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490章 血脈置換

第490章 血脈置換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490章 血脈置換

星宏古城。

蘇宇降落,落在后殿石雕跟前,他依舊扭頭看向外面,看向夏龍武所在的方向。

真傻!

蘇宇默默說著。

自己等人付出的努力,在大夏府征戰許久,其實,都有為夏龍武證道牽制敵人的意思,夏龍武卻是遲遲不三身合一,遲遲不證道……

他在等!

等其他人證道,等無敵圍攻他,他也在牽制各方。

夏龍武很冷酷,很霸道,可此刻,蘇宇卻是感受的出來,他就是在給其他人拖延時間。

若是在人境大戰爆發的時候,若是在大漢王他們做局的時候,夏龍武開始證道,也許……還是有很大希望成功的。

他一直在等,在牽制各方無敵,到現在,其他各方幾乎都安靜了下來,都沒事了,唯獨他……完了。

夏家做這個局,做假遺跡,其實原本就有為夏龍武牽制強敵的意思。

自己取出了文墓碑,萬天圣沒阻攔,他明知道文墓碑的重要性,卻是依舊任由蘇宇拿出來了,顯然,他也想多吸引幾個無敵過來,給夏龍武減輕壓力。

結果……夏龍武還是沒在那一刻證道。

蘇宇不知道,不知道夏龍武還有后手,若是知道,他得罵一聲傻叉!

那一刻,夏龍武若是召喚9城降臨,絕對有很大希望成功的,可他沒有做。

有些人,做了什么不會說。

比如萬天圣,比如夏龍武。

萬天圣屠盡了那些山海日月,萬人唾罵,他不說他為何而屠,人族畢竟不是人人都懂,一定會唾罵他。

夏龍武為其他人證道,爭取機會,他也不說,不說,也許有人覺得,他只是無法這么快證道。

好像這些人,并不會在意他人看法,不在意是否有人感恩。

“他完了。”

星宏早已歸來,見蘇宇朝后看,淡淡道:“百位永恒圍殺,這恐怕也是多年來第一次,哪怕他還有一些準備,哪怕和一些圣城之主達成了一致……他也沒辦法成功。”

蘇宇看向石雕,低著頭,躬身,作揖。

星宏默默看著他,不語。

“大人!”

蘇宇記得萬天圣和自己說過的話,他說,不要管,不要用石雕的情分去幫夏龍武,那對自己沒任何好處。

蘇宇知道。

可他……畢竟是大夏府之人!

他生于大夏,長在大夏,從小,他心中的英雄就是夏龍武。

他的父親,是夏龍武的麾下將士。

龍武衛,夏龍武,龍武學府……

夏龍武在大夏府,就是神話,就是天。

當蘇宇在18歲,叛出了大夏府,逃離了大夏府,他也沒怨恨過這位府主。

征戰數十年,殺的諸天變色的神話。

因為,這是信仰。

大夏府的信仰,大夏府億萬蒼生的信仰,這也是第一位能取代開府之主的府主,大夏府的大夏王是天,夏龍武也是天。

有些大府,只知開府之主,不知現任府主。

而在大夏府,大夏王哪怕百年不歸,大夏府依舊坦然,我府還有夏龍武!

星宏見他躬身作揖,知道他的心思,平靜道:“我圣城鎮守,不參與這些紛爭,之前我幫你斬殺三尊永恒,已是大忌!鎮守,有更重要的任務!若是再出手,引起萬族忌憚,圣城并非不可滅。”

蘇宇點頭,“我知大人難處,也知大人為了我,已是冒險。蘇宇感激不盡!我只是有些事,想問問大人,可否能行?”

“說。”

“能否引出一些死靈君主?”

蘇宇沉聲道:“比如我見過的那些星月君主之類的,死靈君主也是無敵,若是能引出幾位,也能為夏府主增添一些活命機會,這些死靈君主若是被擊殺,會否有更強的半皇君主降臨?”

星宏看著他沒吭聲,小子……挺狠啊。

就在此刻,通道震蕩。

星宏都有些被頂到了!

下方通道,有死靈君主,森冷萬分,“蘇宇,不如你來坑殺我試試!”

尷尬!

超級尷尬!

蘇宇尷尬無比,看向星宏,也有些呆滯,這君主……怎么就在你這?

臥槽!

星宏也沒說啥,星月……一直在這。

之前他離開,星月君主就來了,之后,就一直在這被蘇宇吸收死氣呢,到現在都沒走,蘇宇說話,對方自然也聽到了。

星月君主有些發狂,冷冷道:“蘇宇,你到底做了什么,為何一直能無限制吸收死氣?”

蘇宇看不到人,但是能聽到那死氣森冷的聲音。

心中暗罵一聲!

很快,笑道:“獨家保命手段,大人死氣過于強大,我不得不尋找其他辦法,克制死氣。”

扯淡!

星月君主心中大怒,死氣過于強大?

你為了保命?

扯淡!

蘇宇沒心思和這位君主扯皮,迅速道:“星宏大人,那若是夏府主證道的時候,我可以遷移古城去那邊,他真遇到了生命危險,我可以讓他入城,庇護他嗎?”

星宏漠然道:“遷移古城……諸天戰場之內便可,承受更多的死氣反噬便是,至于入城……圣城不阻攔任何人入城,可一旦入城,證道終止,死氣泛濫,證道吸諸天之力,城中死氣濃郁,可能會反噬他,讓他吸收過多的死氣,導致化為死靈。”

蘇宇深吸一口氣,再次道:“那若是夏府主入城,萬族無敵強行攻入城中……”

石雕平靜道:“規則之內,鎮守不懼,破城,那便是挑釁,不過……你若是先出手,鎮守不會管你。”

蘇宇懂了。

我先出手的話,真被人殺了,那就殺了。

對方若是入城強攻我,那石雕會出手幫忙。

他腦海中再次響起萬天圣的話,不要把自己保命的底牌,都給砸出去,不要一次次消耗石雕的情分。

星宏已經幾次表達出,他不想參與諸天之戰。

蘇宇心中嘆息……府長,抱歉,讓我再做一次吧。

夏龍武……

從小到大的心中英雄,精神信仰,今日,有隕落之危,蘇宇還是放不下。

“多謝大人!”

蘇宇道謝,轉身離去。

看他離去,星宏目送他離開,也沒說什么。

地下通道,星月君主幽冷道:“這家伙……你感受到了嗎?他在不斷吞噬我的死氣,那是什么?”

星宏淡漠道:“可能是天竅。”

“不可能!”

星月君主意外無比,震撼道:“天竅……怎么可能,這竅不是傳說中的竅穴嗎?”

星宏懶得理會。

你說不可能就不可能了?

開天竅怎么了?

當然,他還是多說了一句,“可能不太完整,我看他只能吸收,不能終止,傳聞,天竅乃萬物最強之竅,上古還是有人開啟過的。”

通道下方,星月君主沉默許久,忽然道:“天竅吸收,也有極限,我不信,他一個凌云,能把我這君主死氣吸收殆盡!”

笑話!

我每時每刻恢復的力量,也比你吸收的強,你吸收,也只是堪比一位日月,我可是無敵!

此刻,她身上仿佛多了一只寄生蟲。

日月的寄生蟲!

不斷吸收她的死氣力量,著實讓人難受!

別的城主,那是抵抗,不是吸收。

別的君主,那是強行輸入,人家城主是恨不得一點不要,對抗中排斥死氣,蘇宇倒好,來者不拒,你來的更多點也好。

“就算是天竅,也有極限!”

星月冷冷說著。

再強的竅,也有極限,好,你跟我來這套是吧,那我撐死你,撐爆你!

星宏也沒說什么,這是你們的事。

蘇宇這家伙,開了半天竅,他其實也意外。

當然,這家伙周天竅都開了,死氣逆轉都會,再會點別的也不奇怪。

極限……天竅星宏也沒開過,哪知道什么極限,看情況再說。

星辰海。

夏龍武還在醞釀。

有萬族無敵忍不住了,低喝道:“他在拖延時間!夏龍武,到了這時候,還有必要拖延嗎?你覺得其他人有希望證道成功嗎?”

有人幽幽道:“再去幾人,擊殺那些證道者!夏龍武,現在放棄,還有一線生機……否則,我們要強攻了!”

不能給他拖下去了!

夏龍武看向眾人,深吸一口氣,開口道:“急什么,人走了,少了,能殺我嗎?小心殺不了我,我證道成功,一個個殺了你們!”

他說這話,平靜的很。

可眾人心中發寒。

這家伙,真能干的出來。

有魔族無敵,忍耐不住了,喝道:“強攻!”

還等什么!

非要等夏龍武徹底證道才出手嗎?

其實,不是大家不想強攻,而是有些怕,怕人族拼命。

尤其是大夏王這些人,都很強大的。

就在這一刻,一尊強悍無比的身影,破碎了空間而來,血紅色長發隨風飛舞,來人魔氣溢散,覆蓋四方。

不少人臉色一變。

“血火魔王!”

血火!

血火魔族之主!

血火魔族最擅戰,最能戰,這一族,實力強大,尤其是此刻,來的不是別的血火魔族魔王,而是血火魔王!

若是血火魔族獨立出來,這位就是這一族的皇。

血紅色長發的血火魔王,降臨此地,平靜道:“秦廣,夏無神,二位來一位,切磋一番!”

大夏王眼神冷厲,冷冷道:“血火,你想找死,那我成全你!

虛空撕裂,兩人瞬間消失。

他不得不出手!

大夏王其實不想走,可血火魔王實力強大無比,而且最擅廝殺,除了他,大秦王、大周王幾人也能對付,可這是為自己孫子護道,他不出面,難道指望這些人出面。

大夏王被引走了!

不少人松了口氣,其實最怕的就是大夏王搏命,畢竟夏龍武是他孫子。

下一刻,一尊神王降臨,一尊仙王降臨。

“雷霆神王!”

“九天仙王!”

不少人意動,這是……要強攻了!

果然,這兩尊強者降臨,大秦王嘆息一聲,走了出來,冷冷道:“你們倆既然來了,那就一起玩玩吧!”

虛空破碎,兩尊強者也不多說,他倆來,就是為了解決大家的后顧之憂。

大秦王,大夏王!

秦槍夏刀,這是殺出來的威名,他倆在,哪怕大家知道,聯手可以殺他們,也怕他們殺了自己。

這一刻,秦槍夏刀都走了。

外圍,那些萬族無敵陡然都松了口氣,是真的松了口氣,這倆走了,大家頓時都虎視眈眈起來。

而這一刻,還有強者降臨。

“天羿神王!”

又一尊神王降臨,看向大明王,淡淡道:“大明王,切磋一番!”

“怕你不成!”

天旋地轉,兩位強者消失。

又過了一會,三尊強悍的無敵降臨,比之前幾位差一點,來人幽幽道:“大周王,人族該滿足了,你周家證道兩人,一門四永恒,你摻和什么,過來吧!”

大周王平靜無比,看了一眼四周,邁步走出,消失在虛空中,三尊強者也跟著消失。

接連幾尊強大無比的人族無敵消失,這下子,其他人頓時興奮了。

這些人,都是能搏殺無敵的存在。

大家忌憚的,其實也是他們。

現在他們走了,其他人不需要再說什么了,喝道:“切割戰場!”

一處處虛空震蕩,被切割開,一位位人族無敵,咬著牙,殺入黑暗的虛空中。

不能在這爆發數十上百無敵之戰,否則,夏龍武沒證道的可能性。

一眨眼,夏龍武身前,人族無敵,幾乎全部消失。

只剩下數人,而外圍,還有三十多位無敵。

夏龍武嘆息一聲,“幾位前輩,離開吧!”

再不走,就要被圍殺了!

天鑄王幾人看了他一眼,也是無奈,沒希望了。

天鑄王冷冷看向那些人,“來幾位,帶你們看看虛空風景!”

一眨眼,七八位無敵,綴著幾位人族無敵,消失在原地。

“夏龍武!”

這一刻,那些無敵都笑了。

“你……還要掙扎嗎?”

四面八方,一位位無敵浮現身影,二十多位。

太看得起夏龍武了!

說話之人,笑了一聲,一拳轟出。

夏龍武,死定了。

而就在這一刻,虛空波動,天地扭轉,不少人微微變色。

下一刻,一座座古城浮現。

9座!

有無敵驚怒道:“古城也要參戰嗎?”

三十六古城鎮守,都是上古無敵。

一旦古城參戰,那夏龍武證道幾乎必然成功了。

而就在此刻,一座古城上,浮現一人,平靜道:“古城不參戰,只是……作為夏龍武的朋友,我們參戰!”

一眨眼,9位城主浮空,出現在古城上空。

天河城主白衣如雪,帶著笑容,看向四周,很快,嘆息一聲,“龍武兄……你……要我們命啊!”

二十多位無敵!

玩我們呢!

沒想到,真的沒想到會有這么多,這一次,人族無敵還算團結,幾乎都出手了,也引走了大半的萬族無敵。

可是……這他么也太多了吧。

我們只是古城之主,日月九重或者準無敵,你他么搞幾十位無敵來,打個屁啊。

送死嗎?

9位城主,都有些無奈了。

此刻,9座古城環繞夏龍武,外圍的那些無敵,都有些忌憚。

這時候,虛空波動,有宏大聲傳來。

“諸位鎮守……也要出手?”

那是魔皇的聲音。

下一刻,天滅古城中,天滅冷冷道:“此乃圣城之主私人恩怨,不破城,不破規則,吾等不管!”

魔皇沉默片刻。

傳聲道:“不用理會古城,城主阻攔,格殺便是!”

既然石雕這么說了,魔皇也不愿多說什么。

夏龍武不管其他,開始迅速證道。

三身眨眼間融合大半,外圍,那些無敵再也按耐不住,他們怕石雕,可不怕這些城主,這些城主算什么東西?

不破城,石雕便不管。

古城之主,想對抗他們,最多也就在古城附近糾纏他們一下,根本不需要理會。

天河面前,出現一尊魔王,一拳砸出,虛空裂開。

天河暗罵一聲,懸浮古城上空,一道死靈融入體內,低吼一聲,一劍蕩出!

砰地一聲巨響,天河被砸的倒退,體內死氣泛濫,咬著牙,艸!

打無敵,他們還是差的多。

短暫糾纏還行,時間一長,必然完蛋。

不被無敵殺了,也被死氣侵蝕死了。

古城中央,四五位無敵突破封鎖,朝夏龍武殺去!

這是必死的局!

就在此刻,又一座古城降臨。

蘇宇走出,看了一眼夏龍武,并未出手,出手,他也奈何不得無敵,反而會被打死,他看向夏龍武,沒管那些無敵,沉聲道:“夏府主若是不敵……可入城暫避!”

那些人還以為他要參戰,一聽這話,有人嗤笑一聲。

暫避?

夏龍武證道途中,真要入城,那就廢了,他們不殺夏龍武,夏龍武也得被死氣吞噬。

夏龍武瞥了一眼蘇宇,沒說什么。

暫避?

避入古城,化為死靈的夏龍武,那就不是夏龍武了。

他也不說什么,蘇宇來了也好,不出城,危險倒是不算太大,此刻,蘇宇耳邊響起夏龍武的聲音:“看看,什么叫真正的開天刀!好好學著!”

早在很久之前,他就讓夏侯爺轉告過,他證道之日,蘇宇可來觀摩。

刀氣沖霄!

“開天!”

夏龍武一刀斬出,群星搖晃,刀氣撕裂蒼天,朝一位無敵殺去。

一聲巨響,響徹萬界。

那無敵,砰地一聲,倒退數步,額頭上,出現一道血痕,露出血跡。

眼中,有些駭然。

“開天刀,有九變之分!”

夏龍武平靜無比,“今日,讓你看看真正的開天刀,九變之刀,如何強大!”

長刀揚起,刀氣轉為金色。

一刀化為無數刀,一眨眼,再次合為一刀,一刀斬向另外一位無敵。

那人用劍,一劍殺出,轟隆。

巨響聲再出。

陡然,四面八方,又多出幾位無敵,同時朝他殺去!

都有些駭然!

這家伙好強,比預料的更強。

證道榜第五……這家伙不比真的無敵差了,有戰無敵之能。

“三變!”

夏龍武再次冷喝一聲,長刀環繞,一刀斬向四面八方!

“四變!”

殺氣撼天,濃郁的殺氣,讓蘇宇在城內都有些窒息!

轟隆隆!

爆炸聲不斷,此刻,天地震蕩,霞光映射,這只是證道之初,并非證道完成,那些無敵,也是紛紛暴喝,出拳,出掌,出刀,出劍……

巨響聲不斷,一眨眼,夏龍武斬出七刀,一刀比一刀強大。

可是,無敵太多了。

噗嗤一聲!

一張手掌,穿透了夏龍武的胸口。

有無敵感慨道:“夏龍武……出乎預料,你很強,大夏府專出妖孽嗎?”

專門出戰無敵的準無敵嗎?

單獨一位無敵遇到夏龍武,誰死誰死還難說呢。

而蘇宇,此刻眼中只有刀影。

他很無力!

石雕不愿意出手,他其實什么都做不到,他再次體會到了無力的狀態,他再次仿佛回到了當初,回到了那一日,單神文圍殺幾位老師的那一天。

他無力做什么,只能絕望地嘶吼著求人幫忙。

今日,他沒有。

因為他知道,再絕望,再吶喊,也沒人會出手幫他了。

外圍,9位城主也是被打的不斷吐血,很無奈,紛紛掉入古城,很快,再次殺出。

這些古城之主,也有保命手段。

入城,那些無敵便不會追殺。

可他們會去殺夏龍武,這些人和夏龍武有協議,所以,只能借古城保命,一看這些人要走,只能再次殺出,糾纏他們。

幾次下來,都是傷勢嚴重,死氣沸騰。

而這一刻,蘇宇取出了自己的城主令,傳訊道:“星宏古城之主蘇宇,請求各城之主降臨,糾纏片刻無敵,我有承載物兩塊,無法均分,事后,諸位均分兩塊承載物!”

除了他,除了此地9位城主,還有25城有城主。

他發出傳訊,過了一會,虛空中,出現了6座古城。

一尊大漢浮空笑道:“小兄弟,說話可要算話,東西是我們的了,我們只能盡力而為,真有隕落之危,我們會撤!”

蘇宇冷靜道:“當然,兩塊承載物,換諸位出手!糾纏一陣便可,若是有隕落之危,諸位自行離開!”

“哈哈哈,那好!”

而內圍,夏龍武忽然喝道:“蠢貨!”

罵了一聲蘇宇!

承載物是這么浪費的?

他知道,今日自己證道無望了,再來幾位城主也沒用。

這些人,畢竟不是無敵。

只能說,短暫地和無敵糾纏一下,別說來了6位,全來,35位城主全部上,大概能拖延一陣,可是,一旦受傷幾次,死氣反噬,這些家伙都會跑。

只是合作,又不是讓他們送命。

蘇宇沒吭聲。

讓我再任性一次!

兩塊承載物,換我一個心安,對不起,我沒辦法幫你,我也沒辦法強求石雕出手幫你。

他其實想傳夏龍武逆轉死氣之法試試……可是,夏龍武不說能不能學會,學會了,他會愿意入城當一個城主嗎?

有了6位城主加入,夏龍武狀態稍微好一點了。

可是,依舊被5位無敵纏住了。

他只是準無敵!

這些無敵若不是怕他暴起搏殺,早就斬殺他了,幾人只是在磨他,夏龍武的開天刀是厲害,厲害的不可思議,可這一刻,依舊難以匹敵五位無敵。

別開玩笑,半皇同時對付五位無敵,都有些難度。

夏龍武只是用命在搏,讓這些人多了一些忌憚,夏龍武每一招都是傾盡全力,耗空一切,其他人,根本沒什么大礙!

結果已經注定!

注定的結果。

通道旁。

夏侯爺嘟噥一陣,站了起來,看向遠處。

咕噥一會,絮叨一陣。

“大侄子……你他么跑的太遠了……”

罵了幾句夏龍武,夏侯爺又嘟噥道:“老子遇到了你,也是沒辦法了,算了算了……”

他精血,一滴滴燃燒。

面前,開啟了一條時空長河。

成敗,就看現在了。

能不能成,看你的運氣,你叔叔我,最多只能幫到這了。

希望……你能成功。

他開啟了時空長河,長河越來越寬,夏侯爺越來越消瘦,越來越虛弱,精血一滴滴被他燃燒,他想回頭看看人境,可惜,通道根本看不到。

夏侯爺罵罵咧咧的!

再等等,再等一會!

讓大侄子三身更融合一些,他默默感受著。

他已經感受到了,自家大侄子氣息開始有些衰落了。

再拖一會……他就死定了。

夏侯爺沒再繼續留在通道口,而是朝遠處飛去,朝遠離夏龍武的方向飛去。

他只是準無敵,他什么都做不到。

他沒辦法去參戰,沒辦法去幫夏龍武,他連古城依仗都沒,一切,只能靠夏龍武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能給大侄子爭取多少時間,他只知道,他想試試。

夏家付出了一切,不就是希望他能成功嗎?

我給他背了這么多年黑鍋,他死了,我怎么辦?

飛遠了,越來越遠。

夏侯爺精血已經燃燒殆盡,時光長河也開啟的越來越大。

不遠處,一尊在追殺牛百道的無敵,陡然朝他看來。

要證道?

那無敵有些狐疑,這家伙也要證道了?

不太像證道的樣子。

反而有點虛弱不堪的樣子,這是要自殺?

倒是那時空長河,開啟的不弱。

而被他追殺的牛百道,也罵罵咧咧的,忽然看向遠處的夏侯爺,意外無比,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想要說話,卻是有些猶豫……

夏侯爺朝那邊看去,齜牙笑了笑,“沒證道,別誤會啊……我走遠點,你繼續殺牛百道去,他要證道了……”

“我!”

牛百道無語,這還算人話嗎?

可是……算了,這家伙……夏家……

牛百道也是心情復雜,算了算了,給你這小子臨死的時候過把嘴癮。

此刻,夏龍武三身合一,霞光大盛。

可是,氣勢卻是在下滑。

他如同亡命徒一般,不斷揮刀,一刀又一刀,傷勢卻是不斷加重,那些無敵,如同看戲一般,戲耍著他,一拳,又一拳!

夏龍武暴吼不斷,卻是依舊傷勢不斷加重,幾位古城之主,已經準備撤離,有些無奈,算了,死定了。

放棄吧!

指望不上這家伙了!

蘇宇也是眼睜睜地看著,他的刀氣,也在徹底蛻變,蘇宇卻是沒心思關注了。

夏龍武……要死了。

蘇宇想著。

而就在此刻,夏龍武忽然臉色一變,怒道:“滾!”

他不是在和其他人吼,而是在和某人吼。

他憤怒,他痛苦無比。

“滾啊!”

“夏小二,你滾!”

“我要掛了……”

就在這一刻,虛空震顫,夏龍武身上,忽然冒出了一條細微的時光通道,夏侯爺的聲音傳來,帶著哭腔,“我好痛,我要掛了,大侄子……下輩子……別打我了……我是你叔……”

“我們……是血脈親人呢……你果決點,快點好吧……”

夏龍武瘋狂咆哮著!

絕望怒吼!

下一刻,轟隆一聲,撕裂時光通道,迅速鉆入其中。

而與此同時,遠在千萬里之外的夏侯爺,齜牙,化為一道虛影,消失在原地。

一瞬間,夏龍武出現。

而夏侯爺,瞬間出現在了之前夏龍武所在的位置。

血脈逆轉,移形換影。

以血脈之力,逆轉兩人的位置。

遠處,夏龍武怒吼著,咆哮著,瞬間朝他附近的那位無敵殺去!

“夏小二!艸你祖宗!”

夏龍武泣血嘶吼著,那是他親叔叔。

他逆轉了兩人的位置!

只為了給他爭取一點時間,距離那么遠,此地無敵殺過去,也需要一點時間。

只為了讓他從包圍圈中逃走!

“嘿嘿……我祖宗……也是你祖宗呢!”

夏侯爺忽然出現在夏龍武之前的位置,很瘦,很虛弱,如風中殘燭。

哪怕同血脈,他也只是準無敵。

逆轉千萬里的距離,哪怕他和夏龍武都是準無敵,他也燃燒了幾乎所有精血。

若是夏龍武是無敵,他還沒辦法逆轉。

他笑了,此刻的他,很帥。

可以依稀看出,昔年的影子。

英俊,瀟灑。

正在攻殺夏龍武的那些無敵,紛紛變色。

“該死!”

一拳打出,夏侯爺肉身瞬間炸裂,夏侯爺不在意,他聲音傳蕩,笑聲爽朗:“氣不氣?氣不氣?來打我啊,打,打我,我大侄子……會成功的,他么的,就是有點痛……爹啊……有點痛啊……”

他慘叫著,哀怨著,真的好痛啊。

大侄子,沒人給你背鍋了,你要成功啊!

距離,很遠。

但是這些無敵追過去,也很快的,你叔叔沒用,花了這條命,也只能為你爭取一點點機會,抱歉。

老大,我看到你了!

你兒子……我照顧的還行,就是有些不太聽話。

恍惚中,他聽到了有人在喊自己,他看到了,看到了那個可惡的吳家老太,居然打的自己抱頭鼠竄,打自己,不就是去你家提親嗎?

你家吳月華也就長那樣,我還看不上呢,你他么居然打我!

他看到了,看到了趙將軍黑著臉,黑著臉瞪著自己,瞪什么瞪,你家趙明月都老姑娘了,我看上了,那是看的起你!

他看到了胡總管,皮笑肉不笑地告訴他,胡萍心有所屬了,侯爺還是另外找吧……

找你妹!

憑啥?

我不帥嗎?

我不強嗎?

他柳文彥,哪點比我強!

我不就一次提親三家嗎?

干嘛都拒絕,我是誰,大夏王的兒子,夏侯爺,我提親,你們居然拒絕了!

“柳文彥……艸你祖宗!”

帶著最后的怨念,夏侯爺傾盡全力,吼出了這一聲。

你他么不要,給我啊。

我要啊!

我以前,沒這么胖的。

而遠處,夏龍武瘋了,瘋狂無比,長刀斬出,一刀兩刀,無數刀,血淚橫流。

他叔叔,死了!

他算到了一切,卻是沒算到,他那個膽小的叔叔,會在這一刻,逆轉時光,血脈交換!

“我殺了你!”

他對面那無敵,被他的瘋魔有些嚇到了,夏小二,怎么會忽然變成了夏龍武,還是發瘋的夏龍武。

哪怕此刻的夏龍武,也是傷勢極重。

可那通天的刀芒,依舊讓無敵都心寒。

好強!

“合一!”

夏龍武怒吼,三身合一,一刀斬出,轟隆一聲巨響,那無敵忍不住暗罵一聲,跟我何干,艸,圍殺你的,在那邊,我就是來殺個牛百道而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