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16章 道歌

第516章 道歌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16章 道歌

正所謂靈符靈符,尋常靈符雖然也有個“靈”字在里頭,可代表的意義至多蘊含靈氣或者仙靈之意,而計緣手中的這黃紙人,這個“靈”字的含義就更深了。

計緣手中拿著力士符的時候,發現后邊四人已經都圍了過來,全都盯著他手中的力士符。

“計先生,這就是力士符?”

老龍忍不住說話了,回想當年,龍子提到這事的時候也就一句話帶過,說計叔叔可能也會符法,能憑借符咒化出幫手。這多正常啊,計緣不會符法才不正常呢,而傀儡符也算是比較好用的符,老龍當時雖然認為計緣的傀儡符可能會有些特殊,但也沒想太多,多是想著計緣的天傾劍勢和三昧真火。

可看看此刻計緣手中的黃紙符,先前的事情可是親眼所見的,這他娘的也太特殊了吧?

計緣將手中的黃紙人收入袖中,對著四人道。

“確實勉強能算是符法,不過同傳統符法差異較大,而方才的一尊力士,在計某手中也是比較特殊的,暫無第二尊這樣的力士了。”

計緣的話也不是誆別人的,確實如他所說,和傳統符法差異不小,甚至可以說出了形似就沒有一個地方像的,反倒和如意法錢相似的更多一些。

而如意法錢也很特殊,同樣和一些地方的世俗習俗中祭奠死人的法錢只有形似,或者說連形都不似,只有名字相似,某種程度上來說,如意法錢也倒更像是一種特殊的符法。

反正計緣也不是正統仙道“科班”出身,也不在意太多這種界定,喜歡怎么來就怎么定了。

老龍等人聽到計緣的話,也撇撇嘴,是啊,能不特殊嘛,都由符生靈了。

現在也不是議論符法的時候,見計緣收起黃紙符,老乞丐便將注意力重新移回周圍。

“計先生,這金甲力士還在這里,但山勢破損封印破碎,山神恐怕兇多吉少了吧?”

自己的封印老乞丐還是很清楚的,那些妖魔就算很不簡單,要破去他,一是在鎮山法的造詣上接近或者勝過他,這可能性不大;二是毀去山勢,這其中要么將坡子山毀得面目全非,要么從山神處入手。

看如今的情況,坡子山雖然有改變的地方,但也不算毀壞嚴重,只能是山神著了道。

計緣本想嘗試用一下拘神,但聽到老乞丐的話,又改了主意。

“或許吧,但也未必真的就此隕落,我們去山神廟看看。”

五人在山中行走,難行的山道在他們腳下如履平地,小小的一步跨出往往能穿梭好一段距離,沒多久就一起來到了山神廟外。

廟外的墻壁上還貼著一張泛黃的告示,這是一份皮質文書,被人釘在了廟外墻上,上面寫了大秀汴榮府官方通告,大意是禁止在坡子山通行,甚至不準獵戶進山狩獵。

六年前的變故,可是讓大秀皇朝的朝廷十分緊張的,出了這種事情,坡子山中的山民都被強行遷出了山外,甚至坡子山原本的山道也中斷了,汴榮府直接嚴禁人進山了。

才建了個模子沒來得及裝點的山神廟,還沒輝煌過也直接就此荒廢,所以在計緣等人眼中,山神廟就是一副破敗的景象,周圍苔蘚野草遍布,本就沒刷漆的大門也都是霉斑蟲蛀的痕跡。

“吱呀”一聲,計緣推開了山神廟的廟門,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那破損的山神像。

這神像身上都是龜裂,面部應該是曾經脫落過,但有人將之再拼了回去,用糯米漿粘好了,但這使得山神像看起來比較可怖。

隨后眾人的視線就到了廟宇中,老龍已經走到了神像后,笑著搖頭道。

“看來即便是這大秀皇朝,官府禁令也不是誰都遵守的。”

計緣過來一看,神像背后有炭火堆,還有各種留宿的痕跡,顯然是有進山之人偶爾會在這里落腳。

“也不奇怪,人們總是要生計的,總會有人鋌而走險,且山中其實也并無什么戾惡叢生的妖魔,一些人就有一有二了,甚至可能還會漸漸傳開。”手機\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計緣一邊說著,一邊依然仔細觀察著山神廟中的陳設,這本沒什么好看的,但卻勾起了他內心深處的回憶。

破損的山神像,山客落腳的山神廟,和當年的牛奎山何其相似。

“或許這山神還并未徹底身死道消。”

祝聽濤的話從山神像前方傳來,引得計緣和老龍又來到前面,只見祝聽濤伸手從山神像底座前頭的裂縫中拈出三支香,展示給計緣等人看。

“神道中凡人敬神,其實神靈也會相應給予凡人一些啟示,如這燒香,也是有講究的,正所謂香燒工整,凡人燒香也很看整齊,雖然大多與香和環境有關,但有時候確實與神道有牽連。”

祝聽濤手中的三節香頭早已燒完,當然看不出燒的時候工整與否,但通過這香頭能帶來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在場的可不是尋常小修士,都是貨真價實的高人,有人提點后,自然都有所感應。

計緣點點頭,也不多說什么,敕令于口含而不發,右腳微微抬起再往地上輕輕一踏。

腳面還未踩實地面,已經有猶如水波般的紋路傳遞開去。

“有請坡子山山神前來一見。”

拘神之術用出來了,但和以往的屢試不爽不同,這回等那股飽含道蘊的波紋衰減消失,山神也沒有出現在眼前。

老乞丐搖搖頭道。

“看來石道友已經身死道消了!”

計緣聞言眉頭皺了皺,看向祝聽濤,無視了對方看到拘神之術的面部詫異,伸手從祝聽濤手中取過一支殘香。

“祝道友,借香一用。”

說完這句話,計緣凝神片刻,手持殘香再次施法,右腳抬起又踩落,伴隨著拘神的道蘊氣息,計緣也再次開口。

“有請坡子山石有道前來一見。”

話音落下,面前出現一團若有若無的煙霧,就好似那種廟里點檀香,在室內高處匯聚的煙霧,一塊古怪的山黃石出現在面前。

這石頭大約一把椅子大小,某些角度看好似一個蜷縮的人形。

“不算死了但也不算活著。”

“嗯,但還有得救!”

“不錯。”

“能留下這些也算不錯了。”

這石有道如今幾乎沒有什么意識,只是有靈氣所在山石中凝聚不散,保住石中一絲靈性,或許百年之后,隨著這山石的靈氣匯聚,納日月精華,靈性也會越來越強,石有道也有重新醒來的一天。

“不若將他置于鎮狐大山山巔,我等再施法留個陣勢,助他匯聚日月精華,好讓他早日重歸修行之道?”

老乞丐這建議是常規做法,也是仙道正統,雖然也知道有邪法能令石有道快速恢復意識甚至重新修行,但用血祭或者奪元之類的惡毒邪法,也必然使得石有道墮入邪道。

計緣卻皺著眉頭沒說話,心中閃過的是當年對于《正德寶公錄》的驚鴻一瞥,那是一份關于土地山神類神祇的寶冊,其中也有三言兩語被計緣自然而然地想了起來,更是以之心生道歌。

“山中石黃,日月授光,天予風雷,地以靈養……有情萬物,來去匆匆,誕于天地,歸于山河……小小石黃,靜臥山中,天生地養,候己生長,感于峰巒,情系山川,緣來之刻,且生且長”

一只山豹即將要咬住一只野兔,卻在此刻停了下來,野兔在驚慌中逃出去十幾步卻也漸漸停下腳步;天空一只山雀從天上落下,回到了自己的窩中,而窩中本該因為母親回來而張嘴嘰喳要食的雛鳥也安安靜靜;山溪邊飲水的動物停下了動作;在山中冒著風險進來采藥的山客也頓住了動作,隱約聽到有歌聲在山中回蕩,此種情況在山中比比皆是。

坡子山安靜了下來,好似整個山中從植被到動物,一切的一切都在靜靜聽著,這是一種悠揚而舒適的感覺。

“靈之所匯,地蘊綿長,小小石黃,且生且長”

最后幾個字吐出,已經帶著淡淡的敕令意味,更有隱晦的玄黃之氣隨著歌聲匯入廟中的山黃石內。

計緣的道歌已經停下,但那悠揚而韻律獨特的吟唱歌聲依然在山中回蕩,好似山川大地在重唱此言,更離奇的是,歌聲居然“回來了”,一起傳回廟中的,還有山中的種種帶著靈性的氣息,也隨著歌聲匯入到山黃石中。

心有所感之下,計緣低頭看向腳邊山黃石。

“醒來,醒來,石道友,該醒了!”

“咔嚓嚓……咔咔……”

山黃石上頭出現了細密的裂痕,但這不是山石要徹底破碎了,因為伴隨著這裂痕,山石中的靈氣也在逐漸增強。

計緣邊上,包括老龍在內的四人,已經徹底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88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