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36章 棗娘

第636章 棗娘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36章 棗娘

可以的,計緣心中暴汗,這就是龍女口中的“闖了點禍事”?

計緣穩了穩心情,將注意力放到事件本身上,盡量不去想那共龍君之子是個什么慘狀,以平和的語氣詢問一句。

“那共繡是如何惹到你的?”

應若璃咧了咧嘴,并無什么顧忌地直接說道。

“計叔叔,您或許聽過一句俗語,說的是龍性本淫,此言有以偏概全之處,但也不是全錯,這共繡是南海共龍君長子,本來正常求偶倒也無可厚非,他貴為真龍之子,我雖看不上共繡,但他若來追求我,我也不會太讓他難堪,只不過這兩年群龍相會他已經得盡新歡了云雨不休了,還來招惹我,我就揍了他一次,讓他老實了。”

應若璃本身身份尊貴,揍真龍之子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小輩自己的小矛盾,技不如人的在龍族中沒有話語權。

事情肯定沒這么簡單,尋常打架龍女也不會下這么重手,計緣也不插嘴,就靜靜等候,一邊的魏無畏一直仔細聽著,當然也不敢發表什么意見。

應若璃見計緣沒有問什么,笑了笑繼續說下去。

“計叔叔或許不知,龍族有一種技法叫做纏龍訣,既可用于殺伐爭斗,也可用于以龍形交尾或者人形交合,因為許多龍族性情暴躁,行交合之事的時候,雄龍往往以此式制住母龍防止對方因不適而反噬,當然,亦有母龍以此法制住公龍的。”

“這廝也是自己找死,用一個向我道歉的借口邀我出去,我顧慮其父顏面便應諾了,不成想共繡還趁我不備想用纏龍訣用強,還說會向我父親提親,讓我從了他,哼哼……”

龍女冷笑一聲,繼續道。

“只可惜他高估了自己,更低估了我真正的道行,還以為前次敗于我手只是大意,此番他欲行不軌之事,若璃當然忍無可忍,直接就掙脫控制,一爪將他子孫根扯出捏碎了。”

顯然龍女現在依然沒有消氣,這會說的時候依然咬牙切齒人不解氣的樣子,魏無畏胯下的涼意就沒消退過,連計緣聽著也是腹下微緊。

說完這些,龍女的狀態立刻軟化不少,看向計緣神色也罕見的略有苦惱。

“雖然共龍君表面上并無斥責我,反倒對著其子大發雷霆,但龍族向來護短,定是也恨上我了,我爹爹同樣大怒,但共繡的狀況慘了些,也就沒有發作,只是將我趕回了通天江,命我百年之內不準出遠門。”

這時候,孫福做好了計緣和魏無畏的面條,一起端了過來。

“計先生,魏先生,你們的面條和雜碎,請慢用。”

“多謝了。”“多謝!”

計緣和魏無畏自己動手將碗端上桌面,謝過孫福之后,孫福樂呵呵的拿著托盤離去,絲毫沒意識到這邊正在說著一件對于男性來說多可怕的事。

等孫福一走,計緣一邊用筷子攪拌了一下面條和鹵子,一邊低聲問道。

“不止一位龍君在場,就沒有沒辦法治好那共繡?”

“呃……計叔叔,若璃當時也是真有些心慌,所以出手比較狠……原形之物已經被我徹底毀去,共繡道行和心境都是大損,再生的話有些困難,即便施以靈藥能成,也是徒有其表……”

從龍女的敘述中計緣明白,這位共龍君之子的傷肯定不是外傷那么簡單,哪怕治好了也可能是中看不中用,更可能有嚴重的心理陰影。

“那你來尋計某的意思是?”

應若璃下意識望向天牛坊,雖然此刻視線被房屋建筑所阻,但計緣知道她看的方向是居安小閣所在。

“計叔叔,我爹爹之前安慰共龍君說,他有一好友,栽著一株天地靈根,或可救一救共繡殘軀,若璃覺得八成就是計叔叔這了……”

應若璃面色恢復平靜,隨后緩緩道。

“如若爹爹真的替共氏來求,若璃希望計叔叔不要讓果,若非共繡是共龍君之子,若璃早殺了他了,如今已經是便宜他了!”

龍族尤其是真龍之間雖然都相互認識且有些交情,但這種事可沒什么你好我好大家好,既然共繡先動的手,在這種事情上,應若璃可不會有好脾氣,如若她道行差一些,完璧之身被以這種方式破去,說不準化龍之機都會受到影響,沒有直接殺了對方已經夠給面子了。

一邊的魏無畏聽聞這些內幕,已經驚于身邊女子竟然是龍,然后本來以為這龍女是來求藥為共繡治病,以緩和雙方的氣氛,沒想到完全相反,聽得魏無畏額頭微微見汗。

計緣倒是應若璃的請求算不上有多意外,知曉龍女自己并未吃虧的情況下心里也比較輕松,不過他并沒有直接答應或者拒絕,而是笑了笑道。

“這樣吧,你先自己去和大棗樹說這事,然后計某的意思是,多少賣那共龍君一個面子……”

在應若璃皺起眉頭的時候,計緣繼續把話說了下去。

“屆時哪怕真來求果,計某應允了,棗樹不愿落果也不能強求,且火棗都尚未到真正成熟的時刻,這也本就是實情,可言將來棗果成熟之時,計某能看在你爹的面子向大棗樹求一粒果子。”

應若璃心中一動,開口多問一句。

“計叔叔,那棗果什么時候能真正成熟啊?”

計緣攤了攤手。

“那就不清楚了。”

說完這句,計緣用筷子挑起面條,往嘴里送了一大口,又夾了幾片雜碎送到口里,充滿幸福感地咀嚼起來。

一邊的應若璃忍了一會沒忍住,還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計叔叔這人平常一本正經,沒想到其實也有不少壞水。

“哎,這位魏先生,你怎么不吃啊?”

應若璃笑著問了一聲,魏無畏身子一抖,趕緊回了一句“吃吃”,就拿著筷子滋溜起面條來,只是今天這面條的滋味算是品不出多少了。

一刻鐘之后,三人付了面錢離開面攤,來到了居安小閣門前,在計緣從袖中掏鑰匙開門鎖的時候,應若璃也和魏無畏一樣抬頭看著院門上的匾額,相比于魏無畏,應若璃能看出其中隱藏的奧妙。

“吱呀”

院門打開,計緣招呼一聲“進來吧”,就率先入了院中,而應若璃也終于得見棗樹的全貌,樹干粗壯枝葉繁茂,隨風輕輕搖擺的狀態既有大樹的堅實又不乏有種輕盈感。

周圍的靈風好似自發圍繞著棗樹旋轉,在法眼和感知層面,隱隱有彩色光輝藏于風中,好似這風在嬉戲,一種春風四季不曾走的感覺在這里尤為明顯。

“坐吧,魏家主少見,若璃更是第一次來,可以嘗嘗我泡的茶水,嗯,我去燒水的時候,若璃可同大棗樹細說,它也快化出精靈之軀了,靈慧得很。”

見計緣入了廚房去了,魏無畏略顯拘謹的坐在院中,而應若璃則根本就沒入座,而是慢步走到了大棗樹樹干前,小心的將手伸出去按在樹干上。

“沙沙沙沙……沙沙沙……”

清風陣陣之中,大棗樹的枝葉輕輕搖擺,發出輕微的響聲,好像是被撓了癢癢。

“計叔叔,大棗樹叫什么?”

計緣在廚房那頭遠遠輕喊出聲來。

“本欲其初化出精靈讓其自起或者幫其取名,如今棗樹還未得名。”

“那棗樹是何性別?”

龍女轉頭看向廚房方向,那邊的計緣沉默了一會,抓著柴枝思考著這個“棘手”的問題,這棗樹,該是雌雄同體的么?草木精靈實在是太少見了,也沒誰研究過他們的性別怎么界定的,更沒有哪個草木之精自己來說這件事的,反正計緣是不知道內幕。

“呃,計某亦不能確定。”

龍女雖沒能從計緣那得到答案,但也并不在意,笑著看向這棗樹。

“若璃雖然少聞草木精靈之事,但隱約間似乎聽過,除了一些草木本就有性別之分,有的草木所化出精靈似乎是受修行中種種原因的影響而成,并無確切界定,看這大棗樹春秀亭亭守于居安小閣院中,又能開花結果,我就稱其為‘棗娘’吧,若其將來為男子,那再議便是。”

大棗樹又是一陣“沙沙沙……”的輕響和晃動,似乎并無不喜之處,計緣也就由得龍女了,只是自己在廚房燒火。

外頭的院中,應若璃再次講起之前在面攤上所說的事情,但只是開了個頭,龍女就貼近棗樹,對著樹干輕聲似呢喃,聲音讓魏無畏根本聽不清,就連在廚房的計緣也不知道龍女具體在說些什么,只是偶爾能聽到棗樹枝葉搖擺顫動的聲音。

“棗娘,你覺得我說得如何?”

“沙沙沙沙……”

大棗樹再次顫動起來,這次枝葉擺動得厲害,樹上火棗星星點點隱現紅光,如人之笑顏。

“哈哈哈……那這么說定咯?”

應若璃笑容滿面,顯然心情好了不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4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