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23章 人死不能復生

第523章 人死不能復生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23章 人死不能復生

這山是如此之高大,穿破了高天的云層,看起來就和擎天巨柱一般,至于云層之上有什么,即便是阿澤也能立刻想得到。

因為得到晉長東度入的溫和靈氣,滋潤之下使得阿澤已經能自己站得穩,精神也恢復了許多,更是因為眼前的一幕顯得有些亢奮。

“那就是仙界么……”

聽到阿澤這失聲呆滯的語氣,晉長東仿佛回想起了當年的自己。

“仙界啊,這說得對,也不對。”

阿澤當然聽不懂,疑惑地看向晉長東,但后者也沒有和他細說的打算,兩名九峰山修士就這么帶著阿澤飛向高天。

等穿過高天那厚厚的云層之后,阿澤才終于看到了真正的擎天山,或者說九峰山,那天際流光,那繞山仙鳥,那隱約的仙音,一切的一切都告訴他,自己離開了凡塵。

“九峰立云煙,霞光蔚長天,迷神若游夢,恍然已登仙。”

晉長東口中輕吟著,帶著神色迷離的阿澤飛向遠方的天道峰,在這種恍惚之中,阿澤逐漸清醒過來,目不暇接地看著這天上的一切。

仙來峰上,云霞苑客堂內的計緣持筆而書一絲不茍,金色光暈在周圍不斷變化,仿若每一個字都以這種形式與天地相合,而虛無中那巨大的法相則轉動視線,正看著那一朵從遠方飛上天際的白云,看著上面的三人,看著那個少年。

計緣本身在衍書,又有小字列陣合力化為金文,還處于九峰山仙來峰這個特殊的場地,再加上他自身也很特殊,所以某種時候他有種身處“道”中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來自于計緣真正的身體,反而更多來自于法相。

所以處于這種可遇而不可求的玄奧狀態中,此刻計緣的法相之目看向阿澤,所看到的東西也遠比尋常觀氣要來的通透,甚至某種程度上能看穿更深層次的東西,很有種奇特的命運感。

計緣覺得有些諷刺,因為即便他如今被許許多多人稱為仙人,也了解過算卦的神奇,但他計某人本身,并不是一個忠于命運論的人,甚至大多數修行之輩也不是。

既然是受掌教真人之命去的,晉長東當然直接帶著阿澤去見九峰山掌教,看著這個為仙府景色所迷的少年道。

“莊澤,晉某現在帶著你去見我九峰山掌教真人,你需收心凝神,盡量保持安靜和謙遜。”

這也就是這么一提醒,現在這情況讓阿澤囂張也囂張不起來啊。

白云在天道峰上緩緩落下,在降落之刻,阿澤失神地看著峰頂那流動的光彩,靈氣以肉眼可見的形式環繞這峰頂,形成一道迷離的光環。

“天道峰頂剛剛結束一場仙道盛會,仙修論道所留的道蘊牽引靈光,所以格外美麗。”

這是晉長東邊上的李姓修士說的,不過在說話的時候,他看的卻是仙來峰。

片刻之后,云朵降到了天道峰掌門別院外,晉長東和師兄帶著阿澤一步步走向院落,在接近的時候,門已經自動打開了。

“帶他進來吧。”

于是三人腳步不停,跨入院中。

阿澤感覺自己心跳的很快,他知道自己要見仙界的話事人了,懷著忐忑又期待的心情小心的看向院中,有一個留著長須身穿褐色長袍,頭戴很好看小冠的男子在看著他。

“參見掌教真人!弟子將下界之人帶來了。”

晉長東和李姓師兄一起行禮,阿澤愣了一下,也跟著拱了拱手。

“呵呵,倒是挺機靈的。”

趙掌教笑了笑,對著三人點了點頭,他并沒有提起晉長東直接帶人上山的事情,不責怪也不贊揚,只是靜靜的看著阿澤。

仙人能沉得住氣,但阿澤這少年可不行,在沉默了片刻,攥緊了手的他鼓起勇氣一下跪在了九峰山掌教面前。

“求仙人救救我爹娘和爺爺,求仙人救救我們村的人,求仙人發發慈悲,救救他們吧!”

阿澤一面喊著,一面還想磕頭,壓抑的情感爆發出來,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悲切交織著希望的情感溢于言表。

但不論阿澤怎么使勁磕頭,腦袋就是撞不到地面,好像永遠和地面隔著一層軟綿綿的東西,努力了半天,似乎覺得真的磕不了頭,阿澤才抬起頭來,但依舊跪著。

趙掌教看向晉長東,后者立刻開口描述之前的場景。

“這孩子叫莊澤,在山中獨自跋涉,滿身是傷也要前行,心中執念甚深,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嗯。”

趙掌教撫著須,慢慢走近阿澤,輕輕揮袖,阿澤就被一股無形之力托得站了起來,看著這少年滿面淚水的面龐,趙掌教輕聲問道。

“孩子,你家里人和村里人都病了?”

“不是,不是的!是村里來了一伙兵匪,嗚嗚,我家里人都被害死了,爺爺把我們幾個藏在老廟洞里才讓我們活了下來,嗚嗚……”

趙掌教點頭,視線掃向遠方,好似能透過重重迷霧看到那個遭遇了兵災的小村落。

“那么你為什么不讓我也一起救你奶奶呢?”

阿澤愣了一下,他之前完全沒想過這一層。

“因為,因為奶奶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她,她已經過世很久了……”

趙掌教“嗯。”了一聲,視線望向仙來峰,有一會都沒有說話,在阿澤越來越忐忑的時候才再次開口。

“其實在你心中亦有生死之界,但,不甘于太過突然的悲劇。生死是這世間最玄奧的道之一,便是我輩仙修亦尋其中超脫之法,人若逝去,便無法回頭了,即便回頭,他還是那個他么?”

這些話有的阿澤聽懂了,有的則聽不懂,但他隱約聽得出這位神仙是在告訴他爹娘和爺爺不能復生了。

“不,不會的,你們是天上的神仙,神仙能做成任何事,神仙有仙藥能讓人白骨生肉,神仙能讓人長生不老,你們一定能救活我爹娘和爺爺的,求你們了,求你們了,只要能救活他們,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拿我的命去換都可以!”

阿澤又想磕頭,但這回連跪都跪不下去,趙掌教搖著頭看著他,輕輕拍拍他的肩膀,以淡淡道音傳聲。

“孩子,人死不能復生,還須節哀順變。”

這位神仙的聲音很輕,但卻好似天雷般在阿澤心中轟鳴,他整個人都僵在原地,想要爭辯卻覺得全無力氣,他到了天界,到了所有人都想來的地方,但卻看不到希望。

阿澤整個人和傻了一樣,呆滯地站在原地,趙掌教在其額頭輕輕一點,前者就緩緩軟倒,倒在了晉長東的懷里。

“我已護住他心神,先帶他下去修養修養吧。”

“是!”

晉長東和那位李姓修士向著掌教行了一禮,才抱起阿澤緩緩退出了掌門別院,而掌教趙御則再次望向仙來峰,他能感覺到之前計緣也在關注這里。

昏睡之中的阿澤在做夢,做著多日同一個夢,同一個噩夢,夢里,阿澤恍恍惚惚的回到了幾個月前。

三個伙伴都在阿澤家柴房的小破桌前,圍在一起比誰抓到的毛蟲更大,然后用各種對于他們來說有趣,但對于毛蟲來說“歹毒可怕”的手段刺激毛蟲。

這時候外頭忽然變得有些吵鬧,令阿澤他們也有些疑惑。

“阿澤哥,我聽到外頭有人在叫呢。”

“嗯,也不知道吵什么呢?”

正當他們打算去看看的時候。

“砰……”的一聲,門從外面被推開了,阿澤見到自己爺爺一臉慌張地進來,他從沒見過爺爺流露這樣的表情過。

“快快,你們快跟我來!”

“莊爺爺怎么了?”

“快來快來!”

老人抓著最小那個孩子的手,然后急切地招呼阿澤和阿龍跟上,等到了外頭,阿澤等人才發現好多人在跑,有的朝前有的朝后,顯得十分嘈雜混亂。

老人拉著三個孩子沒有向著村外方向去,而是一直往僻靜處跑,直到跑到了村里小廟堂的后面,使勁扒開了幾塊被枯草蓋著的木板,露出下面的廟洞。

早年村里的土地廟是沒房子的,就在這個洞里供奉,后來建了廟,但這洞也沒填,本來是打算給廟祝當存東西的地方,但地方太小,后來也沒用上,而是專門建了個土房當廟庫,記著這事的人就越來越少了,而廟祝正是阿澤的爺爺莊棉。

“快快,你們快進去,快進去!”

老人一個勁將三個孩子往洞里推,這洞并不大,畢竟早年土地像也就很小一尊,這廟洞里頭的空間也塞不了多少人。

在三個孩子的疑惑和驚恐中,老人又解下肩頭掛著的兩個袋子。

“阿澤,給,省著點,外頭有什么聲音都別吱聲!我再出去一趟!”

廟洞被老人從外面蓋上,并填好枯草,里頭就陷入了徹底的黑暗。

在阿澤等人的恐懼和不安中,大約半刻鐘之后,老人又回來了,還拉著另外兩個少年,同樣送進了廟洞,往里瞅了瞅空間,囑咐一聲后就再次離開了,這一走就再沒回來。

廟洞里大部分時間很安靜,偶爾能聽到一些嘈雜的聲響,模糊中也能聽到一些尖叫和求饒聲。阿澤等人一直不敢出來,直到在死一般的安靜的黑暗中待了整整三天,出來之后所見的就是畢生難忘的恐怖……

“不要……!”

尖叫中,滿身是汗的阿澤一下被嚇醒,隨后看著陌生的環境,喘著粗氣神色茫然。

“嗬……嗬……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