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25章 兩枚銅錢

第725章 兩枚銅錢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25章 兩枚銅錢

陳姓軍官名叫陳首,原本他對于收到的家書將信將疑,但畢竟是隨軍出征并且經歷過數場血戰的老兵了,早就見識過大貞和敵方的天師,對此類事物也更加小心謹慎,而此刻已經見過那“福”字,陳首幾乎能斷定此物為寶。

這還有什么話好說,陳首現在心中就一個念頭,拿下這個“福”字,當然信中提到需要注意的地方他也不敢忘,但首先他得確保自己在能出手的情況下能拿下這寶貝。

年輕男子的攤位前圍過來不少人看著他的貨物,有精美的雕刻,也有一些飾品,而陳首則退開一步,到了外圍,幾個同來的軍士調侃著。

“這人想錢想瘋了,一張福字,敢要價十兩黃金,這都夠買一棟上好的宅子了。”

“就是,十文錢還差不多!”“呃,這字看著確實像名家之筆,十文還是便宜了點吧。”

“那就一百文,不能再多了。”

陳首走近他們幾步,看了看那邊攤位,然后低聲詢問同伴。

“你們有多少錢?能拿出來多少?”

“啊?陳哥,你要買什么東西?”“要買啥啊,沒帶夠錢?”

“是啊,想起來家里要我帶點東西回去,錢不太夠。”

陳首仔細想過了,自己身上現銀大概有七八兩銀子和半吊銅錢,還有一張二十兩的銀票和一張十兩的銀票,但銀票的錢莊不在這,短期內兌換不到現銀。

陳首一來大小是個軍中都伯,二來平時為人不錯,所以要幫忙的時候大家都樂意,紛紛查看自己現銀。

“我就帶了二兩。”“我這有四兩銀子一百多文錢。”

“我這也有一兩。”“都伯,我這有一塊碎金,大概能有一兩。”

一眾人湊了湊,不算銀票,攏共現銀能抵得上四十幾兩,陳首眉頭皺起。

“不夠啊,還是不夠啊……”

旁人納悶了。

“陳都伯,這還不夠?”“陳哥你要買什么啊?”

“不會真的要買那個福字吧?”

有人見到陳首視線頻頻瞥向那邊的攤位,不由這么一問,陳首趕緊笑了笑搖頭道。

“那福字我確實喜歡,看著像名家之筆,不過十兩金太過了。”

“就是……”

“走吧,我們附近逛逛。”

陳首招呼一聲,大家也往他處走去,但在離開前,陳首又靠近此刻人少了許多的攤位,那邊正在清點銅錢的男子也抬起頭看他。

“軍爺,可有什么看得上的,你要是想買,我就給你便宜點。”

陳首搖了搖頭,看向籮筐上的福字,看著真的如同新寫沒多久的。

“這字……”

“這字你要買?”

年輕男子愣了下,下意識伸手按在福字上。

“這字,你還是別賣了,不論它是不是開過光,就沖這書法,也該好好保存,帶回家去吧。”

見陳首不是要買,男子又大大咧咧起來。

“這就不勞軍爺費心了,我張率自有分寸,低了肯定不賣的。”

果然姓張,陳首點了點頭。

“那就把字收起來吧,有道是財不外露,這字也是如此,對了你一般什么時候會來擺攤?”

張率撓了撓頭,這軍士是怎么回事?但畢竟對方看起來是個軍官,不敢怠慢。

“這說不好,手氣好的時候就不來,來擺攤的話,一般也是天近晌午。”

“嗯。”

陳首點了點頭,再次看了一眼那福字,才和身邊的軍人一起離開了。

張率又擺了會攤位之后,見沒多少生意了,便也收起東西挑上扁擔離去了,回去的路上口里哼著小曲,心情還是不錯的,手伸到懷里掂量錢袋,銅錢和碎銀相互撞擊的響聲比歌聲更悅耳。

“嘿嘿,今天賣了得有快一兩!”

張率視線瞥向其中一個籮筐內已經卷起來的福字,這字吧,他知道肯定是真的開過光的,從記事起這字就不曾褪過顏色,家里長輩也十分看重這福字。

但張率覺得這“福”字也就是個稍稍避避邪的作用了,連蛇蟲鼠蟻都驅不了,張家也只是比尋常人家稍稍家境殷實些,有個稍大的宅子,可也算不上什么真正錦衣玉食的大戶人家,也從沒聽說家里遇上過什么橫財,都是老一輩自己辛苦勞作節儉出來的。

所以對于這個“福”字,在從小到大看了它近二十載的張率眼中,沒那么玄乎,當然,這字自打張家搬家就不貼在外面了,而是藏家中柜子里了,這一藏就是快十年了。

這些年家里一直過得不錯,其實張家人都快把這“福”字給忘了,直到前些日子張率翻找東西典當的時候,這才重新發現了這張本以為早就丟失了的“福”字,但張率沒聲張。

陳首回到軍營中之后,開始變得心不在焉起來,兩天時間里,滿腦子都是那個曾經見過的“福”字。

這兩天他出操之后,都會去集市那邊逛,但是卻再也沒見過那個叫張率的男子,更何況他還沒湊夠錢,這讓陳首有些患得患失。

今天再次從集市那邊回來,陳首路過一個白色營帳,見里頭的人正在寫字,心里有事,便想著是不是寫封書信回家去問問,但又覺得這一來一回的信件可能數月,實在是太遠。

帳篷中的主簿抬頭看看外面,見陳首徘徊了一下要離去,便開口叫住了他。

“陳都伯?你可是有事?”

陳首頓住腳步,心中煩躁之下,想著這主簿學問好,自己和他關系也不錯,說不定能排解一下苦悶,便走了進去。

陳首先是拱了拱手,然后嘆氣道。

“祁先生,我確實心有苦悶啊。”

主簿名叫祁遠天,本是京畿府人士,當初大貞和祖越才開戰,和許多熱血書生一樣,提起三尺青鋒,直接從軍北上。

祁遠天起身回禮,然后示意陳首坐在一邊的凳子上,自己趕緊將手上的書文結尾,又按上印章,才放下筆看向陳首。

“陳都伯,何事煩悶啊?”

“哎,我這看上……看上一件心儀之物,奈何太過昂貴不說,賣這東西的人最近也不出現,心里癢癢啊!”

祁遠天心下有些好奇了,這陳首他是知道的,為人不錯,頭腦也清晰,別看只是一隊都伯,其實上頭有意將之提拔為一曲軍候的,而且上一場仗下來只是賞了軍餉,功勞還沒徹底歸算,以陳首上次的表現,這提拔應該能坐實。

“哦?是什么東西啊?”

“是……哎,是個稀罕的東西,說不清,對了祁先生,你那有多少銀兩,可方便借我一些?”

“我?”

祁遠天有些好笑,摸出自己的錢袋子往里瞅了瞅,除了銅錢,還有些銀錠以及碎銀子碎金子。

“大概值紋銀百兩吧。”

陳首一愣。

“這么多?可否借我一些,借我三十兩,三十兩就夠了!”

“三十兩啊?這可不是小數目啊!”

祁遠天笑了笑。

“那,那祁先生借是不借啊?”

“借,陳都伯的為人,祁某還能信不過?”

這下陳首心情一下好了不少。

“哈哈哈哈,多謝祁先生了,多謝了!唉,可惜光有錢還不夠啊……”

祁遠天看看他,低頭從錢袋里整理金銀,他不似一些軍士,有時候攻城略地之后還會去花天酒地發泄一下,很多犒賞都存了下來,加上職位也不低,所以余錢不少。

在錢袋中挑揀幾下,忽然,一簇金光閃過,令祁遠天動作一頓,然后手指在錢袋中撥了下,里頭有兩枚銅錢似乎比其他銅錢都惹眼些。

“祁先生?怎么了?”

“啊?哦,沒事,沒事,三十兩是吧,正好我這有銀秤……”

看著祁遠天將完整或者散碎的金銀拿出來過秤,陳首想著那個福字,忽然又問了一句。

“祁先生,你說,什么才能算是有福呢?”

祁遠天其實每次取金銀都在看錢袋深處,不過聽到這問題還是覺得有趣,想了下抬頭回答。

“其實吧,依祁某之見,所謂有福,不是大富大貴,不是錦衣玉食前呼后擁。”

“那是什么?”

“記得還求學的時候,曾和鄧兄討論過這問題,什么是福呢?家境殷實、家庭和睦、無災無劫、無病無痛,不仇恨他人,也不被他人所恨,總的來說就是生活順遂,活得舒適安逸,并無太多煩惱,父母高壽,娶妻賢惠,兒孫滿堂,都是福氣啊,你看看這祖越之地,如此人家能有多少?”

陳首聽著深以為然,點頭附和一句。

“祁先生說得在理,以前的祖越,大富之家還容易遭人惦記,大權之家又身陷漩渦……”

“是這個理。”

祁遠天這會也稱量好了金銀。

“差不多三十二兩,不太好分,陳都伯且先拿去用吧。”

“哎,多謝祁先生!”

陳首站起來行了一禮,才接過對方遞來的金銀,沉甸甸的感覺讓他踏實了一些。

“陳某告辭,祁先生有事可以來找我,能辦到的一定鼎力相助!”

“嗯好,不送。”

祁遠天也站起來回禮,等陳首走了,他立刻坐下來從錢袋中取出兩枚銅錢,這錢一取出來,又看著只是普普通通,但那種感覺還在。

“這錢是……對了!”

祁遠天忽然回想起來,當初從軍之前,似乎在京畿府的一個茶館中,一個頗有風度的先生留下過兩文茶錢給他,只是仔細想想卻也想不起那人長什么樣了。

‘不對啊,當初從軍不久,錢袋不是丟過一次嗎,這銅錢也該一起丟了才對的……難道不是那兩枚?’

祁遠天皺眉想了好一會,直覺告訴他,這兩枚銅錢,就是當初那兩枚。

“呃,仗差不多打完了,也快過年了,我是不是也該去趟集市,買點什么?”

因為陳首的話,祁遠天也動了去集市的心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