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37章 借影悟形凝聚精靈

第637章 借影悟形凝聚精靈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37章 借影悟形凝聚精靈

應若璃和大棗樹輕聲細語的說完悄悄話,隨后才笑容滿面的離開走開幾步,到了樹下的石桌上坐下,對面坐著的魏無畏只是維持著常態化的笑容,讓自己盡量放松。

“魏先生,你和計叔叔什么時候認識的?在何方仙鄉修行?”

魏無畏笑容不改,看了一眼廚房方向,煙囪里正冒著煙氣。

“回應娘娘的話,魏某當初在縣外遇刺,折返縣中偶然知曉這縣中有一位隱居的奇人,遂帶著祖傳寶玉前來居安小閣求解心中疑惑,因此結識先生,后也因先生相助,我兒與我才能入得玉懷山修行。”

龍女微微點頭,果然是玉懷山,應若璃對玉懷山的人其實也好感欠奉,但和計緣有關系的當然例外,況且自己爹爹都說過去了,也就不算什么了。

“說說你們家的事吧,反正也是閑著,若沒有什么隱私之處的話,我還挺想聽聽的。”

龍女這要求魏無畏當然不敢不從,而且也沒什么不能說的。

“應娘娘要聽,魏某自然知無不言,如今小兒元生與我同在玉懷圣境修行,能有今天,還需說到當年的妖虎之皮……”

魏無畏這次過來,其實除了親自在年關之際拜訪一下計緣,還有件事想來請教計緣,他們魏家同祖越國鹿平城的江氏也有生意來往,前段時間得到消息,在祖越國,疑似出現了當年在寧安縣外那個救了他魏無畏的公門高手,但這人連裘風都算不到,本能讓魏無畏覺得特殊,也就想著來問問計緣。

在龍女聽故事一般聽著魏家趣事的時候,廚房的計緣終于煮好水了,雖然之前也就是做一個態度,但既然選擇燒柴煮水,當然有始有終,給生活一點儀式感嘛。

計緣用托盤端著廚房中留存的茶具出來。

“沒什么好招待的,嘗嘗這棗花蜜晶泡茶,也算是難得之物,只有計某這能喝到。”

計緣將托盤放下,取了融有密晶的茶壺親自為龍女和魏無畏倒茶,同時計緣的余光也瞥向大棗樹方向,心中想著剛剛龍女和大棗樹到底說了什么,不可能只是復述之前面攤上的話吧,那需要講悄悄話?至于魏無畏之前和龍女提到的那個公門恩人的話題,計緣在廚房也聽到了,只是他根本沒打算回答,至多會從玄之又玄的角度搪塞幾句。

半個時辰之后,魏無畏先行起身告辭,計緣沒打算去魏家過年,反倒是讓魏無畏會知玉懷山,他計某人可能會去求解一些有關于天機閣的事情,上次仙游大會,天機閣因為早已封閉洞天,竟然真的連一個代表都沒去,計緣早有打算去看看,最近幾件事后這念頭就更強了。

計緣送魏無畏到小院門口,魏無畏站在院外向著計緣和一旁的龍女行禮。

“魏某這便告辭了,先生和應娘娘不必送了!”

和一條龍在一塊,尤其知道對方雖然看著溫柔有禮,其實真生氣了十分恐怖,魏無畏壓力還是很大的,這會要離開了也有松口氣的感覺。

計緣一邊回禮,在魏無畏正要轉身的時候,忽然開口道。

“魏家主,你雖沒有一起前往仙游大會,但想必你也知道仙人渡口的事情了吧?”

“呃,確實知曉。”

這種事魏元生早就和魏無畏講過了,他當然不會陌生,只是疑惑計緣為什么突然在臨別時說起這個。

計緣笑了笑道。

“仙人渡口,修士坊集,容納四方修行之輩交流其中互通有無,其實挺不錯的,魏家主乃商賈大才,可以多想想這事。”

魏無畏僅僅是微微一愣之后,眼中似有光芒閃過,探頭望向計緣,而后者則看向身邊的應若璃。

“玉懷山自有底蘊,魏家主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未必不是大有可為,且龍族富庶,未必不可一助。”

計緣當著應若璃的面說這事,基本就是告訴她,如果真的有可能,想讓至少是老龍這一脈的龍族助力一把,甚至是一起拉入伙,應若璃本身是大江正神,而且修行一片光明,算是前途無量,有議事的資格。

以應若璃的聰慧,哪能不清楚計緣的意思,沒有絲毫猶豫就直接露笑開口。

“計叔叔所言甚是,魏家主可回去多思慮一下,或者你只需會知玉懷山一聲,除了借個名頭,并不需要他們如何助你,自有我會幫你。”

魏無畏的心猛然跳了幾下,思緒如電精神亢奮。

“魏某明白了,好好思慮此事!”

再三拜別之后,魏無畏帶著激動的心情匆匆離去,如今的魏家算是屬于玉懷山門下,隱于世俗中的仙修家族了,若是真的能借仙人渡口和坊集再進數步,那前途絕對不凡。

魏無畏走了,但應若璃卻留了下來,理由是要幫助大棗樹完成修行中的關鍵一步,這理由計緣也不好拒絕,自然沒有不允,而且他也十分好奇,很想搞清楚應若璃一條螭蛟,之前還不懂草木之精怎么修行,為何突然就知道怎么幫大棗樹這種靈根之木了。

臘月二十七,也就是當天夜里,計緣站在自己的屋中,屋門緊閉,但他能透過窗戶紙能看到應若璃就盤坐在大棗樹下,人與樹各有光彩氣相。

小紙鶴和一眾小字也全都貼到了門上,小心翼翼地看著外頭,連小字們都沒發出一絲聲音。

應若璃一直坐在樹下,樹隨風搖,衣隨風飄,睜開眼看向對面正屋,屋內燈已經熄了,更感受不到計緣的氣息,心道計叔叔應該是睡了。她抬頭望向大棗樹樹冠,露出笑容道。

“計叔叔的修行之道講求順其自然應承天地之妙,在計叔叔庇護下,你少走了許多彎路,不過這關鍵一步你始終沒有邁出,是怕邁得不好吧?”

“沙沙沙沙沙……”

大棗樹枝葉輕搖,回應著應若璃的話。

“本來我也不懂草木之精的修行,更不用說你這天地靈根了,不過現在倒是理解了,你根本不是修行不得其法,攝畫留影以觀其妙,我知道怎么幫你,這一助可幫你跳了一大步,總而言之算是利大于弊,千萬記得我們的約定哦?”

說完這句,應若璃緩緩起身,一展身子回旋一周,繞著大棗樹四方漫步而走,好似在翩翩起舞,片刻之后,更是隨著院中靈風繞著大棗樹飛舞。漸漸的,院中各處好似出現一個個模糊的剪影,都是應若璃身形變化的一種不同的狀態,不光有舞姿,也包含了行坐立臥各態。

這種模糊如墨卻有十分淡雅的剪影如霧如幻,而應若璃本尊的動作也不停歇,口中不時吐出淡淡白霧,將居安小閣院中渲染得一片朦朧。

“嗚嗚……嗚嗚嗚……”

包含春氣的靈風吹過,不光帶動院中落葉,更是將那一道道模糊剪影帶起,就好似清風帶動煙霧一般,也繞著大棗樹飛舞起來,風過樹梢繞動樹干,這影也會越來越模糊。

夜間應若璃從未睡在計緣安排的偏舍內過,每晚都在院中幫助大棗樹,一天,兩天,三天,到了第四天,院中的模糊的水霧剪影已經越來越不像是應若璃自己。

“借影悟形?”

計緣看著院中形影之像,心中微微恍然,至少此刻明白大棗樹凝聚精靈其實也需要一個觀道的過程,就和尋常修士悟道一樣,只不過這道在于近道形軀。

在樹妖樹精之流中,其實有不少是很怪異的男女同音,這一點有些像計緣上輩子看的倩女幽魂中的樹妖姥姥,導致這一點的,可能就是其中草木之精在關鍵一步上沒有自主選擇,或者難有自主選擇,于修行上不能算錯,但多少會有些怪異。

計緣略微一想就明白,大棗樹應該更傾向于選擇化為女性之態,否則觀近道之形他計某人難道不合適?

這是龍女在居安小閣院中的第四夜,也是這丙午年的除夕之夜,計緣視線從院中收回,走向床榻,將青藤劍靠在床頭,然后解下外衣后,躺在床上蓋一層被子閉上眼睛。

今夜除夕,各處都是一片喜氣洋洋闔家團圓的氣氛,再過一陣更是新春來臨清氣上升的時刻,計緣躺在床上以睡夢修行,對于大棗樹的修行絲毫不擔心。

“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陣鞭炮聲響起,正月初一清晨,寧安縣各處都有類似的鞭炮聲在炸響,計緣也睜開眼睛,從床上坐起來,掃了一眼房門處,小紙鶴和一眾小字全貼在那,好像一夜都沒動過。

初一的陽光斜著照射到主屋門前,也照射到棗樹身上,在院中投射出一個個斑駁的光點。

應若璃笑盈盈坐在石桌旁,而在她視線方向,棗樹下有一名身著青衣羅裙的年輕女子,正好奇又欣喜的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腳,面上透露著興奮與緊張。

“吱呀”

主屋的屋門被計緣從內打開,屋外兩人一起看向站在屋門前的計緣。

“計叔叔早!”“大,大老爺早!”

計緣視線落到顯得十分緊張的綠衣姑娘身上,面露笑意道。

“凝聚了精靈,算是朝前跨出一步,實乃可喜之事,但無法比肩化形肉體之軀,甚至還無法遠離本軀棗樹,不過倒是能說說話,神識也不會一直困于也樹軀之中了。”

見計緣并無任何不悅之色,綠衣暗暗長出一口氣,儀態大方地向著計緣施禮。

“謝大老爺提點,棗娘知道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