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491章 吸吸吸

第491章 吸吸吸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491章 吸吸吸

夏龍武證道,夏小二跳出來了,血脈置換,這一點,是沒人想到的。

也沒人知道,夏侯爺還會這一手。

顯然,這不是臨時起意。

他早就想好了!

萬天圣說,葉霸天這一脈重情,從葉霸天開始算。

不,他故意遺忘了一人,他自己。

他,夏龍武,夏侯爺,柳文彥,洪譚……

都是那一代兩代的多神文。

夏龍武是他學生,夏侯爺算是葉霸天半個學生。

這一刻,夏侯爺肉身炸裂,意志海開始崩潰,帶著最后的不甘和絕望,只希望大侄子能成功。

他罵了一聲柳文彥!

而就在此刻,恍惚中,他好像還看到了柳文彥,看到了這個討厭鬼,混蛋東西。

死,你都不給我死個安穩?

“師弟……”

一聲嘆息,在夏侯爺意識中響起。

“師父沒給你什么,我做主了,他的最后一枚神文,給你了……”

就在這一刻,一條通天的時光長河呈現,萬天圣咳血,走出了時光長河,看向遠方,看向夏龍武,笑了。

讓我任性一回!

你,畢竟是我學生。

今日之后,無萬天圣,無葉霸天,無多神文。

葉霸天留在這人世間,最后一枚神文,轟隆一聲爆裂!

這是柳文彥留下的最后一枚葉霸天神文,之前的他都爆了,剩下一枚,讓他可以戰準無敵,也是葉霸天的主神文。

此刻,這枚神文轟隆一聲炸裂!

時光長河呈現,萬天圣拉著柳文彥,走出了時光長河。

原本,他們是來支援夏龍武的。

可沒想到,關鍵時刻,成了夏侯爺。

萬天圣牽引著意志海,朝時光長河中走去,時光長河干涉現在,頓時,開始顫動,開始毀滅。

魔族半皇,曾走出時光長河,帶走了拉德。

他是半皇!

而萬天圣不是。

而此刻,萬天圣卻是走了出來,不斷咳血,而柳文彥,爆炸那葉霸天主神文瞬間,沖擊四方,讓那些無敵稍微有些停頓。

柳文彥也在咳血,笑道:“夏龍武快成功了,殺我們作甚,去殺夏龍武啊……”

最后一刻,這些多神文系強者來了。

化為魔頭的萬天圣,他放不下自己的學生。

剩下一枚葉霸天主神文的柳文彥,他也放不下那個沉默寡言的夏龍武,他欠夏龍武的,欠夏家的,若不是為了他們,夏龍武無需立下殺戮無雙的人設。

所以,他們來了。

萬天圣告誡蘇宇,不要來救。

他卻是來了!

因為,這是他的學生,他的弟子。

哪怕明知,來了,就很難走掉,他還是來了。

只是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救下的不是夏龍武,而是這個不著調的侯爺。

那些無敵不用他說,十多人朝那邊飛去,破空而去,可對萬天圣,對柳文彥,對夏小二,他們也是痛恨無比,該殺,當殺,必殺!

多神文!

又是這一脈!

夏侯爺是,夏龍武是,柳文彥是,萬天圣是,蘇宇也是!

這一脈,沒幾個人了。

這一脈,一個無敵都沒。

可現在,這一脈,卻是壞了他們的大事,壞了他們的好事!

這一脈,諸天當殺之!

萬天圣的時光長河被幾位無敵擊潰,截斷,萬天圣的肉身開始龜裂,他不修過去,不修未來,此身死,便是隕落。

萬天圣倒是淡然,也坦然。

他讓蘇宇不要犯傻,不要把自己保命的底牌暴露了,他卻是暴露了自己的時光長河,強大的時光長河,穿透諸天的時光長河。

而柳文彥,也來了,送上了自己最為珍貴的最后一枚師父神文。

從今往后,葉霸天留在這人世間的一切,都煙消云散了。

沒有葉霸天了!

50年前的恩恩怨怨,50年前的陰謀詭計,50年前糾纏到現在的一切,都該結束了。

起于葉霸天,終于葉霸天好了。

這一刻,兩位多神文系強者,送上了自己最后的東西,時光長河和那枚神文。

原本,這是送給夏龍武的。

柳文彥抓著夏侯爺的意志海,嘆息一聲,“怎么是你這胖子,不值得……”

感慨一聲,唏噓一聲。

死胖子,沒想到啊。

還藏著一手呢!

時光長河被截斷,退路已斷。

萬天圣倒是坦然自若,外圍,卻是有一人,歇斯底里。

“你騙我,你騙我!你說,我們要一起踏遍千山萬水的……你騙我……”

萬天圣看向遠處,露出笑容。

藍天這家伙,愈加瘋狂了。

他和柳文彥來這,也只是送死罷了,是救下了夏侯爺,然而,也只是拖延瞬間,多搭上兩條命罷了。

若是蘇宇這么做,萬天圣會罵。

傻叉!

可人就是如此,我可以教訓你,可以說給你聽,你得聽我的,然而……我卻是可以做。

很矛盾!

萬天圣曾教育過許多人,他說,在諸天戰場大戰,最忌諱這種情況,你的朋友,你的親人,戰死的時候,被包圍的時候,你得退,得跑!

留待有用之身,報仇雪恨!

不要傻叉一般,哭著喊著,上去赴死,那是智障!

他罵過很多人,罵他們白癡!

都知道必死,上去了,多搭一個人頭,你還去送死干嘛?

不就是你朋友死了嗎?

不就是你親人死了嗎?

報仇啊!

他教了一輩子的學員,到頭來,自己卻是看不開。

來做什么?

送死?

不就是一個學生嗎?

夏龍武跑了,現在的夏小二,連學生都算不上,還出手嗎?

管他去死!

可是……他還是出手了。

多神文系,重情,大缺點,大缺陷。

他知道,但是他改不了,所以他對多神文的希望蘇宇說,你不要這么做,我們已經錯了一輩子,你不要再錯,因為大家知道你的缺點,會針對這一點對付你。

而他,卻是來了。

萬天圣笑了笑,看了一眼柳文彥,柳文彥也很坦然,他沒了葉霸天神文,也只是日月三重罷了,此刻,被無敵的威壓壓的血肉碎裂,卻是牢牢抓住了夏侯爺的意志海圓球。

五十年的蟄伏,沒換來什么,死的好像也不值得,但是無所謂了。

他看到了下方的蘇宇。

蘇宇也在看他們,當夏侯爺出現的瞬間,蘇宇就看到了,夏侯爺肉身炸裂,意志海要崩潰,他都看到了。

他意外,他意外他看到了萬天圣,看到了柳文彥。

蘇宇笑了!

笑著笑著,哭了。

真的哭了,不是為夏侯爺,而是為了這倆白癡。

你們教我的東西怎么都不管用。

你們說,不要送死的,不要螳臂當車,不要沒事送死,你爹被人殺了,你都得跑,夏小二是你們爹嗎?

不是的話,你們出手干嘛?

這一刻,一座古城降臨在了他們中間。

蘇宇沒指望石雕出手,石雕要在意規則,但是規則這東西……蘇宇熟。

他怒吼一聲,一瞬間,錘爆了一尊上次被轉換的日月后期古城居民!

冥族的那日月,冥河王的兒子。

你爹都死了,留你干嘛?

等你報復我?

日月后期被殺,一眨眼,古城中出來一人,不,一位死靈,星月君主。

她看向蘇宇,眼神發冷。

蘇宇殺了一尊日月后期的居民,按照規則,她這死靈君主就得現身了,殺一般的日月,可能會出現準無敵的死靈,殺古城居民日月后期死靈,出來的必然是她。

可是,這家伙難道覺得自己會幫他阻擋那些無敵?

你殺的人,要殺,也該殺你!

“入城!”

蘇宇怒喝一聲!

他知道,平時這倆肯定不會入城,入城……蘇宇就危險了。

石雕在意規則!

規則就是,無敵入城其實也沒事,不殺人就行。

真殺個把,出現對應境界的死靈而已。

蘇宇有些特殊,不好殺,但是不代表不能殺。

可現在,那死靈君主出現,按照古城規則,那就得殺蘇宇。

萬天圣嘆息一聲,瞎搞!

不入城,這死靈君主殺蘇宇……他擋得住嗎?

入城,這些無敵這次必然會入城的。

石雕,不會破壞規則的。

萬天圣苦澀,傻叉,多神文一系都是這種傻子,遲早要滅,不滅才是稀奇!

一群人都是傻子!

可這個世界,總有那么一群傻子,不是嗎?

若不是如此……自己豈會留戀。

多神文……滅的該!

這樣的派系,豈能不滅,殺你一個,一群人送死,都白教了。

萬天圣苦笑,柳文彥也是無奈。

萬天圣拖著柳文彥,揮出一劍,手臂炸裂開,瞬間墜入古城。

死靈君主出現。

星月冷冷看著幾人,看向蘇宇,你真以為我不會殺你?

是你自己壞了規則!

之前蘇宇殺人,殺死靈,都沒死,不是不能殺,而是她覺得,蘇宇到了日月轉換成死靈,也許更好。

現在,蘇宇既然要自己送死,那就成全他。

反正這家伙現在的實力,也到了能戰日月的地步。

趁著這機會,弄死他算了。

免得麻煩!

最近被蘇宇吸死氣吸的她都心煩,一個寄生蟲,一天吸到晚,她還做不做別的事了,死靈界也有麻煩的。

這一刻,星月出手了。

而虛空中,那些無敵都笑了。

夏龍武跑了,他們很憤怒,可是……買一送三!

蘇宇,萬天圣,柳文彥,順帶著還有個夏小二……這一脈,笑死人了。

說實話,殺一個夏龍武和殺一個萬天圣,有多大區別嗎?

夏龍武再厲害,沒殺過無敵。

萬天圣屠了兩尊!

蘇宇是古城之主!

柳文彥是葉霸天傳人,有葉霸天神文。

這些人加起來的分量,比夏龍武要重要,現在,不費吹灰之力,就給都弄死了,蘇宇這古城之主自己找死,自己引出了無敵死靈。

這些無敵,沒有入城。

而是看著星月,一巴掌拍向他們,拍向幾個殘廢的家伙。

這一刻,外圍的那些城主們也紛紛搖頭,龜縮回了古城,這蘇宇……這多神文一脈……都是白癡。

這關頭,活一個算一個。

排隊來送死!

萬天圣和柳文彥也很無奈地看向蘇宇,你喊我們進來,是喊我們一起被拍死,大家好一起上路嗎?

當然不是!

星月是君主,打是打不過的。

可是,我會規則。

我懂規則!

“進屋……”

星月會破屋,這個蘇宇懂,沒關系,這一刻,他元竅逆轉,陽竅逆轉,瞬間化解了無數死氣,一眨眼,再次逆轉成了死靈,再次吞噬無數死氣!

都是星月的!

星月是蘇宇的轉換者,她得維持蘇宇的死氣,一直保持壓制,這是雙向的。

蘇宇一逆轉,一化解,一瞬間,她拍下來的死氣手掌,瞬間力量薄弱了一些,而蘇宇,怒喝一聲,逆轉,逆轉,再逆轉!

化解,化解,再化解!

等到死氣手掌拍下來……萬天圣迎擊,居然一下子給擊碎了。

這一刻,天地安靜了。

蘇宇看著星月,星月也看著他。

當一位具備日月八重實力的家伙,瞬間來回逆轉你七八次,吞噬你七八次死氣的時候,加上之前被吞了幾天……你確定,你還能有全力拍死萬天圣這樣的強者?

哪怕他重創了!

星月有些死機的感覺!

她發現了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嚴重的無以復加!

蘇宇……逆轉死氣的速度,比她想象的要快許多。

很快!

蘇宇若是不死……一旦她在死靈界征戰,被這家伙逆轉個幾十次,遭遇強敵,蘇宇沒死,她是死定了。

星月眼中露出死色!

蘇宇,要死。

必須要死!

他成為一個巨大的威脅了!

而此刻,古城被封閉了。

那些無敵也愣了一下,看向下方,看向蘇宇,看向萬天圣戳破了星月的死氣手掌,無敵死靈,這么弱?

不敢置信!

怎么會!

無敵死靈絕對不弱,一掌拍下去,重傷的萬天圣不死也殘。

現在,卻是沒什么力量。

被萬天圣輕松給戳破了。

萬天圣都愣住了,什么情況?

死氣通道,存在于虛無之間,不是真實存在的,他們看不到,只看到蘇宇不斷怒吼,一會變成活人,一會變成死人,來回七八次之后……沒之后了!

蘇宇大喜,真的有用。

對,這就是規則!

星月轉換我,而我,其實也在限制她。

“入屋!”

蘇宇低吼,不斷逆轉,瘋狂逆轉,若是一人,他逆轉,星月都能干掉他了。

可他不是一人!

還有個半殘的萬天圣。

萬天圣全盛的話,都不用怕星月的,可是他半殘了,可對付一個被蘇宇不但瘋狂消耗死氣的星月,還是能抵擋住的。

蘇宇哈哈大笑!

果然,真的可以。

死氣不斷被他消耗,逆轉,吸收,消耗,化解……

星月眼神越來越冰冷!

她感受到了,自己的實力在下滑。

該死的!

這混蛋!

她很憤怒!

城主府后殿。

石雕也愣了一下,還能這么玩?

這是要把星月玩殘的節奏?

剛剛那一刻,他其實在糾結,星月要拍死他們了,這是規則,來自上古的規則,自己……不該破壞這些規則。

他很猶豫的!

可是,當蘇宇居然把死氣玩出花來了,配合上萬天圣,居然弄的星月有些要被玩殘的節奏,星宏也有些呆滯,星月真要被玩死了……不會有事吧?

不會造成古城動蕩吧?

可是,這也是規則。

他要守規則,鎮守都需要守規則,那現在……怎么辦?

不管了?

古城封鎖了,這次不是蘇宇故意的,是星月出來,自動封城的,這也是規則。

外面,一群無敵也看傻眼了,一個個皺眉,虎視眈眈。

規則!

古城不可破,破了,就是壞了古城的規則。

之前蘇宇若是出城,若是出手,他們殺了蘇宇,那是理所當然。

可現在怎么辦?

星宏也看向蘇宇,半晌,他總算想明白了蘇宇的意思,對,他守規則,他現在對付的是星月,這一切都在規則內,一旦這些人破城,星宏可以不出手,但是,會出現大量無敵死靈對付他們。

當然,那時候星宏也可以出手,也符合規則。

主動找茬,石雕不想幫蘇宇打破這個底線。

可若是無敵攻城……就不用在乎這個了。

那時候,他幫蘇宇也行,不幫也行,因為會出現同等數量的無敵死靈,對付這些無敵。

其他各城城主,也一臉震撼地看著這邊。

真的,一位死靈君主,被蘇宇玩殘了。

他們不太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們只看到,那死靈君主,此刻,不斷怒視蘇宇,眼中死氣爆發,卻是被萬天圣阻擋了。

而萬天圣,也是意外地看著蘇宇。

什么情況?

死靈君主這么弱的嗎?

不,他有些懂了。

被蘇宇吸的!

這家伙,瘋狂在吸收星月的死氣。

蘇宇這時候那是管不到任何東西了,吸,我吸,我瘋狂吸!

我逆轉,再逆轉,繼續逆!

我要把星月拖住!

我讓你打我,三天后,你打不死我,你就得走,不用三天,也許……今天我能先把你打死,當然,前提是打死了星月,不會出現更強大的死靈。

算了,不能打死星月。

打死了,一旦出現別的死靈君主就麻煩了,自己可沒和別的死靈君主建立通道聯系。

他喊道:“府長,不要殺她,拖著!”

星月:“……”

萬天圣:“……”

你認真的?

一位死靈君主出現殺幾個半殘的家伙,現在,蘇宇在叫囂著,別打死了星月,不然會麻煩。

局面,一下子變的詭異了起來。

外面的那些無敵,一下子有些無措起來。

怎么辦?

強行破城?

擱在以前,大家會做,就在城外破城,死靈出不來,城內的家伙等死吧!

可是,自從星宏出來了,一拳打爆了無數無敵三世身,現在這些無敵也都忌憚,要是在城外破城,把那家伙引出來了,再引出數十位上古無敵石雕怎么辦?

這里十多位無敵,不夠對方殺的。

一部分,已經去追殺夏龍武了。

就在他們遲疑的瞬間,遠處,一聲怒吼,憤怒無比的吼聲,響徹世界。

“二叔,我讓萬族為你陪葬!”

霞光映射諸天戰場!

周破龍證道,只是霞光,周破天、秦鎮他們都是,只是霞光映射數千里,這是天地異象,見證你證道無敵。

可這一刻,夏龍武證道。

霞光映射數千里,甚至輻射上萬里,非但如此,虛空中,一朵朵云彩降臨,海量的天元氣幫夏龍武鑄身,無數的日月玄黃液在幫他強化竅穴。

不止這些,這一刻,一朵朵血云降臨,轟隆一聲,血云覆蓋數千里,魔界,再次震蕩了一下。

一尊魔王被他斬殺了!

夏龍武瘋了,瘋狂無比,持刀橫跨時光長河,硬生生斬斷了對方的時光長河,在時光長河中,搏殺了對方的三世身,看的牛百道都在傻眼。

瘋了!

這夏家的瘋子,瘋狂起來,真的不是人。

不要命了!

時光長河都敢進去搏殺,一旦打破了時光長河,很容易迷失在其中,影響到過去未來,把自己給折騰死的。

夏龍武此刻卻是不管這些!

他瘋狂,他后悔!

他沒想到二叔會這么做,他想著,自己這次大概是必死,能拖延一段時間算一段時間,幫別人也好,幫老師完成心愿也好,總之,他都想做點什么。

他若是知道,二叔這么做,他不會答應的!

也不會一直拖到二叔來諸天戰場的!

夏龍武嘶吼著,咆哮著,此刻,他的時光長河在蔓延,越來越寬廣,他朝那些朝他飛來的無敵飛去,怒吼著,他證道成功了!

但是他不開心,他沒有絲毫興奮。

他要搏殺了這些家伙!

哪怕殺不了多少,他也要搏殺一兩個,祭奠我二叔。

他飛蛾撲火一般,朝那些無敵飛去。

哪怕對面人很多。

此刻,那些飛來的無敵,倒是有些驚懼了。

這殺胚,證道成功了!

而且,看這架勢,是不死不休的意思?

后方,牛百道也是咋舌,順帶著……證個道。

我牛百道,也時來運轉了啊!

我他么今天證道,居然沒人阻攔我了,不,有個無敵,結果被發狂的夏龍武生生給搏殺了。

他看夏龍武飛蛾撲火一般,朝那邊飛去,一邊合道,一邊喊道:“別去啊,你去了,對得起夏小二的性命嗎?”

說著說著……愣了一下,忽然驚恐道:“回來,夏小二隕落異象沒出現……”

正紅著眼,含著淚,要去搏殺無敵的夏龍武,忽然朝遠方看去。

準無敵隕落,也有異象的。

殘日墜毀!

沒有嗎?

沒隕落?

稍微愣了一下,夏龍武臉色一變,二話不說,掉頭就跑,他前方,十多位無敵剛剛被那架勢都給鎮住了一下,此刻……一個個回神了,紛紛朝夏龍武追去!

殺了他!

這家伙剛證道就搏殺了一個無敵,這是個殺神,他若是不死,也許很快就是下一個大夏王,下一個大秦王!

而喊完了那一句的牛百道,剛松了口氣,臉色一變。

臥槽!

十多位無敵,都在朝這邊飛。

我這運氣,真的不行嗎?

他暗罵一聲,也是側頭就跑,該死的,夏龍武,別往我這邊跑。

還好,夏龍武并未來他這邊,夏龍武也看到了那家伙在證道,瞬間扭轉方向遁逃,可后方追殺而來的無敵,還是有一人朝那邊殺去。

牛百道狂罵!

我就知道,我知道我運氣沒那么好,果然,該來的還是躲不掉的。

好在,夏龍武證道,他在旁邊待著,夏龍武證道,天降異象,無數寶物天元氣降落,他順勢吸收了不少,夏龍武那殺胚光顧著殺人了,都沒怎么吸收,便宜他了。

此刻,他在人境鏖戰許久,又自我打磨了一段時間,沉淀了四百年,今日,要見成果了。

牛百道身上也冒出了霞光,這是合身證道的開始。

他要開始正式證道,三身合一了!

而他,也很疑惑,夏小二沒死嗎?

難道說,被萬族抓了,準備威脅夏家?

距離太遠,哪怕無敵,看的也不是太清晰,也沒時間去看。

他們一左一右,遁逃了。

而古城這邊,大家都看到了,看到了那證道異象,看到了那血云匯聚,感受到了無敵隕落。

夏龍武,擊殺了一尊無敵。

那倒霉的無敵,剛好就在發狂的夏龍武身邊。

而蘇宇這邊,蘇宇也看到了,但是顧不得多看,他現在得不斷逆轉死氣,吞噬死氣,星月已經氣的要發狂!

她堂堂死靈君主,對付一群殘兵敗將,她居然被人限制了。

蘇宇這瘋子,到底要吞噬她多少死氣!

“該死!”

星月怒罵一聲!

一掌再次拍出,萬天圣也一拳轟出,打破了那一掌……萬天圣也是有些古怪,我……我沒怎么出力,蘇宇這是真把這死靈君主吸的腿軟了?

外圍,那些無敵也急了。

這死靈君主,水貨吧!

最多準無敵的實力!

哪怕比準無敵強點,也強的有限,而半殘的萬天圣,也不比準無敵弱,搞什么呢。

那些無敵迅速匯聚,全部聚集到了古城之前,有人傳音道:“破城嗎?這……該死,夏龍武證道成功了!難道要眼睜睜地看著這些家伙也逃過一劫?”

憤怒啊!

他們以為,蘇宇死定了的。

而蘇宇,擊殺日月高重的居民,引出了星月,其實也有意借星月之力,對付一下那些無敵的,讓那些無敵忌憚,讓那些無敵沒敢第一時間入城。

否則,真要出現個日月死靈,萬天圣他們入城,在封城的剎那,這些家伙也絕對會跟進來。

結果星月出現了,這些無敵覺得他們死定了,這才有些顧忌,沒在那封閉的剎那入城。

現在想進去,只能破城了。

“要破城嗎?”

一群無敵,有些猶豫。

星宏出城的事,就在眼前。

拉德死的悲催,冥河王也是,這兩位,都是因為星宏才死的,因為三世身都被打爆了。

誰愿意自己的三世身被人打爆?

可現在,這些人在城內,眼看著死不了,怎么辦?

憤怒無比!

外面,無敵還有接近20位,難道就這么看著,他們在玩弄一位水貨死靈君主?

有無敵憤怒無比,怒罵道:“廢物!死靈君主都是這樣的廢物嗎?”

真的生氣!

打半殘的幾個家伙,你的死氣掌,怎么跟水做的一樣,一碰就碎!

城中,星月眼中火氣沸騰。

廢物?

我是廢物?

我被一個混蛋,來回吸收了無數死氣,如此之下,我都能壓下這些人,我是廢物?

她很憤怒!

比那些無敵還憤怒,一方面憤怒蘇宇不干人事,一方面憤怒這些廢物生靈,幾十號人,居然放人進來了,沒攔住,現在罵她廢物!

她是死靈君主!

她不想殺蘇宇,完全可以直接放棄,你們這些混蛋,信不信我不干了!

星月很惱火!

外圍的那些無敵,也是惱火無比,到底要不要破城?

有人傳音道:“破城,就在城外!我們這么多人,一人全力一擊,打完就走,這一次我們防著石雕,上次大家是沒料到,這一次不一樣……”

這一次我們有準備的話,一人一擊,打出七八位死靈君主,讓蘇宇玩去。

你們不死才怪!

他們就不信了,所有的死靈君主都是水貨。

可是……有人遲疑。

星宏出來了,大家都跑,那若是對方攔住一個,誰倒霉的話,不是完了?

至于十幾個人圍攻星宏,廢話,人家又不是只有一尊。

現場就有16尊石雕!

有無敵都要發狂了,難道就這么看著?

對付幾個殘廢的非無敵,都要如此憋屈嗎?

更是有強者,怒吼道:“還請各族皇者出面擊殺夏龍武!擊殺蘇宇等人!”

半皇呢?

一個不出來,就靠我們嗎?

石雕這邊,大家真的忌憚。

半皇,總該沒那么忌憚了吧。

而此刻,星宏這邊,正在和人聊天。

“星宏,他們攻城,你出手嗎?”

“是啊,星宏,你出手的話,我們本尊別看就在這,出不去的,這些城主擋不住,話說,星宏,你這小城主不錯,死靈君主這是克制不住他啊,借我們用一下?”

“我看他這吸收死氣的速度,吸個三五城死氣沒問題的!”

“借用一下,我們用完了就還你!”

“都安靜!”此刻,天滅發話了,“蘇宇說好了,準備來天滅城當一任城主,他算我半個徒弟,我傳承了功法給他……”

天滅眼紅了!

他么的,我總算知道星宏為何可以隨意去浪了,這蘇宇,真的不是人。

他這吸收死氣的速度,是尋常日月九重的百倍了!

廢物天河!

打了半天,屁用都沒,看看人家,輕輕松松,把一尊死靈君主給弄的要發瘋了,氣死了,都不知道算不算死靈了。

而城內的蘇宇,自然是聽不到,看不到的。

他只記得一個字,“吸!”

吸死星月!

而星月被吸的死氣不斷波動,打了萬天圣一陣,怒視一眼蘇宇,憤怒冷哼,瞬間消失在古城中。

不給人看笑話了!

天大的笑話!

她一個死靈君主,被自己轉換的活死人給弄的實力大損,傳出去了,她在死靈界都丟人現眼了!

古城,安靜了。

蘇宇還在吸。

他都不知道星月走了,他也沒時間去管。

他繼續吸!

而萬天圣和柳文彥面面相覷,再看蘇宇,再看空中那些無敵……他們……會打進來嗎?

必死的局!

可是,被蘇宇給攪合了。

他也沒讓石雕出手,就弄出了一尊死靈君主,把人家硬生生的吸跑了,這算啥?

這還是危險無比的古城嗎?

這還是人人變色的死靈君主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