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165章 回歸途中

第165章 回歸途中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165章 回歸途中

三人聊了一陣。

之前的事,三人都沒再提。

這些事,距離他們太遙遠了,提了也白提。

白楓忽然想到了什么,開口道:“小阿宇,讓你給師伯打通訊,你打了沒?”

蘇宇搖頭。

事情多著呢,哪有時間打,別說柳老師那邊了,萬府長那邊他都沒去,總覺得那老頭不安好心。

“打啊!”

白楓無語道:“師伯那枚神文……咳咳,我很想念師伯,你請師伯來我這做客一下,懂不懂?一點禮節都不懂,白瞎師伯教了你好幾年了!”

蘇宇無語!

你就是想切柳老師,別找借口了。

陳永瞥了一眼白楓,也懶得說他什么,起身道:“我得回去了,嘉嘉還在那等著呢,現在指不定怎么著急,先走了!”

吳嘉帶著八千多功勛拍了,陳永知道她的性子,現在大概都快急哭了,生怕被人搶了。

太多了!

吳嘉入學到現在,反正是沒見過這么多錢的。

“功勛點,我回頭給你轉過來……”

蘇宇剛想大氣一次,想了想,自己現在真的有點缺功勛點,笑道:“行,師伯,給我轉5000就行了,剩下的是您的勞務費,有人給我報銷。”

“你啊!”

陳永失笑,他都猜到了是誰。

想了想道:“夏家那邊,可以接觸,但是不要太深入!”

他提醒道:“夏家最近也有些動蕩,夏府主閉關準備晉級無敵,他一旦突破,大夏府府主就要重選了,你要知道,一府之主,爭的人太多!”

陳永提醒道:“夏玉文就是最有力的競爭人選!”

“夏玉文?”

蘇宇欲言又止,上次他就聽胡宗奇說了,想到這,蘇宇沉聲道:“師伯,有人說,周平升想取代您,成為館長。而副館長的位置,就是給夏玉文留的。”

“反了他了!”

這時候,白楓忽然大怒!

“夏玉文!”

“他么的,我就說這些年都過了,今年單神文一系忽然盯上了師兄,感情是為了這個!”

白楓冷哼一聲,此刻極為惱火,咬牙道:“夏玉文!野心倒是不小,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當府主!”

蘇宇看向白楓。

自己這位老師,很少會發怒的,大不了震撼一下,發呆一下,要說發火,幾乎沒看到過。

此刻,好像真的有些生氣了。

見蘇宇看來,白楓輕哼一聲,惱怒道:“夏玉文這人,我承認他天賦過人!實力也很強大!可這人,心太黑,太冷,他當府主,大夏府必亂!”

他好像知道一些什么,此刻卻是不愿多說,咬牙道:“師兄,哪怕館長位置真丟了,給了周平升那廢物,也不能讓夏玉文入場!想的倒是挺美,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陳永瞥了他一眼,想了想道:“夏玉文天賦很強,實力也強,已經進入凌云境。他之前還拉攏過你,師弟,也沒必要那么敵視他,大夏府誰做府主,和我們關系都不大。”

白楓惱火道:“我不是輸不起的人!”

兩人同時看著他!

白楓無語,沒好氣道:“好吧好吧,我就是輸不起,戰爭學府那個王八蛋,揍了我……咳咳,贏了我,我雖然惱火,可也說一聲的確挺厲害的!夏玉文這王八蛋,不是個好東西,上次在諸天戰場上,這混蛋用一隊百人衛當誘餌,釣萬族強者,他么的,我親眼看到了,百人衛死光了,這混蛋拿人命釣魚!”

說罷,又道:“我趕到的時候,那家伙居然還怪我打草驚蛇了,艸!事后我去鎮魔軍告他,他么的,那狗東西居然說正常執行任務,艸!”

白楓罵了好幾句!

顯然心中的確有些憤怒和不滿。

拿一隊百人衛釣萬族強者,蘇宇此刻還沒太清晰的概念,不過也有些不齒。

正想著,白楓忽然道:“蘇宇,你說,那隊百人衛要是你爹帶領的,你會怎么辦?”

此話一出,蘇宇臉色都變了!

之前還沒太清晰的感觸,這瞬間,那是眼睛發紅,怒道:“人渣!畜生!這種人也配當府主?殺了喂狗差不多!畜生東西,就這還是夏家的人?萬族教的余孽差不多!”

“遇到了,直接斬了他!”

白楓看向陳永,聳聳肩,看到了吧。

不是我嫉妒,也不是我輸不起。

你看看你師侄,現在罵的比我還兇。

蘇宇很憤怒,憤怒之后,忽然有些失落道:“剛剛老師說,他用百人衛當魚餌,我其實沒啥太大的感觸,甚至覺得,真要殺了一個萬族強者,好像也值得……”

蘇宇自我反省道:“等老師說,這百人衛是我父親率領的百人衛……我忽然明白了,往往只有承受這一切的人才知道痛苦。夏玉文若是用這百人,殺了一位萬族的凌云,回到了大夏府,別人只會說他英明神武,沒人會在意死了百位平凡軍士……”

蘇宇嘆息一聲。

這一刻,忽然有些茫然。

夏玉文英明神武嗎?

也許有人會這么覺得!

率領一支萬石統領的百人衛,自己沒付出任何代價,斬殺了一位凌云,軍方是夸是贊?

大夏府是夸是贊?

恐怕褒揚居多!

那時候,誰會考慮戰死的百位軍士?

白楓說夏玉文心太黑,心太冷,之前蘇宇還覺得他是嫉妒,因為他一直都輸給了夏玉文,可這一刻再去想,忽然覺得自己拜師白楓真的沒錯。

自己這老師……起碼心還沒那么冷。

否則,他沒必要去敵視夏玉文。

他被戰爭學府一位強者揍過,提起這人,卻是有些佩服,白楓也并非真的輸不起的人。

陳永這時候也自我反思了一會。

當白楓提起這一幕的時候,他是如何想的?

他有覺得夏玉文冷血嗎?

也許……也是不以為然吧。

陳永嘆息一聲,看向白楓和蘇宇,微微點頭,沒再說什么。

若是之前,他覺得可以和夏玉文接觸一下,如今再想,恐怕不合適了。

白楓和蘇宇,顯然都不會和夏玉文有什么共同語言,也許以后他們會變,起碼此刻沒變。

還有一顆沒冷的心!

“我先回去了,夏玉文快回來了,哪怕對他不滿,現在也別去招惹他,師弟,你才騰空,別忘記了!”

白楓哼了一聲!

騰空怎么了?

等我天賦神文一成,什么凌云不凌云的,照樣斬你!

蘇宇則是猜測,夏玉文是否和單神文一系達成了什么一致,否則單神文一系為何會為他沖鋒陷陣?

若是如此,那副府長夏長青呢?

這位好像是夏玉文一脈的長輩。

陳永走了。

他一走,白楓沒好氣道:“又給我惹麻煩!你小子,現在惹麻煩越來越強了,你才什么實力?不老老實實修煉,光知道惹禍!”

蘇宇一臉無辜。

是我惹麻煩嗎?

不是好不好!

是他們找我麻煩!

“最近好好修煉,我已經讓人掛任務找你師祖去了,對了,快給師伯打通訊,騙他過來給我研究研究。”

蘇宇無語,不過通訊倒是可以打一個。

有些天沒聯系柳老師了。

蘇宇拿出通訊開始撥出號碼,等待了一會,搖頭道:“沒信號。”

“沒信號?”

白楓無語道:“城內通訊還好啊,怎么也沒信號了?”

“那就不知道了。”

蘇宇搖頭,這誰知道,也許外面的基站又被破壞了吧。

“算了,那你好好在這修煉,這些天沒事別出去!”

“知道了!”

蘇宇也不多說,是得好好修煉了。

等5000點功勛到手,看看要不要再采購一些精血,進入秘境修煉,或者先把文訣修煉成功再說。

實力,還是太弱了。

打排名38的王鶴,其實已經讓蘇宇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哪怕功法是天階的,可畢竟還是有很大差距的,排名30以內的,蘇宇大概率不是對手。

“文訣、萬石、勾勒神文、神文戰技……”

這么一想,蘇宇頭疼。

為什么覺得我需要修煉的東西特別多?

早知道專門修肉身不好嗎?

一力破萬法不香嗎?

干嘛學什么神文,真是的!

想歸想,蘇宇還是覺得雙修更好,戰者多粗魯,打架的時候一點不瀟灑,對人設不友好。

就在蘇宇打通訊失敗的同時。

南元到大夏府的路上。

南元學府的老府長開著一輛破爛的小卡車,載著柳文彥,一路向前。

一邊開車,一邊絮叨道:“老柳,年紀大了,看開點吧!你現在就這個實力,去了大夏府,能干嘛啊?”

柳文彥懶得理他。

看著前方,怔怔走神。

50年了!

50年來,他不再踏入大夏府城一步,在南元,一待就是50年。

50年來,他都沒聯系幾個人,老朋友故去,也只是默默哀傷。

而今,他回來了。

他覺得,自己不該這時候回來,不該回來的這么快。

可是……有人逼他回來。

張若凌……

腦海中回想起了過去的場景,那時候,風華正茂!

那時候,意氣風發!

那時候,覺得天下英雄不過如此,我柳文彥,養性戰騰空,養性殺騰空!

百強榜第一,探手可得!

我的老師,人族最強日月!

老師傲視天下,學生不遑多讓,同齡人,誰與爭鋒?

我不入騰空,卻視騰空入草芥!

那一年,老師證道失敗,師叔師伯紛紛戰死,老師回來了,卻是被大夏王帶回來的,只剩下一絲殘骸,留下了一枚神文。

什么都沒!

他不甘心,他不服氣,他覺得有陰謀,老師曾說,他能力戰無敵,諸天萬界,他是最強的日月!

任何人都有可能證道失敗,唯獨老師不可能。

然而……還是死了。

活著回來的幾位前輩,有遺憾,有不甘,最終一個個帶著不甘心離去。

他們也不服!

怎么可能會失敗!

為何會有兩位無敵伏擊五代?

那一年,他熔煉了老師的神文,想要再現五代輝煌,可蒼天跟他開了個巨大的玩笑,神文太強,意志海重創,神文受損,肉身破碎……

昔日可戰騰空,可殺騰空的他,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廢人!

那一年,一群好友跟他走上了同樣的道路,他們也不甘心,也不服氣。

五代怎么可能會失敗!

哪怕兩位無敵,他們也覺得五代不會失敗,五代一定可以臨陣突破,陣斬兩位無敵的,一定是哪出了問題。

“張若凌……”

喃喃一聲,柳文彥眼圈發紅,人都死了,死了9年了,還不放過他?

神文……神文傳承下去,就一定是好事嗎?

他臨走的時候,帶走了神文,只是不想毀了下一個,為何不明白呢?

若是自己找不到合適的人選,這枚神文,他也許也會帶入地下,永不見天日。

心中想著事,前方,一頭妖獸出現。

老府長心中一驚,野外妖獸,麻煩了!

正想著,一道劍芒閃現,妖獸四分五裂!

下一刻,一道身影在前方浮現。

“老師!”

來人看起來很年輕,若是蘇宇在,恐怕能認出來,正是他兩次擂臺比武,都過來了的那位青年,當日阻止他和黃啟峰比賽,對他有些善意的青年。

柳文彥看著青年,沒吭聲。

老府長辨認了一下,有些驚訝道:“劉川,是你?”

這是柳文彥的學生,很久之前的學生。

算下來,恐怕也有接近50歲了。

看起來年輕而已。

聽說一直卡在騰空境,在大夏文明學府擔任助教,這些年都沒回過南元,他怎么來了?

“見過府長!”

青年看向老府長,笑了笑,問候了一聲,再看柳文彥,眼睛微微發紅,開口道:“老師,我為您開路!”

柳文彥看著他,許久,緩緩道:“你摻和什么!你有什么能耐摻和?進了學府,你早就不是我的學生,我只是執教教導過你幾年罷了……”

“老師!”

青年輕聲道:“我是不強,可愿為老師前驅,大夏文明學府,很多人都在等著老師歸來!”

“歸來?”

柳文彥自嘲一笑,不再理會,閉眼道:“開車!”

老府長有些手忙腳亂,一邊開車,一邊喊道:“劉川,回去吧,我送你老師就行,我一把老骨頭了,你回去吧!”

劉川不語,瞬間消失在原地。

前方,隱約傳來了殺戮聲。

“老柳……”

老府長看向柳文彥,低聲道:“啥情況,你自己通知的,跟我裝是不是?”

柳文彥睜眼,白了他一眼。

滾蛋!

他知道是誰通知的,除了那瘋婆子,沒別人了。

懶得再說什么,和這老頭沒話說。

同一時間。

更前方。

吳琦一劍將一人斬殺,輕笑道:“萬族教湊什么熱鬧!真是的,害我跑一趟,人家回歸,管你們屁事!”

“姑奶奶的戀人……姑爹爹?”

吳琦自己把自己逗笑了!

再前方。

虛空中,一道人影閃爍。

下一刻,人影浮現,正是吳月華!

吳月華冷笑一聲,看向虛空,“怎么,你們要攔他回歸?笑話!”

“吳月華!”

虛空處,一位老嫗走出,冷聲道:“柳文彥是被驅逐的,發配的,五十年來,發配在了南元,不得離開!當年有過約定,他帶走五代府長神文,再也不回大夏府,除非他證明他能挽回昔年的損失!”

老嫗正是于紅閣老。

白天的紛爭已經結束,當吳月華說起挖墳之事,周明仁就猜測,柳文彥可能知道了。

果不其然!

柳文彥要回歸了!

“他想回就回,你們這群渣滓,居然想挖張若凌的墳,那就試試看!只要你們敢,老娘就宰了你填墳!”

“吳月華,不要太囂張!”

吳月華冷笑一聲,下一刻,虛空炸裂,空間都在坍塌。

片刻后,吳月華走出,老嫗嘴角滴血,輕咳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廢物!”

吳月華冷笑一聲,頭也不回,鄙夷道:“虧你還是五代同期的人,廢物一個,山海又如何,神丹系照樣鎮壓你!”

老嫗不語。

片刻后,前方空間波動,再次出現一人。

孫閣老一步踏出,輕聲道:“月華,柳文彥不能回歸!起碼現在不行!”

“哼!”

吳月華冷哼一聲,不屑一顧!

與此同時,又是空間波動,一位中年男子走出,臉色微微發白,輕咳一聲道:“孫老,別擋路!你和于紅兩位可不行,至于李老,大概來不了了!”

孫閣老微微變色,“你把老李怎么了?”

“沒怎么,他身體不舒服,提前回學府了!”

中年笑了一聲,緩緩道:“差不多就得了,柳大哥這些年恪守承諾,一直待在南元,若不是你們做的如此過分,他豈會現在回歸!”

孫閣老臉色變幻不定,許久,沉聲道:“老周的做法,我未必贊同!但是,活人總比死人強!張若凌的神文,可以挽救玉明,張若凌死了,病死的!既然如此,神文在他那,也是一種遺憾……”

“狗屁!”

吳月華冷笑一聲,“你死了,我挖了你的神文可以嗎?”

孫閣老平靜道:“我若是真死了,你可以挖,甚至不用你挖,我自己留下來也行!”

“你非要攔著我們?”

吳月華懶得和他多說,臉色難看。

孫閣老輕聲道:“讓柳文彥退回去!現在的學府,已經不是五十年前的學府了!五代已經耗空了大夏文明學府的一切,因為五代,當年的大夏學府差點徹底廢了,難道等柳文彥回來重蹈覆轍?”

“說的好聽!”

吳月華冷冷道:“你讓周明仁放棄挖墳,柳文彥可以退回去,否則,我們等他回來,再開一院,咱們好好斗一斗!”

孫閣老輕聲道:“月華,我和你母親昔年也是好友……”

吳月華蔑笑一聲!

不屑一顧!

“柳文彥除非真的恢復了,甚至晉級山海,否則,他沒有任何資本和資格再開一院!”

孫閣老搖頭道:“你們不要一廂情愿了!大周府那位,已經快要晉級無敵了!他曾說過,晉級無敵,會討回昔年的一切,你們害的他父親戰死在諸天戰場,這筆賬,還沒算呢!”

吳月華微微變色。

孫閣老又道:“柳文彥現在不跳,那位未必會和他計較,可他跳出來了,那位必然不會和他善罷甘休!”

大周府周家!

強大的甚至要超過大夏府!

不過五十年前,大周王的弟弟戰死,大周府損失一員無敵強者,倒是沉默了多年。

如今,大周府即將再次誕生第二尊無敵境強者!

還是和多神文一系有仇的無敵!

吳月華臉色變幻,咬牙道:“就算晉升又如何?他難道不該去找神族那位無敵報仇?又不是五代殺了他父親,遷怒多神文一系,就是個笑話!”

孫閣老平靜道:“他找不找,我不知道。可當年他父親為了去救援五代戰死在了諸天戰場,事后,五代臨死的時候交代過,他的研究資料分周家一份,結果被他師兄弟私吞了……”

吳月華怒道:“一派胡言!根本就沒有什么資料!五代臨死的時候,也只是說,記下救援各方的情分,其他什么都沒說,何來分周家一份的言論!”

孫閣老淡淡道:“這不是我說的,月華,你要明白,這是周家的話!”

“周家又如何?”

吳月華冷冷道:“這是大夏府,你們給周家賣命?周明仁也不過是周家支脈的支脈,堂堂山海巔峰,還要給周家當狗不成?”

孫閣老皺眉,“沒有誰給誰當狗,不過多神文一系已經沉寂,大周府已經徹底取締了多神文一系,現在柳文彥歸來,只會加劇這種沖突!”

“少廢話,今天他要回來,誰也攔不住!”

一聲厲喝,下一刻,一尊巨大無比的藥鼎出現!

轟隆一聲,砸破虛空,朝孫閣老鎮壓而去!

后方,中年男子身影閃爍,擋在了于紅面前,笑道:“于閣老,你還是別插手了,今日柳大哥要回來,你們攔不住!”

同一時間,一處處地方,都有人在阻攔,在爆發戰斗。

一處高山之上。

夏虎尤好奇道:“二爺爺,柳文彥當年還沒騰空,哪來的這么多人脈,這么強大的威望,都在等他回來?他不回來,這些人平時好像也沒什么動靜?”

夏侯爺懶洋洋道:“第一,正統!他是五代的傳人,嫡傳,開山大弟子,所以五代的遺志他來繼承!”

“第二,他同代的人都成長起來了,而他的同代……當年都是他的好友,他的戰友。”

“第三,這家伙是真正的妖孽,曾經養性斬騰空,斬的還不是初入騰空的,五代在的時期,所有多神文一系山海之下,都是他的小弟!”

“第四,這家伙沒廢的時候,是個傻叉,多神文一系的資源,他不珍惜,他么傻子似的到處扔,猖狂的不可一世,結果別說,扔出去的資源,造就了不少強者出來!”

“第五,柳文彥不是孤兒院出來的,他出身大家族柳家!”

“柳家?”

夏虎尤微微一愣,開口道:“哪個柳家?”

夏侯爺無語道:“還能哪個柳家!昔年差點成了你媳婦的那個柳家!”

“柳家!”

夏虎尤一驚道:“柳文彥來自柳家?可柳家已經被滅了……”

“還沒全滅!”

夏侯爺懶洋洋道:“五十年前那一戰,柳家損失了一位日月,30年前的諸天大戰,又死了幾位山海,18年前的一戰,又死了幾位山海和日月……雖然差不多滅了,可還有一些人活著,柳文彥不就活著嗎?柳家在諸天戰場殺敵無數,救了多少人?如今柳文彥還活著,大概也是少數幾個還活著的了,那些被救下來的人,多少要紀幾分情分。”

夏虎尤驚訝道:“他居然來自柳家,難怪……難怪這么多年沒人敢動他。”

夏侯爺笑道:“沒人敢動,那是不好動,動了就是麻煩!可柳文彥乖乖躲在南元就算了,現在非要出來,他一出來,各方強者都會知道,很多人并不想多神文一系再次崛起,知道嗎?”

“為什么啊?”

夏虎尤無語道:“就因為周家?周家遠在大周府,這是我們大夏府,我夏家的地盤,輪得到他周家撒野?”

“廢話!”

夏侯爺沒好氣道:“什么叫他們在我們家撒野?這事夏家不好管!當年周戰的確為了救援五代戰死在了諸天戰場,大周王沒吭聲,你祖爺爺也不好說話,讓后輩們自己解決這恩怨。”

“結果柳文彥自己廢了,周戰的兒子現在有希望晉級無敵,你說,我們家怎么好管?”

夏虎尤點頭,有些郁悶道:“那是不太好管,可這周家……也夠霸道的!不是說沒有晉級文明師永恒的資料嗎?非要纏著不放,壓制了人家五十年,干嘛呢!”

“有沒有……誰知道呢!”

夏侯爺笑道:“別的不說,我其實一直懷疑,五代所謂的晉級資料,未必就是什么真的資料,很可能就是那枚神文,和我一樣想法的人不少,只是有些顧忌,不好直接對柳文彥下手罷了!”

夏虎尤一臉驚訝!

夏侯爺撇撇嘴,淡淡道:“所以壓制多神文一系,不是個別人的想法,是很多人的想法,想要逼迫柳文彥主動交出那枚神文!傻小子,看事別看表面,周家未必就霸道,未必就真的要壓制多神文一系,只是大家不約而同地選擇如此做,將周家推到表面上而已!”

“周家也懶得解釋,大概也真的有些覬覦這枚神文,所以就順其自然,成了單神文一系的領袖。”

夏虎尤點點頭,長見識了!

原來如此!

夏侯爺笑呵呵道:“這算什么,柳文彥現在也就沒回歸,真回歸了,代表他放棄了南元的悠閑生活,以后麻煩多的是!”

夏虎尤皺眉道:“二爺爺,內斗的這么厲害,真的合適嗎?大夏府的力量,也會被削弱的!你看現在,文明學府的閣老自己都斗起來了!”

夏侯爺吐了口氣,輕聲道:“內斗……其實也不算,算是一次整合前的斗爭吧!兩大圣地有意整合各大府,團結人族實力,在諸天戰場上形成共同體,接下來這樣的斗爭不會少,等有了贏家,各大府會有一些更深層次的合作。”

“還有這事?”

夏虎尤驚訝道:“這么說,現在斗的這么厲害,背后有各大府的影子?”

“當然!”

夏侯爺點頭,笑呵呵道:“不止大夏府這樣,其他各府,也有這情況發生!斗唄,到最后,誰贏了,誰掌握更多的話語權!”

“不能聯合起來?”

“傻小子,你太高估人心了,聯合沒那么簡單的!我問你,我現在讓夏家聽命于周家,你答應嗎?”

“不答應!”

夏虎尤說的痛快,夏侯爺失笑道:“這不就完了!”

“那我們家什么情況,感覺沒參與進去啊?”

“咱們家……誰說沒參與?”夏侯爺打著哈欠道:“夏長青,夏玉文,夏云奇……這些人,不都是夏家的人?什么叫咱們家沒參與!”

夏虎尤眨眨眼,為何覺得,我其實和蘇宇是對頭?

咱們老夏家,尤其是夏玉文那邊,好像要準備奪取陳永的館長位置。

撓撓頭,算了,跟我有啥關系。

各處,還在戰斗,有人還在阻止柳文彥回歸,而這一日,一輛破舊的小車,一往無前,朝大夏府駛來。

這一日,不少地方,一位位強者收到了消息。

一處處學府,一位位強者,收拾了一下行李,朝大夏府趕來。

風云即起!

五十年前,五代失敗了,當年被預定為六代的柳文彥,也沒能成功,反而自己把自己弄廢了。

如今,柳文彥回來了。

不管是為了什么,不少人都決定,再來一次,再看一次,再等一次!

PS:感謝幻羽大佬的黃金,今天狀態不行,加更無力,幻羽應該不在意加更的,他又不看書,加更就算了,感謝一下!至于網傳的聊天記錄,我不承認,我否認,我沒說……我記憶力不好,反正就是很多連否認,狀態好點,我再好好寫一些大劇情,今天這章都是糊弄出來的,沒達到我的預期,抱歉!(這幾句話不收費,控制在200字以內不收費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