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10章 四個都要

第610章 四個都要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10章 四個都要

“那自然是在夸王神捕了!”

燕飛一笑帶過,視線在這三個曾經的伙伴身上各有停留,他知道計先生和陸山君對著三位也是多有關注的。到了燕飛如今的境界,如果換成十年前,對于這三人或許還有攀比過的傲氣,但如今卻能看出這三人各自的氣魄。

當年九人中,傲氣最盛的是燕飛,而最注重風度儀表的則是陸乘風,但如今表象卻都不重要了。

這么笑談幾句之后,四人都靜靜看著山下,沉默了一會陸乘風解下腰間的一個酒葫蘆悶了一口,隨后將酒葫蘆遞給杜衡,后者接過葫蘆喝了幾口再遞給王克,最后酒葫蘆傳到燕飛這邊喝完再丟回給陸乘風。

“左狂徒的《左離劍典》以這種方式重現江湖,也不知會不會重新掀起江湖上的腥風血雨,但有多位先天宗師和江湖勢力作保,至少比直接武林爭搶廝殺要好。”

“而且朝廷也算是介入了,畢竟王兄在這里,不過只派了王兄過來,也算是體現了朝廷的誠意。”

杜衡這兩句說完,王克聞言只是一笑,并未反駁就說明承認了,不過末了還是補充了一句。

“我王克也不算是純粹的公門中人,這武林我也有份的,而既然杜兄說到了朝廷,王某也不妨直說了,如今我大貞不說國富民強,至少也是蒸蒸日上,尹公老當益壯,坐鎮朝中穩如泰山,我的出現,也會令宵小之輩不敢輕舉妄動。”

說到這,王克言辭一變,看向一側的燕飛。

“燕兄,你不回來的時候都不好說,可既然你回來了,而且還是一位躋身先天境界,那燕家占盡天時地利人和,這秘籍燕家要爭一爭了吧?”

燕飛眼神望向稍遠處山道上正在玩耍的幾個孩子,沉默片刻后才說道。

“《左離劍典》我不要,我想我燕飛縱然目前未必及得上全盛時期的左離,但也不會比左離差!”

這話語一出,邊上三人只覺得燕飛身上自有一股豪氣沖起,而三人也能感受出燕飛應該沒說假話,頓時就對燕飛更加看重幾分。

“燕某更感興趣的,反而是左家人,那幾個孩子個個根骨不俗。”

歸來縣背靠的山只是一座小山,山上也沒什么危險的野獸,此刻幾個孩子嘻嘻哈哈在相對平緩的山道上玩鬧,各自拿著樹枝當做武器,在那“嚯嚯”做聲,從這邊打到那邊。

前頭一個孩子手上抓著一根竹扁杖跑在前頭,后面的一群孩子在追。

“抓住他。”“上啊!”

“看劍!”“嚯哈!”

“啪”“啪”“當當……”

前頭的孩子用扁杖擋著后面甩來的樹枝,朝著后面大吼。

“你們這群烏合之眾,我左狂徒獨霸天下,你們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對手,哈,哎呦,別打到我手指啊。”

前一刻還豪情萬丈的孩子,后一刻就因為其中一個小伙伴不小心用樹枝打到了他拿扁杖的手,痛得一下松開,其他孩子頓時也收住了手。

“啊,是我打錯了!”“沒事吧你?”

“讓我看看!”

“沒事沒事,紅了一道而已,皮都沒破,我們接著玩。”

“那這次我要當左狂徒!”“不行,我還沒當完呢,等我當完了再給你當!”

幾個孩子在那爭執嬉鬧,然后其中一個孩子忽然看向遠處山頭的涼亭,對著小伙伴們說了一句。

“那四個大俠看起來都好威風啊,哪一個最厲害啊?”

“不知道啊,感覺都很厲害的樣子!”“嗯,我之前看到好多大俠都對他們很客氣呢,就是不認識他們是誰。”

拿著扁杖的孩子“哈哈哈哈”笑了起來。

“當然是佩劍的那個最厲害,然后是只有一只手的,再之后是那個空手的,最后是那個官差,但也是頂厲害的高手!”

這孩子話才說完,一個溫和的聲音忽然從一側傳來。

“哦?你怎么知道的?”

幾個孩子全都尋聲望去,發現邊上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個身穿青衫的儒雅男子,衣衫隨風擺動,雙目微閉的笑容之下,仿若山間陽光都更加和煦,自有一股清新和善的風度,讓人不由就想要親近和相信他。

“因為,因為……那個只有左臂的大俠一定是杜衡杜大俠,那和他在一塊的一定就是陰陽神捕王克大俠,那和他們有交情的,又是在歸來縣,而且這么多天我沒見過那個用劍的先生,那他一定就是才回來的燕飛燕大俠,剩下一個我不認識,但幾天前我見過他和王神捕切磋,雖然難分勝負,但他是肉掌對上王捕頭的刀,本就兇險幾分,我覺得他厲害半籌。”

計緣笑容更盛了一些,走近兩步仔細打量這個孩子,既看人也看那根他始終緊握的扁杖,在計緣的眼中,這孩子十分清晰,有種當年看尹青的感覺,并且棋子也有感應。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這孩子一手抓著扁杖,一手撓了撓后腦,看了看身邊小伙伴之后,撇開那才出現了一小會的難為情,很認真地說道。

“我叫左無極,將來要超過老祖宗,不但要做這大貞的第一高手,也要做全天下的第一高手!”

這話一入計緣的耳中,意境山河內,屬于左家的那顆虛子居然直接亮了起來,令計緣略有震動。

“羞羞羞,無極又吹牛了!”“哈哈哈哈,我一會告訴二叔去。”

“告訴就告訴,你連吹牛都不敢呢,我肯定比你厲害!”

“哈哈哈,吹牛精!”“你才吹牛精呢,手底下見真章,看我一扁擔不敲死你!”

幾個孩子嬉戲打鬧,名為左無極的孩子拿著手中長長的扁杖擋來擋去,和小伙伴們的樹枝打在一處,然后等幾個小伙伴回神卻發現計緣不見了。

“咦,剛剛那個大先生呢?”“不知道啊,剛才還在呢!”

“走了?”

幾個孩子前后左右看看,從遠到近都沒能看見計緣離去的身影,而這里山勢極為平緩,沒什么懸崖,也不可能是掉山下去了,只能想象成也是一個大高手,用極為厲害的輕功離開了。

這些孩子中有左家的有言家的,都是結伴一起過來的,如今《左離劍典》雖然在武林中引起軒然大波,但對于言家和左家兩家來說反倒從風口浪尖下來了。

傍晚的時候,這些孩子都先后離開了,只有左無極還沒走,這會他用扁杖挑著兩個“水桶”,一步步走到了之前燕飛他們待過的亭子里,然后身體緩緩下蹲。

“砰”“砰”

左無極動作雖然緩慢,但兩個“水桶”依然在涼亭的地面石板上砸出兩聲悶響,這兩個水桶居然是石頭鑿出來了。

這個看起來十一二歲的孩子將扁杖抽出,雙手上轉了個棍花,然后右手持扁杖一端,穩穩往前送出,好似長棍出龍又像是出劍,然后扁杖勢頭一轉,被橫拉半圓,看似棍掃,但那橫切之勢又如長刀側砍,最后扁杖被拉回,繞著腰部扭轉一周,通過左手翻轉,“砰”的一下杵在地上。

名為左無極的孩子學著之前燕飛等人的樣子,看向山下的歸來縣,抓著扁杖的左手捏得很緊很緊。

“你的武功是誰教的?”

剛剛那個溫和的聲音再次傳來,左無極一下回頭,發現之前那個寬袖青衫的大先生真坐在身后涼亭一側,雙腿疊加著擺在涼亭邊坐,背后靠著涼亭立柱,顯得十分愜意,但左無極分明記得進亭子的時候這里沒有人的。

“先生,您是誰啊,是哪個先天高手么?”

“呵呵,先天高手?不是不是,你先告訴我你的武功是和誰學的。”

計緣的視線掃過扁杖,看著那兩個石水桶。

左無極順著計緣的視線看著水桶,猶豫了一下才道。

“和言伯學了一些,自己瞎看練了一些,最主要是和我爹學,但我爹武功太差了,教都教不好,大多數情況我只能自己想,呃,大先生您不認識不爹吧,就算認識可不能把剛剛的話告訴他啊……”

“你可有兄弟姐妹?嗯,親的。”

孩子微微一愣,下意識就搖了搖頭,他不明白這大先生為什么問這個,不過見到他搖頭,計緣就又笑了。

“既然你是獨子,那從時間上算我應該不認識你爹。”

說著,計緣從亭子上站了起來,其實他好一會之前就坐在這里了,沒想到這孩子會來這,此刻起身走到這孩子身邊,看向山下景色,淡淡問道。

“剛剛那四個人,你會選誰做你師父?”

左無極沒有馬上回答,苦思之后眼珠子一轉,看向計緣道。

“我選大先生您!”

計緣啞然失笑。

“不能選我。”

“哦……”

左無極略顯失落,他還以為這個高人要收他當徒弟呢,但也想著萬一這大先生和之前四個大俠關系很好,或許能推薦一下,臨要回答的時候他又多問了一句。

“只能選一個?”

計緣面色淡然,沒有回答,左無極便直接開口道。

“那我希望四個都能當我師父,不求學全他們的本事,先將他們的精神學了,他們這么厲害,可能能看出我適合什么修習什么路數,會幫我正道路的。”

這思路倒是清奇,讓計緣不由又笑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6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