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040 劉大隊長,要點碧蓮吧

040 劉大隊長,要點碧蓮吧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040 劉大隊長,要點碧蓮吧

“公社的情況,縣里也曉得,我攤著你這么個大隊長,也算是我倒了八輩子霉。”

嚴勁松無奈地看著劉福旺,心中沒來由地一陣氣悶。

“咱們都是黨員,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不搞封建迷信那一套。只有這輩子。”

劉福旺絲毫不在意書記的不滿。

食堂就在旁邊不遠。

旁邊就是公社開大會或搞慶典的大禮堂,都是屬于標配。

食堂只是在大禮堂的角落。

規模不大。

里面只有三四張已經用了幾十年的八仙桌。

食堂就兩個人。

一個廚師,一個洗碗掃地切菜的雜工。

雜工是廚師的妻子。

“嚴書記,今早上吃什么?”并不胖,只不過骨架大的女人問嚴勁松。

平時嚴勁松可很少在食堂吃早飯。

公社書記吃飯,同樣得要糧票,要給錢。

“來四個包子,兩碗稀飯。來份咸菜。”嚴勁松開口了,一直都沒理劉福旺。

很快,四個比拳頭還大的包子就端了上來。

公社食堂的稀飯比劉大隊長家的稀飯強多了,雖然沒到筷子插上不倒的程度,那也不再是能照出人影子。

一疊泡酸咸豇豆,還微微泛著青。

“咱不也是被逼著沒法?整個大隊,欠國家幾十萬,每年交的糧食任務都無法完成。”劉福旺看著嚴勁松一口咬掉了小半個包子,皮薄餡多,唾液分泌加速,從腰帶上取下裝煙的油紙口袋跟煙竿,開始裹他的葉子煙,“借著修路,這里面減少一部分欠賬,同時,六個生產隊,修路占地,怎么也得幾百畝。這一年下來,可以少交幾萬斤糧……”

劉福旺就是打這個主意。

規劃的公路,大多數都是土腳薄的荒地跟荒坡。

劉福旺不是要求直接占用耕地修路,而是希望把規劃的路給改一下,那些土腳薄弱,當年他們農業學大寨改造出來糧食產量不高的地給占了。

“還不只是這一個好處。原來的規劃,都是最大可能不占用耕地,工程量大,而且以后沒法擴寬道路,咱們眼光要放長遠,以后發展起來,馬路窄,難走,而且以后沒法擴寬道路……”劉福旺不斷說著理由。

嚴勁松只是看著他。

他知道的。

劉福旺根本不是在意以后無法擴寬啥的,就是想要現在實實在在地減少每年交糧以及上交提留的基數。

只是默默地喝著稀飯,吃著四季豆包子。

劉福旺沒吃。

滔滔不絕地向書記說著重新規劃道路的重要性。

“這事情,沒這么急,還有不少準備工作要做,先說說紡織廠下屬的制衣廠的事情……”嚴勁松不想聽下去了。

劉福旺不就是為了減少他們大隊每年應該繳納的稅款跟上交提留?

非得說這么多。

好像按照原來規劃修路,會影響他整個四大隊未來發展一樣。

“那邊有什么問題?”劉福旺愕然,見嚴勁松稀飯吃得差不多了,把自己面前這碗推給了他,“我真吃了飯,你把這碗也吃了。”

“你真不吃?”嚴勁松看著他。

后者劃燃了火柴,點上了葉子煙,吧嗒吧嗒抽了起來,“早上也是吃的四季豆稀飯,對了,兩個包子你別吃了,一會兒咱們要去縣里,路過一中,我給閨女送去……”

嚴勁松沒有再客氣。

這包子不小,可他吃兩個加一碗稀飯,也沒吃飽。

“制衣廠那邊還有三萬多套工作服的積壓,賣不出去,我找人打聽了。”

“這不正好么!”劉福旺高興起來。

劉春來電報里就讓他干這個。

“好啥,你們有錢?如果三萬多套全部吃下,他們只要8萬塊錢。”嚴勁松的話,讓劉福旺如同霜打的茄子。

煙也顧不得抽了。

直愣愣地看著嚴勁松,“嚴書記,春來好不容易找到個能帶整個大隊翻身的機會,這批服裝只要賣出去,咱們就能搞養殖場、搞其他的加工廠……”

看著劉福旺臉上那滿是憧憬的表情跟盯著自己冒綠光的眼神,嚴書記覺得后背發寒。

這老家伙又在算計自己!

不能接他的話頭,要不然,他會打蛇隨棍上。

嚴勁松在幸福公社工作了一輩子,從最開始分配到這邊當一個小小的辦事員,一步步到公社書記,跟劉福旺打了太多時間的交道。

他甚至感認為,自己對劉福旺,比任何人都更了解。

超過劉福旺愛人楊愛群。

更超過劉福旺本人。

老家伙的不要臉的名聲,快要趕上葫蘆村的窮。

“我這去貸款,信用社跟合作社也不會理會我……”

“那個,我也沒辦法。”嚴勁松就著酸咸菜把碗里的稀飯解決。

“真沒辦法?”劉福旺搖頭,“春來說了,這種改一下,銷量很好,而且很火爆,縣里制衣廠有多少吃多少。”

“他不怕撐死?幾萬套呢!”嚴勁松有些冒火。

這不是開玩笑。

劉春來看來跟他爹劉福旺差不多,也是滿嘴跑火車的主。

以前怎么就沒發現?

“山城吃不下,還有蓉城,蓉城還能往春城去,更遠一些,首都、滬市、花都……”劉福旺很想說那也是兒子說的,可一琢磨,萬一嚴勁松要看電報呢?

這種事情,嚴勁松是能干得出來的。

“要不,你幫著貸點款?我這大隊長的面子已經沒用了,你這公社書記……”

“打住!我就知道你打這注意!”嚴勁松一說到這就氣了起來,“之前在公社合作社貸款,我擔保了多少次?我家那位鬧騰了多少次,你不知道?”

不說這事兒還好。

從他當了公社書記后,劉福旺這老家伙,年年纏著他貸款。

幾十萬啊!

把他這個書記殺了賣肉都還不上一點零頭。

就為這事兒,嚴勁松愛人也來公社鬧了幾次。

當然,不是楊愛群那樣提著菜刀滿公社追殺劉福旺,而是文明地把離婚報告放到嚴勁松的辦公桌上……

“你非得讓我鬧得家散了才甘心?”嚴勁松臉色鐵青。

食堂兩口子也不出來收碗。

“哪能呢?我們這不也是急著還賬,讓您老家庭幸福美滿不是?但凡有點辦法,也不至于這樣……說得誰想欠著一樣。”

劉福旺擠出笑容。

臉上的褶子都擠在一起,看得嚴勁松恨不得把腳上那已經穿了好幾年,鞋跟都補好幾次的皮鞋踩到他臉上。

攤到這樣一個大隊長,他這書記日子過成了啥樣?

“反正已經欠了這么多,要是這次沒法,四大隊反正也還不起,到時候只能申請國家把我們全部槍斃了……我們欠的賬,到時候信用社跟合作社就只能找你了……”

劉福旺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恥表情。

氣得嚴勁松脖子青筋都鼓了起來,渾身顫抖:“二桿子!不要碧蓮!你說說,你還有個大隊長的樣子么?做人,得要點碧蓮啊!”

“活都活不下去了,還要碧蓮干啥?反正就是這話,不幫著貸款,秋糧我們大隊估計交不出來……另外,為了還這些貸款,我準備帶著全大隊的人出去打工……”

威脅!

還是如此不要臉的威脅。

嚴勁松很想問問劉福旺,是什么讓他能做到如此不要臉的?

以前都是各種求,各種耍無賴。

現在知道不好使了,威脅起領導來了。

可劉福旺真的能干出這事兒。

之前還是集體生產的時候,四大隊沒錢買返銷糧,這貨直接讓全大隊的人都躺在床上,不下地干活……

“多了不行!”無奈之下,嚴勁松只能妥協,“我特么怎么就攤上你這么個玩意兒!”

這是嚴勁松問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年的話。

“這就對了嘛,我平常還是要臉的。好歹是個大隊長,也是黨員……”

“莫說你是黨員,這是對黨的玷污!”嚴勁松的話,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劉福旺也不再去刺激他,“不多,只要一萬。你放心,這次最多三個月就還!”

“三千!”嚴勁松咬牙,不能由著他。

“三千套服裝,你不要錢能拿到,我們也還你一萬!”劉福旺這會兒變得磊落了,“貸款也是為了買那批服裝,你也不用擺出那副死人臉,這次真的是有把握,就改了下,一條褲子,春來在山城賣十塊……”

為了增加書記的信心,劉福旺稍微透露了些實情。

但是也沒說劉春來賣的15塊。

要不然,嚴勁松會第一個找他們還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