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滄元圖  >>  目錄 >> 第29集 第16章 方天師

第29集 第16章 方天師

作者:我吃西紅柿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我吃西紅柿 | 滄元圖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滄元圖 第29集 第16章 方天師

一名驅魔人實力很難判定,他對符法、印法理解達到什么程度,是否擁有強大法器,從表面是看不出的。

此刻風宗主施展秘法,是為了探查眼前人的‘精神力’,驅魔人大多不重視肉身,更專注于修魂魄精神!因為他們大多一生……魂魄也修煉不到肉身承載的極限,自然不需要浪費時間在肉身上。

“好強的精神力量。”風宗主雖然暗驚,但也不懼。

符法、印法等方面,是需要靠時間慢慢鉆研的,自然是年齡越大,境界越高,當代的驅魔天師個個都超過了五十歲。魂魄精神力也是年齡越大,越強大。

不像孟川,一降臨,心靈意志乃是元神八劫境!他的魂魄多強,取決于肉身,肉身能承載多少,他魂魄就能多強!所以孟川精神力巔峰是在三十歲前……但這個世界,驅魔師們正常是年齡越大,精神力越強,實力越恐怖。

“這位道友。”風宗主卻開口,微笑道,“來自何門何派?”

他一開口,廳內幾乎所有人都看向孟川,連那位石大帥都沒多說話。畢竟石大帥這一軍閥,敢如此蠻橫也是依仗背后的煉魔宗。

煉魔宗宗主親自開口,誰都意識到這位斷臂年輕人也是一位驅魔人,可能也有大來頭。

“認識這年輕人嗎?”肉瘤老者低聲問同伴。

“不認識,驅魔界的高人,似乎沒聽說過他。”年輕男子也低聲道。

“我們倆都不認識,應該不是我們濱海驅魔界的。”肉瘤老者道,“且看看。”

孟川看著臺上的灰袍老者:“自成一派。”

風宗主聽得反而心頭一松。

天下間驅魔界,煉魔宗也只是排在前十,比它強的還是有的。天下間當代驅魔天師也有數位,他就怕這年輕人來自某個厲害大派。

“自成一派?看來是得到驅魔手段的走運小子,又或者是大虞王朝驅魔司的人,都是些沒靠山的。”風宗主看著孟川,眼中都有著一絲冷色,“如今有太多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像他堂堂煉魔宗宗主,都如此謹慎,先摸摸這年輕人底細。

反而一個斷臂年輕人如此狂妄。

“不用管他。”風宗主看向身側的石大帥,說出了此生最后悔的一句話。

石大帥聽了后,微微點頭,都懶得和這斷臂青年多說一句,僅僅瞥了眼手下,眼皮耷拉了下。

“砰!砰!砰!”

三聲槍響幾乎同時響起,射向了孟川。

“岐兒!”方大龍也是槍法高手,瞬間判定槍口方向,心急之下本能的就朝孟川身前一擋。

孟川站在原地,平靜無比,唯一的左手攔住了父親。

“叱!”

一聲炸響。

只見一青色符箓虛影,在孟川前方憑空顯現。沒有結印,沒有看見任何法器,卻是純粹的符箓虛影就這么出現了。

這符箓虛影,長一尺一分,無比清晰,上面符紋玄妙復雜。

以孟川為中心,周圍三丈范圍有水流蕩漾,三顆子彈射在蕩漾的水流中,勉強前進半尺就徹底停止在水流中。

肉瘤老者、年輕男子見狀嚇得站了起來:“虛空畫符!”

“虛空畫符!”臺上的風宗主臉色也大變。

符箓一脈博大精深,之所以提前畫好符,就是因為在戰斗之時根本來不及一瞬間畫出。而且上好的符紙等材料,也有利于施法。但傳說中……卻是有精神力強大者,符箓造詣極為高深,能精神力一念構成符箓!這便是虛空畫符!這一招,代表了符箓造詣,也代表了精神力。天下間能做到這步的,估計也只有數十位,至少也是一只腳邁進天師門檻了。

“散。”孟川冷然道,周圍三丈蕩漾的水流,立即有一滴滴水滴迸射四方,射向那些舉槍的士兵們,也包括石大帥、風宗主。

“砰砰砰。”除了正在舉槍的數名士兵驚恐下立即朝孟川射擊外,其他士兵們都來不及抬起槍口,水滴已然貫穿了他們手中的槍支。

僅有五名朝孟川射擊的士兵,眉心出現血窟窿倒下,廳內其他數十名士兵只是嚇得腿軟并未受傷,可他們手中的槍支盡皆被破壞。對孟川而言,這些大頭兵們亂世下也是為了一口飯,只要不是朝自己開槍,孟川可以饒過他們。至于那些對自己開槍的,自然是償還因果,送他們一程。

“鐺”風宗主袖子中卻落下一金色鈴鐺,他單手持著金色鈴鐺一搖,鈴鐺聲響,道道聲波環繞周圍,擋住射來的水滴,庇護住了自己、石大帥和兩名副將。

實在是孟川虛空畫符太過嚇人,堂堂煉魔宗主都不敢直接結印應對,而是動用了煉魔宗的一件強大驅魔法器‘九音金鈴’。

“道友,我們之間有些誤會。”風宗主連開口道,石大帥和兩名副將都驚恐萬分,強大驅魔師的手段,讓他們的確難以反抗。

“沒有誤會。”孟川冷然道,左手難得的結印。

印法一定。

有更恐怖水流降臨這一方廳內,纏繞向風宗主和石大帥他們。

“這是我兒子?”方大龍愣愣看著這幕場景。

“好厲害的水符之法。”風宗主眼中也有著兇意,低喝道,“道友也來試試我煉魔宗手段。”

風宗主扔出手中金鈴,金鈴懸浮當空,精神力驅使法器,金鈴叮叮當當急促作響。同時風宗主雙手結印,喝道:“煉魔,聽我號令,殺。”

高臺后面的墻壁陡然炸裂,一道高約丈許全身黑色鱗甲的怪物已然現身,黑氣在體表升騰,周圍的墻壁被黑氣侵蝕的化作砂礫滾落,這黑色鱗甲怪物已然撲向了孟川。

它一出現,肉瘤老者立即暴退,年輕男子也拉著夫人迅速飛奔避讓。

“大魔!”

“煉魔宗的‘黑甲大魔’。”

煉魔宗能位列前十的驅魔大宗派,靠的就是還在掌控中的兩尊大魔,一為黑甲大魔,控制它的一般是宗主。一為搬山大魔,長期在宗派山門。

黑甲大魔能抗火炮轟擊,在巖漿中洗澡,能抗雷霆轟擊,對凡俗而言簡直不可戰勝,便是一支軍隊……在黑甲大魔面前也只有崩潰一途。

憑此黑甲大魔,風宗主都足以和驅魔天師斗一斗。

“第一次遇到大魔。”孟川反而很是期待,他原本尋蹤來此,就是為了這頭大魔。

心中念頭電閃而過。

“火法。”孟川喝道,一火紅虛空符箓在身前顯現。

立即有火焰憑空降臨,纏上了那頭撲來的黑甲大魔。

焰分五色,有金、白、紅、黑、紫。五色火焰灼燒下,黑甲大魔都不由停下,有些痛苦哀嚎,暗紅眸子盯著孟川有些畏懼,有些退縮。

“五色神火?驅魔天師?”風宗主臉色一變,雙手結印,強行驅使黑甲大魔,急促喝道:“煉魔,速速動手!”

遇到驅魔天師又如何?

驅魔天師,要擊殺一頭大魔也要花費大功夫的。黑甲大魔……更是諸多大魔中以防御著稱,所以煉魔宗一直驅使黑甲大魔在外界征戰。

黑甲大魔硬抗著五色神火灼燒,痛苦吼著再度沖向孟川。

“看來還不夠。”孟川單手結印,懸浮的火紅虛空符箓旁,出現一青灰色符箓。

頓時有渾濁水流顯現,纏上了黑甲大魔。

五色神火在黑甲大魔上半身灼燒,渾濁水流侵蝕黑甲大魔下半身。

“黃泉之水?”風宗主難以置信。

五色神火,是火焰符法一脈修煉到天師層次才能掌握。黃泉之水,劇毒侵蝕性恐怖,代表了死亡,是水符一脈修煉到天師層次才能掌握。

同時兼修水火兩脈,還都是驅魔天師境界?

能將一脈修煉到驅魔天師境,已是了不得,當代僅有數位。將截然相反的水火兩脈同時練成,怕是能稱得上天下第一了吧。

“前輩,饒過這頭煉魔。”風宗主反應過來了,煉魔宗歷史上一共才煉化三頭大魔,有一頭大魔在征戰中損失了,只剩下兩尊!這些煉化大魔,可比他這宗主更重要。宗主死了可以換一個,可煉化大魔沒了,想要再煉化一頭?太難了。

“吼”黑甲大魔痛苦哀嚎,被渾濁水流裹挾著下半身都懸浮了起來,徹底離地,無法逃離。

黃泉之水侵蝕,五色神火灼燒,即便是它的身軀也迅速被侵蝕滲透,鱗甲粉碎,血肉粉碎,黑氣升騰被灼燒殆盡。

“不,不。”風宗主驚恐絕望看著這幕。

廳內賓客們都避讓到角落,有些心顫畏懼看著這幕場景。

“老五,你認識這位驅魔大師?”金銀幫其他五位高層也都看著,他們眼界有限,還不清楚孟川施展的手段代表了什么,只能用模糊的‘驅魔大師’來稱呼。

方大龍看著兒子施展出的符法,只覺得一切都有些不真實。

兒子有這么厲害嗎?

難道斷臂,讓兒子反而蛻變了?

“這,這……”大廳之外,一層層守衛的士兵們透過窗戶、大門看到廳內發生的一切,也個個驚呆了。

“快走,大魔完了,宗主也完了。”

“趕緊走。”

“詭魔也別管了。”

潛伏在士兵中的煉魔宗一些弟子見狀,嚇得立即四散而逃,甚至都不管存放在這座府邸的十六頭詭魔了。因為他們很清楚……驅魔天師有的是法子追蹤魔,帶著詭魔,是很容易被追蹤的。

“煉魔宗主,現在怎么辦?”石大帥和兩名副將焦急看著風宗主。

此刻黑甲大魔,已徹底化作灰燼。

風宗主抬頭看著孟川:“我有眼不識高人,高人可否看在我煉魔宗為天下所做貢獻,饒過我這一次。”

“煉魔宗先輩,驅魔殺魔,的確有功。可他們有功,關你何事?”孟川話音一落,五色神火便沾上了風宗主,以及旁邊的石大帥和兩名副將,他們四位幾乎瞬間就已化作飛灰。

“一群臭魚爛蝦!”孟川眼中有著冷意。

如果真的是為了老百姓的軍隊,他還敬佩幾分。

可實際上,和腐朽的大虞王朝開戰時,沒有他們。

等大虞王朝完了,一個個軍閥冒出來!占領各地,掠奪各方,他們的掠奪比大虞王朝還要更貪婪。比如這次……這位石大帥看似只是收割了濱海城最富有最有權勢的階層,可這階層被收割后,自然會傳遞到底層,濱海底層日子只會更艱難。

亂世,這些火上澆油劫掠的,更加可恨。縱容亂軍劫掠,更是該死。

“死了?”

“煉魔宗主,石大帥,都死了?”廳內的濱海高層們都有些震撼,又看向那位斷臂布衣青年。

孟川看著這幕,卻思忖道:“僅僅憑借虛空畫符,需水火兩脈符法結合,方才斬殺一頭大魔。看來我離殺‘源魔’還差得遠。”

孟川看向身側的方大龍:“爹,我們回去吧。”

“好,好。”方大龍連點頭,還有些蒙。

“爹?”

金銀幫其他五位高層,還有廳內其他權貴人們都看向了方大龍。

方府,驟然成為整個濱海城權貴拜訪最密集之地。

軍隊、商界、驅魔界各方高層都前來拜訪,拜訪不到那位驅魔天師’方岐’,拜訪他父親方大龍也好。

“大哥,聽說方天師乃是如今濱海城的這個!”一位漢子豎著大拇指,“我們血斧幫一個小幫派,我們能進得去方府?”

“你大哥我也曾和方大龍前輩喝過酒,他定會給我幾分面子。”馬幫主提著禮物,帶著副幫主來到方府門前,討好說出了來意,他只說是和方老爺有舊,前來拜訪。

“在門口等著。”有人進去傳話。

馬幫主帶著副幫主忐忑等待。

“馬幫主,請。”

馬幫主頓時腰桿都直了幾分,得意瞥了眼副幫主,一同走了進去。

天下各方都知道,在南方濱海城出了一位驅魔天師‘方岐’。

方岐的情報也出現在各方的案桌前——方岐,本是鄉下土財主之子,年少進入京城驅魔院學習,頗有天賦,后加入驅魔司成為銀章驅魔人,斷臂后,心灰意冷在驅魔院教書,在驅魔院期間,經常去經書樓看書。京城被攻破后,方岐也回到了濱海城。

一出手,沒使用任何符箓、法器,僅僅憑借虛空畫符,以水火符法便殺了煉魔宗的那頭黑甲大魔,如此實力簡直恐怖,隱隱有天下第一人的威勢。

濱海城各方將各種奇珍寶物送給方天師!一副聽‘方天師’號令,甘為‘方天師’走狗的姿態,畢竟在亂世中,隱隱天下第一人的‘方天師’坐鎮濱海城,那濱海城就亂不了。

之后日子里,驅魔界各方勢力也派人去拜訪這位‘方天師’,方天師為人甚好,愿意和來者交流驅魔秘法經驗,甚至吸引到其他驅魔天師去拜訪,方天師毫無保留,和各方交流經驗……偶爾展露手段,也是恐怖非凡。但凡和他交流的驅魔天師,盡皆承認不如‘方天師’。

時間流逝,轉眼已是方天師擊殺‘黑甲大魔’的七年之后了。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滄元圖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558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