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92章 可怕的妖氣

第492章 可怕的妖氣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92章 可怕的妖氣

“陛下,我們好像被里頭的仙人送出來了?”

侍衛靠近老皇帝,小心地說了一句。

“朕看得出來。”

老皇帝四顧之下,發現天師處的仙師好像都沒出來,除了國師,本來在里頭陪著計緣和老乞丐的那三人也還在大殿,他視線一轉,又發現了站在邊上面色忐忑的喬勇。

老皇帝臉上顯露和藹之色。

“喬愛卿,同朕說說你是如何遇上兩位仙長的,他們有說過什么特別的事情嗎?來人,準備桌椅茶點,我與喬愛卿要在這促膝長談。”

喬勇受寵若驚,連稱“遵旨”,在侍從們擺好桌椅等物之后,同皇帝一起入座的他,開始細細講述之前遇上計緣和老乞丐的情況。

剛開始講到賣完菜收攤,老皇帝就滿臉驚愕地打斷他。

“什么?喬愛卿竟然是落到了要賣菜為生的境地,難道朝中有奸佞敢在迫害?朕明明只是體恤愛卿多年海外的勞苦,讓你一段時間在家休養,還等著他日愛卿繼續為社稷出力呢,如何能如此凄苦?”

喬勇不管皇帝是真不知道,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他作為一個小小的庶民,可不敢有認識仙長就打著雞毛當令箭的態度,依然是謹小慎微,對皇帝的關心感激涕零。

“陛下如此關切,罪臣惶恐!并未有誰加害罪臣,只是罪臣愧對當初手下弟兄,知道他們過得不好,散盡家財和田產,略施以援手而已,當然,罪臣家中一切都好,吃得飽穿得暖,賣菜也算是陶養情操,陶養情操……”

老皇帝聞言沒有露出快慰的神色,而是面色嚴肅。

“愧對手下兄弟,喬愛卿,你同朕細細說說,如何愧對,朕記得我朝撫恤之資可不少的,難道有人中飽私囊!?”

面露一絲兇光,視線掃過邊上侍衛,后者心中一寒,頓時明白了皇上的意思,馬上抱拳行禮道。

“請陛下和喬大人稍等,微臣這就去查!”

說完這句,侍衛緩緩后退,隨后運起輕功身法,快速離去,他不知道是真的有人中飽私囊,還是當初就有皇上的授意,但不論如何,從這一刻開始,必須是有人中飽私囊才導致喬勇的老部下受苦,千錯萬錯,皇上是不能有錯的。

見侍衛遠去,老皇帝嘆了口氣,重新面露和藹地看向喬勇道。

“哎,喬愛卿辛苦了,來,你繼續說,慢慢說!”

“是是,微臣領旨……”

喬勇哪敢說個不字,坐正身子細細道來。

而院落的一棵樹上,一只紙鶴一直盯著皇帝和喬勇這邊,也看向侍衛離去的方向。

天師處正殿之中,國師和其他天師處修士見計緣揮袖之間,將皇上和其他人送走,卻不敢多說什么,更不敢提什么大不敬之罪。

對于眼前的青衫者和老乞丐這等大神通高人而言,差不多百無禁忌,任你世俗權貴人間帝王也好,妖魔鬼怪魑魅魍魎也罷,都對他們沒什么影響。

“早年就聽喬大人說,計先生有事找在下,不知今日兩位仙長駕臨,有何吩咐?”

門玉通只字不提當初計緣還有過替他們聯系仙霞島的承諾,只談計緣和老乞丐的要求,即便他很清楚老皇帝應該更關心仙人的承諾。

“呵呵,國師不必拘謹,實話告訴你,我與魯老先生此番大動干戈,不過是替喬勇小小的地討個公道,算是計某欠他的,至于為什么找你。”

計緣說到這,老乞丐也豎起了耳朵,他之前一直問計緣,但后者老是神神秘秘的,這會總該說了吧,而且也不能把自己趕走吧?

計緣想了下,才開口道。

“當初國師給喬勇一塊玉佩,能辨別善惡正邪,不知國師還記得嗎?”

門玉通點點頭。

“自然記得,那是獬豸(xièzhì)佩,其實主要作用是預警,能令寶船船隊提前得到相關警示,遇兇早做準備,遇吉則速速前往。”

“嗯。”

計緣點點頭,心中自有思量。

其實這世界有各種動物成妖,有各種離奇精怪,也有龍有鳳有神靈,真的有另外一些神獸異獸也是正常的,但就目前為止,除了龍鳳,計緣還沒能準確了解到什么神獸的事情,就是龍鳳,其實主要也是龍多,鳳的傳說很少。

而這獬豸是極具代表性的神獸,也是計緣此刻明確從別人嘴里,聽到和自己上輩子的記憶中那種神獸幾乎相同含義的事物。

“那么,國師是如何得到此類法器的,或者說,國師可有了解過獬豸此獸?”

“獬豸?”

老乞丐在邊上喃喃自語,他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獸名,似乎是一種很有來頭的妖獸,否則計緣也不會這么上心。

國師先是朝著計緣和老乞丐施禮,然后伸手到自己右臂袖中,從內附的乾坤之物中取出一張卷軸,看樣子不是字就是畫。

“仙長請看!”

說著,門玉通接近計緣和老乞丐,緩緩展開手中一尺長的卷軸,里頭露出的內容正是一幅畫。

畫上是一只雄壯威武的異獸,全身長著濃密黝黑的毛,雙目明亮有神,額上長有一只大角,四肢粗壯四爪銳利如鉤,尾短身粗,口大牙長。

“吼……”

這異獸畫像在才展開的時候是禁止的,但在完全展開之后居然活了,朝著畫像之外咆哮,左右擺動身子,好似想要沖出畫像,甚至帶來一股不容忽視的威壓。

“吼……”

老乞丐和計緣再次站了起來,后者是因為心中略顯激動,而前者是為畫像上異獸的那股氣勢所激。

“這是什么妖獸,為何我老叫花子從未見過?這是什么?計先生可知曉?”

此刻國師雙臂死死抓著卷軸,身上法力流轉,似乎這畫面不是簡單拉開就好了,而計緣已經走近幾步貼到了畫像之前,瞇著眼睛回答道。999小說m.999xs

本來門玉通以為計緣就是當初在海上見著玉佩覺得好奇,這會老乞丐問了,還想替計緣回答,但聽到計緣說的話,立刻明白這位仙長遠比自己想象中的要了解畫中之獸,至少獬廌這個別稱,連門玉通都不知道。

“上古神獸?獬豸?”

老乞丐面色凝重。

“計先生可否細說?”

計緣搖頭。

“我也只是略知一二,還是先問問國師吧,國師這邊只有這幅畫?”

門玉通點點頭。

“只有這一幅畫,但這畫在不同的時間段呈現之像也不同,并且度入靈氣法力也會有反應。”

說著,門玉通已經朝著畫像中度入靈氣,下一刻,畫像的色澤好似更加飽滿起來,畫中之獸也更加生動。

“吼……吾乃獬豸,何人膽敢在此打擾?吾乃獬豸,何人膽敢在此打擾?吼……”

“呃,大部分情況下,它只會這兩句。”

門玉通向計緣和老乞丐解釋一句,兩人都若有所思,而計緣則先是瞇起眼,隨后法眼全開運法于目,右手一展,手中就出現了一根金紅色的羽毛。

在羽毛出現時候,計緣已經開始朝內微微度入一絲靈氣,隱約間一股駭人的妖氣升起,不過這妖氣只存意的層面,常人根本感知不到。

但老乞丐卻眉頭一皺,看向這根羽毛,明明細看沒有什么,為何剛剛卻感受到了淡淡心悸。

計緣不由多看了老乞丐一眼,從他的反應上來說,老乞丐的道行確實比居元子要強上一點。

“獬豸,你可認得這個?”

計緣聲音平靜,將手中羽毛拿到畫像之前,但畫像中的神獸依然是之前那句。

原本計緣打算把羽毛收起來,但忽然想到了什么,對門玉通道。

“勞煩國師多度入一些法力靈氣。”

“是!”

門玉通好歹也是一個真人級數的修士,心念一動,渾身法光流轉,源源不斷的法力裹挾著靈氣度入畫卷。

一息之后,畫卷上張牙舞爪的獬豸身上都開始冒出黑煙。

“吼……吾乃獬豸,何人膽敢……”

這句話忽然頓住,隨后畫像中的神獸做出了從未出現過的動作,目光極有目的性地盯住了計緣手中的羽毛。

“嗬……”

一種沙啞恐怖的嘶吼聲從畫卷上傳出,國師更是感覺到畫卷重了不少,更燙了不少,一股股黑煙幾乎溢出畫卷。

“嗬……”

聲音更加低沉,但帶來的壓迫感卻更加大了。

“滋滋滋……”

門玉通雙手上冒出青煙,手中的卷軸好似烙鐵,但真正的烙鐵他都能握得住,可這卷軸卻已經快抓不住了,雙臂都開始微微顫動。

‘果然有反應!’

計緣對老乞丐道。

“有勞魯老先生接替國師為畫作度入靈氣。”

“嗯!”

老乞丐不由分說從門玉通手中拿過畫作,明眼人都看得出這國師撐不住了,到他手中,畫作立刻穩了很多。

“讓我來看看有什么門道!”

說著,老乞丐相互點頭交流過后,加大了靈氣度入,讓整張畫卷幾乎充斥著靈光,而一邊的計緣也是同樣動作,一下向羽毛中度入更多靈氣。

嘩啦啦……

一股煙從畫作中竄出,凝聚成一團虛無的黑焰,而計緣手中的羽毛則竄起一股虛無的金紅之火,兩火相撞在一起,激起一股強烈的妖風。

“嗚……嗚……”

正殿室內狂風呼嘯,幾個仙師幾乎站立不穩,但不是因為風太大,而是因為心中太怕。

妖氣!可怕至極的妖氣!

老乞丐面色驚駭地看著手中畫卷和計緣的羽毛,再看看面色凝重的計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