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041 節操

041 節操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041 節操

“我說書記,做人要大度,你堂堂一個大書記,跟我一個小老百姓置啥氣?”

“書記啊,咱們這路……”

“書記啊,你這騎車水平太差了,遠沒有當年我們坐在坦克上那么穩……等以后咱們有錢了,把這路鋪上柏油……”

一路上,坐在自行車后座的劉福旺如同話癆。

前面騎車的嚴勁松沒有給他絲毫回應。

書記這會兒恨不得直接把自行車就騎到路外面,摔死劉福旺這狗曰的。

太不是個東西了。

好歹也是一個大隊長,社員表率,農村帶頭人,如此無恥!

“人都說,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合,咱們又不是階級敵人……”

“誰特么跟你是夫妻?”聽到這話,嚴勁松實在忍住不了。

扭頭過來罵劉福旺。

“啪~”

一時間沒看前面,再加上扭轉身體的動作幅度太大,自行車在本來就崎嶇的土路上摔倒。

“這下舒坦了吧,差點就同歸于盡了。”劉福旺看著倒在旁邊的嚴勁松。

還好,沒有摔出毛病,除了腿有些疼,走路有些瘸外。

“喏,專門給你這大書記買的煙,紅塔山,一包八角六……”

“放你M的屁!這是從我辦公室摸走的吧?”嚴勁松差點就這樣被氣死。

劉大隊長的不要臉,不斷在刷新他的下限。

“老劉啊,人真的不能這樣不要臉!好歹,你也是老黨員,是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的軍人!軍人,要有氣節!”嚴勁松受不了了。

劉福旺見他不那么氣了,也就不繼續廢話了,“這次真的有把握。春來拍電報回來,都花了快五十,他走的時候,就只帶了八塊二角四以及一百多條改了后的褲子……”

嚴勁松自然知道電報的事情。

內容他也知道。

“行了,反正你們只是要工作服。”嚴勁松剛才一路都在想。

完全沒有必要去貸款。

劉福旺聽他這么說,也不吭聲了。

扶起自行車,這會兒換成劉福旺帶著嚴勁松。

從早上六點十分左右出發,一直到十一點多才看到縣城。

三十公里的路是沒錯,很多地方都是陡坡,兩人得推著自行車上坡。

“以后有錢了,不僅要把路整成柏油馬路,你這書記,怎么也得配輛212吉普才行。”

“老子以后坐轎車!”

“那不行,有些地方轎車不好走。最好是能整輛坦克,那玩意兒才穩當……”劉福旺一臉霸氣。

坦克,是他心中永遠的遺憾。

當年只是在坦克外面坐著被帶了一程,想要去里面看看都沒可能。

縣城同樣修建了很多年。

街道雖然比公社的寬了不少,可也寬不到哪里。

整個縣城,都是以前那種老式的磚木結構房子。

兩三層的都不多,大多數都是政府部門或國營單位,一水的青瓦屋頂,白色石灰勾縫的黑磚墻。

一中就在縣城邊上。

“爸,你怎么來了?”劉雪剛下課,被門衛通知,以為是大哥來了,沒想到是她爹。

這是她上高中以來,劉福旺第一次來學校看她。

以前有劉春來呢。

“喏,兩個四季豆包子。這里還有五塊錢……”劉福旺從自己包里掏出兩個已經被壓破,用干凈手絹包著,早已涼透的四季豆包子。

劉雪皺起眉頭看著老爹,幫他把背上的土拍了,“爸,劉春來之前給了我錢呢。”

“拿著!”劉福旺把錢塞到劉雪手里,轉身就走了。

弄得劉雪愣了好一陣。

他本來想要問問劉福旺,郭家的親事退了沒,姓郭的來找了她好幾次,如果不是學校不準進來,指不定鬧騰多厲害。

可老爹就這么走了!

家里四季豆是她種的,能吃了,現在專門給她送來兩個四季豆包子嘗鮮?

看著包子外面捏的褶子,不是老娘的手藝;連里面的四季豆都切得很碎,也不是老娘的風格。

難道出啥事兒了?

“你不該交代一下她認真復習,明年考個好大學?”嚴勁松也有些意外,“加上剛才那五塊,你一共欠我287塊3角3了。”

“又不賴賬。學習是她自己的事兒。要是能考上大學,就當國家干部,考不上,早點嫁人!”劉福旺一臉平靜。

這完全顛覆了嚴勁松對他的認識。

“你跟你閨女有仇?那不是小棉襖?”嚴勁松更是詫異劉福旺口中說出這話。

“是我對不起她們。生了她們,無法給她們好的生活。如果不是春來……”劉福旺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沒說。

嚴勁松明白了,也不再提這事兒。

之前劉福旺應該跟他一樣,絕望了。

折騰了這么多年,都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反而折騰得所有人都沒了當初石頭山上造土的那種干勁。

“咱們不先去紡織廠?”

到了縣政府門口,劉福旺才詫異地問。

不應該先去紡織廠下屬的制衣廠談談?

“中午了,先去找呂縣長。”嚴勁松神秘地一笑。

劉福旺頓時明白了。

跟著也就不吭聲了。

縣政府是三層的樓房,也是有些年頭了。

前面是走廊,后面一排排的房間,門口有著木牌子寫著各個領導的辦公室。

嚴勁松帶著劉福旺,熟門熟路到了二樓最角落的縣長辦公室門口。

縣長呂紅濤四十多歲,身材消瘦,頭發已經有些灰白。

這會兒正在同樣斑駁的辦公桌上埋頭寫著什么。

“請進~”

聽到敲門聲,呂紅濤隨口回答,抬頭一看,居然是最不想見到的兩人聯袂而來,臉色頓時就變了。

最終,他還是克制著喊兩人出去,自己不在的沖動。

心中各種思緒,都壓制著,努力保持一臉平靜看著兩人。

也不問兩人來意,這么多年都是那么點事兒。

等著兩人開口。

“呂縣長,我是來問問我們鄉鄉長什么時候到位,我這上了年齡,精力有限……”嚴勁松一臉笑容,口中說著,眼睛卻是在縣長辦公桌上大量。

咦!

老呂難道知道我們要來,辦公桌上的香煙換成了2角8一包的飛馬,而不再是8角6的紅塔山?

2角多的煙,那也是帶過濾嘴的高檔煙不是。

也沒客氣,直接上前拿起,給劉福旺遞了一支,同樣也給香煙原本的主人遞了一支,后者沒接,他就放在辦工桌上,剩下的順手裝入自己兜里了。

然后坐在辦公室旁邊的木頭長條椅子上。

劉福旺接過煙,夾在耳朵上,坐在長條椅子上,又開始裹他的葉子煙。

“直接說來意,你跑這么遠,不會就是為了一包煙吧?”看著嚴勁松,呂紅濤無力阻止,“為老劉大隊修路的事情?”

直接讓他說來意。

“真的是來問搭檔啥時候到的事兒,呂縣長,咱們幸福鄉雖然小,可事情也不比其他地方少啊。”噴出一口煙圈,一臉為難地開口。

呂紅濤竭力忍著。

終于還是拿起桌上的煙,點燃。

他在竭力忍著把兩人趕出去的憤怒。

“說吧,咱們沒必要客套,這次要什么?錢,那是沒有的……”縣長不想廢話。

“領導啊,這修路,沒錢沒糧,沒法展開……”

呂紅濤還是不吭聲。

“沒錢,咱們啥都沒法干,這之前整個公社欠了六七十萬,繼續下去,估計會越來越多……”

呂紅濤就看著他表演。

劉福旺好像跟他沒關系一樣,裹好了葉子煙,劃燃火柴點燃。

如同這里不是縣長辦公室。

“整個鄉,今年稻子的收成應該會不錯,就是地里的紅苕啥的,估計會減產不少……”

呂紅濤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要不,咱們先去吃飯?邊吃邊聽你說?”

反正每次這兩人來了,不招待一頓飯是沒可能的。

“你不如直接說了,浪費口水也浪費時間。”劉福旺見呂紅濤始終不理會,就知道嚴勁松這次的表演算是白費了力氣,“呂縣長,聽說紡織廠下屬的制衣廠積壓的工作服很多,咱們修路,縣里沒錢支持,要不支持一些工作服,咱們自己賣……”

呂紅濤聽到這話,愣了。

要服裝?

這是啥操作?

那批工作服根本就沒人要,哪怕是低價處理,也沒有幾個人要啊。

“那不是根本賣不出去?你們那邊,也還有一千多套吧?”

“對,以前是賣不出去,我家春來找到銷路了。”劉福旺沒詳細說,“只要批給我們一部分,修路保證不來要一分錢,一顆糧。”

對于劉福旺的說辭,一時間,縣長愣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5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