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15章 只覺甚幸

第615章 只覺甚幸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15章 只覺甚幸

計緣的話一語雙關,仲平休和嵩侖看向案幾上的棋盤,原本的殘局隨著計緣這一子落下頓時被打破了格局,而仲平休心中的顧慮和略微的彷徨也因為計緣的話安穩了許多。

“呃,計先生,其實剛剛該白子走了……”

計緣低頭看了看,自己剛剛落下的是一顆黑子,不由咧了咧嘴,這會這種細節可以不必說出來的。

“獨自下棋未免無趣,計某來同仲道友下一局吧,很多事我們邊下棋邊說,也可借這棋盤講得更清楚一些。”

仲平休略一點頭,一拂袖,棋盤上原本的黑白子各自飛回了棋盒之中。

“計先生作請,仲某豈有不從之理,先生請選子。”

在兩人選子之后,暫無過多交流,各自以落子代替聲音,許久之后才繼續開口說話。

兩界山很特殊,在這里說話,但還沒有特殊到真正隔絕在天地之外,更沒有特殊到能隔絕一切影響,所以也不是什么話都能說,但計緣和仲平休本身情況特殊,都是對劫數有一些了解的,計緣自不必說,仲平休更是貨真價實的真仙高人,二者交流起來,有些隱晦得過分的話也能各自推敲出一些事情。

計緣結合自身見聞和現在聽到的事情,首先最明確的一點就是,這游離在正常天地之外的兩界山的重要性,此山來源不可考,不知多少年來一直承受重壓,仲平休以及前人做得最多的事情相當于是施法維護,讓這山不至于因為重壓徹底崩碎,而是維持該有的山勢,逐漸成為如今遠勝金鐵的怪山。

這兩界山所處的位置就好似一處奇特的洞天,但山勢遠方朦朧扭曲,看著與兩界山本身那沉重堅實的狀態截然相反,仿佛兩界山的存在本身被這片空間所排斥。

從所聞所觀上,計緣和仲平休都認為,兩界山本身只是暫時處在如今的空間內,但怎么讓它出現在它該出現的位置,又是什么時候產生這種變化,或許需要人為控制,至少仲平休在一千多年來自認已經將兩界山摸透了。

除了兩界山,計緣也很自然的能了解到,雖然數量不多,但有那么一些人,似乎對于那未來的劫數是有一定了解的,知曉云洲南部會發生關鍵之事,明白一點的如仲平休,能知道找尋古仙,也有如供奉星幡的兩波道人,傳承早已經斷得差不多了,但如云山觀的青松道人同計緣的相遇一般,冥冥之中也有定數。

而計緣這邊能同仲平休講的不多,但其實也不需要講很多,因為仲平休乃至嵩侖都是知道有大劫存在的,計緣只不過不能將自己看到的所謂劫數講得太明白而已。

“先生的意思是,這天下共棋一局,有情眾生皆處其中,可這天下的有情眾生可不是情愫相宜的。”

“計某也不指望全都相宜,如今還有時間,一些陳舊頑疾最好能多了清一些,除此之外,還有些事令計某比較在意,比如這個……”

計緣說著從袖中出去一根羽毛,正是那根特殊的妖羽,這羽毛一拿出來,仲平休執子的手立刻頓住了動作,帶著詫異看向計緣手中的羽毛。

“好強的妖氣!與尋常妖物截然不同!”

“確實與尋常妖物截然不同,仲道友可知這是什么?”

計緣說著將妖羽遞給仲平休,后者鄭重接過,拿在手上細細端詳。一旁的嵩侖一直皺眉細觀這羽毛,原本他只是察覺出這羽毛有妖氣的痕跡,聽師父的驚呼,聚法睜眼凝視,心中都微微一抖,這哪里像是在散發妖氣,簡直如同火炬灼焰之熱,不是停留在氣息層面的。

仲平休望著手中羽毛,皺眉細思片刻,隨后雙目一睜,看向計緣道。

“上古異妖?”

仲平休得到的傳承中,提到過類似的存在,這可不光是一些傳說隱射,有的可是仲平休了解過真實存在的,所以此刻不等計緣說什么,他立刻就順嘴說了下去。

“計先生,仲某昔年在鏡玄海閣有一位至交好友,也曾經去鏡海幫過忙,傳聞鏡海重水之下曾流淌著某只上古異妖之血,其血煞氣之重,妖氣之強,曾令鏡玄海閣祖師爺差點受其影響入了魔道,想來這妖羽也是來源于同級數的異妖。”

“確切的說應該是上古異獸,有的乃是神獸,有的則是兇獸,很多都至少是真龍神鳳一級的存在,神通莫測,其中佼佼者更是堪稱恐怖,計某本以為它們并不存于此世,但顯然并非如此,至少并不是毫無痕跡。”

仲平休將羽毛還給計緣,無奈笑了一句。

“實話說,仲某不希望這些上古異獸還存活世間。”

“計某也是!”

這一點計緣深表同意,只是計緣覺得凡事稱心如意的少,煩心鬧心的多,仲平休也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或許也還能聯系到劫數里頭去,這正是計緣想要隱晦傳達的信息。

計緣提及兩面星幡的傳承的時候,仲平休和一邊的嵩侖都毫無意外的表現出了關切,他們并非沒想過還有沒有人知曉劫數之事,只是沒想到對方會淪落至此。

嵩侖聽完云山觀道士和雙花城道士的境遇,見自己師父和計先生這兩位大佬都下棋不語,便忍不住說了一句。

“也不知是偶然還是必然?”

“偶然也好,必然也罷,既然兩面星幡不失,能同計先生遇上,也算幸不辱命了。”

仲平休說這話的時候,抬頭看向洞外遠山,而計緣也同樣如此。

“不錯,星幡在,又有兩界山在,吾心甚慰,雖然星幡不如兩界山這般有仲道友這樣的高人看護至今,但依然不晚,來得及補救靈性。”

“但愿如此吧!”

仲平休嘆了口氣,他雖然對計緣這尊古仙還是比較信任的,但他在兩界山付出了這么多心血,在他之前還有不知道多少前輩,兩面星幡到了如今的慘淡地步,補救起來的路還很長。

“星幡之事無需擔憂,再者,若計某醒來之后,數十年,數百年,既沒有得遇星幡,不知其背后作用,甚至兩界山都早已破碎,那這日子還過不過了,劫數還應不應了?”

計緣笑了笑,他不能講太多看到的,但能放心講一講自己做的事。

“人道、仙道、妖道、神道、精怪……甚至魔道,凡事皆有多面,強者未必恒強,弱者未必恒弱,縱然乾坤在握,一人抗劫仍乃尋死之道,即便星輝黯淡,眾生同力亦是上上之策。”

“希望我輩能乾坤在握,亦能眾生同力!”

仲平休落下一子,說這話的時候并無絲毫玩笑之色,作為在世真仙又剛剛尋到了計緣,還是有幾分底氣說這話的。

計緣繼續落下一子,悠悠道。

“有多少子,落多少子,下棋下棋。”

見計緣灑脫,仲平休也灑然一笑,繼續落子對弈。

“實話講,在見到計先生以前,仲某對于那蘇醒古仙一直心持忐忑,見了計先生以后……”

仲平休頓了一下,計緣趁機打趣道。

“沒有三頭六臂,修為也還粗淺得很,是不是大失所望?”

“哈哈哈......只覺甚幸,甚幸!下棋,下棋!計先生,這局我可要贏了。”

計緣看了一眼棋盤上的局勢,剛剛話扯太多分心過度,此刻顯然已經大大落后了,當然他本身的棋藝也與仲平休有不小差距的。

兩天之后,在之前來到兩界山的那緩山之處,計緣和嵩侖同仲平休道別,兩界山無神無怪又不可無人看守,仲平休暫時是無法離開的。

目送計緣和嵩侖駕云離去,仲平休在行禮送別之后,心情依然不差,直接回了洞府中睡大覺去了,計緣則在想著怎么把仲平休給拉出兩界山,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兩界山能有一位合格的山神,這不光是為了仲平休,哪怕現在沒有,以后兩界山也必然需要真正意義上的山神,否則兩界山根本難以牽動。

只不過兩界山這種神山,尋常精怪鬼神別說深入山中勾連地脈山勢了,入山之后怕是會直接被困死在山腹中,活都活不下去,你說去請一些名山大神,人家何必因為聽你云里霧里一通講,然后自斷修大損道行為離開自己的窩?

‘若無更好的方法,最簡單的辦法或許只能打打玉懷山的山岳敕封符咒的主意了……’

至于山神,計緣心中閃過很多念頭,而最先想到的不是一些相熟的土地山神,反而是當初遇見的人身神。

在這份思量之中,身體的重壓從弱到強,然后遁出兩界山地界,遁入深海之中,周圍的光線也明暗交替。

隨著“嘩啦啦”一聲水花響動,嵩侖駕云帶著計緣重新出現在海上。

“計先生,我們出來了,是送您回居安小閣,還是另有去處?”

計緣思緒被打斷,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海面再抬頭看了看天空,最后轉向嵩侖。

“你可有要事要處理?”

嵩侖聰明人,聽著話立刻答道。

“聽先生吩咐便是要事!”

“既然尸九曾經是你的大弟子,我們便先去找他吧,所謂天啟盟的事,看他到底知道多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