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609章 各有境遇

第609章 各有境遇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609章 各有境遇

雙花城的這種震動自然驚動了本地的鬼神,不論是城隍廟還是土地廟中,都有神靈現身,以自身的方式頻頻查探雙花城的情況,更有鬼神將視線投向城外方向,但除了心驚之外就無法查出什么情況了。

城隍廟頂上,雙花城城隍和幾位主官一起站在這里,他們注視整個雙花城已經好一會了,但不論怎么看,都有毫無異常的樣子,可之前的動靜告訴他們一定有事發生,畢竟不可能是地龍翻身,這一點,雙花城的土地早就已經通過氣了。

只不過許久沒有什么動靜,里外都查不出蛛絲馬跡的情況下,雙花城的鬼神只能暫且壓著心中不安,多保持一些警惕了。

石榴巷內,鄒遠仙等人摔了一跤,也全都清醒過來,直起身子之后,都不知所措地看向一旁正盯著星幡沉默不語的計緣。

“計先生,剛剛發生什么事了?我沒做夢吧?”

計緣看了一眼鄒遠仙,視線也掃向燕飛等人,但他們都沒說話。

“似夢非夢,似醒非醒,就當是夢吧。”

這么說了一句之后,計緣話鋒一轉,鄭重道。

“想必鄒道長也察覺了,星幡原有兩面,其一在這里,另一面則遠在南方國境線之外。”

“在大貞?”

鄒遠仙下意識這么一問,計緣點了點頭繼續道。

“這星幡不適合放在雙花城,不知道三位道長有沒有打算離開這里,若有這打算,計某便將幾位帶去大貞,若沒有這打算,計某希望能帶走這星幡,此物非同小可,計某會做出一些補償的。”

鄒遠山說祖上從遙遠的地方來到祖越之地停了下來,但目前情況看,他們并不是真的都停了下來,還有一部分人繼續向南,就是原本云山觀那群道士。

剛才的情況發生,計緣才意識到了一件事情,他當初遇上青松道人,或許并非一個偶然,至少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偶然。計緣當然不是懷疑青松道人有什么問題,齊宣這人他還是能認下的,而是齊宣卦術超群,在當年的那個時間段,或許他冥冥之中覺得該在什么時間走向什么方向,從而遇上了計緣。

這一邊,鄒遠仙聽到計緣的話,根本就沒做什么考慮,直接開口道。

“仙長,我們愿前往大貞,如令,李博,你們可有什么不同意見?”

這計先生明顯是真神仙,而且可能是和自己祖上有淵源的神仙,這種選擇只要不是傻子都不會選錯。

“呃……”“沒,沒什么意見。”

除了鄒遠仙外,他的兩個徒弟以及燕飛在剛剛的靜定中其實都感受不真切,只是能感覺到周圍用很多光,但看不清星河更別提兩面星幡的相遇過程了,在被晃得摔倒之后現在還有些云里霧里,但聽師父的話早已是一種習慣,鄒遠仙開口了,兩人當然稱是。

計緣也不管他們想的究竟是什么,這星幡他是不可能任其流落在外的,以前雖知星幡有些不凡,但顯然還是看輕了,看輕太多了。

剛剛兩個星幡在星河中重合的那一瞬間,鄒遠仙和云山觀那邊的人估計都沒看到什么,但計緣卻窺得一斑,除了兩幡之間更加閃耀的星斗刺繡,其中更有各種光和一幅幅畫面展現,雖只是驚鴻一瞥,但也足夠驚心動魄了。

所謂的“邪星現黑荒,天域裂”,或許真的只是字面意思。

“沒想到我計緣數十年來思慮萬千,格局卻還是小了一些……”

“先生,您說什么?”

一直留意著計緣,耳竅也十分敏銳的燕飛聽到了計緣的喃喃自語,這么一問也只是換回計緣的一笑,并未過多解釋,也不敢過多解釋。

第二天一早,而在師徒三人猶豫再三,依然堅持將石榴巷的這棟宅子賣掉,在燕飛直接給出五兩黃金買下后,計緣才帶著鄒遠仙三人和燕飛,一起返回大貞。

不管當初鄒遠仙和齊宣的師門祖上為什么會分開,至少在如今,齊宣和鄒遠仙見面還是喜色更多的,當然了,鄒遠仙師徒雖然在雙花城號稱最厲害的驅邪法師流派,但對比起云山觀這已經是道門仙修源流的地方,還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很自然地就改換門庭入了云山觀。

但鄒遠仙師徒三人以前的修行并不純粹,雖然穿著道袍,但道門功課幾乎從沒有做過,甚至于心性在計緣和青松道人眼中也差了很多,表現最明顯的地方就是對名聲和財富以及女色的渴望,這本是常人最正常不過的欲望,但三人年紀都不小了,又從來沒學習過道藏,這種欲念根深蒂固了。李博好一些,鄒遠仙和蓋如令基本屬于正常情況下不可能入云山觀山門的人。

雖然青松道人乃至計緣都會給鄒遠仙師徒機會,讓從頭開始學習道藏,三年后也會給予看天地之書機會更不會吝嗇對他們的幫助,可這成就怕是會比較有限了。

立冬這一天,計緣和燕飛終于回到了大貞,來到了宜州西寧府,名聲顯赫的燕氏并非在西寧府城之中,而是在靠近西寧府的一個名叫歸來縣的縣城里。

這縣城依山而建,山不高,燕家的建筑群集中在山邊,并且沿著靠山的一側一路延伸到山上。

和計緣一起入了縣城的時候,燕飛顯得有些失神,時隔多年回到家鄉,這里還是記憶中的模樣,而他已經雙鬢顯灰了。

“歸來縣,燕歸來,有點意思!”

計緣覺得這縣城的名字有些意思,同時發現城中出入的武者數量似乎不少,至少拿著兵刃的人并不少。

“燕大俠,你們燕家有什么大事么?”

燕飛搖搖頭,視線掃向發現的一些武人道。

“大哥信中并未細說什么,燕某回家就知道了,先生既然來了,還請隨燕某一起回去,好讓燕某略盡地主之誼啊!”

計緣笑了笑,搖搖頭道。

“燕大俠回去吧,去了你家還得寒暄客套,還得扯東扯西的,計某就不過去叨擾了,自己在這隨便逛逛,若是覺得有趣,自然會現身。”

計緣都這么說了,燕飛也不好強求,只是再三強調若有吩咐只管來找之后,才同計緣分別。

等燕飛走后,計緣望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略微掐指一算,面上的表情稍有些古怪。

哪怕此前燕飛的大哥寫了書信讓燕飛回來,但今天燕飛突然回家,還是令燕氏上下都又驚又喜,尤其是得知燕飛已經躋身先天境界。

燕氏府邸某處,蒼老的燕滕正在同多年未見的弟弟細講如今燕家面臨的大事,即便是燕飛,聽到后面,臉上的驚色也極為明顯。

“什么?《左離劍典》?左家人真舍得?”

燕飛一臉驚愕的看著自己大哥,燕滕杵著一根拐杖,笑著點頭。

“起初我也不信,但到了如今的地步,已經有兩位先天宗師看過部分劍典,都認為是真的,也就由不得別人不信了,我燕氏素來以劍術聞名,在江湖上名聲和地位都尚可,西寧府又緊靠均天府,所以左氏選擇將《劍典》交給我們,與武林和解,換得能夠正大光明用‘左’這個姓氏的權利。”

“只為了能姓‘左’,這值得么……”

燕飛喃喃著,左家這么多年隱姓埋名,一直這么過下去想來也不會有人知道了,可為了能姓左,就交出了左狂徒的《劍典》,那當初的罪不是白受了嗎?

“哎,左家也是命運多舛,但能做出這番舉動,不論有多少人嘲笑他們愚蠢,至少我燕滕還是敬佩他們的。”

燕飛不置可否,但心里對自己兄長的話還是有些認同的,只是他現在更關心時下的情況。

“大哥,左家既然送來了《左離劍典》,那壓力就不在左氏而在我燕氏了!”

“哈哈哈哈哈,說得不錯,不過今天我卻是不怕了!”

比自己小弟大十幾歲的燕滕說話依舊中氣十足,看向燕飛的眼神中滿是驕傲,原本即便請了諸多武林名宿一起來,但難免還有些擔憂,可燕飛一回來,燕家的底氣前所未有的充足,先天境界的劍道宗師,左離之后能數出來幾個?

因為這一本《左離劍典》,西寧府尤其是歸來縣成了武林中人趨之若鶩的地方,大量消息靈通的江湖人士一直在往這邊匯聚,計緣也算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杜衡、陸乘風、王克也在這里,再加上回來的燕飛,除了出家步入佛門修行的趙龍,當年九少俠中有點出息的幾人幾乎到齊了。

這一天傍晚,后山的一個亭子處,燕飛、陸乘風、王克和杜衡一起來到這里,他們多年后相聚,望著山下的歸來縣,心中都充滿感慨,四人不論是外表還是著裝都呈現出極為鮮明的四種特色。

王克一身干練的公門服飾,配公門鬼頭刀,自有一股凜然之氣;陸乘風滿是胡茬,粗布服飾在身上半點沒有寒磣感,一雙肉掌滿是老繭,有一股滄桑的感覺;杜衡背著長刀,面色淡漠,右臂的袖子隨風飄蕩;燕飛則美髯長衫腰間佩劍,看著風度翩翩。

“遙想當初,三十年一夢恍如昨夜,而今我們都快老了!”

陸乘風在幾人中年紀最大,此刻開口感慨之情流于言表。

“哈哈,你老了我可沒老,可惜論武功,我居然在最末,委實可恨!”

王克聲如洪鐘,大笑反駁,一邊杜衡和燕飛也都面露微笑,燕飛更是看向王克打趣道。

“燕某才回來,就聽說有個王神捕,白日追兇寇,夜間緝惡鬼,名聲之盛蓋過武林中的先天高手,你可是朝野江湖乃至民間都炙手可熱的大人物呢,我等小小武夫豈可同王大人相提并論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當你夸我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5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