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15章 心乃眾生靈根

第515章 心乃眾生靈根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15章 心乃眾生靈根

游一游天道峰頂,看看今年仙游大會的會場,計緣等人灑脫一笑,也算是參與了這一次仙游大會了,據說今年的仙游大會從開始到結束都沒什么大波瀾,至少沒鬧出什么難以收場的事情,一些個仙門離去的時候,都心平氣和地同諸位道友道別,算是很和諧了。

五人倒也不急著直接走,而是在論道臺坐下,又再就之前煉寶之時論道所得細細延伸,也好助計緣以后揮毫之刻成就的天書更加完善和全面。

可以說這次論道所得,將寫的是一本真正的“天書”,遠非尋常記錄文字所能比擬的,蓋因為所煉之寶得到的心得,本就如同一場開天辟地,實話說讓誰寫壓力都大,計緣能接下這擔子,其他人當然樂見。

在敲定了煉寶天書之事后已經又過去好幾天,這才五人一起離開論道臺,和九峰山之人說了一聲后,又一起飛向南方。

兩天后,自坡子山北方天空飄來一朵白云,云上站著的正是計緣、老乞丐等五人。

遠遠望向坡子山,尤其是原本封印狐妖的大山位置,那高聳巍峨的鎮狐大山依然佇立在群山深處,但在老乞丐這個施法者看來,他的封印已經破了。

即便已經過去了六年,山中的打斗痕跡依然不可忽視,畢竟有好幾座山峰崩裂倒塌,那一場因為妖法作用而形成的山洪,也永久改變了這一片山的地貌,沖刷出了幾條橫貫坡子山的河谷。

白云在原本的鎮狐大山對面的一處山脊上落下,老乞丐看著周圍,嘆了口氣道。

“哎,到底還是讓那孽障逃了!”

顯而易見的,在鎮狐大山山體下方的中心位置,如今多了一條大約一丈寬的裂谷,里頭已經形成了一條暗河,連同著坡子山如今新的地下水道,這種情況下,涂思煙算是只普通狐貍都能脫困了。

計緣環顧周圍,來之前他本以為留下的金甲力士可能已經被毀去,還隱隱心疼呢,畢竟是唯一一道受過天道劫雷洗禮的力士符,此刻卻更感覺到力士還在。

于是計緣淡淡出聲道。

“力士何在?”

話音才落下,鎮狐大山一側,有“咔啦啦”的響聲傳來,山體一側有泥沙落下,更有一些野草野花也隨著泥沙一起落到地面。

一個身形物體一步步走出來,隨后渾身一抖,身上的泥沙等物全都被震開,露出了金黃的鎧甲和赤紅面龐。

剛才金甲力士幾乎氣息全無,一動不動的和山體融合在一起,現在才重新顯現出身上的靈光。

金甲力士一步步走到計緣等人所在的山脊下方,抬起頭向著計緣行禮。

“尊上!我……”

這么一句好似沒說完的話之后,金甲力士低下了頭,維持著行禮的姿勢不動了。

而計緣聞言則是心中一動,原本他以為只會聽到“尊上”兩個字,但卻多聽到了一個“我”,并且以他對聲音的敏銳,明顯能聽出其中包含的一絲情緒感。

這尊金甲力沒有被毀,計緣是很高興的,并且似乎產生了一些特殊的變化,不過現在也需要搞清楚之前涂思煙脫困的細節,看是不是九尾天狐親自來救的,當然了,從這打斗痕跡上看,九尾天狐親至的可能性不大,或者說來了還帶了小弟,自己就在邊上看看沒出手。

“妖孽逃脫之事我已知曉,我且問你,六年前來救妖孽的是誰?”

金甲力士這才收起禮,垂臂站定,沉默了幾息之后才回答道。

“來者十妖四魔,蛇、穿山甲、狐貍、猿猴、人魔……與之戰于山中一晝夜,誅其中之二,傷其中之三,山勢有崩,妖孽逃脫,后妖魔盡撤……”

金甲力士說話十分簡潔,此刻也無什么情緒起伏,但好歹將發生的事情一一表述了清楚,聽得計緣一雙蒼目的眼神都發亮了起來。

可以啊,這尊力士比想象中的還要厲害,竟然能同這么多妖魔抗衡,還誅殺其中兩個傷了三個,最后自己并沒有受到什么不可逆的損傷,在計緣看來已經是十分了不起的戰績了。

別說是計緣了,就是居元子和祝聽濤二人也重新審視這金甲力士,沒想到這一位還挺兇悍的,道行想必不淺吧。

要知道聽其描述的場面,這些妖魔可不簡單,一個個都化了形不說,能呼風喚雨也各自分工有度且智慧不淺,甚至御水永久改變了地貌。

一個人對十幾個這種妖魔對抗,還能全身而退,雖然職責上是失職了,但這也非戰之罪了。

而老龍和老乞丐看向金甲力士的眼神則明顯不同,一個帶著驚愕,一個則眼神發直。

“計先生,您座下什么時候有這樣一位護法了?以前不曾見到過呀,赤面之人,看著不像妖族卻也無人氣,難道是神靈?”

居元子對計緣依然用著敬語,好奇地詢問金甲力士是誰,畢竟以前沒見過,而且看起來這一位也不簡單。

老乞丐看了一眼居元子,見到居元子和祝聽濤面色雖有好奇但屬于正常范疇,只有老龍和他一樣驚色更甚,在老乞丐想來,顯然以老龍和計緣的友情,應該也是知道“力士符”的。

老龍的確知道力士符,但不是從計緣這邊知道的,是當初從自己兒子口中知道的,而龍子應豐則是從他的“狐朋狗友”之一,天水湖蛟龍高天明處知道了,因為當年一起闖鬼城的事情,高天明聽老牛和燕飛提過一嘴黃金力士。

這關系繞來繞去有點遠,總之就是道聽途說中的道聽途說,比起力士符,老龍以前更在意計緣的三昧真火,而這次也如愿的見識到三昧真火了,果然威能莫測,比想象中的還要夸張一些。

只是沒想到,一直被有所忽略的“力士符”,那本以為只是普通傀儡符咒的東西,竟是這般樣子!

在老龍思緒電轉回想起之前的記憶的時候,老乞丐在邊上“嘿嘿”一聲,不等計緣開口,率先就居元子的話做出回應。

“居道友,這護法可不是你想的那樣!至少不全是,這位金甲神將,乃是一道符。”

“靈符?”

一邊的祝聽濤詫異出聲,運起法眼仔細打量金甲力士。

“不對,這不是傀儡,更不是簡單法力所化,雖有靈光阻隔,但他應該是有肉身軀殼的,計先生,這真是靈符?”

最后半句的疑問,祝聽濤將視線轉回了計緣身上。

微微點頭又搖了搖頭。

“說是符法也不盡然,算是另一種……嗯,異術吧!”

神通法術中,能稱得上“異術”一詞的都非同小可,往往稀有度與修習難度有一項很逆天,更大可能是兩項都占,而計緣覺得,力士之法有這個資格。

“此事稍后再提,我先確認一件事情。”

計緣一面回答了祝聽濤的問題,一面則更關心眼前的金甲力士,他從山脊上緩緩落下,如同一片柳葉般飄至金甲力士身前。

哪怕現在力士沒有用神通變化,可依然比計緣魁梧太多,以至于計緣都需要微微抬頭看他。

計緣在細細觀察金甲力士,從外表上看著力士還是老樣子,哪怕先前同妖魔拼斗消耗了不少力量,也通過吸納土靈早已經補充回來了,甚至表情和眼神都并沒有變化,但計緣很在意力士最開頭的那個“我”字。

金甲力士靜靜的站在那里,好似一尊塑像,但計緣知道力士是在關注著他的。

“我命你鎮守此山看住妖孽,而妖孽逃脫了,你有什么感覺?”

什么感覺這種話,以前計緣是不會問金甲力士的,因為問了等于白問,除了本就深刻在法術中的行為邏輯和判斷模式外,他們就沒有什么主觀感覺。

但這次計緣這么一問,金甲力士卻沉默了一會,然后開口。

“尊上……”

像是考慮了半天才找到一個合適的詞語,金甲力士才再次開口。

“我失職了……我,感覺,愧疚!”

失職之類的話,金甲力士本來就說得出來,但愧疚一詞就不可能了,這是一種情感因素。

“呵呵呵……不錯,你雖失職令妖孽走脫,卻發現了另一件東西。”

金甲力士全無表情,但計緣能感覺到他有視線的變化,遂笑著看向他。

“想知道是什么嗎?”

金甲力士還是沒變化,而計緣則自顧說了下去。

“那是你的心!”

“心?”

金甲力士再一次開口,低頭看向自己的左胸,他知道人和化形之后的妖物,心臟都在這里,乃部分元神居所,五行屬火,主掌肉身元氣,滅肉身斬元神,需攻破心室再擊碎紫府所在,然后……

“這心和你理解的不是同一種。”

就如同知道金甲力士會作何理解,在他走歪路之前計緣就再次提點。

“這心啊,嗯,這么說吧,是眾生靈根,你只是發現了它,還需要自己去找到它。”

居元子等人早已也從山脊上下來,就在不遠處靜靜看著這一幕,聽到計緣“心論”也不由眼睛一亮,很多仙修典籍都講靜心寧神清心寡欲,計緣這種說法顯然不是很主流。

“找到……心?”

“嗯,你先休息吧!”

計緣一邊點頭,一邊揮手一招,眼前魁梧的金甲力士在金粉之光中化為一張薄薄的黃符紙片人,回到了計緣手中。

這下,居元子和祝聽濤眼睛都為之一瞪,還真他娘的是符?可就在剛才,計緣還在和這道符論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