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336章 審訊

第336章 審訊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336章 審訊

交流地。

蘇宇和幾位地階鑄兵師談笑風生,說起趙立鑄兵的事,也大體上講述了一下趙立的厲害,至于他自己,稍微幫著輔助一下而已。

眾人也只是好奇,等問了一陣,又開始交流起了鑄兵之術。

此地,還有趙天兵這樣的地階巔峰鑄兵師,也是集百家之長的鑄兵強者,往往一句話都能讓人茅塞頓開。

這一夜,大家都很亢奮。

那些等級低的鑄兵師,也許聽不懂,可一個個也聽的如癡如醉,哪怕不懂,也會強行記下來,平日里哪有這樣的機會去聽這些地階鑄兵師去暢所欲言,論道四方。

外面,天色漸漸亮了。

等到天色亮起,趙天兵這些人,也都談的差不多了,趙天兵看了一眼門外留守的兩位府軍將領,開口道:“劉將軍,今日公審地點在哪,有通知嗎?”

大殿門口,兩位山海境將領沒有進門,而是在門外守了一夜。

此刻,其中一位將領回身,行禮,聲音低沉道:“回稟趙府長,已有通知,今日8點,在大夏文明學府公審!”

“文明學府?”

趙天兵意外道:“怎么會在文明學府?”

那將領沉聲道:“侯爺和幾位大王的意思是,封奇來自大夏文明學府,有罪還是無罪,都要讓大夏文明學府知道。”

趙天兵點點頭,看向其他人,笑道:“諸位,那待會就一起去看看吧,封奇這人,哎希望一切都是誤會,否則,又是多事之秋了!”

來自大夏府的陳老,也是微微點頭,皺眉道:“封奇的事,大家都知道不是關鍵,若只是封奇,那還好點,可一旦涉及到了那家伙就是個大麻煩。”

眾人心知肚明,也不說什么。

蘇宇也沒吭聲。

距離8點還有點時間,眾人又聊了一陣,這才一起動身朝大夏文明學府走去,前方,兩位山海將領為眾人引路。

大夏文明學府。

這一次,再次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來自文明學府的封奇,昔年假死脫身,潛入六翼神教多年,甚至為此被求索境追殺過,通緝過。

后來,陳永證明,是他安排封奇臥底的。

而陳永安排,是得到了萬天圣許可的。

這事,前些時日還傳的沸沸揚揚,都說封奇是英雄,一眨眼,封奇和5位山海降臨被殺案有關,瞬間引爆了大夏府乃至人境。

原本,所謂的公審,也只是針對一些強者和高層,可如今,消息卻是傳的沸沸揚揚。

誰傳的,如今也沒必要去深究。

不過大夏府,今天開始,都在議論封奇是真的。

包括和封奇關系極好的陳永,消失不見的陳永,以及昔日說是經過自己首肯讓封奇做間諜的萬天圣,都在議論之中。

封奇暗殺將領,他有這實力嗎?

他沒有,那陳永和萬天圣到底有沒有參與其中?

萬天圣一直在閉關,是真閉關還是假閉關?

陳永消失,是畏罪潛逃嗎?

這一刻,隱約間連萬天圣都被牽扯了進來,因為他前些時日,才站出來說封奇潛入六翼神教,是他首肯的,而今看來,更像是欺騙。

公審地點在大夏文明學府的督察院。

此刻,督察院封鎖。

所謂公審,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看的,需要身份,需要實力,公審也只是針對那些強者,此間之事,也許還會審出一些機密,不會對所有人都開放的。

蘇宇他們到的時候,督察院外,已經被學府的護衛軍和大夏府的龍武衛包圍鎮守。

氣氛有些凝滯!

四周,有學員路過,有人眼巴巴地看著,想進入,可惜沒辦法進去。

給蘇宇他們帶來的那位將領,低聲道:“這一次公審,學府閣老,日月境強者,各大府代表,圣地代表,受害者家屬,一些無敵后裔,都可以進去聽審。”

言外之意,在場的鑄兵師挺多的,恐怕不能全部進去。

畢竟還有幾位無敵在,別弄的鬧哄哄的。

趙天兵笑了笑,開口道:“玄階以上的進去,玄階以下就算了,你們安排一下,讓他們和大夏府的一些鑄兵師交流交流!”

“諾!”

一位山海將領應了一聲,松了口氣,對這些鑄兵師,還是不敢輕易得罪的,軍中每年需要大量的兵器,有些可以機械化生產,可一旦實力強大了,那還是需要專人定制的。

玄階加上地階,人不算太多,20來人,若是加上黃階,那就超過50人了,有些多了。

那白俊生,此刻一臉絕望。

他也想去!

可惜,他沒到玄階。

蘇宇一直沒說話,仿佛一個看客,面上帶著笑容,跟著眾人一起。

而就在此刻,大家要進門的時候,側方來了幾人。

蘇宇扭頭一看,微微有些失神。

熟悉的人!

一臉淡然的洪譚,滿臉冷峻的白楓,低著頭走來的吳嘉,多神文一系的幾人,此刻全部都到了。

“洪閣老!”

趙天兵率先打了聲招呼,洪譚看到趙天兵,勉強笑了笑,點點頭,“趙府長,昨日就想見一見你,不過沒找到機會,蘇宇的事,當日勞煩你了。”

“應該的。”

趙天兵知道他沒心思寒暄,也沒多說什么,簡單寒暄了幾句,讓幾人先進了督察院。

等他們進去了,鑄兵師這一片,有人傳音道:“洪譚這次不會發飆吧?”

“發飆?他麻煩大了,一旦證實了陳永參與了,洪譚可能都要受到牽連,還發飆,我看啊,大夏府的多神文一系,這次可能真要完。”

“那不好說,洪譚的拆分法還沒出來,哪怕真有牽扯,沒有絕對的證據,也沒人會動他。”

幾位鑄兵師聊了幾句,有些唏噓。

而就在眾人準備進入的時候,不遠處,趙立目不斜視,好像沒看到他們一般,直接朝督察院走去。

“師弟!”

趙天兵喊了一句,有些奇怪,師弟也來了?

趙立側頭看了他一眼,點點頭,這倒是讓趙天兵有些好奇了,師弟好像真轉性了,這兩日對自己態度還算可以啊,以前打招呼,趙立都不搭理他的。

剛想著,趙立就道:“趙天兵,陳永是蘇宇的師伯,我是蘇宇的老師,算下來有些關系,若是真的,那再說,若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到時候,你要站出來,據理力爭!”

趙天兵失笑,我說呢,這兩天對我態度還行,合著是讓我出點力呢。

自己這師弟,用到我的時候才低頭,這么些年了,就沒變過。

“知道了,師弟,你不閉關穩定一下境界,這就出關,是不是有些耽誤事了。”

趙立不再理他,徑直入門。

趙天兵笑了笑,看向其他人道:“我們也進去吧,我這師弟,哎,小時候被我寵壞了,長大了也不聽話。”

這話,其他人聽著沒什么。

蘇宇倒是有些小別扭,小時候被你寵壞了趙立一百多歲的人了,你這時候一副說兒子的語氣說老趙,真的有些讓人不適應。

不過,四代死的時候,趙立年紀不大,的確是趙天兵這個當師兄的在照料,他這么說,也沒啥毛病。

眾人都不再說什么,紛紛進門。

守衛的龍武衛,也知道情況,沒有阻攔,放任這群人進了督察院。

督察院,本就為了審訊之用。

督察院中,有個很大的大殿,昔日就是為了用來審訊一些山海甚至日月境強者的,當然,那是內部審查,昔年大夏文明學府日月可不少。

此刻,幾位無敵沒到,夏侯爺也沒到,各大府代表都沒到。

倒是一些看戲的,吃瓜的,此刻都到了。

巨大的大殿,中間是空的,兩側擺放了一些座椅,正前方,也擺放了一些座椅。

此刻,兩側已經有不少人落座。

蘇宇看到了很多人,有些還是熟人,除了洪譚他們,學府的閣老幾乎都到了,包括元慶東那邊,好幾位日月都在。

還有路上認識的周紅波他們,幾人也到了,不知道是作為圣地代表來的還是無敵后裔的身份,或者其他身份進來的。

不過沒看到黃鶴他們,大概是沒給進場。

而蘇宇,也看到了周明仁。

這位已經晉級日月的強者,此刻很低調,坐在一個角落處,身邊跟著幾個人,但是不太顯眼,蘇宇居然看到了劉洪,不知道是以什么身份進來的,就在周明仁身邊,也許,這家伙現在是周明仁的心腹了。

對面,蘇宇還看到了吳琦,坐在吳月華身邊。

看到了夏玉文,跟著夏長青副府長。

沒看到周昊,可能是實力低微,沒給進來。

熟人很多,他還在洪譚附近,看到了夏云奇幾人,這幾位大概是最近穩定了境界,隱約可以看出,幾人都已經到了山海八九重的樣子,境界還算穩固,不知道是不是徹底融合了神文。

沒多久,紀鴻進門了,也不說話,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沒和任何人寒暄。

又過了一陣,胡總管、趙將軍幾人入門。

接著,各大府代表,紛紛陸續趕到。

人,越來越多了。

大殿中,此刻人數已經接近兩百人了。

此地,今日聚集的日月都多的可怕。

大夏府的日月,圣地的日月,各大府日月,鑄兵師中的日月,算下來,恐怕也有好幾十位。

蘇宇正想著,身邊座位,忽然多了一人。

扭頭看去,夏虎尤帶著夏嬋,一起坐了下來,看到蘇宇看來,夏虎尤憨笑道:“崔兄,我坐這方便吧?”

“隨意。”

蘇宇笑的隨意,“夏家殿下坐哪,那還不是你說了算。”

“別這么說,今天有幾位無敵到場,我算哪顆蔥!”

夏虎尤笑呵呵道:“崔兄,昨日你鑄玄兵,我看到了,真帥氣!有這本事,到哪都能吃的開,崔兄,考慮沒考慮過,接下來到哪發展?我覺得大夏府就不錯”

四周一些人,聽到他開始拉攏崔浪,都笑了笑,沒再關注。

之前還想聽聽,他們聊什么,結果夏家這位一來就拉攏崔浪,那就沒聽下去的必要了。

身旁,夏嬋則是不理會。

她聽說過崔浪的惡名,這種花花公子,在大明府也許很正常,說不定還能落個才子的名頭,可在大夏府,一般都是敬謝不敏,大夏府的女性更驕傲一些,獨立一些。

夏虎尤要拉攏崔浪,她也不說什么,對方的確是鑄兵道的天才,不過她就沒興趣摻和這些了。

夏虎尤不管她,依舊笑容滿面,哪怕蘇宇沒怎么理他,也一直在身邊說個沒完。

“這次來公審的,足足來了三位無敵!大漢王,代表求索境。滅蠶王,代表戰神殿。大宋王,是代表諸天戰場鎮守無敵的態度來的,以及諸天戰場的軍方身份。”

蘇宇意外道:“已經引起諸天戰場的重視了?”

“當然!”

夏虎尤嘆道:“死的要是單純的幾位山海,那自然沒這么大的麻煩!可現在不是,這幾位,有些是退役的將領,有的干脆就是現役!天升海那位,可是駐守將軍!殺這樣的山海,和殺其他山海不一樣的。”

“哎!”

夏虎尤嘆氣道:“這事,不好辦啊!”

蘇宇一副不太在意的態度,笑道:“有什么不好辦的,是封奇做的,斬了就是了!是其他人做的,證據確鑿,按律定罪就是了,就是不太清楚,為何要殺這幾人?”

蘇宇疑惑道:“他們有仇嗎?還是說,這封奇真的加入了六翼神教,成為萬族教眾了?”

“這個還不清楚,等待會的審判吧,封奇自己供認不諱,不過事情到底如何,還需要審訊。”

蘇宇點頭,沒再詢問。

而就在這時候,大殿后方,一道人影出現,夏侯爺。

夏侯爺出現,直接坐上了主席臺。

與此同時,三道身影瞬間浮現,好像原本就在此地。

下一刻,大殿中,所有人起身,微微躬身,紛紛開口。

“拜見三王!”

“免禮!”

大漢王聲音傳來,眾人這才落座,三尊無敵出現,除了開戰時期,已經很少見到三位無敵聚集的場面了,就算看到,也不是他們可以看到的。

這下子,臺下的議論聲都沒了。

哪怕說話,也是傳音。

此刻,大殿中明面上極其安靜。

夏侯爺則是敲了敲桌子,臉上帶著些許凝重,開口道:“今日,公審封奇一事,我再說說前因后果!從數月前開始,人境幾大府,陸續有5位山海被暗殺!”

“天升海的劉琦將軍,大唐府的孫然將軍,大齊府的謝榮將軍,大商府大吳府”

夏侯爺凝重道:“接連5位山海境,在人境被人暗殺!而在大吳府那邊,兇手行蹤暴露,之后,大吳府府軍將主帶人追擊,在大吳府城外,最終發現了昏迷的封奇!”

“封奇昏迷不醒,等大吳府追擊過來的時候,才清醒了過來,大吳府吳將主這次也來了,待會我們再詳問具體過程!”

夏侯爺繼續道:“之后,便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封奇承認,人是他殺的,至于如何殺的,為何殺人,有沒有同黨,這些都是未知,大夏府和大吳府并未做任何審判。”

“封奇,大夏府昔年的天才研究員,曾參與了19年前的星宇府邸之會,之后傳聞已經隕落,后來被證實,他被陳永救回,隱姓埋名,潛伏于六翼神教”

將封奇生平又述說了一陣,夏侯爺看向下方,淡淡道:“今日,大漢王、大宋王、滅蠶王三位無敵強者,親自主持審判!大夏府,作為封奇所屬大府,只負責提供場地,主持公正,其他審判,大夏府不參與其中!”

場下很安靜,也沒人說話反駁,三位無敵在,大家也不敢亂說話。

而就在此刻,有人敲了敲面前的桌板,傳出鏗鏘聲。

夏侯爺看了過去,平靜道:“洪院長,你有話要說?”

洪譚點頭,開口道:“三王在座,我想說件事,封奇這邊,我不知道情況,不過我的大徒弟陳永,數月前曾出門救援封奇,而今失蹤不見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數月前,大明府那邊,曾督促求索境八大家救援,斬殺禍亂人境的六翼神教強者,而今,六翼神教的兩位日月依舊逍遙法外,而我徒弟失蹤了,我想請無敵探查一下,我徒弟還活著沒活著?”

眾人眼神異樣,臺上,大漢王沉默瞬間,開口道:“可,稍等片刻,之后,我們自會探查,追溯,看陳永是否還活著。”

“多謝大漢王!”

洪譚致謝,又道:“那六翼神教的兩位日月,如今可授首?”

大漢王再次沉默一會,開口道:“八大家辦事不利,之后自會追責!”

“多謝大漢王主持公道!”

洪譚不再說話。

夏侯爺也沒說什么,直接道:“來人,押封奇上殿!”

話落,片刻后,兩位山海強者,跟著一位看起來消瘦的中年走進了大殿。

封奇走在前面,并未受到什么限制,此刻,臉色稍顯蒼白。

進門,躬身道:“罪人封奇,拜見三王,參加夏侯爺!”

罪人!

夏侯爺微微凝眉,淡淡道:“封奇,今日三王在座,待會,你如實交代,有罪無罪,你說了不算,沒有什么可以瞞過無敵。”

“封奇明白!”

封奇進門的剎那,蘇宇也朝他看去。

比起當日,今日的封奇瘦了一些,蒼老了一些,也沒有當日的意氣風發了。

身上,還帶著一些傷勢,看樣子還沒痊愈。

隨著封奇入場,臺下,漸漸有些騷動起來。

傳音波動不斷。

大家都在傳音說著什么。

蘇宇這邊,夏虎尤也傳音絮叨道:“崔兄,你認識封奇嗎?”

“不認識!”

“沒見過?”

“沒有!”

夏虎尤傳音道:“那就好,沒牽扯最好,崔兄,那你認識陳永閣老嗎?”

“不認識,聽說過,還是從蘇宇那邊聽的。”

“你認識蘇宇?”

“見過幾次。”

“那他有沒有提過,他其實是我拜把子的弟弟,每次見了我都喊我哥,喊的可親熱了,第一次見面,就拜倒在我的王霸之氣之下,非要求著為我效命,這事他說過嗎?”

蘇宇面不改色,“沒有,夏殿下沒騙人吧?這話說出去,大概沒人信。”

“真的,我還能騙你?”

夏虎尤笑呵呵的,再次傳音道:“另外,崔兄大概也不知道,蘇宇的功法其實全部是我傳授給他的,都是我夏家的,不過夏家不缺錢,都送給蘇宇了。”

蘇宇不想理他,神經病。

這家伙是不是故意試探自己來著?

沒理會這家伙,這時候的蘇宇,屏蔽了一切聲音,只聽大殿中央的封奇說話。

大殿中央。

封奇也沒人看守,在三位無敵的眼皮子底下,也沒人擔心他做什么。

封奇也不藏著掩著,直接道:“審判還是不審判,都沒意義,我已經說了,人是我殺的!該殺該剮,直接來就是了!”

夏侯爺平靜道:“死去的人,有幾位山海高重,你如今不過山海三重,如何能殺了他們?”

“偷襲!”

封奇笑道:“出其不意之下殺了他們,他們沒防備我,我和他們認識,喊他們出來聊聊,很輕松就殺了他們。”

“那你為何要殺他們?”

“私仇!”

封奇淡然道:“我們以前有仇,那幾個家伙,有人罵過我,有人針對過我,我心眼小,找個機會就給殺了。”

“你知道他們的身份嗎?”

“知道。”

封奇笑道:“有幾位是軍方的人,但是我殺都殺了,殺一個是死,多殺幾個一樣,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都給殺了。”

“那你為何暈倒在大吳府之外?”

“受傷了!”

封奇嘆道:“最后一次偷襲,對方察覺到了,反擊之下,我重傷了,一路遁逃之下,重傷昏迷,最后被擒獲了。”

夏侯爺依舊淡漠,“你確定一切都是你做的?”

“確定!”

“這是死罪,你知道嗎?”

“當然,我不怕死。”

夏侯爺點點頭,看向幾位無敵,開口道:“三位叔伯,封奇承認是他殺人,動機簡單,為了私仇,偷襲殺人,我問完了。”

臺下,有人皺眉。

三位無敵也沒及時回話。

等待了一會,有人敲響了桌子,夏侯爺看向那人,那人身穿鎧甲,顯然是來自軍方,此刻壓制著怒火,低沉道:“幾位大人,侯爺,封奇簡直就是胡言亂語!劉將軍山海八重境,常年征戰,和海域妖族交戰多年,實力強勁,別說山海三重,就是山海七重偷襲,劉將軍也不會那么快被殺!”

說罷,又咬牙道:“所謂私仇,什么私仇?罵過你?我和劉琦將軍認識多年,他根本就不認識你,如何會去罵你?”

“還有,當日在天升海,我去過劉將軍被殺的現場,明明有劇烈的戰斗余波呈現,那不是山海三重可以爆發的,封奇,你簡直就是放屁!”

這將領極其憤怒!

真的是一派胡言!

還有夏家也是,簡直就是和稀泥瞎問!

說著,這將領咬牙道:“三位大人,我要求軍方派人參與詢問,侯爺不懂這些,問的問題,全都不在點子上,軍方有審訊官!”

夏侯爺笑了笑,淡淡道:“有嗎?我覺得我問的還行,他都供認不諱了!好吧,一切聽三位王者的。”

大漢王幾人沉默一會,滅蠶王開口道:“那就讓軍方派出一位審訊官參與進來,不到萬不得已,我們不想動用一些手段,以免影響公正。”

查探記憶什么的,多少對強者有些影響。

還會窺探到許多私密性隱私,對強者而言,除非到了沒辦法的時候,否則,最好不要采用這種手段去做。

而回溯過去,那也是短暫時間內。

時間久了,回溯個屁。

滅蠶王倒是有希望回溯一下,不過也很麻煩,除非當時事情發生之后,他就過去,進行現場回溯。

很快,軍方一位山海境審訊官參與了進去。

這一次,問題就犀利多了。

“封奇,我問你,昔年為何你要在星宇府邸偽裝死亡?”

封奇平靜道:“和現在的事情有關嗎?”

“當然!你潛伏進入六翼神教,包括后續一切,都和當年你假死有關!”

封奇頓了頓,笑道:“非要問這些?我說了,你信嗎?你信了,難道還能幫我討回公道?”

這審訊官微微皺眉,夏侯爺淡淡道:“直說就是!”

封奇平靜道:“簡單,昔年我入星宇府邸,遭遇了一些人,那些人為了奪寶,要殺我滅口,當然,現在沒證據了,說了你們也不見得信,信了也沒什么用”

說著,他看向大殿右側,看向人群中的幾人,笑道:“當年要殺我的人,現在還有人活著,錢軍,你說是吧?”

大殿中,一位凌云九重境強者微微蹙眉,淡淡道:“封奇,你我無冤無仇,到了這地步,為何要陷害我?”

封奇聳肩,笑道:“看吧,我說了,沒用的!事情都過去幾十年了,說那些干嘛!有人要殺我,昔年還是學府天才,背后又有人,我能做什么?只能假死脫身了,差點就變成了真死,說是假死,那是受傷太重,不然的話,誰想隱姓埋名?”

封奇平日里話不多,今日說了幾句,也沒再說。

過去幾十年了,又沒證據,還是在封閉的星宇府邸中發生的,如何追究?

讓無敵探查他們的記憶?

因為自己懷疑就去探查?

那自己懷疑日月,是否也要探查,無敵不會這么做的,而他,現在還是個罪人,罪人的話,不能當真的,攀陷其他人,那會牽連很多人。

封奇又不傻,知道沒啥用。

夏侯爺淡淡道:“這些,后續會追查,先放一放。”

軍方那審訊官點點頭,再次道:“你說昔年你入六翼神教,是陳永安排的,陳永和萬府長提過申請,這種安插間諜,需要存檔,萬府長在嗎?這些存檔還有嗎?如何證明,你的確是安插進去的探子,而不是早就背叛了?若是早就背叛了,那陳永和萬府長為何要給你作偽證?”

元慶東沒資格去問這些存檔在哪,此刻,卻是能問。

沒文件存檔,你說是探子就是探子?

那包庇那些萬族教徒,也太簡單了。

大漢王開口道:“夏代府主,萬府長此刻能出關嗎?”

夏侯爺搖頭道:“他在閉關破日月,現在讓他出關,恐怕很難,而且容易打擾到他的突破。”

沒破日月的好處,這一刻體現出來了。

萬天圣要破日月!

這下子,不少人眼神異樣無比。

真的假的?

萬天圣真的是山海?

當然,更大的可能是借口罷了。

人群中,蘇宇也是哂笑。

萬天圣的理由,還真夠強大的。

這家伙,一直藏著掩著,難道就是為了關鍵時刻,找個借口自己在破日月?

破大關卡需要時間,不能輕易出關。

不破日月,難道說自己破無敵?

要不然,破小關卡,早就該出關了,不出關,逼你出關,付出的代價也不會太大,可破大關,逼你出關,付出的代價就會很大了,搞不好會死人的。

“那學府存檔,沒和大夏府報備過?”

那審訊官再次問了一句,夏侯爺笑道:“這個還真沒有,各大學府,獨立性都很強,主要是受雙重管轄,求索境和大夏府共同管轄,所以有時候,他們是很自主的,這一點大家應該知道。”

“那學府資料,只有萬府長才有?”

“機密文件,只有府長才有權查看封存。”

事情到了這,一下子就有些讓人無語了,這得萬天圣出關,可萬天圣偏偏在閉關。

夏侯爺又道:“封奇是不是真的間諜,和他殺人沒直接關系吧?”

“不一樣!”

審訊官沉聲道:“他若是學府派出去的間諜,他殺人,學府需要承擔責任,他若不是那陳永和萬府長為何要替他作偽證,這一點很關鍵!”

封奇直接道:“我是陳永和萬府長安插進入六翼神教的,后來,我自己墮落了而已,看到六翼神教教徒殺人也沒事,我漸漸地也放開了自己,這有問題嗎?”

他大包大攬地,什么都承認,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攬,這讓審訊順利無比,可也讓人覺得不能全信。

一時間,氣氛愈加凝滯起來。

萬天圣,陳永,這兩人是只有陳永涉及其中,還是說,連萬天圣都涉及到了?

一旦連萬天圣都涉及進去了,事情就更麻煩了。

這可是大夏文明學府的六代府長!

ps:早上最近天天開通天竅,慢了點,大家別心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5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