時靈時不靈,就像虛無縹緲,支離破碎的夢境。

剛才無論哥哥怎么頓足捶胸,大聲咆哮,都無法喚醒自己的能力。

此刻,哥哥卻將能力施展到了葉子從未見過,無比強橫的程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發出了瘋狂的戰吼。

葉子攥緊雙拳,口干舌燥,滿心期待著他無比信賴的哥哥,再次創造奇跡。

就連兇神惡煞的牛頭武士,都微微睜大了獨眼,有些詫異地說:“《鋼體術》?”

咔嚓!

骨刃狠狠砍進了牛頭武士的左肩,兩個指頭的深度,和牛頭武士的骨頭,碰撞出了刀劍交擊的爆響。

但也,僅此而已。

牛頭武士不躲不閃,不格不當,輕描淡寫地硬接了哥哥一刀。

但哥哥賭上整個生命,如同電閃雷鳴,看得葉子心潮澎湃的一刀,竟然,連對方的肩胛骨都無法砍爆。

哥哥咬牙切齒,死死攥住骨刃,雙臂上的每一塊肌肉都膨脹到即將爆炸的程度,試圖將骨刃砍得更深。

但牛頭武士僅僅收緊了自己的肩膀肌肉,就把骨刃和哥哥的力量完全鎖死。

他這才不慌不忙地完全轉過身來。

表情從不屑變得嚴肅。

“雖然完全練錯了”

牛頭武士用血蹄氏族獨有的低沉嗓音,對哥哥說,“但還是為你的勇氣致敬,你用戰斗洗刷了祖先的恥辱,愿神圣的祖靈賜予你力量,助你奪取更大的榮耀!”

說完這句話,牛頭武士纏滿周身的刺青就開始閃閃發亮。

猶如葉子和哥哥夢境中的壁畫般,擁有了詭異的生命力,狂亂地舞蹈著。

還有一團團好像青銅溶液般的粘稠物質,從刺青下面的毛孔中分泌出來。

飛快在牛頭武士原本就魁偉至極的身軀外面,凝聚成了一副更加龐大、堅固、猙獰的獸形鎧甲。

如果說,原本的牛頭武士,僅僅是蠻牛腦袋和人形身軀的結合體。

被神秘鎧甲武裝起來的他,簡直像是一頭人立起來的青銅犀牛。

“圖騰武士!”

葉子瞪大了眼睛,在心中瘋狂叫道,“這,這就是傳說中的圖騰武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