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242章 夜太冷

第242章 夜太冷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242章 夜太冷

臺下,走了兩人,死了一人,還有三人進退兩難。

蘇宇笑容如故。

夜色下,笑的愈加燦爛。

殺人,誅心!

殺幾個人,算什么?

單神文一些不缺人!

他要讓大夏府看看,這就是他們眼中強大的單神文一系?

“毒瘤!”

蘇宇再次呵斥一聲,冷喝道:“我若是沒記錯,孫、李、于、馬、方、周各家都有騰空,人呢?不限文明師還是戰者,人呢?讓這些廢物來送死嗎?”

蘇宇聲音宏大,遍傳四方:“閣老家族,人去哪了?嚇得尿褲子了?”

“一群廢物,吃好的,穿好的,侵吞學府資源,侵吞大夏府資源,侵吞人族資源,不事生產,任務不做,待遇一流,這時候人去哪了?”

“可笑!”

當著幾位騰空的面,蘇宇手指一人,冷笑道:“你上臺嗎?你想死嗎?你是為人族而戰還是為大夏府而戰,還是為孫祥幾人而戰?”

“給你的資源,誰掙來的?”

“是他們嗎?”

蘇宇喝道:“他們的資源,屬于他們自己,屬于他們的后代,你們別搞錯了,你們的資源,是軍方,是大夏府,是求索境,是戰神殿支持的!一群廢物,搞不清楚狀況嗎?他們自己得到的資源,有給你們一分嗎?”

“你們拿的東西,屬于他們嗎?”

臺下,有人喝道:“蘇宇,休要妖言惑眾!”

蘇宇定睛看去,冷笑道:“我認識你,李家的人!騰空境,五重還是六重,無所謂,你上來,我教你什么叫用實力說話!”

臺下那李家天才大怒!

狂妄!

蘇宇長刀一橫,喝道:“上臺來!只敢讓這些蠢貨上臺送死?這些蠢貨,你給我找一個閣老嫡傳看看!閣老嫡傳呢?學府沒有閣老嫡傳嗎?都死光了?我話放在這,閣老嫡傳,騰空六重以下皆可上!哪個敢上!”

此話一出,之氣進退兩難的三人,忽然有人崩潰道:“有,很多!抽簽是假的,是作弊!他們逼我們來送死,我不想死!”

“為什么!”

這人崩潰大吼,“為什么沒有一個閣老嫡傳出來?為什么是我們?為什么要讓我們成全你們的血性?我們不是人嗎?”

“我們拿到的最少,做的卻是最危險的事,憑什么?”

這人崩潰了!

真的崩潰了!

他知道,今日上還是不上,都完了。

可他不甘心啊!

被蘇宇的話刺激到了,這一刻,指著那李家天才大罵道:“李峰,你上啊!你怎么不上?你騰空六重了,你上去啊,你讓我們騰空低重的去送死?你在看戲!你在裝天才,我去你瑪德!”

這人大罵!

瘋了!

被逼瘋了!

死亡!

進一步是死,退一步……一輩子的打壓。

他不甘心啊!

他瘋了,他怒吼,他咆哮,“閣老的孫子重孫子呢?為什么沒人上?平時派系內分東西,他們不是最多的嗎?有秘境機會都是他們的,有好東西都是他們的,有功勛都是他們的,有獎勵都是他們的,憑什么要我去送死?”

他怒吼著,李峰大怒,“劉杰,你混賬,他在分化我們……”

“去你瑪德!”

被稱為劉杰的騰空破口大罵,“你上臺去啊!你敢上臺,我認了,老子認了!你上,我跟著你上,被殺了也甘心,你去啊!他么的,你就知道讓我們上去送死,你怎么不去?”

李峰臉色一變再變!

騰空六重!

不弱了!

可是……沒把握。

真的沒把握。

蘇宇爆發力,目前看來,接近騰空四五重,可他到現在,意志力都沒怎么用,神文也沒怎么用。

蘇宇到底多強?

他不知道!

“哈哈哈……廢物,你才是真的廢物!”

這劉杰,破口大罵,忽然扯下身上的一塊勛章,踩在腳下,咆哮道:“老子不干了!大不了去軍中,你們打壓我啊?讓我去送死,光他們說血性,說榮耀……殺了蘇宇,就是榮耀了?”

“去你瑪德!一群狗東西,不把老子的命當命,抽簽送死還作弊,艸你祖宗!”

他也是怒了,怕了,倦了!

也恨!

他不知道抽簽有沒有作弊,可他就是這么覺得,為何沒有閣老的弟子被抽中?

為何沒有閣老的后裔被抽中?

36選6,六分之一的概率,為什么一個沒有?

當然,他不會去想,閣老的后裔低重的其實沒幾個,他不在乎,他需要給自己一個理由,一個借口,一個獲得大家理解的借口。

不是我怕死,是他們……弄虛作假!

這一刻,劉杰放開了,大罵一陣,掉頭就走,喝道:“老子要去參軍,鎮魔軍也好,龍武衛也好,胡方,你們不走?不走等死嗎?你們要不上臺,要不就等著一輩子被打壓!”

他喊的是另外兩人!

走不走?

走了,三位騰空,多少有點底氣,不走,就一個人,目標太大。

當然,前面跑了兩個了,他得去找他們,一起跑路。

這一刻,剩下兩人臉色變幻了一下,沒多說,沒罵人,紛紛離去。

找死不是這么找的!

學府可能待不下去了,單神文一系不敢下殺手,可一直針對你,除非你一輩子不想進步,要不然,離開學府才是正道。

幾人都跑了!

臺下,李家那李峰,臉色難看。

四周,還有幾位凌云境的單神文一系強者在,此刻卻是無人吭聲。

騰空,多少有些人脈了。

死去的王貞也好,跑掉的劉杰幾人也好,平日里大家多少有些來往。

如今死了王貞,難道他們還要逼著這幾人也去死?

幾位閣老的后裔沒上場,沒死人,這本就讓他們覺得不舒服,合著,死人死的不是你們家的,你們不心疼?

人心變了!

蘇宇蔑笑!

早就料到了!

單神文一系內訌成那樣,他不信真有多少人愿意為了單神文一系送死。

這還沒到絕路的時候。

那些騰空還有路可走,又不是被逼的無路可走,只能上臺送死。

生死擂而已,不打,又沒人能強逼你打。

四面八方,學員們竊竊私語。

“單神文一系……怎么這樣了!”

“哎,丟人!”

“何止丟人,到了這關頭,那幾位閣老居然還作弊,還排除異己,這時候還弄什么抽簽,真想找回面子,各家出一個,一位閣老家來一個騰空,死了拉倒,沒死的話,殺了蘇宇……哪至于這樣!”

“切,人家山海后裔,大人物,能和咱們一樣,隨便送死?”

“嘿嘿,這倒也是,蘇宇不是說了嗎?吃好的喝好的,資源拿大頭,換成我,我也不想來被蘇宇殺啊,多不值得……”

“對啊,這就是山海后裔嘛!”

“嘿嘿,比夏家都牛,夏家那邊好像都有不少人戰死,上一代府主都戰死了呢。”

“他們配和夏家比?”

“那也是!”

議論聲不斷,嘲諷聲不大,但是一群人在說,此刻也是刺激的一位位單神文系強者面紅耳赤,臉色蒼白。

閣老后裔呢?

李峰呢!

騰空六重,蘇宇讓你上,你上啊!

你他么上臺啊!

就這么一次生死擂,嚇破了你們的膽子了嗎?

臺上。

蘇宇很舒服,很爽,很自在。

當然,后續麻煩很大。

無所謂!

臨走之前,不出一口氣,他才不舒服,帶著憋屈離開,他豈能忍受。

掃了一圈,應該沒人上臺了。

王貞的死,徹底嚇到了這群人了。

殺的太輕松!

蘇宇若是鏖戰,那搞不好還有人會上臺,可能可以坑死幾個人,那沒意義,坑死個把人不是目的,看看劉杰這些人,這些人,才是真的誅心!

為了擺脫自己的責任,為了找個借口,恨不得踩死那些閣老,這才有趣!

外人罵一千句,哪有自己人罵一句來的強。

蘇宇臉上始終帶著笑容,一如既往的儒雅隨和,而這一刻,不少人卻是心寒。

這家伙……真的狠!

單神文一系招惹誰不好,把這家伙招惹到了,偏偏現在拿他沒辦法。

今日蘇宇說騰空可來,過了今日,你騰空對他出手都不行!

騰空之下,別說單神文一系,就是大夏府,甚至是整個人境,能是他對手的有幾人?

今日,是蘇宇一人的舞臺。

他在這里唱了一場大戲!

大夏府慶典日,單神文一系的恥辱日,這么重要的日子,往后余生,只要蘇宇不死,哪怕死了,這一日,大夏府之人,想起慶典日的同時,會想起蘇宇,會想起今日的單神文一系有多狼狽,多恥辱!

沒人來了!

一聲脆響,那是一日結束,大夏府傳來的鐘聲,只有一聲。

慶典日,結束了!

蘇宇笑了,緩緩走下擂臺,踏步朝前,不留任何話語。

我走了!

衣服都是新的,那水化,也沒損失衣服絲毫。

殺了兩個人,順便……打斷了你們一系的骨頭。

跪著當人吧!

站著,不配。

這一刻,一處處大樓上,都有人在看著。

看著蘇宇!

有仇恨的,有怒視的,有惋惜的,有嘆息的,有無奈的……

慶典日,毀了。

蘇宇沒給單神文一系留下面子,也沒給大夏文明學府留下面子,更沒給大夏府留下面子,這是所有人的共識。

這一天,不見刀兵最好。

可惜,不但見了,還死了人,流了血。

蘇宇走了,沿途的人群,讓開了一條通道。

蘇宇一如既往,微微躬身,禮儀不可挑剔,帶著笑容,目不斜視,踏步離去。

身后,有人跟隨。

好多人好像看到了當年!

看到了當年的柳文彥,也這樣,帶著一群人離開。

不,那時候多神文一系如日中天!

而今,只有蘇宇。

不一樣,還是不一樣的。

走向元神研究所,兩側,依舊人員不斷。

一位位學員,默默跟著。

忽然有人喊道:“蘇宇,殺同學,殺老師,真的好嗎?”

蘇宇側頭看去,很年輕,一個看起來不到十八歲的小女孩。

蘇宇笑了,輕聲道:“送你一句話……一輩子別出門,別遠行,別去戰場!”

蘇宇繼續前行。

身后的女生有些惱火,看向四周人,不少人直接遠離了她。

片刻后,她的老師來了,一位騰空九重的導師。

她聽人說了!

說了自己學生的質疑!

此刻,她看向自己的學生,有些無奈,有些惋惜,“做研究吧,修煉戰斗……交給別人吧,我不想老了老了,還給學生送終。”

愚蠢的話語!

老師,同學?

不是了!

到現在還看不出來嗎?

那是敵人,比萬族教都要仇恨蘇宇的敵人,勸人善良,不知人苦,這就是愚蠢,幼稚,偽善。

這樣的情況,去了戰場……敵人的一次求饒,也許就能讓你心軟,你會死的,你死了沒關系,你還會牽連你的隊友,牽連你的戰友。

敵我不分!

缺乏明辨之力!

豬隊友,比敵人更可怕的。

大夏文明學府,終究還是聰明人居多,書呆子……好好搞研究去吧!

未必是壞心,然而好心更愚蠢,她的老師寧愿她是壞心,是在交好單神文一系,也不愿意這是她的本心,否則,她上了戰場,絕對會死的。

女生有些茫然,我錯了嗎?

可她……真的覺得蘇宇下手太狠了。

可這一刻,好像全世界都在排斥她。

元神研究所。

這一刻,有人了。

陳永。

看到蘇宇進門,陳永看著他,蘇宇也在看著陳永。

片刻后,蘇宇躬身,一躬到底。

陳永上前,攙扶起了他,眼神復雜。

看了蘇宇很久,輕輕撫摸著他的頭頂,喃喃道:“抱歉!你比嘉嘉聰慧,你比她想的更多,你比她更敏感……是我沒去想,忽視了。”

“我在想,嘉嘉沒事,你也會如此……嘉嘉沒事,那是她不懂,而你……什么都懂。”

陳永苦澀,對,你什么都懂。

若是不懂,你不會如此壓抑,不會如此絕望。

正因為你什么都懂了,你才有了今日的決定。

陳永自嘲一笑,“我那師弟……收了個人精徒弟,真讓人頭疼!我恨不得你蠢一點,恨不得你笨一點,恨不得你和嘉嘉一樣,沒心沒肺!”

“師伯……對不起。”

“不,不用說對不起!”

陳永笑的苦澀,“是我們牽連了你,你還年輕,蟄伏……蟄伏一年又一年,那是我們,不是你。你沒錯,錯的,是這該死的世道!”

陳永沒再說,輕聲道:“要去哪?”

“大明府。”

“不錯的選擇。”

陳永點頭,笑道:“朱天道……朱家!我年輕的時候接觸過幾次,很有趣的一個家族。去吧,也好,去了,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不要去白家,遇到了難事可以去找他們,平時就別去了。”

“嗯。”

陳永沉默一會,又道:“怎么去?”

“去尋寶。”

“尋寶?”

“嗯,遺跡!”

蘇宇平靜,“遺跡,我如此強大的遺跡,在星落山。”

“你啊……”

陳永嘆道:“安安靜靜地離開,更安全,你……何苦呢!”

“我不甘心就這么離去!”

蘇宇看著他,看著這研究所,看著窗外,“我不甘心,我覺得我不該走,起碼不該如此狼狽地離去!我心有不平,我的老師,我的啟蒙恩師,都走了,我的父親,還在為夏家而戰……而我,也許算是背叛了他們,我不后悔,我只是不服,不忿,不甘心!”

“應該的,應該的!”

陳永點頭,愈加苦澀。

是啊,是不甘心。

蘇宇入校之時,那是一腔熱血,強大了,去從軍,去諸天戰場,他崇拜的是夏龍武,想的是入龍武衛……

就在前一天,就在昨日,他說他崇拜大夏王,今日……他想離開了。

因為在這,他沒看到希望,只有絕望。

一次次的絕望!

陳永咧嘴笑道:“那……小心一些,你是聰明人,自己找好了退路,別出了問題,別誤了性命,提前聯系好朱家,別聯系錯了……現在的人,心黑,小心是假使者,這就麻煩了。”

蘇宇點頭,笑道:“師伯放心,我會辨別清楚的。”

“那就好,那就好……你師祖……在閉關,恐怕送不了你了。你師姐……太弱了,太容易沖動,我就不給你添累贅了,她跟著我,還安生一些。”

陳永絮叨著,笑道:“大明府好啊,挺好的,當然,那邊實力不強,天才也不多,你去了,那就是大明府第一人,他們會重視你的!”

“我是擔心你在那,忘記了壓力,還是要給自己一些壓力,知道嗎?”

“朱天道想改變,可惜,天才看不上他們大明府,庸才他不樂意培養,你去了,一定要展示自己的天賦,展示自己的強大,張揚一些沒關系的,越張揚,朱家越重視!”

陳永笑著,蘇宇點頭。

陳永太絮叨了,他說了很多東西,說大明府的好,說大明府的人文地理,這一次,蘇宇才知道,師伯有多博聞多識。

他連怎么去大明府,走哪條小道,他都清楚。

他告訴蘇宇,哪里有避難地,哪里有逃生地……

他說了很多很多!

他沒有挽留一句,沒有說一句不該走。

該走!

在這,在大夏府,蘇宇沒有出頭之日的,除非夏龍武證道了,否則,這時候的大夏府,就是低調蟄伏。

一直到天快亮了,陳永才離開了元神研究所。

沒留下什么。

也不需要留下什么。

蘇宇坐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真亦假時假亦真!

今日上午,他是抱有希望的,他和黃老之前的話,帶著一半的試探,一半的真誠。

他只是想說,想告訴萬天圣,告訴一些人,我不想這樣,我對你們是有用的,我可以拿出更多的東西給你們,我可以改變更多的東西。

我還是想留在這里的!

包括之前和夏侯爺的談話,他都在說,合竅法不算什么,這個給你們,沒關系的!

我還有更多!

他在冒著危險,在告訴他們,在提醒他們,給我一些成長的空間,給我一些時間,我的價值遠大于單神文一系……

他們看出來了嗎?

看出來了!

可是……他們要面對的不是大夏府的單神文一系,而是全天下的單神文一系。

蘇宇一人,再重,重不過全部。

所以,他們可以給予庇護,但是,不能做到蘇宇需要的那一切。

“呼!”

輕輕吐了口氣,蘇宇笑了,恢復了正常。

也許,這才是新的開始!

挺好的!

朱家……朱天道。

他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了,好幾次了。

評價好像不錯,不算差,但是也不算好。

是個趣人,但是也是個油滑的人。

對蘇宇而言,朱天道距離他還遠,實際上也不遠,他不是尋常養性,對蘇宇而言,朱天道的一些性格,決策,都影響到自己的選擇。

去不去大明府,并非一定要選擇他。

“今日之后,自己的名字,該流傳的更廣了!”

創造了合竅法,推出了噬魂訣,建立了元神研究所,斬殺了數位騰空,多神文一系的天才,單神文一系的仇人,開竅320個,神文皆二階……

而這,還不夠。

蘇宇覺得不夠!

我臨走之前,還要送一份大禮給單神文一系,還要送給一些想坑害我的人。

眼神閃爍一下,蘇宇想到了夏青。

計劃繼續!

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因為……我需要更強的實力,去應付單神文一系隨時可能到來的報復,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需要去遺跡,接受第二次傳承!

我不得不去!

但是我無所依靠!

所以……我想到了你!

我需要我朋友的幫助!

蘇宇笑了,離開,不急。

這個計劃還需要完善,需要圓滿,而自己,也該為離開,做一些準備了。

離開這個決定,太突然。

他自己也沒想到!

他想過走,沒想過會是這個時候,太突然了,突然到,他和大明府,只是簡單的接觸過一次而已,正常的挖墻腳行為。

合竅法出來的時候,對方的人簡單接觸過自己一次,大概也沒想過自己會離開。

從排名前三的大府離開,背井離鄉,去他鄉發展,這不是天才的選擇。

天才,只會去更強大的地方!

大明府一直在挖人,當然,幾乎沒挖到過人,差的他們看不上,強的……人家不搭理。

倒是遇到自己了!

蘇宇想著,自己都笑了。

不是逼不得已,自己也不可能會想著去大明府,這朱家……看起來挺慘的。

這一夜,很多人沒睡好。

沒休息好!

天一亮,很多人就起床了。

很多人壓根一夜沒睡!

消息,繼續傳蕩。

大夏府是強府,出了個天才,還是不一樣的天才,消息傳的很快的,就如大周府那位單神文系天才,一路南下,掃蕩四方,很多人也在關注他。

而今,大夏府也出了一位天才,養性斬騰空不說,還推出了多部功法,很有用的功法,這一刻,關注蘇宇的人同樣不少。

錢志華。

大夏文明學府一個普通學員,沒啥特殊的,要說特殊,大概就是來自大明府。

當然,他順便還負責賺點外快。

沒啥大事!

就是給一些天才,推薦一下大明府,我們大明府好啊,我們府主重視人才,重視天才。

不少人都知道他,大夏府也知道。

這樣的人不是一兩個,各大學府都有。

拉人頭的!

能忽悠一個……咳咳,能挖走一個算一個。

過的不如意的天才,還是有的嘛。

拉到了一個天才,那就是獎勵,錢志華雖然入府三年,也沒拉到一個,他也不是太在意,他來大夏文明學府,那是大明府出錢保送的,他樂得干這事。

能被大明府選上,那是他看起來老實可靠,大明府總覺得這些年干的不如意,拉人不如意,那是因為去拉人的家伙長的太猥瑣。

朱天道甚至想過,安排一批女學員,好看的去拉攏人。

想了想,遭人詬病,最后放棄了。

至于蘇宇……就是他去拉的。

錢志華從未想過,真的能拉走蘇宇。

就是套個近乎而已!

開啥玩笑,人家有即將日月的師祖,即將山海的師伯,斬殺凌云的師父,好多人看重,有閣老,有天才,朋友一大把,實力強勁無比。

這樣的學員,你能拉走?

上次,看到蘇宇,去套個近乎而已,不是大明府的名頭,對這些天才,他都沒啥資格去靠近。

昨晚的事,他也知道。

也去看了!

爽啊!

殺的單神文一系天才不敢抬頭,太霸道了,太霸氣了!

那翟峰,擱在大明文明學府,那也是最頂級的存在,沒辦法,咱們大明府就是差一點,不說翟峰了,排名前十的,到他們那邊,打第一好像都有希望。

若不是如此,當初朱天道何必可憐兮兮地,冷臉貼人夏龍武熱屁股,想要幾年后,讓大夏府的天才帶他們大明府的人一起去星宇府邸。

哪怕夏龍武冷嘲熱諷,看不上眼,朱天道也是毫不在意,倒貼都行。

沒辦法,弱了點。

單獨去,死亡率太高了。

拉這些天才,錢志華從來不存任何希望,就是套個近乎,混個眼熟,日后真有機會,也許還能拉點關系。

昨日的事,今日傳開了。

錢志華也不在意,我都看到了,還用你們傳的。

至于給大明府收集情報,各大府都有這樣的人,不需要,他不是間諜,就是來拉人的,其他的概不負責,寫情報這事輪不到他,也不需要他,今天大概情報都到了大明府了。

“蘇宇……厲害啊!”

養性園中,錢志華也混了個小房間,公款,就是不給住別墅,可惜了,大明府沒錢,小氣啊,我們這些公派人員居然不給住別墅,那些天才怎么相信我們有錢有勢嗎?

一點不會公關!

聽著隔壁吵吵鬧鬧的,幾個人在聊天,沒人聊慶典日,都在聊蘇宇,他也是郁悶,你們不是看到了嗎?

還聊啥啊!

“合竅法……好厲害的功法,可惜,我只能修煉開竅18個的,聽說還有天才版的,開竅30個……也不知道大明府有沒有拿下正版授權,府主大人得弄回去啊,不然越來越不如大夏府了!”

除了天才版,據說,只是據說,可能還有一版,超級版!

聽說蘇宇自己修煉用的,僅限于提供給幾人,合竅輔助能力強的可怕,這就不是他能覬覦的了。

正想著出去走走,門響了。

錢志華微微一愣,誰來了?

在學府,他也不是太擔心。

開門,門外沒人。

他愣了一下,剛想說誰那么無聊,下一刻,好像一股水流涌動,一道人影呈現。

這一刻,錢志華驚呆了!

蘇宇!

臥槽!

他……怎么來我這了?

“蘇……蘇……”

一時半會的,他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叫師弟,托大了!

叫學長,人家比自己小。

叫大人,太諂媚了!

我……我該怎么叫啊!

錢志華暈乎乎的,真的有些發愣,這就好像大家都在議論某某大人物,那個大人物忽然到自己家做客了,這個感覺……有些受寵若驚,有些震撼。

“不請我進去坐坐?”

“哦哦哦……坐……快……”

錢志華急忙招呼,蘇宇笑了笑,邁步進門,門自動關上了。

“你是大明府的?”

“對……不對,對……我是大明府的,但是我在大夏府學習……”

蘇宇笑道:“別緊張,錢學長。”

“不緊張!”

錢志華吐氣,不緊張,沒啥,不就殺了幾個騰空嗎?

我也行……才怪!

不緊張!

“蘇……蘇……”

“叫我蘇宇就行!”

“蘇宇……”錢志華松了口氣,滿臉憨厚道:“那個,我剛剛有些意外,你來找我,是……”

“能聯系到大明府那邊話語權更大的人嗎?”

蘇宇笑道:“上次錢學長的提議,我很感興趣。”

錢志華驚呆了!

提議?

什么提議!

我記起來了!

你……不會說是去大明府的事吧?

他都快炸了,我隨便說說而已,真的,我完全沒想過挖你,不是你不行,是你太牛了,我沒想過要挖走啊!

“蘇……蘇宇,你別開玩笑,我……”

“不開玩笑。”

蘇宇笑道:“當然,我不想被太多人知道,而且要靠譜,說實話,最好是高層來談!或者干脆朱家人!我蘇宇,雖然實力一般,可我強的并非實力,說起來,我應該是近些年,在功法推導領域成果最斐然的一位,哪怕在大夏府,我覺得,很快我便是研究員了,或者很快成為中級研究員……”

錢志華想哭!

你別鬧!

你實力不一般,真的不一般,你這么說,我會想死的。

蘇宇笑道:“今天找你就這事,你聯系到了,可以聯系我!”

說著,一塊傳音符丟給了錢志華,笑道:“錢學長,勞煩了。”

“好,好……”

他說完,蘇宇如同水流一般,迅速消失了。

錢志華真的驚呆了!

臥槽!

這什么功法?

不對,這是天賦技嗎?

不對,蘇宇好像沒服用精血啊……

他暈了!

下一刻,他又清醒了,整個人都是震撼的,蘇宇……要叛逃……呸,要離開大夏府,去大明府?

我……我居然挖了個超級天才!

咽了咽口水,錢志華心臟砰砰直跳。

我是不是要發財了?

我挖走了蘇宇啊!

蘇宇為什么要走,他不想去猜,不想去想,他只知道,這個消息傳遞上去,絕對會得到大人物的重視!

正如蘇宇所言,他實力是一方面,天賦是一點,還有一點,他是研究領域的超級天才!

“我……發財了!”

錢志華齜牙咧嘴,心中狂喜,不止是發財,還有,那可憐的一點自尊心,我大明府要賺了!

哈哈哈!

人在異鄉為異客!

大夏府是強大,是繁華,可他還是想念那片土地,想念那里的人,媽媽,大夏府太不安全了,太可怕了,也許這一次,我也可以回家了!

錢志華心中激動著,生怕被人發現,小心翼翼地離開了學府。

這事要當面匯報啊!

還不能匯報給小人物,得是大人物,最安全的,自然是大明府駐大夏府的使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