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滄元圖  >>  目錄 >> 第29集 第17章 世界最強的生命

第29集 第17章 世界最強的生命

作者:我吃西紅柿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我吃西紅柿 | 滄元圖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滄元圖 第29集 第17章 世界最強的生命

一座鄉下野林子,周圍數里范圍布置有重重驅魔大陣,更建造了一座占地數里的土城,天下各大派更有驅魔弟子長期駐守于此,還有士兵們輔助鎮守,士兵們主要是防止普通人靠近。

“九大源魔之一的‘舌獄魔’。”布衣布鞋的斷臂男子,拎著一箱子來到了這座土城的城門口。

城門口早有大量士兵們舉起槍指向孟川:“趕緊走。”

“不得靠近。”

這些士兵們都呵斥道。

九大源魔的鎮守之地,負責鎮守的士兵,大多是代代相傳!有的都傳承上千年,是可以用命來鎮守封禁之地的。

孟川放下箱子,從懷中取出一塊深紫色令牌。

“天師令?”這些士兵們吃驚地面面相覷,立即有士兵往土城內跑去,僅僅片刻,一位背著雨傘的消瘦男子走了出來,他一看到孟川,便立即行禮:“清天宗柳曲,拜見方天師!”

孟川點點頭。

這些年和各方驅魔勢力交流經驗,實力得到公認,天下驅魔聯盟也給孟川發放了天師令!孟川也成為這驅魔聯盟一份子。

驅魔聯盟成立,就是為了更好的聯手,應對源魔這一威脅!

“我想要進去,試著對付舌獄魔。”孟川說道。

“對付舌獄魔?”柳曲驚愕萬分,“方天師,萬萬不可,源魔不死不滅,只可封禁,沒法斬殺。”

“我想試試。”孟川說道,“放心,我不會碰封禁大陣分毫,會單獨進入封禁大陣內部。”

柳曲暗松一口氣,封禁大陣是代代驅魔高人不斷加固的,不管是何身份,都不容許破壞!孟川只要不破壞封禁大陣,那一切都好說。

“方天師,你進入封禁大陣內,就會碰到那頭源魔。到時候我們在陣外沒法幫你。”柳曲擔心道。

“不用。”孟川搖頭。

“這實在太危險了。”柳曲還是很欽佩方天師的,畢竟年僅二十九歲的方天師,絕對是整個驅魔界的傳說。

“我持天師令,可以進去吧。”孟川看著他,天師已是驅魔聯盟最高層。

柳曲恭敬道:“方天師硬是要進去,我們自然無法阻攔。只是望方天師,務必小心。”

孟川點頭,收起令牌,又拎著箱子往里走。

這座土城很快騷動起來了。

“什么?方天師要孤身進封禁大陣內,要試著對付源魔?”

“這太危險了。”

“即便是天下第一的驅魔天師,進去都可能喪命啊。”

“天師何等實力,既然敢進去,至少有逃出來的把握吧。”鎮守之地的士兵們、驅魔人、驅魔師平常生活也很枯燥,如今都議論紛紛,他們沒有一個會認為源魔會死!實在是數千年來,九大源魔就從來沒死過。即便某個時代有超過十名驅魔天師,大群驅魔師一同配合布陣聯手,也從未殺死過。

漫長歲月,代代鎮守于此,他們潛意識都認為源魔是不死的。

“呼。”

孟川拎著箱子,孤身走進封禁大陣內,看到了眼前的這座野樹林。

一眼能看出,野樹林中央,曾有一座占地頗大的府邸,只是漫長歲月,只殘留些許府邸的根基,連完好的瓦片都難尋了,而且那野樹長得非常好,畢竟很久沒生靈進來了。

走到這荒廢府邸的根基前,孟川放下箱子在腳邊。

“竟然有驅魔人敢進來。”低沉雄渾的聲音從地底傳出。

“聽說九大源魔很厲害。”孟川說道,“我很好奇,天下間是否有比你們更強的存在?”

“至少我活到如今七千年,也破封而出數次,還真沒聽說有比源魔更強的存在。難道你這小小驅魔人,知道有比源魔更強大的?”那雄渾聲音饒有興趣說道,它也寂寞太久了,難得有個不怕死的進來,自然多聊聊。

“七千年,沒聽說比源魔更強的?”孟川微微點頭,“我覺得,我應該比你強。”

說著,孟川左手一揮,一道符令飛出,懸浮當空。

“哈哈哈,真是狂妄。”

殘留的府邸根基處卻有血霧升騰,血霧中更出現了一條條長長舌頭,密密麻麻舌頭,每一條舌頭都迅速暴漲數十丈,席卷向孟川。

“雷法,滅!”孟川單手結印,引動高空的雷法符令。

這一枚雷法符令,是孟川用的極品雷擊木,親手煉制的法器。

“轟轟轟!!!”

雷法符令高懸,有青色雷霆劈下,雷霆之威令天地變色,聲音炸響讓外界遙遙觀看的驅魔師、驅魔人、士兵們都色變。

連續數道雷霆怒劈在眾多舌頭中,有長舌斷裂碎裂,但血霧翻滾新的舌頭又長出。

“好強的雷法,你是我七千年來遇到排在前三的雷法驅魔天師,但威脅不了我。”眾多密密麻麻舌頭傳出聲音,依舊淡定的很。

“去。”孟川再度揮手,袖中又飛出了五塊符令。

五塊符令,圍繞在雷法符令周圍,已然構成一座符陣。

孟川這些年已然將五行法術、雷法融為一爐。五行為天地根基,五行匯聚的天地之力,借此降下的雷霆。比單純施展雷法,調動的天地之力要龐大十倍不止。

轟轟轟轟轟轟!!!!!!

五行符令、雷法符令,六大符令高懸形成符陣,孟川單手結印輔助,浩瀚精神力驅動,一時間大量的雷霆轟下。

眨眼時間,便是上百道雷霆怒劈!并且孟川還在持續維持。

五行輪轉,生生不息,也能維持很久。

“轟隆隆”

眨眼就是上百道雷霆,很快就是上千道雷霆,幾千道雷霆,幾萬道雷霆……

海量的雷霆怒轟!

“有點意思——”舌獄魔剛開始還最硬。

僅僅兩息時間。

“住手!”

“天師饒命!”

“饒——”

“饒——”

最后說出一個饒字,再也說不出來了。

海量雷霆徹底將一兩里范圍給淹沒,樹木泥土徹底被轟粉碎,地底暗藏的大量舌頭轟成碎粉,連血霧都轟殺湮滅。

封禁大陣外旁觀的驅魔師、驅魔人、士兵們瞠目結舌,遙遙眺望看著幾萬道雷霆接連轟下的可怕場景,那雷霆前站著的斷臂布衣男子遠距離看去,顯得很渺小,但這幕場景他們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個在可怕雷霆海洋中看似渺小的身影,也成為他們心中最欽佩仰望的存在。

孟川維持了二十息時間的無盡雷霆,即便是借助六柄符令法器,孟川精神力也消耗了三成,感到了一絲虛弱。

停下雷霆,一伸手收回六枚符令,孟川看著眼前一兩里范圍的焦黑大坑,微微點頭:“死了。”

他的感應無比敏銳,可以確定舌獄魔死了。

“配合六枚符令法器方才斬殺。”孟川看了眼腳下的箱子,“不過沒有逼得我動用大陣。”

腳下箱子,才是他最強手段。

“殺了一頭源魔,也沒感應到渡劫結束。”孟川暗道,“沒結束,代表我還不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存在。”

“無盡時空的規則,所謂的最強存在?是僅僅判定我自身實力,還是將陣法法器算在內?”

孟川也有些不確定。

陣法法器,都是自己親手研究煉制,應該算自己實力一部分。算在內,自己應該比源魔強了。畢竟殺一頭源魔‘舌獄魔’……自己僅僅動用部分手段罷了。

如果外物不算在內!那么,僅僅靠結印、虛空畫符等招數,自己還是比不過一頭源魔的。

“如果不算外物,我比不過源魔。那就將九頭源魔,全部殺死。”孟川想著,“那樣,我就應該是這世界最強了吧,便可渡劫功成了吧。”

孟川拎著箱子往外走去。

“舌獄魔死了?”

“舌獄魔消失了?”

“封禁大陣,徹底感應不到舌獄魔了,難道真死了?”這些負責鎮守的驅魔師、驅魔人們有些震驚,他們負責大陣,透過陣法是能夠時刻感應到那頭龐然大物的,可伴隨著之前海量雷霆轟擊,那頭龐然大物徹底消失了,陣法也感應不到了。

封禁大陣,感應不到源魔?這是從未記載的。

柳曲等驅魔師、驅魔人、眾士兵們都仿佛看神靈般,看著拎著箱子走出來的孟川。

“方天師,那舌獄魔?”柳曲忍不住問道。

“總算成功殺死。”孟川說道。

“真殺了?”

“這……”

在場個個都有些恍惚。

他們中有些士兵,是代代鎮守,鎮守過千年了。如今源魔死了?這個人族最大的噩夢沒了?

孟川見狀卻是離開,走出了土城。

走出土城沒多遠,那柳曲飛奔過來。

“方天師。”柳曲連喊道。

“嗯?”孟川看著他,“你不鎮守這里了?”

“我交接給其他驅魔師了。”柳曲說道,驅魔師們偶爾也會離開,讓同伴幫忙鎮守即可。

柳曲笑道:“我們已經派人,將消息傳給驅魔聯盟,相信各大宗派也會很快知道,會有其他天師們來確認的。”

一位源魔之死,怕要好幾股勢力同時確認。

“我想問,方天師可要繼續對付其他源魔?”柳曲問道。

“你猜到了?”孟川笑道。

“任何一位驅魔天師,若是能斬殺一頭源魔,自然會想方設法斬殺其他源魔。”柳曲鄭重萬分,“若是徹底解決九頭源魔,那可是功德無量之事。”

“我是打算,接著去對付其他源魔。”孟川點頭。

“請容許我追隨天師,為天師鞍前馬后效勞。”柳曲此刻熱血沸騰,要徹底解決九頭源魔?這是人族多少代的愿望啊,真的要實現嗎?他一定要參與其中,即便只是為方天師倒茶跑腿,他都無比榮幸。

孟川笑看著他,點點頭:“走吧。”

于是,驅魔天師‘方岐’行走天下,前往一處處源魔封禁之地,去斬殺源魔。

隨著第一頭‘舌獄魔’,被三位驅魔天師以及眾資深驅魔師公認,已經徹底斬殺消失,整個驅魔界都在沸騰。

除了柳曲,越來越多的驅魔人跟隨方天師,都參與到這項盛事中來。

舌獄魔!千眼魔!山魔!三首魔!赤尸魔!雷吼魔!巴蛇魔!地蛟魔!島龍魔!

九頭源魔,各有擅長,詭異莫名,但方天師手段也繁多,或是成千上萬的雷霆天降,或是火海滾滾,或是寒冰凍結數十里,或是黃泉之水滾滾河流……

他隨手拎著的箱子更開啟過三次,每次施展陣法都不同,讓追隨孟川的驅魔師乃至天師們,看得都目眩神迷。

六個月時間,孟川走遍九處封禁之地,斬殺九頭源魔,追隨他觀看戰斗的驅魔人越來越多。

這也令孟川徹底登上神壇,被整個驅魔界公認為有史以來最強驅魔人,甚至當代的其他驅魔天師都認為……方岐方天師,完全是驅魔天師之上更高層次。

天下間如今還在爭斗的三大軍隊勢力,也都在報紙上公開祝賀此事,都感謝方天師為天下百姓們做出的大貢獻。

民間也都流傳‘方天師’傳說,知道魔中最恐怖的九大源魔,都被方天師所斬殺。

方天師的威望,一時無量。

濱海城,一座茶樓。

茶樓內有老漢在拉著二胡,有少女在唱著曲兒,孟川坐在茶樓角落,喝著茶,看著樓下街道人來人往,心情卻復雜。

“九頭源魔都殺了,怎么還沒渡劫功成?我還不是這世界最強的?”孟川思索著。

“哥。”

樓下傳來聲音,正是妹妹方倩帶著一名青年。

方倩帶著青年迅速上樓,來到茶樓二樓,茶樓內的客人們雖然聽說過方天師,可都沒不知道方天師什么樣。

“小妹。”孟川看著這個妹妹。

因為有這樣的哥哥,方倩在濱海城地位很獨特,許多上層年輕人們都熱烈追求方倩,也令方倩眼光更高。今年都二十七了,還沒成親。也就是方天師的妹妹,才有如此任性的資格。

“哥,他是李良山。”方倩熱情介紹道。

“既然是小妹的好友,稱呼我方大哥即可。”孟川微笑道,他倒是聽說過,那么多貴公子追求方倩,方倩卻看上了這個李良山。

李良山也有家傳拳法,亂世來濱海打拼,算得上是拳法大師,怕是比父親方大龍都高明些。

只是僅僅憑借拳法和為人,想要在亂世濱海闖出一番天地太難了,正因為有方倩這樣的女友,各方勢力主動幫他,李良山才算走得順。

“方大哥。”李良山恭敬無比,他知道眼前這位斷臂男子是何等地位。

“好好待我小妹,若是讓我知道你有對不住她的地方,你知道結果的。”孟川平靜說道。

“哥——”方倩有些臉紅,她還沒嫁呢。

“我此生便是舍掉性命,也會保護好倩兒,不會辜負她。”李良山承諾,他拳法的冥冥感覺,知道敢辜負方倩,怕是整個天下都容不得他了。可同樣有方倩這樣的妻子,他的道路也將順暢百倍千倍。

孟川點點頭,笑道:“你們去玩吧,小妹,你也二十七了,老大不小了,別老是拖著不成親,爹頭發都急白了。”

“知道了!”方倩拉著那李良山迅速離去。

周圍茶樓的客人們,剛才根本沒聽清孟川和李良山、方倩的對話,別說模糊感知,就是一念讓數十人陷入幻境,對孟川也只是小事。

時間一年年過去。

孟川透過各方勢力懸賞天下,以白銀‘一千萬兩’懸賞新的源魔,又或者比源魔更強的存在!各方勢力都愈加敬佩方天師……認為方天師是想要在有生之年,將有可能的一切強大的‘魔’都除掉。可是不管是各方宗派的情報記載,還是天下間的追查,都找不到新的源魔,也找不到更強存在。

妹妹方倩,在她二十九歲那年,才和李良山成親,婚后有了一對兒女。

整個方家徹底扎根在濱海城,雖然孟川很少見其他弟弟妹妹,但方家在濱海城地位已根深蒂固。

斬殺九頭源魔的第八年,天下徹底一統,孟川的懸賞依舊在繼續,也吸引許多人冒險尋找。

轉眼斬殺九頭源魔已過去三十年。

大海之上,一艘大船在前行。

一位斷臂滄桑男子站在甲板上看著無盡幽藍大海。

“六十歲了,我每年有大半時間,在滿天下行走,依舊找不到更強大的生命。”孟川即便心性再強,也有著憂慮。

六十歲,即便小心修持肉身,但終究衰老了不少,承載的魂魄比三十歲時弱不少,幸好精神力的質上,依舊有三十歲時的八成之多。

“我降臨這方世界,十年時間,修諸多驅魔之法,融為一爐,斬殺九頭源魔。”

“如今,已過四十年,驅魔之法,包括煉器、陣法都已達到新層次。如今即便不借助外力,僅僅憑借結印、虛空畫符……我也有把握擊殺源魔了。”孟川想著,“可我,依舊沒感應到渡劫成功。”

“到底有什么比我強的生命?”

孟川思索著。

“六十歲往后,肉身會越加衰老,魂魄會越加衰弱。而我的驅魔手段,想要再有大的提升,也越來越難。”孟川默默道。

孟川所在的這方世界,在世界地底極深之處,盤踞著一頭龐然大物,它身上有無數觸須,每一根觸須都有數里長,成千上萬的觸須在體表緩緩浮動,一縷縷氣息透過觸須,自然蔓延,蔓延到大地脈絡,沿著大地脈絡,蔓延到整個世界地表各處。

這些氣息已然徹底成為天地的一部分,因為種種際遇,自然衍生為詭魔、大魔、源魔。這頭龐然大物才是整個世界所有魔的源頭!最恐怖的生命!

在孟川降臨那一天起,無盡時空規則的無形力量,便鎮壓了這頭龐然大物,隔絕了這片區域。

萬余年內,龐然大物都不會蘇醒,孟川也永遠找不到這里。

(明天渡劫結束,大結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滄元圖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