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066 沒錢就蹭縣長的飯,有錢更要蹭

066 沒錢就蹭縣長的飯,有錢更要蹭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066 沒錢就蹭縣長的飯,有錢更要蹭

“確實,是我考慮不周到。”呂紅濤并沒有尷尬,“上面要求各地方政府盡快拿出方案,解決各地因為計劃訂單減少而造成效益下滑的企業,并且增加就業崗位……”

“我們一直研究,都沒找到如何下手……”

呂紅濤把目前全國各地政府都遇到的問題說了出來。

沿海地區經濟發達,市場本來就活躍。

可在西南地區,一直都是戰略大后方,經濟沒法跟沿海比,而且配置的各種工廠,不僅規模小,就連功能也非常單一。

要想解決這些問題,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本來這些廠,都是為附近區域服務,現在有著外面進來的更具有競爭力的產品,無論是款式還是技術實力,都不是小縣城配置的這些廠能比的。

“呂縣長,大家都沒有經驗,這種事情,就連國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不過,咱們葫蘆村可以作為縣里的試點。”劉春來提醒呂紅濤。

要是能成為試點,以后很多事情都好辦了。

試點,作為改革開放的探路者,自然能得到很多支持。

呂紅濤看著劉春來,心中震撼,面上卻笑著,“這事情,可以討論一下,不過,你們最好是先做出成績。”

“制衣廠給我們,很快就會有成績。”劉福旺雖然擔心一個月七千塊錢的工資,但是他不認為自己兒子沒有本事。

這才幾天,回來就提著快兩萬塊錢呢!

要是劉春來知道他的想法,會告訴他,這么大一家制衣廠,可不是七千塊錢一個月成本能解決的。

水電費、承包費啥的那絕對不會少。

當然,前期肯定得需要這個廠快速擴大規模。

“這個,也需要討論,我沒法直接答復你。”呂紅濤沒有直接就同意。

將近兩百號人,不安排好,容易出問題。

“要不這樣,晚上我找輕工局以及許書記他們一起吃個飯,大家一起討論討論?”見劉福旺露出失落的情緒,呂紅濤提議。

劉福旺很動心。

“呂縣長,這事情我們目前沒有做出成績,不太適合參與進去。”劉春來直接拒絕了,“晚上我們還得守著木料場的加工以及制衣廠改褲子……得麻煩您幫我們通知一下望山公社……”

呂紅濤沒有強留他們。

直接在縣政府的機要室打了望山公社的電話。

縣長請公社社長幫忙通知他們食品站的船明天一大早到縣城的碼頭,這事兒……

這一天,無論是接觸公社書記嚴勁松,還是縣長呂紅濤,甚至是江南制衣廠廠長王新民,都讓他對這個時代的領導干部有了直觀的認識。

不是不好接觸,而是太容易接觸。

或許,這就是真正的人民公仆。

當然,那些為私利的人,也不少,比如木材廠廠長蘇青平。

可終究,只是少數人。

“你說你,跟著縣長蹭飯多好!中午一碗面,都一角五,三個人就是四角五……”劉大隊長一出來,就抱怨不已。

多好的蹭飯機會。

張昌貴瞪大了眼睛。

這劉福旺也不怕縣長收拾他?

“爹,你跟嚴書記每次來,都找呂縣長蹭飯?”劉春來有些無語。

劉福旺看著他,不解他這話啥意思,“也不是啊,找誰就蹭誰的飯,書記許志強的飯,咱們也沒少蹭,總不能我們下級同志到了縣里,還得自己掏錢吧?”

劉春來摸了摸額頭。

這種不要臉的話,老爹居然也能說得理所當然。

好像還沒法反駁。

“他們是在食堂記賬還是自己掏錢?”劉春來轉移了話題。

“咱們縣窮到這樣的程度,政府欠幾百萬……你擔心啥,縣長他們都有工資,而且雙職工。”劉福旺撇嘴。

這讓劉春來更服氣。

“爹啊,您這是……”他不知道應該怎么說,“即使縣長他們有工資,這也得養家糊口不是?像您這樣,不往家里拿錢不說,還倒貼……”

“難道老子沒有發言權?”劉福旺怒了,“你這龜兒子翅膀硬了是不?啥話都能從你那狗嘴里出來!”

龜兒子!

居然揭老子的短,還是當著外人。

“要是他們用政府公費請咱們吃飯,老子還不愿意吃呢。你也別想多了,不找他們蹭飯,他們會選擇忘記咱們……”劉福旺嘆了口氣。

劉春來不吭聲了。

確實,幸福公社太窮了。

窮到縣里領導都準備忘記他們轄區還有這么一個公社。

可沒想到,這個最窮的公社以及下屬更窮的村,兩個管理者都是極其不要臉的。

“咱們現在有錢了,以后還是別蹭飯的好。”

接觸時間不長,劉春來直接一眼就看出了呂紅濤這縣長是什么樣的人。

“有錢了,更要找蹭他們的飯,要不然,人家說他們吃了咱們的手軟……”劉福旺義正言辭。

劉春來實在是無語了。

窮,蹭縣里領導的飯吃,有理。

有錢,蹭縣里領導的飯吃,更有理!

這邏輯沒問題。

劉春來是找不到說辭反對的。

劉福旺推著自行車跟劉春來邊走邊日白(扯淡),張昌貴則是推著自行車也不吭聲,就這樣聽著兩人鬼扯。

到了縣一中的時候,這會兒還沒上自習。

劉春來跟門衛大爺混得熟悉無比。

“韓大爺,我進去找下我四妹。”劉春來遞過去一支煙后,一臉笑容。

“你真不考了?八年抗戰還差兩年呢……”韓衛國看著劉春來,也是呵呵直樂,“當初你可是在主席臺的紅旗下,當著全校師生說考不上,就八年抗戰呢。”

劉春來嘴角直抽搐。

這不是自己干的啊!

可他沒法解釋。

還好,劉福旺跟張昌貴離得比較遠,要不然,劉福旺估計會動手的。

“我爹老了,一個人身兼大隊長跟支部書記兩個職位,干不過來了,我回去接班呢。讀大學是為了當干部,我這不上大學,提前當干部了。”劉春來笑著回答。

韓大爺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這特么的,大學畢業出來那是國家干部。

村干部是干部?

不過,最終還是豎起了大拇指,“不錯!”

劉春來早就走遠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