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萬族之劫  >>  目錄 >> 第164章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第164章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作者:老鷹吃小雞  分類: 都市 | 都市異能 | 老鷹吃小雞 | 萬族之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萬族之劫 第164章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擂臺區那邊,蘇宇不再去管。

迅速往研究中心回返。

陳永一言不發,也跟著他走,走了一陣,遠離了那邊,陳永低沉道:“今天算是正式撕破臉了!”

蘇宇扭頭看向師伯,輕聲道:“師伯,您是覺得我們還需要蟄伏?”

“不是蟄伏……是真的實力不如人。”

陳永嘆息。

蘇宇點頭,邊走邊道:“我知道,可是一直不反擊,他們越來越過分,再這么下去,我們就真的完了!趁著鄭玉明被府長重創,單神文一系顧忌多,此刻反擊,是最好的機會!”

陳永欲言又止,半晌才道:“那得把你師祖找回來才行。”

一說起這個,蘇宇也是郁悶道:“師祖怎么還不回來?”

沒有山海撐腰,總覺得心里不踏實。

“還不是你師父!”

說起這個,陳永也是無奈,“諸天戰場出現了一個新種族,行蹤不定,你師祖去諸天戰場尋找,誰知道走到哪去了。通訊在那邊沒法用,隔著一個世界通道呢。你師父之前慫恿你師祖去找,要不然,你師祖也未必會走。”

簡單說了幾句,陳永又道:“《噬魂訣》的事,是真的假的?”

“真的!”

蘇宇點頭道:“要不然我也不敢當眾說,現在只希望他們投鼠忌器,畢竟學府不止他們單神文系,還有其他多個派系。”

說罷,蘇宇又道:“師伯,我覺得他們沒什么可怕的,單神文一系在學府雖然實力很強,可我覺得學府其他各方實力也不弱,他們又不能一手遮天。”

他覺得沒必要太過擔心。

又不是單神文系當家做主了。

陳永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你錯了!在大夏文明學府,單神文系是不能當家做主,可在別的學府,很多單神文系的強者都是府長!”

“單神文系,不是特指我們學府,而是整個人境!”

陳永嘆道:“同樣,多神文系也不是單獨指我們,而是整個人境多神文一系的修者!從整個人境來看,幾十年下來,多神文一系的修者恐怕不到千人,實際上能有500人就算不錯了!而單神文一系,光是我們學府就有上萬人,別說整個人境了!”

蘇宇皺眉道:“其他派系也生存的好好的,有些派系人那么少,比我們還少,為何非要針對我們?”

聽師伯這意思,不是一家!

而是整個人境都在排斥多神文一系!

這又是為何?

陳永沉默。

蘇宇見狀凝眉,難道其中還有什么更深層的東西不能說?

陳永沉默了一會,開口道:“去研究中心說,把你老師喊出來,一起說!”

“好!”

幾分鐘后,兩人回到了文譚研究中心。

白楓被拖出實驗室的時候,人都是糊涂的。

又咋了?

“師兄,你怎么來了?”

陳永同情地看著他,你這當老師的,也就只有事后知情權了。

蘇宇卻是迅速道:“老師,今天我賺錢了,賺了好幾千功勛!”

白楓眼神一亮!

又賺錢了?

下一刻,臉色一黑,“怎么賺的?又騙誰了?”

蘇宇無語,解釋道:“沒,是我出去比武切磋輸了,然后賺的。”

白楓茫然,很快道:“打假賽?”

說著,點頭道:“干的不錯!你老師我當年也打過假賽,百強榜爭霸的時候,有幾個家伙花錢賄賂我,為了提升幾個排名,我也打過假賽,不過一般給的不多,你這邊誰要打假賽,給這么多?”

黑歷史!

一旁,陳永臉都變了,忍不住罵道:“前些年你在百強榜上打過假賽?”

白楓理所當然道:“怎么了?我沒錢修煉,打幾次假賽怎么了,師兄,別那么迂腐!”

陳永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只有無奈。

感情打假賽不是蘇宇才會的,白楓這邊就有苗頭了。

只有嘆息!

蘇宇干咳一聲,笑道:“對,老師,我也是打假賽,輸了八千多次……”

白楓就這么看著他!

小子,你這話一出口,我就覺得要出大事了。

什么情況下,能輸八千多次?

蘇宇迅速將事情簡單說了一遍,白楓看了他一會,半晌才道:“也就是說,現在徹底撕破臉了,對吧?”

“對!”

“哦!”

白楓撇撇嘴,想了想,倒也不算意外,只是有些郁悶道:“蠢貨,你等你師祖回來弄他啊!忍幾天不行嗎?你師祖還沒回來,這黑鍋我們不好扛,懂不懂?”

至于撕破臉,多大點事啊!

反正早就斗的你死我活了。

關鍵是,這蠢貨居然不等他師祖回來就干!

白楓無奈道:“忍忍吧,最近別出去了,我告訴你,這些人指不定怎么心黑呢!就算他們心不黑,不敢干掉你,可有人會干掉你的,我告訴你,別把人心想的太好了,一群和你稱兄道弟的家伙,干掉你栽贓給他們都正常!”

“還有一些萬族教的探子,巴不得干掉你,讓你師祖和他們火拼……”

白楓隨意說著,吐氣道:“沒事,最近好好在研究所待著,別出學府,問題不大。”

蘇宇點點頭,這個倒是真的。

哪怕單神文一系不敢干掉他,可架不住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也許也有這心思。

“我知道的,所以我才說出《噬魂訣》的事,讓戰者一道的人都盯著,這樣一來,大家多少有些顧忌。”

“你弄出來了嗎?”

白楓懷疑道:“你別弄個假的,和上次一樣,我告訴你,你再弄假的,你會死的很難看的!”

白楓相當的淡定!

也就一開始有些驚訝,之后完全沒啥反應的。

陳永看的都傻眼了,這么大的事,你這混蛋就不當回事嗎?

忍不住罵道:“白楓,麻煩很大,明白嗎?”

“師兄,別小題大做!”

白楓無所謂道:“早就不和了,又不是第一天,一直憋著也不是那么回事,他們找茬,反擊一次怎么了?丟人也是他們自找的!”

陳永無語,吐了口氣,開口道:“事情沒那么簡單!之前蘇宇問我,單神文一系為什么要一直針對我們……”

“資源唄,怕我們翻身了,又搶了他們的地位。”

“扯淡!”

陳永直接罵了一聲!

白楓愣愣地看著他,咋了?

我說的不對嗎?

陳永深吸一口氣道:“你們要明白,單神文一系,多神文一系,指的不是咱們一個學府,而是整個人境各大學府,甚至包括其他地方,軍中、圣地都有!”

“若是為了一些資源,地位,為何全人境都在排擠我們?”

“白楓,你要知道,不是我們一家被人排擠,而是整個人境,大周府、大商府都被人排擠!”

陳永低沉道:“知道嗎?是整個人境!”

蘇宇凝眉,遲疑道:“師伯,難道是理念之爭?”

若是理念,那這東西就很麻煩了!

文人之間,生死大仇都不算什么,可一旦是理念沖突,那就是世世代代的仇恨!

不到一方滅絕,幾乎很難和平共處。

“理念?”

陳永搖頭,“文明師的理念都是變強,什么理念,什么道統之爭,都是不存在的。”

“那……為什么?”

這下子蘇宇真的搞不懂了!

白楓也疑惑道:“怎么,還有隱秘?不是因為咱們消耗的資源比別人多嗎?所以那些混蛋看不過眼,又覺得我們比他們強,所以才針對我們?”

陳永沉聲道:“廢話,那幾十年前,他們怎么不針對我們?”

“我們強啊!”

“單神文一系也有強大的時候,那時候大不了大家互相看不上眼,也沒到現在這地步,非要壓的我們抬不起頭,甚至滅了傳承!”

白楓和蘇宇都來了興趣,難道還有別的原因?

白楓想了想道:“說起來,一切的原因都在于五代那一戰,也就是咱們師祖那一戰失敗之后,我們才被人如此針對,這么說,就算有什么隱秘,也和五代有關了?”

陳永微微點頭。

想了想,不再開口,而是傳音道:“多神文一系被人如此針對,說起來并非理念的問題,也不是資源的問題,就是私仇!”

“私仇?”

“對!”

陳永傳音道:“和五代關系很大,五代戰死的事,蘇宇應該也知道吧?”

蘇宇點頭。

陳永繼續道:“那當年,戰死了3位無敵,你也知道吧?”

蘇宇再次點頭。

“這3位無敵,兩位來自萬族,一位是人族的!”

陳永嘆息道:“那位戰死的無敵,來自大周府!大周王的親弟弟,剛晉級無敵沒多久,他兒子……是如今的大周文明學府府長!”

“當年五代證道,并未邀請無敵助戰,五代太傲氣了,覺得自己就能完成證道,只帶了一些熱情來助的文明師,目的不是為了助戰,而是為了讓他們觀摩一下證道的過程。”

“結果出了事,多神文一系自己遭殃不說,還讓來援的那位戰死在了諸天戰場。”

“大周王倒是沒說什么,可大周文明學府那位,本就和五代不和,他父親為了五代戰死在了諸天戰場,你說,他能接受嗎?”

陳永嘆道:“打那以后,大周文明學府就開始排斥多神文系!大周王沉默不語,大周府主周破天也沒吭聲,大周府那邊先掀起了排斥多神文的風波。”

“之后,其他各府的單神文一系跟進,有權爭,有同仇敵愾,有討好的大周王的心思,也有的確憎恨五代的單神文系強者。”

“加上多神文一系衰敗,多方面因素,才導致了整個人境各大府都在排斥多神文一系。”

陳永嘆道:“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關鍵的還有一點!五代曾經留下了一些資料,關于文明師證道永恒的事,以及一枚神文,大周文明學府那位的意思是,他的父親為了救援五代而死,這些東西是他父親用命換來的,他要求公開資料,起碼對他公開……”

蘇宇這時候也忍不住道:“這個……應該可以給他們看看吧,畢竟是為了救援五代隕落的。”

他沒料到,這當中還有這曲折。

之前白楓說戰死了3位無敵,蘇宇都沒多想。

現在看來,這其中還挺復雜的。

戰死了一位人族的無敵!

陳永苦笑,無奈道:“是該給!可是……沒有!”

“沒有?”

“沒有!”

陳永頭疼道:“五代師祖有兩位學生,一個是柳文彥師伯,一個是我們的老師,你的師祖。神文傳承給了柳文彥師伯,這個大家知道,可資料,按照外界的說法,是傳承給了我們,可是……真沒有!”

陳永嘆息道:“老師也一直在找,甚至將所有資料都翻看了無數遍,真的沒有!可沒人相信,都覺得被老師私吞了,不愿意拿出來公開!可想而知,此舉算是徹底把人得罪死了!”

陳永說著,愈加無奈道:“從那以后,大周府為主,形成了一批單神文一系為主的勢力,專門針對我們!針對整個多神文一系!因為當年那一戰,不少學府的多神文一系強者都去了,既是救援五代,也是為了救援他們……”

“你不是疑惑,當年多神文一系還有強者在,為何任由我們被人打壓嗎?”

陳永嘆道:“就是因為這個!因為沒法出面,沒法出頭!他們活著的時候還好點,等那些多神文一系強者陸續隕落,之后我們就徹底難過了!”

蘇宇皺眉道:“師伯,那讓他們自己來找,我們的確沒有,難道變出來給他們?”

“沒用的!”

陳永感慨道:“人只會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不愿意相信的,再怎么說也沒用的!而且多神文一系衰敗,對方如日中天,只是打壓你,又沒直接上門找你麻煩,你能如何?”

白楓郁悶道:“還有這茬嗎?我說呢,以前去過一趟諸天戰場,那邊的大周府騰空,看到我都跟看到仇人似的,師兄,之前怎么不說?”

陳永沒好氣道:“說這個有什么用?而且這事,嚴格說起來,我們也沒法說什么,我們也很無辜,資料若是有,我們也愿意提供一份給他們,可關鍵是沒有!”

白楓忽然小心翼翼道:“師兄,會不會被師父藏起來了?”

“滾!”

陳永怒罵一聲!

有些惱火地看了他一眼,氣惱道:“師父怎么可能會藏起來!是真的沒有,東西到我們手上之前,有不少人都查過,就是沒有!你以為證道無敵的資料,其他人不關心?求索境、戰神殿都很關心!”

“結果都沒發現什么!”

陳永搖頭道:“但是……師父說可能真的有!”

“什么意思?”

陳永吐氣道:“師父說,師祖生前的東西,少了一些!可師祖生前就住在修心閣,遺物從修心閣拿出來的時候,不少山海都在監督,沒人進過修心閣,而且師祖生前還布下了神陣,沒人可以進去偷竊的……”

“所以,師父也沒辦法說出口,反正東西是少了幾樣,可能真的有資料,但是已經丟了,具體是師祖自己帶走了,還是如何,幾十年了,現在也沒法再去探究!”

陳永說著,嘆氣道:“除非……當年有人提前去過師祖住的地方,拿走了東西,之后隱藏了消息,這口鍋,只能我們來背了!”

“有人提前拿走了?”

白楓遲疑道:“什么意思?以師祖的實力,布下的陣法,除了無敵,誰能進去?”

此話一出,白楓臉色一變!

蘇宇也臉色變幻了一下。

他聽懂了!

難怪洪譚不再提及此事,也不許陳永再說。

誰能提前拿走五代的東西?

無敵!

當年五代隕落之后,如果真的存在資料,后來又丟失了,必然有無敵提前趕來了,拿走了東西。

可是……可是對方如何知道,五代必死?

第一個就趕來了!

要知道,五代戰死之后,很快就被大夏王護送殘骸回歸了大夏府,那這么說,這人在大夏王回歸之前,就知道五代已經隕落了!

三人沉默!

陳永沉默了一會,繼續傳音道:“這些事,涉及的東西有些多,所以師父也不再提及,畢竟……我們根本無法承受住任何東西!包括五代師祖的隕落……若是資料真的丟失過,那就代表……你們應該明白!”

蘇宇和白楓再次變色!

提前預知五代隕落?

這不可能!

那只有一個可能,有人暗算了他們!

叛徒!

一位可能是無敵的叛徒?

陳永有些悲哀道:“所以,低調,蟄伏!當做一切都不知道!被打壓就被打壓好了,老師甚至不能貿然突破,甚至不能進入日月,一旦進入……也許對方就會懷疑,甚至擔心留下什么后患……”

蘇宇忍不住道:“告訴上面……”

陳永看著他,悲哀道:“你知道……是誰嗎?”

對,是誰?

貿然告訴別人,殺人滅口……

“那就鬧大!”

蘇宇急忙道:“鬧的很大!”

“證據呢?”

陳永恢復了平靜,“證據呢?大家只會覺得,我們是在推卸責任!是想污蔑一位無敵!是想在無敵之間制造內訌!你要知道,前線全靠這些強者坐鎮!一旦內訌,你承受的起這樣的責任嗎?”

陳永嘆息道:“承受不起的!一旦人族無敵人人自危,懷疑彼此,其他強族殺來,前線強者心不和,你覺得會有什么下場?所以,哪怕知道,哪怕有猜測,也要憋著!除非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是誰!鐵證如山之下,才有可能翻盤!”

“鐵證如山……”

陳永搖頭,哪來的鐵證如山!

他看向蘇宇道:“所以,這次和單神文一系徹底撕裂,未必就是什么好事!單神文一系,在我看來,打壓我們,反而是一種保護……”

蘇宇凝眉。

白楓有些壓抑道:“師兄,那現在是出頭是死,不出頭也是死!這么下去,多神文一系真的就滅了傳承了!”

“對啊!”

陳永嘆息,“所以師父其實懷疑……這背后,也有那位的影子!當然,其實不好說,因為一切矛頭指向的可能是大周王,可是……可是大周王沒必要如此,師父懷疑,是有人借大周府周家為幌子,暗中還有一些人,推波助瀾,真正意義上想要滅絕我們,徹底斷了多神文一系傳承!”

白楓、蘇宇都沉默了。

聽這話的意思是,出頭就有大麻煩。

可不出頭,多神文一系的麻煩,已經看到了,到了快要滅絕的地步了。

蘇宇也是無語了!

這背后,居然還牽扯到了多位無敵。

大周王算一個,戰死的大周王弟弟算一個,還有一位可能存在可能不存在的無敵算一個。

蘇宇撓了撓頭,“師伯,那大夏王這邊……”

陳永平靜道:“大夏王不好偏袒任何一方!五代師祖一意孤行,戰死在了諸天戰場,牽連的大周府戰死一位無敵,你說,大夏王能怎么辦?派系之爭,你多神文一系不如對方,斗爭失敗,大夏王難道還能特意來扶持你?”

“你自己都斗不過別人,指望大夏王插手幫忙嗎?他是大夏府的無敵,是整個人族的無敵,可不是多神文一系的無敵,他也需要平衡各方利益的,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來,要不然,他的確和多神文一系關系不錯,和五代關系不錯。”

頭疼!

蘇宇和白楓都一臉的郁悶。

蘇宇開口道:“師伯,那您的意思是,我們現在……繼續當烏龜?”

陳永看著他,忍不住笑罵道:“你在指桑罵槐?”

蘇宇:“……”

委屈!

我沒有啊!

就是覺得,很憋屈而已。

陳永又道:“龜縮倒也不用,其實和我們關系也不算太大,對方就算真的存在,他關注的不是我們,而是我師父,和柳師伯!”

陳永吐了口氣道:“柳師伯繼承了神文,恐怕也是對方關注的對象!所以柳師伯,一直沉寂下去,其實是好事!”

說到這,陳永忽然道:“可是,如今柳師伯突破了騰空!”

蘇宇看著他,急忙道:“師伯,您的意思是?”

陳永揉了揉太陽穴,嘆息道:“我其實之前在想一個問題,柳師伯突破,萬族教襲擊南元,到底是無意還是有意,還是說,有人借機還想觀察一下師伯!”

蘇宇眨眨眼,啥情況?

這么說,那一次南元被襲,可能還有隱情!

白楓意外道:“有嗎?那次出了麻煩,我馬上就趕了過去……”

陳永瞪著他道:“你去遲了!師伯突破之后,你才去的!”

“不是啊,我快馬加鞭,幾乎沒有任何停歇,我就趕過去了!”

白楓解釋道:“師伯給學府來了通訊之后,我很快就趕過去了,路上沒有任何推延!”

陳永淡淡道:“也許你趕到的時間,也在算計內呢,在那之前,萬族教就發動了!”

“不會吧?”

白楓驚訝道:“這……是意外吧?”

“意外還是刻意,誰能說清楚?”

陳永喃喃一聲,緩緩道:“不說師伯那邊,就說學府,最近也讓我覺得風起云涌!我總覺得有一張大手,在操控一切,鄭玉明被廢,單神文一系加大力度壓制我們,包括大周府那邊,單神文一系天才挑戰各方……都在給我們制造壓力,很大的壓力,讓我們喘不過氣來!”

陳永喘息道:“一張大手,在推動我們,想讓我們爆發!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無意還是有意,是那可能存在還是不存在的那人,還是其他人,我總覺得,如今的我們就在火山口上!”

“有人在推動?”

蘇宇皺眉,誰?

那可能是叛徒的無敵?

還是別人?

逼著多神文一系爆發?

為了什么?

自己的出現是意外,對方應該沒興趣算計自己,想到這,蘇宇急忙道:“師祖不會有事吧?還有,柳老師那邊,最近不會出事吧?”

真要有人推動,目的不會是他們三人。

只會是另外兩位!

陳永搖頭,“你師祖那邊,倒也不用太擔心,關鍵還是柳師伯那邊,不過師伯在南元待了多年,一般情況下不會離開南元的,在南元的話,其實是有人在盯著師伯的,當然,一般情況下,也不會有人動師伯的……”

“那還好!”

蘇宇安心了,那就沒問題了。

想了想道:“既然有人盯著柳老師,那為何之前萬族教襲擊南元,沒人插手?”

陳永苦笑道:“盯著師伯,不代表就會幫師伯,明白了嗎?”

“哦!”

蘇宇了解了,與其說是盯著,不如說是監控,反正柳文彥不死,或者死了,其實都無所謂。

只是需要盯著他而已!

蘇宇也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陳永看樣子一開始并不準備告訴他們。

現在說這些,蘇宇也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

“師伯,那您的意思是,最好還是保持之前的狀態,繼續低調?”

他現在有些懷疑了,洪譚和陳永,是不是一直故意裝烏龜,所以從不出面做什么?

哪怕被壓制的都快沒辦法生存了!

陳永想了想道:“你是新人,你若是要折騰一下,那就折騰吧!從你開始折騰,總比我們折騰強,不過今天說的一切,你自己選擇遺忘!還有,不到萬不得已,你師祖……就算回來了,也不會出面去解決什么。”

說罷,陳永又深吸一口氣道:“你自己看著辦,也許……一直躲著也不是辦法,你冒個頭,也許會有一些意外收獲,不過師伯提醒你,小心一些!”

蘇宇點點頭,果然,知道的越多越危險!

下次別啥都告訴我了!

讓我無知不好嗎?

非要告訴我,我現在有些小怕。

真是的,我老師這么多年都不知道,師伯干嘛啊,非要告訴我!

扭頭看了一眼白楓,白楓現在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忽然道:“師兄,你啥意思,當年為何不告訴我,今天這小子闖禍了,你就說了?”

陳永緩緩道:“因為……你沒他能折騰!”

就這么簡單!

你白楓雖然也不是善茬,可一切還在掌握之中,你這徒弟……三天不管,他能把學府捅破天!

你自己看看!

來學府兩個月,干了啥了?

前后把單神文一系坑成啥樣了?

現在連山海巔峰的周明仁都給得罪了,原本周明仁只是隨手一揮,下面的人去處理蘇宇,現在……現在周明仁大概對蘇宇印象很深刻!

總得來說,今天這話,有些嚇唬蘇宇的意思,讓他老實點,不然大家都撐不住了。

白楓一臉訕訕!

看不起我?

覺得我不能折騰?

那走著瞧!

等我把天賦神文弄出來了,那就不是一個學府的事,整個人境,諸天萬界,都會覺得我白楓能折騰!

我白楓會不如自己這學生?

當然,白楓知道,真弄出來了,也許也是個大麻煩。

五代當年的研究成果,不會就是這玩意吧?

畢竟研究天賦技精血,就是根據一些五代的遺留資料開始的,要不然洪譚也不會一直研究這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萬族之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5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