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14章 仙人幾世可臨凡

第614章 仙人幾世可臨凡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14章 仙人幾世可臨凡

嵩侖也在此刻向著遠方人影行長揖大禮,在計緣和遠方人影雙雙收禮的時候,嵩侖略緩了兩息時間才緩緩起身。

“計先生,那便是家師仲平休,長居貧瘠荒蕪的無量山。”

嵩侖低聲這么介紹一句,山那邊已經有平靜之音輕聲傳來。

“久仰計先生大名,仲平休在無量山恭候多時了!”

“仲道友,計某亦是久仰了!”

隨著嵩侖所駕的云彩落下,計緣和仲平休也得以首次近距離打量對方。

在計緣眼中,仲平休身穿合身的灰色深衣,一頭白發長而無髻,面色紅潤且無任何老態,看似中年又猶如青年,比他的徒弟嵩侖看起來年輕太多了;而在仲平休眼中,計緣一身寬袖青衫長發小髻,除了一根墨玉簪外并無多余配飾,而一雙蒼目無神無波,仿若看透世事。

兩人身形相差無幾,相互之間的這一打量只是短短幾息,隨后仲平休將手一引到。

“無量山沒有什么亭臺樓閣,但既然今日有雨,便邀先生去仲某所居的山腹內府一敘吧。”

“客隨主便,計某不挑的。”

仲平休點頭后再次引請,和計緣兩人一同在朦朧的雨幕走向前方。

無量山看著十分荒蕪,但也并非毫無植被,還是有一些野草和樹的,但動物卻真的一只都看不見,就連蟲子也沒能見到一只,在計緣眼中,最常見的顏色就是各種巖石的色澤,以石青色和石黃色為主,看著就覺得極為堅硬,并且少有單獨成塊的,大多石質和泥土都連為一體。

視線中的樹木基本都長不直,都是老樹盤根狀滿身樹痂的感覺,計緣路過一棵樹的時候還伸手觸摸了一下,再敲了敲,發出的聲響如今金鐵,觸感同樣堅硬無比。

所謂的山腹內府也算別有洞天,從一處山洞進來,能見到洞中有靜修的地方,也有睡覺的臥室,而計緣三人此刻到的位置更特別一些,地方寬敞不說,還有一道挺寬的山體裂縫,足有一人多高七八丈長,并且十分貼近山壁,以至于就如同一道開闊且無阻礙的落地透氣大窗。

一張低矮的案幾,兩個蒲團,計緣和仲平休對坐,嵩侖卻執意要站在一側。案幾的一邊有茶水,而占據主要位置的則是一副棋盤,但這不是為了和計緣對弈的,而是仲平休長年一個人在這里,無趣的時候聊以的。

“計先生心中定有許多疑惑,想要仲某來為先生解答,而仲某心中亦有許多疑惑,渴望計先生能解答一二。”

計緣眉頭微微一皺,開口道。

“還請仲道友先說說這無量山吧。”

“也好。”

仲平休視線透過那寬廣的裂縫,看向山體之外,望著雖然看著不險峻但絕對宏偉的無量山,聲音緩和地說道。

“這無量山,取‘無量’為名,其意寬廣無量,實則山橫則斷兩界,真名為兩界山,無量山不過是方便對外所言,山巒一直籠罩在超越常態的重壓之下,越是往上則自身承受之重越是夸張,如今在萬丈高空有我親自主持的兩儀懸磁大陣,所以先生才進來這兩界山的時候會感覺身子輕飄飄,實則應該是越高處則越重。”

說著,仲平休指向外頭所能看到的那些山頭。

“其實這無量山曾經也鱗次櫛比險峰無數,呵呵,但時間久了,高峰都被壓平了,山高也早已下降不止多少,而今的山勢高度,不足原初的十之一二。”

計緣微微一愣,看向外頭,在從天上飛下來的時候,他心中對無量山是有過一個定義的,知道這山雖然不算多險峻,可絕對不能算小,山的高度也很夸張的,可如今竟然只是曾經的一兩成。

“長久以來,不論是山中巖石還是山中草木,甚至是泥土等山中一切,都早已變得堅硬無比,任你道行高,任你法力強,兩界山都不是一條好走的道,也只有靈臺澄清心境超脫之輩,才能一定程度超脫這山中無量。”

仲平休對于兩界山的事情徐徐道來,讓計緣明白此山長久以來隱遁世間,仲平休當初修行還不到家的時候,偶入一位仙道高人遺府,除了得到高人留給有緣人的饋贈,更是在高人的洞府中得傳一道神意。

“這神意就寄托在洞府中的靈氣和氣流之中,反復在洞府內傳來傳去,直到仲某到來,得傳其中神意,知曉了許許多多尋常修行之人了解不到的神奇或者令人生畏的知識……

高人乃是久遠歲月之前的天機閣長須長老,但這一位長須長老的道統游離在天機閣正統傳承之外,一直以來也有自身探求和使命,據其道統記載,數千年前他們首次尋到兩界山,那時兩界山還有棱有角,此后一直緩緩變化……

計緣聽到這里不由皺眉問道。

“聽仲道友的意思,那一脈斷了?”

“不錯!”

仲平休點頭道。

“那一脈斷了,雖然仲某算是接過了一些事情,但那一脈確實斷了,只因為那長須長老和幾個弟子經年累月之下,合力窺得一絲莫大天機,元神肉身都承受不住,紛紛被撕裂,那長須長老也只來得及留下一份神意,道明七分真意,留存三分勸誡,其中驚言難同外人分說……即便是我這弟子,呵呵,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為實是不敢說啊!”

說到這里,仲平休再次認真地看著計緣。

“云洲南垂之地,有古仙沉眠人世,每逢甲子之變,為僧、為道、為民、為權、為貴……似是能繞開天道,即便死后魂魄也不散,反而能重活一世,只是那終究是凡人而不是古仙,他或許會蘇醒,或許永遠不會醒,若此仙臨凡,劫數中可添三分生機,而這兩界山也萬萬不能碎了。”

仲平休屈指掐算,隨后搖頭笑了笑。

“仲某在此穩定兩界山,已經有一千一百多年了,兩界山承壓太盛,若無人穩定此山,山體山石就難以凝結一體,而是更容易在無窮重壓之下直接崩碎,近些年來山體變遷也不穩定,我就更不便離開此山了。”

“哎……自囚此處千百年,兩界山外在夢中……”

仲平休說這話的時候,計緣深受震動,他發現這句話的意境他感受過,正是在《云中游夢》里,只是書中意逍遙,此刻意蕭索。

這么說完,仲平休愣愣出神了還一會,然后轉頭面向計緣,眼中竟然似有恐懼之色,嘴唇微微蠕動之下,終于低聲問出心中的那個問題。

“計先生,我算不到您,更看不出您的深淺,即便此刻您坐在我面前也幾乎如同凡人,一千多年來我以各種方式尋過無數人,從沒有,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您,您是那位古仙么?”

這些年來,嵩侖代替師父游走在世間,會細心查找有靈性的人,不論年齡不論男女,若能肯定其特殊,有時候觀察其一生,有時候則直接收為徒弟傳其本領,云洲南部就是重點關注的地方。

計緣聽仲平休說了這么多,固然聽到了許多他急于求解的事情,但和來之前的想法卻有些出入,只是不管怎么說,能來兩界山,能遇上仲平休,對他而言是莫大的好事。

面對仲平休的問題,計緣原本其實想照著心里話實話實說的,縱然在心中繞過無數個彎的推測之后,計緣心中大半傾向于自己可能就是那個所謂的“古仙”,但并不想把話說死,可面對此刻的仲平休,計緣沉默了。

微微閉上眼睛,計緣靜心凝神了十幾息時間之后,一雙蒼目緩緩睜開,低頭看向案幾上的棋盤,毫無意外的是一盤殘局,畢竟是自己和自己下,很多時候就會如此。

“當初計某醒來之刻,世事變幻滄海桑田,眼前世界已不是計某熟悉之所,實話說,那會,計某除了耳朵好使之外身無長處,無半分法力,元神不穩之下,甚至身子都無法動彈,差點還讓山中猛虎給吃了,也不知道若是運氣不好,還有沒有機會再醒過來,這一轉眼幾十年過去了啊……”

計緣說著,以劍指取了棋盒中的一粒棋子,隨后將之落到棋盤中的某處。

“啪”

清脆的落子聲在山府內帶起一陣回音,一股豪氣在計緣心中升起,而一股清氣隨著計緣展顏微笑的時刻化出身外,好似掃凈塵埃。

“既是殘局,計某便來破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