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002 嫁啥人?滾去考大學

002 嫁啥人?滾去考大學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002 嫁啥人?滾去考大學

竹篾編成的大門被一腳踹開。

敷在篾條上的泥土撲簌著直往下落。

門被踹開帶起的風,讓堂屋八仙桌中央罐頭瓶上油燈上的小火苗搖晃不已,最終熄滅。

堂屋里陷入黑暗。

劉春來跟老頭子的談話進行不下去了。

“劉春來,你個災舅子,滾出來受死!”

沒等屋中兩人吭聲,劉雪左手叉腰,右手握著菜刀指著黑暗的屋里顫抖著叫陣。

她爹在屋里,黑暗中看不見,也不敢沖進去傷了她爹。

“汪汪~嗷嗚~”

剛被踢了一腳的大黃狗還沒痛過,又被出來追劉雪的楊愛群一腳踩到后腿,隨后被楊愛群踹了一腳,更是慘嚎不已,夾著尾巴跑遠了。

一瞬間,大黃狗開始懷疑狗生。

家里對它最好的兩個女人,怎么都如此暴躁?

難道得了她們經常說的狂犬病?

不對,那應該叫狂人病。

“我的先人吶,你拿個刀,傷著你爹怎么得了……”

楊愛群借著微弱的月光,看著劉雪手中的刀,不敢靠近,也不敢提兒子,而是拿劉福旺說事兒。

閨女脾氣如何,當媽的比誰都清楚。

從小劉福旺就沒打過家里閨女,倒是兒子挨的多。

不僅如此,劉福旺更是把部隊里學來的拳教了閨女,就老四練得厲害。

劉雪從讀小學開始,班上欺負她的男生女人,就沒有幾個沒被打哭的,賠禮道歉、賠醫藥費啥的楊愛群也沒少。

“楊愛群,你離遠點!別想著用賣我的錢給劉春來禍害!今晚上,我殺了他,自己也不活了……劉春來,你給我滾出來。”

氣得直顫抖的劉雪鉚足勁要跟劉春來拼命。

看著老娘過來,用菜刀威脅著老娘不準靠近。

里面看不到,她不敢沖進去,也許是怕老爹,也許是怕誤傷了老爹。

“汪汪汪……”

大黃狗對著外面叫了起來。

顯然,聽到吵鬧,大熱天在外面乘涼的人,看熱鬧來了。

“啪!”

黑暗中,傳來了清脆的巴掌聲。

“……”

沉默。

“嗤~”

火柴劃燃,堂屋中的煤油燈再次亮了起來。

劉春來點燃了被門風撲滅的油燈,再次看了手掌上的蚊子尸體,有些心痛自己的血液。

這年頭,沒營養,生點血不容易。

劉雪終于能看清楚屋里,揚起菜刀便要沖進來。

劉福旺手中的煙竿往桌面上重重一磕,眼睛一斜,冷哼一聲看著劉雪,“漲本事了,敢在老子面前動刀!”

“爹,楊愛群讓我嫁瘸子,給一個比我小7歲的娃當后媽,我不活了,劉春來也別想活!”

手中握著菜刀的劉雪,被老爹盯了一眼,渾身如遭雷擊,也不敢再往里去。

只能帶著哭腔質問老爹。

“當后媽怎么了?糧站那是鐵飯碗,難不成你愿意天天在家喝紅苕葉子湯吞高粱米?”

楊愛群火了。

閨女不識好。

嫁過去,閨女自己能成糧站職工,吃公家飯,兒子也可以。

兩個鐵飯碗啊。

在她看來,當后媽無所謂,糧站的鐵飯碗才靠譜。

反正要嫁人,嫁誰不是嫁?

“閉嘴!不嫌丟人是不?”劉福旺呵斥了楊愛群一聲。

楊愛群被劉福旺呵斥,頓時不依。

“劉福旺,春來可是你老劉家的種,他娶不到媳婦兒,斷的可是你老劉家的香火!在屋頭,吃不飽穿不暖,誰家閨女會嫁進來?”

只要兒子能離開這鬼地方,楊愛群才不管其他。

從嫁給劉福旺開始,不涉及到兒子,她就啥都依劉福旺。

劉雪看著老娘,氣得笑了,指著楊愛群問,“楊愛群,我不是老劉家的種?”

劉福旺臉色陰沉得要滴出水來。

母女兩吵架,啥話都敢說,恨不得一句話氣死對方。

生生讓周圍人看了笑話。

以后他這個村長支書還怎么干工作?

“老四,鬧騰啥?回去收拾東西,明天滾回學校上課。”

饒是四妹不待見到提刀來見的程度,劉春來也覺得不吭聲不行了。

這個家的人,除了老娘,都是暴脾氣。

“劉春來,你龜兒子少在這里貓哭耗子假慈悲,想用我的彩禮錢去城里晃,想都別想!”

劉雪銀牙快要咬破嘴唇,握刀的手不住顫抖。

她想砍死劉春來,可老爹那眼神盯著她,不敢動。

“春來啊,雪上學也不過為了鐵飯碗……”楊愛群急了。

閨女去上學,兒子考不上大學怎么拿到糧站的工作名額?

多少人削尖腦袋要擠進糧站當臨時工都不可得。

閨女嫁過去,郭家可是保證劉春來能拿到正式編制,以后家里交糧也容易……

這孩子,跳河臨塘被水淹了腦子。

“媽,上大學,就是國家干部了。”劉春來暗自嘆了口氣,“國家干部可比糧站鐵飯碗風光!”

楊愛群看著兒子,想哭。

兒子真的被水淹壞了腦子。

“劉春來,二姐跟老三過的啥日子?聽起來風光,實際豬狗不如!老三嫁過去才幾天?被打得滿身傷回來了幾回,他一個駝背兒囂張啥?就因為他爹是供銷社的?還不是為了你,媽找對方要了200塊彩禮!你那200塊花得安逸、舒心不?賣你妹妹的錢啊!”

劉雪吼了起來。

委屈不忍了,反正一會兒要去跳河臨塘。

不是她不想拿手中菜刀抹了脖子,可劉雪怕疼,也怕見血,萬一這血讓老爹又想到戰場的慘烈咋整?

老爹劉福旺整天忙著折騰全村脫貧,天不亮出門,天黑回家吃飯睡覺,家里大小事情都由老娘楊愛群一手操持。

楊愛群眼中只有兒子。

從小,四姊妹中成績最差的劉春來,放學啥都不干,集體生產時,三個妹妹每天不僅要在放學后掙工分,還要做家務,到處打豬草……

二姐劉夏青嫁給隔壁臨江公社武裝部長家的小兒子,收了150塊的彩禮,除了兩床鋪蓋,沒有嫁妝,到了婆家,劉夏青根本抬不起來。

三姐為了給劉春來湊復習費跟生活費,被老娘嫁給隔壁青山公社供銷社社長家的駝背兒子,那王八蛋,自己長得丑,始終懷疑漂亮的劉秋菊偷人,喝了酒就打……

“閉嘴!我撕爛你的嘴……”

當面被閨女戳脊梁骨,楊愛群頓時氣得渾身哆嗦,就準備撲上去撕閨女的嘴。

劉春來可不認為劉雪編造,聽到這些話,恨不得殺了自己。

都是這王八蛋遭的孽。

“媽,別氣壞了身子!”劉春來見老娘向著手里有刀的劉雪撲去,趕緊拉住老娘。

劉雪見老爹不吭聲,還在一邊罵,一邊把這些事情抖出來。

大黃狗跑到院子邊叫得更厲害。

劉春來扭頭看了一眼老爹,雙手抱著老娘,開口威脅劉雪,“老四,你要不想讀書考大學,就繼續惹事。”

“劉春來,你龜兒子莫在這里當好人。當著爹媽的面,你倒是說說,除了天天跟城里二流子們喝酒打牌,看了一天書沒得……”

“早曉得,老子當年直接把你拉茅坑……”

楊愛群見閨女說這些,即使被兒子抱著,也掙扎著撲向劉雪。

他怕劉福旺知道兒子這些年在城里不務正業。

劉福旺一直在抽煙,甚至沒抬起眼簾看一眼外面,只是臉色越來越陰沉。

知道老頭子脾氣的楊愛群更急。

“媽,老四說得沒錯,之前我確實不是個東西。這次跳河,倒是讓我清醒了,我不能害了二妹、三妹,再把老四也害了……”

劉春來急忙撫著老娘滿是骨頭的背,給她順氣。

老太太這思想,他沒法批判,因為他是得好處的人。

就因為他是兒子!

劉福旺依然沒有動,還是吧唧著他的葉子煙。

“劉春來,你真不讀了?”

劉雪有些不信。

從小到大,她太了解劉春來。

之前在學校,為了不讓自己揭發,隔三岔五劉雪還能從劉春來手里敲詐點錢,兄妹兩的仇早就很深了。

“菜刀放回案板,明天你去學校。”

劉福旺的話,讓劉雪不可思議。

老爹的話,那是權威。

終于,一家四口坐在八仙桌四方。

劉雪眼神不停地劉春來跟劉福旺兩人身上來回。

如同夢一樣,她害怕夢醒來。

劉福旺再一次卷了葉子煙,塞進銅煙鍋子里,劉雪拿起火柴盒,就準備抽出一根火柴給爹點煙。

“你當咱家是地主老財啊?一盒火柴兩分錢呢!一個雞蛋才賣五分!”

楊愛群很不爽。

她希望劉福旺收回成命,兒子去復習考大學還差不多。

劉福旺直接把煙鍋子湊到煤油燈的火苗上。

吧唧一口,油燈上的火苗跳動一下,屋中光線也黯淡一下。

火光照耀下的劉福旺,臉上刀疤更猙獰。

“春來啊,你不考出去,以后就更難開親,咱大隊……”楊愛群在一邊抹著淚,一邊說,“家里還欠一千多的貸款,張家下聘給的五十塊錢,給你治病也花了十多塊,你這讓我以后怎么活……”

劉雪的眼神,讓劉春來難受。

老娘的哭訴,讓他更難受。

如果劉福旺不讓兒子復習,楊愛群還能鬧一下,可兒子自己說不讀了。

“媽,我跟爸剛才商量了,郭家下聘的錢,明天還他們,退親。老四的學費跟生活費,我來想辦法……”

劉雪冷冷看著劉春來,根本不信。

“媽,圈里豬先賣一頭。”

劉春來的話,頓時讓楊愛群跳了起來,“圈里的豬才拉開架子,還沒上膘,現在賣了多虧……”

“高二時間本就緊張,再耽擱下去,老四跟不上,明天讓老四先回學校……”劉春來再次開了口。

兩年制高中,今年是最后一批。

劉雪屬于三年制高中,現在才高二,等七月今年高考后,就高三了。

“一個女娃子,上了大學也便宜了別人家,當家的……”

在楊愛群看來,嫁出去的閨女就是潑出去的水。

劉雪上大學,便宜的是別人家。

要是讓她兒子娶個大學生媳婦兒,那還差不多。

劉雪沒想到劉春來動真格,也知道老娘啥都依劉春來,很多有時候為了劉春來敢跟老爹叫板。

劉雪也不想現在賣豬,豬沒上膘,不劃算。

可家里沒有能賣的了。

她想上學。

考大學。

考出去,離開這個貧窮落后又封建的地方。

“不行!誰賣我的豬,我跟誰拼命!”

如果是兒子需要,賣豬,沒問題。

兒子賣豬也沒問題。

兒子為了閨女考大學賣豬,不行!

楊愛群的態度很堅決。

劉雪氣得直哆嗦,只是看著老爹,淚花在眼眶里打轉,咬著牙不說話。

劉春來也看著老爹。

老爹具有一票通過權跟一票否決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