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241章 斷你脊梁

第241章 斷你脊梁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241章 斷你脊梁

擂臺之上,蘇宇笑了,笑的肆無忌憚!

就在眾人眼皮子底下,蘇宇輕松斬爆翟峰。

此刻,蘇宇無視了周平升的怒火,朗聲笑道:“廢物終究是廢物,今日,這生死擂我擺下了,單神文一系,騰空前期皆可上臺!”

蘇宇大喝道:“就問一句,你們敢不敢!”

敢嗎?

我才養性!

一如當日的白楓!

他才騰空,可他能殺凌云!

而今日,蘇宇亦是如此。

我才養性,養性和騰空的差距更大,而我敢挑戰你們的騰空,斬殺你們的騰空!

蘇宇蔑視!

嘲諷!

嗤笑!

這一刻,四方皆寂,無聲,無言。

孫閣老,于閣老,李閣老……

一位位閣老,臉色鐵青,卻是無力。

輕松斬殺翟峰,誰還敢上?

騰空前期……蘇宇以下克上,擺下生死擂臺,偌大的學府,有幾位騰空敢上的?

哪怕騰空三重,也不敢輕言能殺翟峰。

何況蘇宇太輕松了!

他好像還沒用全力!

這不是打臉,這是將他們的臉踩在地上,一次次地摩擦。

蘇宇不下臺!

笑的暢快,“今日慶典日,慶祝一下,我就在此擺下生死擂,直到今日過去,隨時來!你們能喊到誰,就讓誰來,不用局限于單神文一系,隨便誰都行,騰空前期的,我全部接下!車輪戰都行!”

蘇宇笑的愈加肆意,愈加暢快!

就在此刻,轟隆一聲,元氣大爆!

萬石五重!

蘇宇哈哈大笑!

四方學員老師紛紛變色!

這還是人嗎?

瞬間破五重!

蘇宇,比剛剛更強大了!

這還不夠,這一刻,“戰”字神文沸騰,轟隆一聲,戰意飆升!

煞氣沸騰!

二階!

長刀展露,刀氣凜然,“刀”字神文,二階!

雷霆環繞,轟隆作響,二階!

一枚枚二階神文暴露,爆發!

雷、殺、戰、血、刀、破、陰,至此,8枚神文,除了“火”字,全部晉級二階。

震動四方!

那宛如實質的意志力,沸騰,爆發。

蘇宇哈哈大笑,睥睨四方!

我是養性,我能殺騰空!

我是養性,我能睥睨騰空!

“蘇宇!”

有人冷喝,“莫要太囂張……”

“閉嘴!”

蘇宇冷喝一聲,“我認識你,騰空五重,你上臺來,我殺你試試,敢不敢!”

此話一出,四方學員再次心悸,震動。

騰空五重!

不少人紛紛看向那人,認出了那人,單神文一系的一位天才,昔年也是百強學員,而今已經進入騰空五重。

而蘇宇……

不少人看向單神文一系的幾位閣老,臉色異樣。

天才助教啊!

騰空五重!

而蘇宇,萬石五重,此刻居然要和對方分生死,敢上臺嗎?

臺下那人,臉色變幻,咬牙,卻是沒吭聲。

敢嗎?

不敢!

這不是切磋,切磋他就上了,這是生死擂,分生死的。

蘇宇實力到底如何?

哪怕到這一刻,他也沒辦法確定。

蘇宇之前并未動用太多的神文手段,可他二階神文展露,太多了,那么多的二階神文,可想而知,蘇宇的意志力到底強悍到了什么地步,才能在養性階段,支撐8枚二階神文。

天才!

妖孽!

可怕到,他敢切磋,卻是絕對不敢上去分生死,修煉到騰空五重太不容易了,他不想和一個瘋子分生死。

“哈哈哈!”

蘇宇笑了,搖頭,盤膝坐下,笑道:“有愿意上臺的,盡管來,今日慶典,我送諸位一場好戲看,免得諸位無聊!”

而這一刻,各種傳音落入他耳中。

“蘇宇,夠了!”

“你想不死不休嗎?”

“蘇宇,下來,這么做,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蘇宇……”

一道道聲音傳來,有威脅的,有勸誡的,有擔憂的……

今日的蘇宇,不但要踩人,還要一踩到底!

他要將這個擂臺,擺到深夜。

慶典日……呵呵,成了單神文一系的笑話日。

翟峰被殺,其他騰空無一人敢戰,敢上臺。

會死的!

許久,見蘇宇無動于衷,人群中,孫閣老冷冷道:“蘇宇,既然如此張狂,不如再狂一點,騰空九重敢戰嗎?”

“哈哈哈!”

蘇宇笑的不可思議,四方,學員們也是目瞪口呆!

單神文一系,這是徹底破罐子破摔了!

騰空九重?

你騰空九重,對萬石五重?

這還是人說的話嗎?

孫閣老不語,臉面已經丟盡了,不用在乎,只要能殺了蘇宇,他恨不得山海殺他,殺了蘇宇,雖然依舊丟人,但是隨著蘇宇的死,這些東西遲早會被人遺忘。

就在蘇宇大笑之際,這一刻,有人緩緩走上臺。

陳永。

陳永走上臺,臉色有些疲憊,有些說不出的惋惜和痛苦。

看了蘇宇一眼,勉強笑了笑,側頭,看向孫閣老,輕聲道:“孫閣老,騰空九重就算了,高了蘇宇13重,太多了。多神文一系都是強者,但是13重,還是太高了,這樣,你山海七重,你上來,我陪你來一場生死擂,你來,我才凌云而已,別擔心……”

這一刻,整個學府都沸騰了!

真的假的?

瘋了嗎?

不……多神文一系到底想做什么!

陳永不管其他人,看著孫閣老,笑著,依舊淳樸。

見孫閣老變色,笑了笑,側頭看向蘇宇,眼中情緒復雜的無以言表……

你……忍受不了了嗎?

也是啊!

太年輕了!

連我,都快忍受不了了。

也許……你該有更好的未來吧。

今日,你獨自站在這,師伯好像做不到什么了,你若要走……那便祝你一帆風順,前程無憂吧。

陳永看著他,蘇宇也看著自己這位師伯。

無言。

微微彎腰躬身,以示感謝。

陳永臉上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再次轉頭,看向孫祥,輕聲道:“孫閣老,單神文一系,若是如此廢物,不如解散了吧。”

孫祥臉色一變再變!

養性戰騰空,騰空殺凌云,凌云戰山海……

多神文一系,真的不可敵嗎?

他不信!

他想試試!

可隱約間,心中卻是有些悸動,他一次次地看向陳永,陳永依舊面帶微笑地看著他。

此刻,四面八方,人越來越多了。

大量的閣老都來了!

學員之戰,已經波及到了閣老之戰了。

“師伯,下去吧!”

這一刻,蘇宇開口了,笑道:“師伯,除非夏家劃出戰區,否則,山海不能分生死,師伯,謝謝,還請下臺吧!”

山海的生死,除非在野外,府內是不能由山海自己隨意決定的。

生死擂,也不包括山海。

凌云倒是沒問題!

陳永側頭,看著他,許久,一聲嘆息,很快,輕笑道:“和孫閣老開個玩笑罷了,考驗一下,孫閣老知道不知道一些規則,擔心單神文一系,現在連基本的規則都不懂了。”

“師伯所言甚是!”

蘇宇笑道:“單神文一系,已經廢了,這一點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一群廢物罷了,上到閣老,下到學員,除了內斗,除了內訌,除了爾虞我詐……其他的……沒什么了。”

陳永笑了笑,也不多說,朝孫閣老拱手道:“孫閣老,開個玩笑,山海不能分生死,有機會,可以讓你們一系的凌云試試!”

說著,笑著下臺。

孫閣老臉色難看,于紅更是憤怒無比,“陳永,你在挑釁閣老威嚴!”

陳永一邊下臺,一邊看向她,笑道:“于閣老別誤會,作為藏書閣館長,理論上和閣老平級,我開幾個小小的玩笑,算不上挑釁,當然,若是于閣老這么覺得,也可以算。”

于紅冷冷看著他,“陳永,既然蟄伏了這么多年,那就別冒頭,小心步了一些人的后塵!”

陳永看著她,一步步朝她走去,靠近。

很快,走到她跟前,輕聲道:“我知道你在說誰,于紅,我記住你了!”

于紅瞳孔微縮!

這一刻的陳永,沒有笑容,沒有憤怒!

只有平靜!

陳永不再說話,退回,走到了吳嘉身旁,輕輕撫摸著吳嘉的腦袋,露出了笑容,余光看向蘇宇……

很快,笑了笑,心中一聲輕嘆。

而臺上的蘇宇,也不再管這些。

不再出聲。

閉目修煉!

合竅!

不但在合竅,還在點燃“火”字神文,他在修煉,這一刻的蘇宇,神韻凸顯,竅穴如星辰閃爍。

神文在協同,8神文戰技在漸漸拆分。

無人看到。

只看到他的霸道,他的強大。

一人,一刀。

白衣勝雪。

擺下這生死擂,卻是無一人敢上臺。

慶典日……愈加諷刺了。

愈加可笑了!

孫閣老幾人也漸漸恢復了冷靜,紛紛離去,臨走的時候有人看向蘇宇,如同看死人,除非你一輩子躲在學府內,否則……出去了,必殺你!

必須殺你!

不殺蘇宇,今日這事,很快會傳遍大夏府,傳遍人境。

區區一養性,震懾了整個單神文一系。

恥辱!

消息,傳的越來越廣!

大夏戰爭學府。

消息傳開了。

“大新聞!”

“大夏文明學府蘇宇,擺下生死擂,三刀擊斃百強榜第一人翟峰,現在挑戰所有騰空前期強者,無一人敢上臺!”

“單神文一系,一位騰空五重都被震懾,不敢上臺,太震撼了!”

大夏戰爭學府,這一刻也沸騰了。

有人四處宣揚,有人急忙問道:“蘇宇?創造了合竅法的蘇宇?”

“就是他,他還創造了噬魂訣!”

“這家伙……是新人吧?”

“對,今年才入學的新生!”

消息徹底傳開了,之前蘇宇還只是在大夏文明學府揚名,今日,整個大夏府都傳開了。

狂人蘇宇!

妖孽蘇宇!

慶典日,刀斬翟峰,百強榜第一人!

擺下生死擂,威懾大夏府,無一人敢上。

這是新人?

這太可怕了!

由此,甚至有人推斷出了一些事,前些時日,萬族教被殺了一位騰空三重,一位騰空五重,有人說,不是夏家人殺的,而是蘇宇自己動手斬殺的!

還沒騰空的蘇宇,已經斬殺了兩位騰空境!

不,三位!

翟峰突破了!

百強第一人,翟峰擂臺之上突破了騰空,蘇宇放任他突破,再出手斬殺了他!

養性殺騰空!

這一刻,一些老人,忍不住想到了當年那位驚絕天下的少年,柳文彥!

同樣的,養性斬騰空!

“多神文融合系……”

這一刻,無數人在念叨,多神文一系,妖孽啊。

難怪,難怪單神文一系這些年都沒能徹底壓下對方。

龍武學府,九天學府,問道學府……

一個個學府,都在流傳這些。

消息,迅速擴散下去。

大夏府,蘇宇!

這一日,這個名字,傳遍了四方。

時間,一點點過去。

沒有大戰,圍觀的人卻是越來越多,看著臺上那少年,無數人心潮澎湃,又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什么感覺?

他們說不清!

只覺得,有股情緒,從心底升起,想要爆發,想要發泄,卻是不知該如何說起。

那是什么情緒?

他們不清楚,不知道。

天色漸漸黑了,百強宴該開始了。

可這一刻,誰有心思吃什么百強宴?

而這一刻,有人來了。

夏家人!

夏侯爺來了,大夏王不在,夏龍武不在,來的只有夏侯爺。

人群散開。

夏侯爺看向臺上的蘇宇,無言,無聲。

就這么看著他,不知過了多久,夏侯爺出聲了。

“散了吧,在大夏府,我保你!”

蘇宇看著夏侯爺,起身,微微躬身,“多謝侯爺!12點之前,不下臺,我為大夏府開府350年,送上慶典之喜!”

夏侯爺眼神變幻,微微點頭,“明白了!不過和一群廢物爭鋒,平白落了身份……”

說著,笑了笑,拍了拍一旁的夏虎尤,“給蘇宇送上百強酒宴,就在擂臺上吃吧!”

夏虎尤還是有些不解,有些茫然。

盡管不解,茫然,還是從身后隨從手中,接過酒菜,端著酒菜,走上了擂臺。

夏侯爺朗聲笑道:“百強學員入百強樓,百強宴開始!慶典日,當賀!”

無聲。

再次無聲。

所有人都看不懂了,這時候,還要舉辦百強宴嗎?

可夏侯爺都這么說了,無人敢反駁。

一位位學員,走一步,一回頭,看向蘇宇,看著他吃著菜,抿著酒,有些空落落的。

很快,百強樓內,百強學員們吃著那無味的酒菜,心思根本不在百強宴上。

而樓外,擂臺上。

蘇宇趕走了夏虎尤,和師姐默默吃著東西。

吳嘉什么也沒看出來,只覺得今日的師弟,好像有些變化。

具體什么變化,她分不清楚。

隱約間,有些擔憂。

師弟殺了翟峰……會不會很麻煩?

她已經聽到一些人在悄悄議論了!

師弟現在在學府中還好,出了學府……誰也不知道結果如何。

有人知道,不敢說。

這些事,也不能去討論。

有人覺得,蘇宇太沖動了。

沒必要殺一個翟峰!

何必呢?

不殺翟峰,在很多人看來,還是有轉圜之地的,實在不行,離開多神文一系就是了。

蘇宇這樣的天才,最后選擇加入單神文一系,對方也會接收的吧?

吳嘉不懂,默默吃著東西,小聲道:“師弟,還守嗎?”

“守!”

蘇宇笑道:“今日,守到結束!”

在這擂臺上待一分鐘,單神文一系就被多羞辱一分鐘!

羞辱他們!

踩著他們的臉,建立自己的威信,建立自己的威名。

“那他們還會來人嗎?”

“不知道。”

蘇宇笑了,不清楚。

有人會受不了這刺激,上臺嗎?

他不清楚!

此刻敢上臺的,都是漢子……可真上臺,他會殺!

就這么簡單!

到了這地步,不再是個人恩怨了。

吃飽喝足,蘇宇笑道:“師姐,下去吧,我一個人就行了。”

“那……”

“去吧!”

吳嘉看著他,見他堅定,不再說話,默默收拾好東西,轉身下了擂臺。

臺上,只留下蘇宇一人。

天黑了。

百強樓中,死氣沉沉。

擂臺四周,漸漸地,又圍上了一群人。

也沒人說話,就這么看著蘇宇,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在等什么。

等單神文一系來人?

敢來嗎?

時間一點點過去,夜深了,人卻是越來越多了,甚至有些不是文明學府的人,此刻也混了進來,能混進來的,一般都是其他學府學員,或者老師,或者大家族子弟。

都沒人說話,有人在等待著。

他們在想,換成自己是單神文一系的人,此刻敢上臺嗎?

不敢去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有人來了,道路讓開,來人是劉洪,劉洪一到,也不廢話,直接道:“蘇宇,可以下臺了,你已經殺了翟峰,還不滿足嗎?非要殺幾位騰空,證明你是天才?”

蘇宇看著他,笑道:“你們認輸了?”

劉洪不吭聲,他也是受人指使才來的,他不想來的。

“你非要如此?”

蘇宇不理他,閉目修煉,竅穴合攏,繼續修煉自己的。

劉洪也不再說,轉身就走。

今日除非有人上臺擊殺蘇宇,不然,蘇宇恐怕不會下臺了。

走的時候,劉洪也在想,蘇宇到底要干什么?

到了這地步,真的不再是之前的小打小鬧了。

此刻,不殺蘇宇,單神文一系,一輩子都抬不起頭,這是奇恥大辱!

蘇宇那么聰明的人,非要把自己逼到絕路做什么?

一人,養性,壓下了一系。

眼看著時間都快到12點了。

這一刻,人群也有些沸騰,喧鬧,竊竊私語聲響起。

“單神文一系,騰空真的一個不敢來?”

“來了就是送死……”

“那也難說,還沒交手呢!真就一個不敢來?那么多人,近百位騰空,前期的也有好幾十吧,真就一個有血性的都沒有?”

“是啊,哎,神文學院……怎么成這樣了!”

有人起哄,有人真的覺得失望。

包括一些單神文一系的學員,甚至一些老師,都覺得有些失望。

無人敢戰!

無人請戰!

就這么任由蘇宇羞辱了他們一天,奇恥大辱啊!

四周,有些人還在觀望。

有些人,也聽到了那些話語。

角落處,幾位騰空境強者,此刻都是面色漲紅,有人傳音道:“真要等到慶典日過去?就這么讓他一直在臺上耀武揚威?”

這幾人,都是單神文一系的強者。

此刻,真的有些忍受不了了。

太恥辱了!

這一刻,學員們,老師們,看到他們都是竊竊私語,指指點點。

從今以后,他們哪怕到了凌云,到了山海,恐怕也無法洗刷這樣的恥辱了。

不止學府內,學府外都傳開了!

“不這樣……難道上臺?他的實力你們看到了,翟峰突破之后,也被迅速斬殺了,毫無抵抗之力。”

“翟峰只是剛突破而已,神竅都沒開啟……”

幾人議論著,看著臺上的蘇宇,羞恥、無力、掙扎、猶豫……太多的情緒爆發出來。

沒有哪一天,他們像現在這么煎熬!

想走,可走了,也只是掩耳盜鈴。

走了,依舊擋不住那些流言蜚語。

“單神文一系,上千人!”

上千人,就這么被震懾了。

越想越是憋屈,越是憤怒,越是不甘。

與此同時。

單神文系教導大樓。

大會議室,燈火通明。

會議室中,騰空、凌云、山海,上百人聚集。

安靜無聲。

許久,孫閣老淡淡道:“平升,你老師呢?”

周平升低著頭,悶聲道:“還在閉關,恐怕不到日月,不會出關了。”

孫閣老閉目,許久,睜眼道:“蘇宇實力恐怕有騰空四五重,也許……更強一些!他只挑戰騰空三重,諸位,如何說?”

說什么?

無人吭聲。

于紅尖銳道:“殺了他!他不死,我們就是整個人境的笑話,恥辱!我早就說了,哪怕丟人現眼,也要殺了他,車輪戰!騰空一位位上臺,戰他!耗他!殺了他!”

“只要他死了,什么恥辱都會被時間忘卻!”

無人吭聲。

你要拿多少騰空的命來填?

真以為大家不怕死嗎?

站著說話不腰疼!

幾位閣老看著那些騰空前期的家伙,看著他們一個個低頭不語,失望,無奈,嘆息。

單神文一系……都到這地步了嗎?

很快,劉洪回來了,搖頭道:“他不下臺。”

孫閣老早就料到了,看向劉洪,緩緩道:“不拿下蘇宇,我們一系……恐怕會被釘在恥辱柱上!劉洪,你有什么想法嗎?”

劉洪搖頭。

沒想法!

斗不過人家,能想什么。

“這么多人,就沒一個人有辦法嗎?”

孫閣老大怒道:“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

“你們自己想想,自己拿了多少功勛,消耗了多少資源,培養了你們,這關頭,個個都只知道明哲保身,就沒一人,愿為派系出力?”

無一人愿意出力!

這才是關鍵!

甚至讓他都有些絕望!

這就是苦心經營了五十年的單神文一系?

成了天大的笑話了!

于紅更是怒道:“車輪戰,我早就說了,一定要拿下蘇宇!不敢上也要上!不敢上的,死了也是活該!我寧愿死幾人,讓外人看到你們的血性,也不想讓人看到我們的懦弱!”

外強中干!

她看向孫閣老,李閣老,尖聲道:“不上臺,其他人如何想我們?一群懦夫,一群膽小鬼,外強中干!哪怕被蘇宇殺了,起碼外人還會知道,單神文一系的人敢戰……敢戰,才能維持威信!不敢戰,從此以后,沒人再會畏懼我們,敬畏我們……”

實力不夠,比不上蘇宇,那是蘇宇太強,天賦太強。

起碼單神文一系有人敢上臺!

丟人歸丟人,還能勉強維持住威信,別惹我們,我們的人還有血性,還敢戰斗!

可現在……真的不是不敵的問題了。

于紅的話,并非虛言。

此刻,幾位閣老都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若是給外界留下這樣的印象,給大夏府,給人境留下這樣的印象,單神文一系恐怕內部都要分裂,排斥,其他大府的單神文一系,說不定都會和他們拉開距離。

不承認他們!

因為他們把整個單神文一系的臉面都丟盡了!

正想著,有人進門,低聲道:“閣老,九天學府來信,我們的人若是不上,九天那邊可以來人!”

孫閣老不語。

很快,又有人道:“問道學府那邊有信,問我們12點之前,能不能拿下蘇宇,不能的話……他們也可以派人過來助戰!”

接連不斷的消息傳來。

甚至,沒多久,有人進來,通報道:“閣老,旁邊的大商府,一位山海閣老親自趕來了,此刻已經到了北風城,正在聯系我們,問我們有沒有拿下蘇宇……”

孫閣老臉色漲紅!

丟人啊!

連旁邊大府的單神文系強者都坐不住了!

周明仁閉關,此刻是他在主持單神文一系,這下子,自己是騎虎難下了。

蘇宇,一定要殺。

哪怕今日殺不了,他出去了,也一定要殺。

可今日……必須要戰!

強行指派,恐怕不行。

想到這,孫閣老冷聲道:“四面八方都在看著我們,大商府甚至親自來人了,戰也得戰,不戰也得戰!既然都不愿意上臺,抽簽!如今單神文一系,騰空前期助教36人,抽6人,6選一,抽中了,上臺!戰蘇宇!哪怕戰死,也要戰,養你們多年,若是連一個養性都不敢戰,要你們何用!”

哪怕戰死,也就是6位騰空前期。

戰死,也比現在強。

此話一出,不少人變色。

“抽簽!”

于紅也喝道:“死也要給我死在擂臺上,死也要讓人看到,他蘇宇對同學府之人下手有多狠,心有多毒!我看他蘇宇,就算贏了今日,日后如何面對?”

有人心中狂罵!

你拿我們的命去賭!

去搏蘇宇一個罵名,你自己怎么不去賭?

陳永挑戰孫閣老的時候,怎么不接話?

一個凌云九重就把你們嚇到了!

怨念起!

然而,到了這一刻,幾位閣老不給他們選擇的機會了,必須要上,哪怕用6位騰空的命,也要讓人知道,單神文一系敢戰,讓人看到,蘇宇對同胞下手有多狠!

時間,臨近12點了。

就在這一刻,外圍人群散開,一群人走來。

有幾人,臉色有些難看。

領頭之人,入圈便怒道:“蘇宇,生死擂,非生死大仇不設,你仗著天賦強一些,設下生死擂,殘忍殺害翟峰,人神共憤!”

蘇宇淡淡道:“神族憤怒,那是好事,人族未必會憤怒,你勾結神族?”

這人心中一震,心中暗罵!

“蘇宇,少巧舌如簧,我問你,下不下臺?之前給你機會,你不珍惜,你非要自尋死路?”

這人大聲道:“神文學院,念你天賦上佳,不愿和你過多紛爭,你非要自尋死路,浪費這一身天賦?”

蘇宇笑了,場面話說的真好聽。

當然,也許有傻子會相信的。

“你們興師動眾的來了,上不上臺?上臺,簽生死約!不上臺,那就不用多言了!”

此話一出,來的幾人也是無奈。

上臺……會死嗎?

不上,那除非退出單神文一系。

領頭之人,一咬牙,迅速上前,簽下自己的姓名,咬牙切齒地看著蘇宇,“不識好歹,那今日我來會會你……”

臺下一陣驚呼!

單神文一系上臺了!

“王貞,騰空三重,四年前的百強前十……”

百強前十,四年進入騰空三重,不算太弱,但是也算不上太強。

此刻,這人上臺了。

咬牙,二話不說,一柄長劍爆發,飆射而出!

沒喊話,沒給蘇宇準備。

此刻的蘇宇,還沒起身。

他不管這些!

能殺蘇宇就行,至于其他的……這是生死擂,又沒裁判,管那些干嘛!

而就在此刻,他眼前一花,一股強大無比的元氣之力爆發!

“喝!”

一聲暴喝,他意志海震蕩!

王貞也不看了,手中直接出現一枚玉符,直接發射而出,什么都不管了!

神符!

這神符,瞬間爆發出強大無比的元氣,萬劍爆發!

沒點準備,他哪敢上臺。

這一次為了殺蘇宇,單神文一系也是付出了大代價。

之前的翟峰,前車之鑒在那,他不敢等到被蘇宇殺到身前再用,用了再說!

而就在此時,他眼前的蘇宇,忽然化為了一攤水!

是的!

震撼人心的一幕發生了!

蘇宇如同透明人一般,瞬間化為了水人,如同水液流淌,眨眼間,避開了那無數元氣之劍,水跡蔓延,瞬間纏住了王貞的雙腿!

砰地一聲,雙腿炸開!

一柄長刀從小到上,噗嗤一聲,將人切成了兩半!

而蘇宇,瞬間恢復了原樣。

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笑了笑,一臉坦然。

水化!

今日,既然不在乎了,那什么功法他都敢用!

這是他的資本!

至于其他人怎么想……沒看自己吞噬了一滴精血嗎?

天賦精血!

當然,假的罷了,愛信不信。

四方再次沉寂,震動。

騰空三重……就這么被殺了?

神符用出來了,居然被蘇宇這么避開了!

直到王貞被殺,那些失去了控制的萬劍,無人操控,轟隆隆地在原地炸開!

元氣波浪,席卷四方!

很強大的爆發力!

恐怕接近騰空九重了!

可是……沒擊中蘇宇!

而這時候,臺下幾人,臉色慘白,其中一人,忽然轉頭就走。

“柳立!”

有人怒吼一聲,柳立,抽中簽的一人,他居然跑了!

柳立頭也不回!

我不想死!

王貞比他強,上去了爆發神符,瞬間被殺,我不想這樣,我寧愿退出單神文一系,我寧愿被你們記住,我寧愿離開學府,我不想就這樣死了!

哪怕一輩子窩在學府,被打壓,被針對,我不想就這么被殺了!

毫無希望!

車輪戰……扯淡!

去你瑪德!

于紅、孫祥他們,怎么不讓自己的后裔來!

去你大爺的!

我的命也是命,修煉到了今日,我不甘心就這么送死!

“呵呵……”

臺上,蘇宇笑了一聲,淡淡道:“送死,何必呢!乖乖認輸不好嗎?你們幾位,要上嗎?我元氣消耗很大的……”

蘇宇說著,笑著,320竅穴開啟,四周元氣洶涌而來,下一刻,元氣蓄滿。

滿臉淡然!

這一刻,其他幾人,臉色發白!

再看王貞的尸體……一聲慘然,又有一人離去。

王貞之死,打消了他們最后一點點信心了。

騰空三重沒用!

神符沒用!

消耗戰沒用!

就是去送死的!

“我退出……退出單神文一系……對不起,我……想活……”

有人呢喃一聲,掉頭就走!

他也不想死!

四周,安靜的嚇人,震撼的同時,也莫名地為這些人悲哀,單神文一系的脊梁,真的被打斷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