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24章 有人賣福

第724章 有人賣福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24章 有人賣福

吞天獸體內,那懸浮在迷霧中的島嶼可不小,其上靈山秀水亭臺樓閣樣樣不差,其范圍簡直如同一個小型宗門,若非巍眉宗一直以來都限制進入的人數,光小三這一只吞天獸就能支撐起一個小城。

周纖帶著計緣的人在島嶼上選擇風景秀麗的地方逐一介紹,這些地方往往有陣法布置,隱射在周圍的霧氣上能看到外方的景色,能見下方群山大地,能見遠方云彩陽光。

在步入島上的時候,周纖就一直在留心觀察雙目微閉的計緣,不只是她,居元子和練百平等人也總是將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計緣身上。

這計先生從之前上了吞天獸沒多久,就感覺昏昏欲睡,雖然能走能聽,但給人的感覺分明是神隱之中。

“幾位前輩,諸位道友,此處有一靈泉,同小三的身中靈脈相通,泉水之中靈氣極為活躍,不論是用來烹茶還是用來煉制法水等物,都是十分出眾的,閑雜人等是無法靠近的,諸位要用,可過來自取。”

在眾人注意力短暫放在周纖腳邊的小小水潭上的時候,計緣卻睜開了眼睛。

“計先生,您回神了?”

練百平在邊上低聲詢問一句,計緣點了點頭,對著周圍人和周纖歉意地笑了笑。

“小寐了一會,對了周道友,計某的客舍在哪里,有些許感悟,需要閉關梳理一下。”

周纖心中一驚,不敢怠慢,趕緊道。

“先生,在給您的那塊船牌玉佩上輸入靈氣,自會有所感應,其中陣法也是以此玉佩操控。”

“好,那諸位繼續,計某失禮,先行告辭了!”

計緣朝著周圍拱了拱手,旁人自然是回禮連道“不敢”,等計緣轉身,縮地而行離去之后,所有人面面相覷,都略有驚色。

在場人心中對計先生是個什么道行都有自己較為清晰的認知,這樣的人物突然心有感悟要閉關,可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小事了。

“計先生,這是悟出了什么天道至理了吧?”“或許是神通精進了。”

練百平既是好奇又面有憂色,看了一眼一旁正在撫須的居元子,帶著惆悵道。

“先生悟道自然是好的……可不知何時能出關啊……”

居元子也微微一愣,代入天機閣一方一想,果然也覺得十分難辦,計先生這等仙道高人,說閉關可能只是小睡一覺沒幾天功夫,也有更大可能是一閉關就不知年月了,若是過個一年半載還好,如果直接十年八載甚至幾十上百年,那就不好辦了。

不過居元子對計緣更了解一些,安慰練百平一句。

“道友無需擔心,計先生自有分寸,不會讓天機閣等太久的,以居某對計先生的了解,吞天獸到達天機洞天外之前,先生必然出關,居某此刻更好奇的是……”

“計先生為何閉關?”

“不錯,練某也同樣好奇!”

周纖也望著計緣離去的方向,回神之后見眼前剩下的人似乎也興趣缺缺了。

“周道友,也無需介紹了,我等自行去往客舍吧。”

“好,那晚輩就不叨擾了,諸位有什么需求,可告知就近的巍眉宗修士!”

“嗯,告辭!”“告辭!”

計緣一走,大家都在猜測計先生離去的原因,也無心在做什么游覽,而同樣有些心不在焉的周纖也自然樂得離去,巍眉宗從來不搞這種形式主義的客套,實在是天機閣和計緣太過特殊,這次才表現得熱情些。

練百平和居元子的客舍距離計緣最近,幾乎是一左一右,間隔不足二十步,他們結伴回來的時候,計緣的客舍卻并未開啟閉關陣法,只是十分平常地關閉了院門,兩人似乎隱隱能嗅到一股墨香,但卻看不到院落的內堂。

對視一眼之后,練百平和居元子還是沒進去打擾計緣打算,相互拱了拱手就各自走向自己的客舍。

島嶼某處的一棟閣樓上,趴在桌上小憩的江雪凌正聽著晚輩的匯報。

“計先生閉關去了?”

“嗯,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出關,之前還答應師祖交流煉器之道的。”

江雪凌若有所思。

“無妨,總會有機會的。”

計緣的閉關當然不是許多外人猜測的那樣,既沒有大作也沒有靜定,只是在自己的客舍中擺開文房四寶,拿出那一張許久沒有動靜的袖里乾坤之術的推演卷軸,以他習慣的衍書之法開始細細推導,將游夢所得細化。

這次衍書計緣落筆疾書猶如行云流水,不停往下書寫的過程中,以前一些關鍵留白之處居然自己隱隱浮現金光,開始結合周圍的文字演化出一個個金文,而計緣對此示弱不見,時而閉眼時而微瞇,手上卻從來不停。

“所謂吞吐乾坤之法,自然要讓人避無可避,袖展則天昏,法現則地暗,非日月無光,只是華光盡覆矣……”

計緣此刻下筆如有神,此神非神道之神,而是自身元神及身中各靈天人交感。

金甲依然佇立在院中,小紙鶴和一眾小字安安靜靜的就圍在桌案周圍,十分認真的看著。

兩個多月過去,練百平打開自己的院門,在院中遙望計緣所在的院落,那股淡淡的墨香越發明顯了,心有向往但不會去打攪,而是掐指算了起來,不過他算的不是計緣,而是已經離開的云洲。

云洲南垂很多地方已經大雪紛飛,而在遙遠的祖越舊地,東海邊上的一個城鎮中,一個油頭粉面衣著華貴,約莫二十出頭的男子正挑著扁擔到了集市上。

這集市顯得十分有活力,絡繹不絕的不只是百姓,還有一些大貞軍士,而且周圍百姓都不怕他們,反而都希望兜售東西給他們。

男子將籮筐放下,立刻大聲吆喝起來。

“來來來,諸位大貞的軍爺過來瞧瞧,我這可是有不少家中的好玩意,正適合帶回大貞,價格絕對公道啊!”

“來來,都來看看啊,全都是好東西啊!”

男子吆喝了一句,但周圍人至多看看他,圍過來的不多,他想了下,干脆把其中籮筐里的東西都倒出來。

乒鈴乓啷一陣響過后,清空的籮筐被男子倒扣,先將地上的東西簡單理順擺好,然后從另一個落款里取一個卷軸出來,小心地將之展開,放在倒扣的籮筐上。

“都來看看咯,玉雕玉釵,還有上好的字畫和開過光的‘福’字咯。”

擺弄正常了一些,終于也有人過來看了,籮筐上的那個“福”字一看就十分喜人,怎么看怎么舒坦,率先引人問價,是個提著菜的老農。

“你這里東西多少錢啊?”

“哎價格公道的!”

“這‘福’字不錯,寫得挺好的,多少錢?”

有人問價,男子張口要價就嚇到了問價的人。

“這字聽我爹說是高人所贈,家中有家訓,定要傳承此字,若不是我此前手癢…..咳,反正,一口價,十兩黃金!”

“什么?一個破字,十兩黃金?你還不如去搶!”

“是啊,這價太過了。”

“什么東西要十兩金子啊?”“一個破字。”

“我瞧瞧。”“哪呢?”“那呢!”

十兩黃金這句話一出顯然起了效果,引得很多人圍過來看,賣東西的男子心中微微一喜,他根本不指望誰會十兩金買字,否則買的人是真的傻了,他就是要這個效果。

“那你們還價啊,買賣不就是要討價還價么,我還真就告訴你們,這字可真是高人開過光的,原本貼在我們家大門上,我小時候經常看,十幾年都嶄新嶄新的,墨跡都不帶掉色的,后來搬來這的大宅子,長輩就把字保存起來收好了,這又是這么多年,你們看,墨跡如新!”

“哎你這年輕人,這不就是新寫的嘛!”

“就是,別以為我們好糊弄!”“是啊,你說二十多年的字,哪有這么新的!”

在邊上人起哄發笑的時候,遠處一名姓陳的大貞軍官聽到動靜卻心中一動,下意識摸了摸胸口處,里頭有一封家書。

‘真有人在賣‘福’?’

“走,我們也去那邊看看。”“好,去湊湊熱鬧!”

軍官提議之下,邊上幾個軍士也一起往那邊走過去,而那個賣東西的男子正在據理力爭。

“別不信啊你們,這字還真就這么神奇,而且啊新年快到了,家中請個‘福’字,討個招財辟邪的彩頭……”

男子瞅見有軍士過來,聲音也提高了幾分。

“諸位,咱們如今日子太平不少了,以后的變化也不會少,這就是福到了,這字不也應景嘛!”

“那我們可以找個先生寫嘛。”“就是。”

“那不同啊!我這字是個寶貝啊,比我年紀都大呢!”

陳姓軍官這會也挨到近處,第一眼看到籮筐上的福字,居然有種字在散發淡淡光芒的感覺,閉眼再睜眼,這光又沒了,但剛剛的感覺卻無比真實。

“這字怎么賣啊?”

“哈哈哈哈,軍爺,這人啊,想錢想瘋了,賣十兩金!”“對對,是金子,不是銀子!”

“十兩?這么貴啊?”

陳姓軍官詫異一句,那男子不好意思地笑笑。

“軍爺,買賣就是討價還價嘛,不過這字啊,確實好,您若是要,呃,八兩金即可,就沖這字,雖無落款,絕對大師名家之筆!”

陳姓軍官幾乎下意識就想張口答應,想到信中內容才強壓住沖動,誠懇對著男子道。

“你啊,把這字還是拿回家去,家里人知道你賣這個‘福’字不?既然你說是寶,為什么要賣?”

“軍爺……呃,您這……我,就是做個小買賣……諸位看不上這字,那買點別的吧。”

男子支支吾吾一會,開始兜售攤位上的其他東西了,反正客人是引來了不少了。

還別說,兩個小籮筐隨便裝來,又隨便擺在地上的東西,不少居然都十分精致,不是大路貨,而且其他東西價格也算公道,攤位的銷路也打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