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003 不幸福

003 不幸福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003 不幸福

“賣。”

老爺子惜字如金,一直到煙鍋子里的煙燃完,才吐出一個字。

“想都別想!劉福旺,這日子沒法過了,我不過了,離婚,明天就去離婚!”

楊愛群氣極,直接起身就往外面而去。

劉雪很驚愕老爹的態度。

劉春來急忙跟著老娘出去,怕她一時間想不開。

“早點去睡,明天自己去學校。”劉福旺沒理會妻子,嘆了口氣,吩咐閨女。

劉雪這才滿心歡喜地回了房間。

好一陣,劉春來才一番賭咒發誓,給老娘娶個城里上過大學的兒媳婦兒,又是以再跳河臨塘威脅,才拉著鬧著不跟劉福旺過的老娘回來,把她推進了房間。

“現在后悔,還來得及。”

等劉春來再次坐到桌邊,劉福旺又開始裹煙。

楊愛群之前做的事,他知道,甚至默認。

兒子不成器,他那殺了不少人的手,揍了無數次,不管用。

家里除了圈里三頭還沒上膘的豬,沒別的了。

按照計劃,兩頭賣給食品站,一頭殺年豬,好些年,老劉家沒殺過年豬了。

也不對,還有三只下蛋的老母雞呢,那玩意兒不能賣,家里煤油、鹽跟火柴啥的,都得指望三只老母雞的**兒。

“爹,咱大隊為什么這么多光棍?還不是窮!可為什么窮?”

劉春來知道,必須給便宜老爹希望,否則劉雪上學還得出問題。

老爹雖然沒有老娘那么封建,心底也不希望兒子打光棍。

“人多地少,開荒出來的地,土腳薄,提水站一直沒修起來,靠天才有收成,溝里靠河那點田,人均沒幾分……”說起村里的事情,劉福旺臉上的滄桑更是增加幾分。

四大隊大部分是山地。

山腳下有條小河流過,就河兩邊的跟各個山溝底部有些田,面積不大,分田到戶后,平均一戶沒有一畝田。

交稅,是按照全縣人口平均數,地方統籌跟上繳提留都是如此攤派。

葫蘆村這樣地少人多的村子自然吃虧。

劉福旺在土地上能做的文章,這幾十年都做了。

整個大隊依然窮。

“爹,咱大隊,最多的是啥?”劉春來叫爸越來越順口。

“人啊。”老頭有些迷茫。

“對啊,人多。”劉春來點頭,“就因為人多,地少,吃不飽,而且矛盾多,他們閑著沒事干,天天一點小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吵架,打架,你說你哪天不解決這些事情?家里的地,都丟給媽一個人……”

劉福旺看著兒子,眼神犀利得能殺人。

不過沒有反駁,有開始裹煙。

“咱們要做的,就是辦工廠,轉移剩余勞動力,讓他們每天忙著,沒工夫吵架,大隊的事情不就少了?”劉春來繼續說。

“老子又不是沒辦工廠!大隊里,制衣廠、鋼鐵廠、造紙廠……”

“你那叫廠?作坊!能消化多少人?”看老子臉色變了,煙竿拿了起來,劉春來不敢說了,“以前不是上面發計劃?現在國家鼓勵自己去賣,啥玩意兒好賣,咱們就搞啥……”

劉春來又說了一陣規劃。

他老子看了他好久,或許發現了劉春來的方案不同,“那試試?大隊也沒有位置,你一來就當大隊長,有些不合適。”

老頭大隊長兼支書,可不想兒子分了權。

何況確實沒有一上來就當大隊長的。

“我去四隊當隊長。”

“啥玩意兒?你曉得四隊啥情況?”劉福旺當即咆哮了起來。

“爹,四隊如果出了成績,那才容易被領導看到。以后一路大隊長,社長……”劉春來自然知道四隊情況。

最開始就琢磨從四隊下手。

“春來,你瘋了?一個破大隊干部有啥好處?還凈虧家里錢,四隊幾年沒隊長了。依我說,你還不如出去打工!”

楊愛群本來氣沒消,爬起來給兩人端開水進來,聽到兒子要去四隊,更是火大。

現在不是吃大鍋飯,搞集體生產。

大隊支書家,也按人頭分田地,照樣得交皇糧。

村提留有一部分補貼大隊干部及村民組長,可干部得協助公社催糧、催任務,搞生產計劃抓超生游擊隊啥的一大堆事情,完全是吃力不討好的。

一個大隊欠一堆,大隊干部能拿到啥?

越窮的大隊,越沒人愿意當干部。

沒好處,還得罪人。

“大隊干部不是干部?要不是老子是大隊干部,當年你能嫁我?老子幾十年沒讓四大隊摘帽子,就讓我兒子來摘!當年在戰場上,就沒有老子攻不下的山頭……”

四大隊的貧困帽子,卻在分田到戶后,越來越沉重。

當初在部隊,劉福旺可一直都是沖鋒陷陣的急先鋒,如果不是惦記著回來建設家鄉,報效把孤兒的他養大的鄉親,僅僅憑他藏在箱子底那一堆軍功章,現在怎么也能被人叫首長。

被媳婦兒瞧不起自己這大隊干部的身份,劉福旺頓時火了。

整個大隊,多少人敢在他這個大隊長兼支書面前大聲說話?

“你兒子打光棍,斷的可是你老劉家的香火,怨不得我!”

楊愛群咬牙切齒,瞪了劉春來一眼,再次氣沖沖回房了。

“爹,只要四隊脫貧,我這怎么也能入公社領導的法眼,然后當村長,在您這支書的領導下帶領整個大隊致富,再升到公社……那時候,說親的估計都能從咱家排到公社……”

劉春來知道劉福旺的心思。

也知道老娘會偷偷豎著耳朵聽。

劉春來那狗曰的做的孽,欠的賬,他不承擔不行。

要不然,老四那丫頭讀書又是問題。

以前劉春來一個人創業,到頭來,酒肉朋友不少,說知心話的朋友卻一個都沒有。

身邊美女如云,美女們都是為了他的家業。

不曾共苦過,憑什么讓他們同甘?

既然老天讓他重來一次,換個活法又如何?

帶著一大群人創業,劉春來還沒試過呢。

完全能把村子做到比華西村還牛,可比當世界首富有意思。

在八十年代這個遍地黃金的時代,對一個在競爭慘烈時代創業成功的人來說,劉春來覺得,并不難。

幸福公社是全縣最窮的公社。

四大隊,是幸福公社最窮的。

四隊,窮到所有干部繞著走的隊。

差到啥情況?

整個生產隊,人口327人,37戶,年齡六十以上老人26人,全勞動力178人,半勞動力123人,半勞動力中,成年女人63,剩下的都是孩子跟未婚女孩。

也就是說,整個生產隊,有115名光棍。

占了四大隊348名光棍名額的三分之一。

為什么這么多人,戶數這么少?

農村中,兒子成家,分家過,那是習俗。

可四隊這個地方,大多數家庭的兒子成年未成家,分家的機會都沒有。

娶媳婦兒?

別做夢了。

新媳婦兒嫁進來,田土分不到不說,還得餓肚子,誰愿意把自己辛苦養大的閨女嫁來受窮?

村里的女孩,這幾年,全部都嫁出去了。

整個生產隊,占據著半邊山。

整座山如同一個C字型,山腳有少數田。

山上大多數地方都是泥土層淺的旱地,一鋤頭下去,就露出還沒轉換成泥土的石谷子。

山腳下溝里有103畝水田。

按人頭分,平均每個勞動力分到0.43畝水田。

旱地倒多,每個人三畝多呢。

可大多數旱地,都是當年農業學大寨,老支書劉福旺帶著大家刮地皮修起來的。

山上沒水,靠天吃飯。

稍微一旱,就沒了收成。

四隊的情況,劉福旺比誰了解。

而且,就在他們家的山背面。

“爹,四隊那邊不靠河,離公社最遠。當年你辦那幾個廠,不也是為了讓他們少交一些糧?就以那個為基礎,一年時間,看不到效果,我不干就是了。”

“我們大隊竹子不是多嗎?之前讀書,看到報紙上介紹,在山城跟蓉城,竹子編的各種東西有很大市場,咱再成立一個竹編廠……”

“另外,大隊不是每年都交不夠生豬任務害得你挨無數次批評?咱再搞個養豬場……”

一條條計劃,讓劉福旺的心思活躍了起來。

這些確實是以前他沒折騰過的。

可聽到兒子說辦養豬場,又炸了。

“養豬場?喂啥?各家各戶喂個豬,打豬草跑幾個大隊,天天為掙豬草打架的事情都不少見……”

百無一用是書生。

紙上用兵沒球用。

“有錢了再搞,到時候直接喂飼料。”

劉春來懶得解釋。

“爹,養豬場的事情先不急,咱先用目前有的那幾個廠搞找出路。以四隊為試點,有效果,再全大隊推廣。”劉春生也知道急不來。

那幾個廠,真的不叫廠。

劉福旺建立起來不容易,沒產生啥效益,公社領導雖然表面不說,實際上他自己都過不去。

“好,咱們就試試!”

劉福旺不再反對,整個隊,窮病不治不行了。

“四隊沒人愿意當隊長,你做好了,就當大隊長,然后鄉長,縣長……”

劉福旺開始暢想兒子的康莊大道了。

為啥不把村支書也給兒子?

他這個老子總不能讓兒子領導吧?

“明早我去找蔣建清,他收豬,然后去四隊弄這事,到時候我去找公社嚴書記……”

父子兩商量妥當,沒有再繼續下去。

劉福旺突然覺得,自己身上又充滿了干勁。

之前全大隊的窮,壓得他快要絕望了。

當然,之前的兒子也讓他很絕望。

現在有盼頭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