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24章 只剩歸途

第524章 只剩歸途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24章 只剩歸途

阿澤雖然醒了,雖然在看著房間內的景象,但似乎夢境并未離去,反而處于一種夢境和現實的重合狀態,隨著阿澤視線在房間中轉動,仿佛看到兩種景色,一種是房間內的布景,一種則是村中的景象。

血……尸體……還有余焰燃燒的房屋……

阿澤不由得的漸漸縮在了床角,這一刻他再次回到了慌張無助的那幾天,五人在村中就像是游魂般徘徊,直到有一天夜晚,擎天山方向有瑰麗的仙光閃耀。

慢慢地,阿澤終于回神,也徹底清醒過來,但神色卻依舊略顯木然。

“你醒了?我叫晉繡,這陣子會照顧你的。”

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房間門口響起,阿澤轉過視線,見到一個秀麗的女孩子端著一個托盤進來,托盤上是一碗熱氣騰騰的粥,邊上還有一些小菜。

即便是這樣的心情之下,見到這么明麗的女孩子,已經青春萌動的阿澤也依然有種特殊的感覺,至少下意識坐正了一些。

女孩將盤子放在床邊,上下打量阿澤,知道雖然有門中長輩出手,但對方心神早在來九峰山時就出現了大問題,當然以她的道行是完全看不出來的。

“吃點東西吧。”

阿澤并沒有抗拒,更沒有胡亂發脾氣,爹娘和爺爺死后,這世上或許已經沒有縱容他任性的余地了,前來尋仙的幾個月中,他早就被迫變得更成熟了,他很聽話地轉過身子取了粥碗,嗅了嗅那股淡淡的香味,就開始吃了起來。

吃東西的時候,阿澤的余光一直在偷看邊上的女孩,后者同樣在看他,但大方許多。

阿澤覺得這個女孩應該比自己大一些,就是不知道大多少,這么想著,片刻就將粥吃完了,雖然還意猶未盡,但他并沒有提什么還想吃的要求。

直到吃完之后,阿澤才發現自己手指上的傷沒了,再看看手臂和其他地方,摸摸臉和后背,身上的傷似乎全都消失了。

“人死雖不能復生,但治病祛傷并不難的。”

女孩笑了笑,一邊說著一邊遞給阿澤一套干凈的衣衫。

“換上吧,出來走走,對你有好處的。”

阿澤看這女孩沒有回避的打算,想著反正只是外衣,就直接掀開被子換了起來,不過在他換衣服的時候,女孩已經出去了。

等換上衣服,走出屋舍,阿澤這才發現自己所在的屋子既然在懸崖峭壁之上,從這里能眺望到許多大山,更能望到山下云海,使人心情也放開了一些,而靠外走往下看,則是萬丈深淵。

“走這么外面,不怕摔下去?”

女孩就站在阿澤身邊看著,沒點破少年剛才的那種沖動,而阿澤沉默著沒說話,不過即便心情抑郁,依然還是會被眼前這凡塵見不到的景色所震撼。

“姐姐,你是仙女么?”

“呵呵呵呵……仙女啊,呵呵呵呵,嗯嗯,我是算是吧!”

女孩好像聽著覺得很有趣也很高興,阿澤轉身看著她,又問道。

“你們仙人看我們凡人的事,是不是覺得都無足輕重?”

女孩皺了皺眉頭,搖頭道。

“你這問題雖然簡單,但不是問我,而是問仙人,這我可答不上來,我只知道很多高人不是覺得凡人如草芥,只是看淡了許多事而已。”

“姐姐不是高人么?”

女孩樂了,伸手指著自己的鼻子笑道。

“我?高人?我算什么高人呀,仙游大會的時候去會場旁聽的資格都沒有,只能在連云峰上遠遠看著,我怎么會是高人呢!”

“天界不都是仙人么?仙人對我這樣的凡人當然是高人了!”

“別別別,不開這種玩笑了。”

女孩子連連擺手。

“你稱我一聲仙女,我還能高興地認一下,叫我高人,尤其是在九峰山上,我可不敢應。真正的高人擁有莫測神通,能做到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不但法力無邊,心境也不是我輩能企及的!”

女孩見阿澤一臉聽不懂,想了下補充道。

“你來的時候見的掌教真人,就是真正的高人,山中很多前輩也是,還有,喏,那邊山中的,有一個頂厲害頂厲害的高人,整個九峰山都清楚,就是掌教真人都不得不佩服的,是從九峰天外來的,沒人敢去打攪他。”

女孩手指指的方向,正是所在懸崖對面,于云海中佇立的仙來峰。

阿澤愣愣地望著仙來峰,隱約間似乎能看到山峰一處云霞環繞,還有金色光暈浮現。

“那高人在干什么?”

“聽說在寫天書,對了,你知道嗎,這事可神奇了,幾年前這邊有一場仙道盛會,各方仙人都來這片天,當時對面山中那位頂厲害的仙人,就和另外幾個頂厲害的高人一起辦了件大事……”

女孩說著說著忽然想到什么,促狹地朝著阿澤笑了笑。

“嗯,舉辦仙道盛會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八成你爹娘都還沒生下來!”

阿澤愣了下,難得反駁一句這位神仙姐姐。

“幾年前我頂多小些,怎么會沒出生呢!”

女孩搖搖頭。

“這九峰山上一年,下界就是十年,六年前結束的仙道大會,你們那已經過去六十年了,你說你是不是沒出生?你這一睡三天,下界都已經一個月過去了。”

這種說法讓阿澤很震驚,甚至連悲傷感都淡了一些。

“對了,你能看到那邊山中云霞處的情況嗎?”

“嗯,有金光,很好看。”

“厲害哦!凡人肉眼就能看到很不容易呢,那你再看看整個仙來峰,在那高人行書到特定的時候,比如有什么特別感悟,整個山峰都會有變化,會有四季之相顯現呢!”

之后的日子里,女孩以自己的方式開解阿澤,仙人妙法再神奇,對于心傷也只能讓人慢慢愈合,這不光是心神損耗的問題,更是涉及到情感因素,是很復雜的。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很快兩個月就過去了,九峰山看似只有九座山峰,但每一座山峰都十分龐大,其中更有無數美景奇觀,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女孩帶著阿澤看了許多仙府美景,見到這少年多了一些笑容,也算是完成了老祖宗交代的任務。

只不過令女孩有些疑惑的是,為什么老祖宗還有門中,從來沒誰提過是否把阿澤收入山門的事情,難道是準備讓其徹底養好之后送下山去?

這一天仙來峰云霞苑,計緣落下了最后幾筆,桌案上一本書冊閃過隱晦的光澤,書封處寫著“妙化天書”,光看名字都不太像是一本煉器之法。

計緣將筆放在筆架上,拿起這本書冊,一股淡淡的道蘊正在緩緩消散,同時整個云霞苑范圍的道蘊也在消退,計緣的法相更是已經歸于意境。

計緣長出一口氣,拿著書翻動兩頁,嗅著淡淡的墨香,心中甚為滿意,而且因為這書本身就從每一個文字角度掩蓋了天機,使之行文內容和呈現之意完全錯亂,更不會引來什么劫數,想看到真正的內容要么真的是有緣人,要么就是知道引導之法。

在閱覽過書冊之后,計緣視線望向外頭,沒作猶豫就御風飛向了連云峰,那里有一個他挺在意的少年。

計緣為什么這么在意阿澤,因為在之前衍書的那種神奇狀態下,他更能看清阿澤同九峰山仙靈之氣的格格不入,其內心深處的那種氣息在兩個月后依然并未消散,或許九峰山不收阿澤入門也是同樣的原因,對于如何處置阿澤更是很猶豫。

阿澤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此刻卻坐在懸崖邊上,雙腳蕩在斷崖外,渾然沒有畏懼感,就這么看著這仙界的美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澤并沒有察覺到計緣的到來并未,但他看仙來峰的時候,卻發現那邊的光好像沒了。

“看什么呢?”

計緣中正平和的聲音傳來,少年側頭一看,儒雅氣質的人不知何時站在了這里,他看起來似乎更像個有學問的大先生,主要是衣服看起來沒有其他仙人那么光鮮,也不知道是這種樸素感還是那好聽的聲音,讓阿澤覺得稍稍有些親切。

“在看那邊仙來峰呢,光沒了,那個頂厲害的仙人可能寫完書了。”

阿澤回答著計緣的問題,后者微笑著點頭。

“嗯,他應該是寫完了,對了,你叫什么?坐在懸崖邊可是很危險的,不過來點?”

“我叫莊澤,也可以叫我阿澤。”

少年沒回答懸崖邊危不危險的話,更不打算挪屁股,他現在對仙人也不是一驚一乍了。

計緣見少年不動,也不強求,反而自己也坐到了他邊上,同樣雙腳蕩開懸崖外。

“哎,在這我們兩都是外人。”

阿澤一下轉頭看向計緣。

“先生也是不是山上仙人?”

計緣點頭回答。

“不是。”

這似乎讓阿澤精神一振,追問計緣道。

“那先生是來干什么的?是來求仙的么,仙人答應你了么?”

“我倒不是來求仙的,就是隨便逛逛,中間出了點事,山中仙人也幫了我不少忙,你又是來干什么的呢?”

阿澤情緒低落下來,但沒有哭,只是低聲回答道。

“爹娘和爺爺都死了,我本來想求仙人救活他們的……”

計緣沉默一會,視線看向遠方,好似看向九峰洞天之外,看向東方云洲,更是回想到了上輩子的生活,有些感慨道。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

本來看著十分堅強的阿澤,聽到這兩句,無聲無息之間,眼角已經留下淚水。

‘是個好孩子啊!’

計緣心中感嘆一句,對于這少年心中那股近乎魔念的氣息也有了另一層理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