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335章 混進了大佬圈

第335章 混進了大佬圈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335章 混進了大佬圈

起風了。

6月1日深夜,大夏文明學府,風很大。

虛空之中,第107道金紋雛形出現,所有人都知道,趙立快出關了。

很順利!

起碼在他們看來,很順利。

大夏府,很快將會出現一位頂級鑄兵師。

不出意外,學府即將多出一位閣老,甚至是鑄兵學院的院長,當然,趙立未必會接受。

就在大家翹首以待的時候,風起云涌。

電閃雷鳴!

轟隆隆!

虛空生雷,第108道銘文雛形正式出現了!

這一刻,所有人翹首以盼。

而就在這一刻,元氣秘境直接消失。

虛空中,趙立收起了元氣秘境,手持一柄巨錘。

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同一時間,忽然,下方一股文兵氣息升騰!

一柄小一些的錘子,直接破開了屋頂,破開的屋頂下,有人探手抓住了錘柄,錘子之上,66道金紋呈現,一閃而逝。

眾人愣了一下!

66道金紋?

玄階巔峰文兵!

這……崔浪打造的?

趙立在打造自己的文兵,崔浪也在打造文兵?

眾人來不及多想,很快,有人歡喜道:“恭喜老師!”

是趙立的弟子,此刻,幾位弟子喜形于色,大聲恭賀。

成功了!

趙立一臉淡然,沒多說什么,看了一眼下方的蘇宇,淡笑道:“崔小友也完成了,倒是比我預期的要快,可惜了,我取走元氣秘境,讓你這邊受到了干擾。”

“無礙,趙老師這些時日,指點我良多,區區一柄玄階巔峰文兵罷了,回頭我再打造幾十柄玩玩。”

四方瞬間安靜了一下。

下一刻,蘇宇也騰空而起,和趙立同時懸浮在空中。

不過……隱約間覺得有些不妥。

蘇宇不動聲色,淡定無比,瀟灑自若地化元氣為白袍,覆蓋在身,一副瀟灑不羈的姿態,讓一些之前有些訝異的人,瞬間恢復了坦然。

好一個翩翩公子哥!

至于老趙……算了,雖然肌肉健壯,可頭發都白了,年紀一大把,沒什么好看的。

趙立也微微滯了一下,很快,笑呵呵的直接身上浮現一副皮甲,閃爍著光芒,一看就是玄階巔峰文兵防甲,看的一些人眼神發亮。

好東西啊!

“恭喜趙大師!”

“為趙大師賀!”

“大夏府又多了一位鑄兵宗師了!”

眾人紛紛開口,一些地階鑄兵師,此刻也紛紛道賀,胡琪卻是看向蘇宇,笑道:“崔浪,你很不錯,我看你沉淀一段時日,也能進入地階了,后生可畏啊!”

一群人紛紛走來,也沒在意他倆之前沒穿衣服的事。

打造文兵這么多天,衣服早就爆了,沒穿怎么了,又不是女人。

蘇宇和趙立也一臉的坦然自若,忘了而已,看就看好了,我們不還是穿了內褲嗎?

就在眾人紛紛道賀的同時,虛空閃爍,下一刻,趙天兵出現了。

同時來的,還有夏侯爺。

兩人都是滿臉笑容,趙天兵拱手笑道:“恭喜師弟,總算成功了,也恭喜師弟,踏入山海境,成就地階!”

“一般!”

趙立一臉的淡定,很快,笑道:“倒是崔小友,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一年內必成地階,希望小友十年內能成天階,將鑄兵一道發揚光大!”

眾人意外,趙立這么看好崔浪?

而蘇宇,則是笑容滿面,有些浪蕩不羈,笑道:“趙老師過譽了!如今不過是玄階巔峰罷了,說起來,趙老師傳我擴神訣,授我鑄造術,知遇之恩無以為報,等我晉級天階,定當助趙老師鑄天兵!”

“哈哈哈!”

趙立笑道:“那倒是希望你早點晉級!”

他倆互相吹捧了幾句,趙天兵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弟,這么看好這家伙?

這家伙實力是不弱,鑄兵能鑄出玄階巔峰,可自己這師弟,也是驕傲無比之人,豈會覺得自己會輸給他人?

難道說,兩人都是臭不要臉的,所以臭味相投?

蘇宇也沒再說什么,看向胡琪,笑呵呵道:“胡前輩,您也來了!”

胡琪笑道:“來看看鑄天兵的景象,可惜,只是偽天兵,算不上真天兵,倒是你,有些出乎我預料了,我還以為,你起碼要五年左右才能晉級地階,現在看來,倒是快了。”

“那也要感謝趙老師和胡前輩的栽培。”

蘇宇寒暄了幾句,那邊,趙立也笑道:“小友,有空可以多來我這,探討一下鑄兵之道,這天下鑄兵師,要說強的,也就天鑄王那少數幾人,你未來成就,必然不在他們之下。”

“趙老師就別捧殺我了。”

蘇宇一臉唏噓道:“今日受趙老師指點,地階我還有把握,天階,看運氣吧!”

“遲早的事!”

兩人一唱一和,眾人看的眼花繚亂,這不是趙立破境的日子嗎?

怎么被這崔浪搶了風頭了!

聽趙立這口氣,就差說崔浪很快能成鑄兵第一人了。

有這么玄乎嗎?

當然,心中想想,也沒人會出聲質疑什么,35歲的玄階巔峰鑄兵師,很快可以晉級地階,說起來,人境目前恐怕也難找幾個,也許天鑄王的徒弟中有人達到了。

可崔浪,并非天階鑄兵師徒弟,鑄兵一道的天賦的確極強。

適可而止,趙立也沒再說什么,看向趙天兵,笑了笑,這讓趙天兵有些意外,這次沒冷臉對我了?

師弟今日是轉性子了?

看樣子心情還不錯的樣子。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想錯了,對其他人,趙立還算客氣,等到夏侯爺湊上來,趙立臉一板,黑著一張臉,看都不看他,轉身就進了自己的研究所。

臨走的時候,將那元氣鏡丟給了聶老,冷哼一聲道:“大夏府用我的元氣秘境,還用上癮了,用久了,還真以為自己家的了?老夫動用元氣秘境,居然有人阻攔,下次夏家的開天刀,給我用幾日,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夏侯爺一愣,我他么招惹你了?

一聽事情,瞬間側頭看向剛趕來的元慶東幾人,臉色微微有些陰沉,皺了皺眉,沒有開口。

而趙立,此刻已經進入了研究所,直接關門。

趙天兵好像也聽懂了什么,哼了一聲,冷冷道:“師弟,若是大夏府待不下去了,去大周府,師兄在大周府多少有幾分基業了!元氣秘境,那是我師父,你父親的,誰敢強奪?”

元慶東一聲不吭,就當不是說自己,我就說了一句而已,早知道不多這個話了。

一下子得罪了兩位地階頂級鑄兵師,這可不是什么值得開心的事。

而崔浪,也笑道:“胡前輩,您說,我們大明府可以邀請趙老師前去做客嗎?”

胡琪笑了笑,開口道:“趙立若是愿意去,大明府之門,對趙立敞開!趙兄……”

她話都沒說完,一旁,趙天兵尷尬道:“胡前輩,昔年您喊我師父也是趙兄,還是換個稱呼,直接喊他名字就行,喊我也是,不用客氣!”

尷尬!

你忘了嗎?

當年我師父去大明府,你也喊趙兄,現在你又喊趙兄……太尷尬了!

胡琪微微一怔,她客氣一下而已,此刻聽他這么說,瞥了趙天兵一眼,這是……嫌我老的意思?

哼了一聲!

胡琪淡淡道:“修道者,達者為先,年紀不是問題,趙府長覺得呢?”

趙天兵干笑,你說了算,不和女人講理。

再達者為先,你叫我師父趙兄,再喊他兒子也是這個,還是尷尬。

一群人聚在一起,不是日月境,就是地階鑄兵師。

蘇宇在其中,倒是不算什么,不過此刻也坦然自若,一點局促都沒,好歹也到了玄階巔峰,當然要有幾分底氣。

趙天兵也不再說這個,打斷了胡琪,很快看向蘇宇,笑道:“崔小友技藝精湛,居然得到了我師弟的傳承,我師弟這人,看人眼光可是很毒的,小友能配合我師弟,連鑄這么多天,我替我師弟多謝小友了!”

蘇宇笑道:“趙府長太客氣了,是趙老師教我,不是我幫趙老師,還得感謝趙老師的提點……”

胡琪打斷了他,笑罵道:“你這猢猻,不謝我?若不是我傳授你《天鑄術》,你能堅持到現在?一口一個趙老師,你這是準備入贅到大夏府?喊我就是胡前輩,這些年來,你這猢猻還是這么現實!”

蘇宇心中微動,干笑道:“胡老師,您這話說的,我不是不敢喊嗎?在學府,我那便宜老師在,我喊您老師,他不得吃醋。”

“你這毛小子!”

胡琪笑罵一聲,“這次鑄兵收獲不小,盡快回大明府,早日晉級地階鑄兵師,我們都老了,你還年輕,下次回來了,大明文明學府的鑄兵系,我看你都可以當院長了!”

兩人談笑了幾句,趙天兵也笑道:“《天鑄術》?這么說來,小友也算是天鑄王前輩一脈了,可惜今日天鑄王沒來,否則,看到小友,小友就該入天鑄一脈了。”

胡琪笑道:“鑄兵一道,走自己的道更好,如今崔浪學了天鑄術,又學了擴神訣,走走看看,不要局限于一脈,對他未來更好!”

幾人不再聊趙立,那家伙脾氣古怪,既然跑回去了,聊他沒啥用。

胡琪又道:“大家今日難得湊到了一起,我年紀最長,做個主,大家不如一起探討一番鑄兵之術,找個地方聊幾句,帶上各自的門人弟子,崔浪,你這次和趙立一起鑄兵,他那脾氣,大概懶得多說,你和我們聊聊具體過程如何?”

此話一出,周圍,七八位地階鑄兵師都是眼神一亮!

找趙立,這家伙太古怪了,不好問什么。

可崔浪也在現場啊!

這下子,包括大夏府的陳老,也笑呵呵道:“崔小友,大家彼此交流一番如何?這人境,除了天鑄一道和趙家鑄兵術,還是有不少其他鑄兵之道的,大家一起交流一番!”

地階鑄兵師,幾乎都是日月境,山海的都少見。

此地,就是七八位日月強者,此刻卻是眼巴巴地看著蘇宇,一副躍躍欲試,期待的表情。

趙天兵也笑道:“小友,正如胡前輩說的那樣,機會難得,今日除了天鑄王、原始教主他們幾位,大夏府附近的地階鑄兵師都來了,不如暢談一番?”

胡琪再次笑道:“小子,還不答應!非要我們求你?答應了,我們聽聽,有了好處,也給你分一點,以后遇到了麻煩,就去找這幾個老小子幫忙,都是一府扛鼎之人,一些小事,還不是輕而易舉辦成了!”

其他人也是笑呵呵的,的確是一府扛鼎之人。

地階鑄兵師,在哪都是大爺。

大夏府的陳老,就是大爺,夏侯爺都得哄著供著。

其他人,也差不多。

像元慶東這樣的無敵后裔,日月強者,其實幾人不太在意他,那幾位在外圍聽著,這些鑄兵師幾乎沒理會。

無他,有底氣。

在哪都能吃得開,各府的無敵王者,也得當座上賓對待。

像趙天兵這樣的人物,之前在三位無敵面前,那也能吃得開,沒有絲毫局促,天鑄王更是對無敵愛答不理,反正是你們求我,我又不求你們。

元慶東他爹,大元王的兒子來了,大概還能接上話,元慶東不夠格。

蘇宇低著頭,面帶笑容,心中卻是明白,胡琪為他造勢,為他打基礎呢。

七八位地階鑄兵師,還帶著一大批玄階、黃階鑄兵師,周圍五六個大府的鑄兵師被一網打盡,若是真能幫忙,這些人在無敵面前也能說上話的。

而且,這些人本身也不弱,地階的幾乎都是日月境大能。

“那小子就獻丑了,卻之不恭,幾位前輩,不如找個地方,小子做東,請諸位前輩指點一二……”

“哈哈哈,那就一起……”

幾人聊的歡快,夏侯爺看他們自成團體,也很無奈,我還想拉攏一下崔浪呢,結果這些家伙,自己成了團體,都不搭理他,他很無奈的。

那邊,元慶東幾人,也看到了這一幕,元慶東倒是沒吭聲,被排斥在外了,甚至有些不屑于理會他們,沒關系,在大夏府,他受氣不是第一次了,習慣就好。

可其他幾位日月,卻是有些受不了這個。

那婦人笑道:“趙府長,不如我們也湊個熱鬧,一起聽聽……”

趙天兵側頭看了一眼幾人,胡琪直接了當道:“算了,你們也不是同道中人,說了你們也不懂,專業性太強,參與進來,沒任何意義。”

婦人干笑一聲,有些尷尬,心中惱火。

元慶東不動聲色,他都猜到是這么個結果,所以沒吭聲,還往上湊和,擺明了懶得搭理我們這些非鑄兵師。

元慶東也不在意這個,而是看向夏侯爺,笑道:“侯爺,趙閣老鑄兵結束了,那大夏府這邊,關于封奇的事,什么時候開始?”

夏侯爺瞥了他一眼,淡笑道:“不急,天都黑了,明天吧!”

“封奇?”

胡琪忽然道:“這事鬧的沸沸揚揚,夏代府主,不介意我們明天也去聽聽吧?”

我們,而不是她。

她知道,蘇宇一定很想去,可貿然前去,不合適,既然如此,那就正大光明地去。

那時候,必然有無敵在場。

他們一群鑄兵師在場,無敵也不會輕易去探查他們,一下子得罪了七八位地階鑄兵師,哪怕無敵,也沒這么傻,真要得罪了,你境內修者,以后還想不想要人幫你們鑄兵了?

山海日月,可都是使用地階兵器呢。

無敵不需要,不代表其他人不需要。

夏侯爺笑呵呵道:“當然可以,胡前輩都這么說了,絕對沒問題,明日我恭候幾位前輩!”

他對這些鑄兵師也很客氣。

其他幾位鑄兵師,原本有些人是沒興趣的,不過胡琪都這么說了,幾人也不介意去看看,趙天兵笑道:“那就這樣定了,今晚我們秉燭夜談,談到明日,我們一起去聽聽!封奇這人,我知道他,昔年,我其實還見過他幾次……哎,事情鬧成這樣,大夏府……越來越……”

他說到這,沒再說下去,很快笑道:“等我師弟穩固了境界,我看看能不能喊我師弟出來,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心得。”

“趙府長客氣了,有趙府長,今晚的鑄兵之會,定然會很精彩!”

一群人閑聊著,蘇宇則是朝不遠處的白俊生招招手,笑道:“小白,帶我們找個能說話聊天的好地方,你一天到晚瞎跑,應該知道哪里有好地方吧?”

白俊生郁悶!

小白?

我們前些日子見面,你還喊我師弟呢,這就小白了。

“大夏府我又不熟……”

心里嘀咕一聲,不過一群大佬在這,他也沒辦法拒絕,干笑道:“我知道,我知道,馬上帶諸位前輩去。”

說著,訕訕地往外走,管他呢,隨便找個地方大的場所好了。

反正是一群鑄兵師,其實也不太在意什么。

很快,一群人離去。

日月境不少,山海、凌云也多,蘇宇算是實力弱小的一批,可地位不低,此刻,只走在幾位日月之后,和那些山海并駕齊驅。

等他們走了,元慶東身邊,那婦人眼神不善,低沉道:“倒是真夠傲氣的!”

元慶東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別自找麻煩!一群寶貝疙瘩!都是各大府的府主座上賓,不想被整個鑄兵界封殺,那就忍著,別到時候一大把年紀了,被家中無敵親自押著去道歉,那就難看了!”

沒看夏侯爺被冷落了,也沒吭聲嗎?

實力強大,那還有驕傲的資本。

大家都是日月,人家還是地階鑄兵師,天生比你高一等,自找麻煩,那是白癡。

他現在算是學會了,出門在外,不是圣地,低調點為妙。

自己這些時日,受氣無數,你看我發火了嗎?

忍著好了!

各大府的人,其實沒怎么把圣地放在眼里,圣地在他們眼中,也就無敵境值得尊敬,其他人……不給你面子,你也無可奈何。

就像朱天道,干脆就說了,一群仆人罷了!

圣地一般都是次子,或者支脈駐扎,嫡系在各大府,真說起來,那些無敵,也當然偏向于各大府一些,和各大府斗起來,不給面子,最后也討不了什么好。

以前在圣地久了,真以為兩大圣地是人境領袖了,出來一看才發現……想太多了。

元慶東心中嘆息,明日,公審封奇,其實他不太想摻和,可是……不摻和不行,摻和的話,也許麻煩纏身。

別的不說,洪譚那邊就是巨大的麻煩!

大夏府這邊,如今態度也還算明顯了,盡量保多神文一系,這樣一來,又把大夏府給得罪死了,除非夏龍武證道失敗,一旦成功了,以后有的麻煩!

可就算失敗了,大夏王那邊……也是難纏無比,搞不好要出事。

真走出來了,元慶東才明白,以前想的太少,而今,大夏府風云起伏,一個不慎,自己哪怕是日月,哪怕是無敵后裔,都有可能栽在這。

多神文一系,牽扯的東西太多。

另一邊。

蘇宇和一群鑄兵師,進了一家地方很大的大院,進了大廳,環境很好,香味十足,場地也好……

蘇宇臉上帶笑,心中卻是暗罵!

白俊生這白癡,帶他們來哪了!

這地方……真的崔浪大概喜歡來,關鍵是,一群鑄兵大師呢,你把人家往這帶,服了你們了!

也沒拆穿,他不知道那些大師知道不知道,不管了,知道,大家大概也不在意。

很快,大廳中,一群人坐而論道。

一群地階鑄兵師,加上蘇宇,都開始高談闊論,蘇宇如今經驗不差,底蘊也不差,和這些地階談論起來,也不怯場,一時間,倒是談的主賓盡歡。

與此同時。

大夏府,夏侯爺調集了一份關于崔浪的資料,上下看了好幾遍,最后將資料交給了夏虎尤,笑呵呵道:“看看,有沒有什么發現。”

夏虎尤拿到資料看了一會,羨慕道:“還是大明府的人會玩,這崔浪,這人生……可比我們豐富多彩多了!”

“看什么呢,我讓你看這個了?”

夏侯爺惱怒,我讓你看人家崔浪怎么泡妞的?

夏虎尤干笑一聲,很快繼續看了起來,看了一會,摸著胖胖的下巴道:“沒啥特殊的,不過,之前只是黃階鑄兵師,這進步太快了,這幾年被程墨前輩追殺,不敢出來,難道是閉關有所收獲?”

玄階巔峰了!

當然,按照一些人的說法,崔浪之前只是玄階初期到中期,這次能到巔峰,全靠趙立幫助。

老趙居然會幫助一個外人,第一次見面,真夠稀奇的。

夏虎尤看來看去,也沒發現什么不同。

夏侯爺卻是淡淡道:“盯著點,這崔浪……目前還不清楚有沒有問題,不過老趙的擴神訣,不少人盯著,這家伙……有些浪蕩不羈,小心別把擴神訣給傳的到處都是。”

夏虎尤點頭,“知道了,擴神訣……蘇宇也會,之前就覺得不弱,現在看來,真的好東西,趙老不好打交道,有機會的話,去問問蘇宇看,能不能傳我。”

“蘇宇……”

夏侯爺微微一怔,再次拿起資料看了一會。

忽然道:“蘇宇會鑄兵嗎?”

“啊?”

夏虎尤茫然,很快道:“不會啊,他在趙老那邊,就學了擴神訣,其他的什么都沒學,總共也就去了三四次吧。”

“不會鑄兵?”

夏侯爺敲著桌子,問道:“你覺得,蘇宇現在知道封奇被公審的事嗎?”

“他受傷閉關了,未必知道吧?”

夏虎尤說著,臉色異樣道:“二爺爺,您的意思是……”

夏侯爺搖搖頭,“有些好奇罷了,擴神訣,趙立,蘇宇,崔浪,鑄兵……崔浪忽然冒頭,資質驚人,我就在想,會不會和蘇宇有點關系。”

夏虎尤好笑道:“二爺爺,您別疑神疑鬼的,這崔浪都玄階巔峰鑄兵師了……”

“在這之前,只是玄階初等!”

夏侯爺淡淡道:“蘇宇會擴神訣,若是能苦學一段時間,以他的天賦,晉級玄階很難嗎?”

夏虎尤晃了晃腦袋:“不會啊!他哪來的時間去學?現在剛6月份,他去大明府,也才5個月,又是研究功法,又是修煉,又是晉級,又是約戰單雄,之后又在療傷……”

說著說著,夏虎尤不說了。

沒這個可能吧?

夏侯爺沒說什么,很快道:“不管他了,是不是都無所謂!”

他還有件事沒說!

崔浪在南元的時候,南元死人了!

而死的人,剛好和蘇宇有關。

他那日就在想,是不是蘇宇派人來了,或者大明府派人來的,現在想來……難不成這家伙親自下手的?

蘇宇,崔浪?

可是,死了一位凌云九重好不好!

凌云九重啊!

“火字神文,遁術,強大的肉身,山海境的意志力……”

想到當日那邊送來的有關兇手的資料,夏侯爺嘆息一聲,沒再說話。

鑄兵,有火字神文很正常。

遁術,蘇宇會,這個他都知道,比如化風、化水,包括影子被洪譚他們研究了多年。

擴神訣,多神文戰技,造成了一些誤判很正常。

夏侯爺閉目,崔浪……蘇宇!

膽子真的很大啊!

也真的天才啊,他簡直不敢相信,誰能幾個月內,成為玄階巔峰的鑄兵師,說實話,他也就是聯想一下,不然,他也不敢往蘇宇身上想。

蘇宇有時間學習鑄兵嗎?

學習鑄兵,就能到玄階巔峰?

鑄兵這么簡單,大夏府就不會只有一位地階鑄兵師了!

當然,現在兩位。

連他這個對蘇宇還算極其了解的人,都有些不相信,何況其他人。

其他人,目前還不清楚,南元被殺的幾人,有什么共同點,他們去過蘇宇家的事,也就大夏府知道所有名單。

死了幾人,沒什么共同點,不少人還以為是有人想搞事呢。

沒人往蘇宇頭上想,唯有他,一開始就往蘇宇身上想了一下。

聯系到崔浪當日在南元,他不得不將崔浪和蘇宇聯想到一起。

“若是崔浪是蘇宇,那老趙的態度就好解釋了,不是什么脾氣古怪,這家伙就是知道蘇宇身份,所以為他打掩護的,還有胡琪也是!”

“這么說,胡琪應該也知道他的身份?胡琪、趙立……還有嗎?”

夏侯爺看向修心閣那邊,那家伙猜到了嗎?

蘇宇此刻回到大夏府,不會擾亂一些計劃吧?

那小子的狗脾氣,受不得委屈,明日公審封奇,陳永必然會被查出來,人境必會將陳永定義為叛徒,這是必須的,除非提供幾位將領的罪證!

如此一來,陳永成了叛徒和罪人,蘇宇會有什么反應?

“他實力是弱,可搞事的能力不弱,別給我惹下了大麻煩,壞了我們的好事啊!”

想到這,他看向夏虎尤,開口道:“明日,你去拉攏崔浪,公審封奇的時候,你在旁邊跟著他!”

“啊?”

夏虎尤此刻還有些恍惚,二爺爺的意思是什么?

崔浪,蘇宇?

此刻聽到二爺爺這么說,夏虎尤眼神有些異樣,點頭,“我知道了!對了,二爺爺,三大無敵在大夏府公審,我爹不在,祖爺爺也不在,會不會出什么麻煩?”

“不會!”

夏侯爺淡笑道:“沒事,這畢竟是大夏府!你祖爺爺還活著,又不是死了!在這搞事,三大無敵也要考慮清楚了,放心吧!”

“那好吧!”

夏虎尤想到這,又道:“二爺爺,明日軍隊要調動嗎?三大無敵也許不會搞事,可其他人,還得防著點,要不調動一下暗衛,征調一些日月山海,真鬧的不愉快,喀嚓一下,全給剿了,就說都是萬族教余黨!”

夏侯爺瞥了他一眼,默默看著。

臥槽!

你這胖小子,現在心也夠狠啊!

怕你爹死的不夠快?

“你是想早點繼位?”

他問了一句,夏虎尤憨笑道:“二爺爺,瞧您說的,我是那種人嗎?可在大夏府境內,一次次的受氣,說實話,下面的人也受不了,得讓人吃點苦頭,讓他們看看大夏府的刀,還利!”

夏侯爺歪靠在椅子上,笑瞇瞇道:“我們的刀太利了,你覺得還有人敢來大夏府嗎?夏家的刀,自你父親開始,就不再利了,如今你父親不在,那夏家的刀,就是鈍刀!”

“鈍刀……”

夏虎尤若有所思,疑惑道:“二爺爺的意思是……”

夏侯爺靠在椅子上,懶洋洋道:“自己悟!刀鈍了,如何開封?”

“磨一磨。”

“磨一磨?”夏侯爺笑了笑,不說話。

夏虎尤微微挑眉,過了一會,點頭,“明白了!二爺爺,那我先走了。”

明白了什么?

夏侯爺沒問,他也沒說。

刀鈍了,磨一磨,那是笨辦法,其實,多砍點人,多殺點人,殺他個一千一萬,這刀,自然就利了!

夏家的刀,什么刀最利?

殺頭的刀!

殺萬族教徒的刀,是大夏府最利的刀,刀還沒落,人頭就掉了,殺氣太重。

走出夏侯爺住所的夏虎尤,抬頭看了看天,天色漆黑。

“嘿嘿……”

笑了一聲,夏虎尤齜牙咧嘴,那就封刀吧,磨刀,看樣子還早。

至于崔浪,是不是蘇宇,他懶得猜。

明天見面的話,看看就知道了。

不過明天,可不是什么好日子,希望這家伙別添亂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4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