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91章 話都說不上兩句

第491章 話都說不上兩句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91章 話都說不上兩句

大秀京城的百姓,幾乎人人都去過城隍廟,都去那邊上過香,哪怕不可能誰都記得城隍的面貌,城隍的扮相還是都認得的,更何況此刻城隍身上神光熠熠。

“城隍爺!”“這是城隍爺?”

“真的是城隍爺!”“我前天還去過城隍廟,城隍爺就是這個打扮!”

“這,城隍爺怎么忽然來這了!”“好像是那位仙長請來的……”

“請,請?”

這些守衛可是都看得很清楚,那哪能叫請啊,簡直就是傳喚過來的。

別說他們了,就是和計緣與老乞丐一起來的喬勇,此刻也是張大了嘴驚駭難掩。

大秀皇朝并不算是一個小國,京都自然人口眾多,作為大秀皇朝京城的城隍正神,同大秀關系密切,肯定有大秀皇朝鼎力支持,所以京都城隍自然法力深厚,不是一般的地祇神靈可比。

正因為自身也深知這一點,所以此刻的京都城隍才更加驚愕,那種一瞬間的混沌和暈眩感,幾乎移形換位般被迫于此處現身,再加上現身之前于靈臺中的感覺,都令城隍知曉,他是被高人以“拘神”之術,直接拘來的。

哪怕平時習慣了高高在上,哪怕心中有再多難以置信,此刻的城隍在反應過來之后,也不敢有絲毫怠慢,趕緊向著老乞丐和計緣躬身行禮。

“京都城隍楚寧,見過兩位仙長!”

盡管這位城隍極力克制心中的驚駭,但話音上依然殘留著一些略微的激動,這一點逃不過計緣的聽覺,而這也正是他和老乞丐想要達到的效果。

“嗯,楚城隍勿怪,我與計先生并無太多空閑時間,這些守衛說因為大秀國師在你那,讓我們改日再來。老叫花子尋思,改日來他要還不在呢,最好還是今天能見一見,我們也不認識城隍廟,就找個合適的人幫我們帶個話好了。”

老乞丐這話說得還挺嚴肅的,沒有往日的嬉皮笑臉,但說出來的話,讓一邊的計緣都差點笑出聲,就是仙道高人也是很會拿話膈應人的。

城隍自然聽得懂老乞丐話中所指之意,趕緊回應道。

“在下立刻回城隍廟,前去通知國師大人,對了,兩位仙長可愿見一見圣上?”

“還請城隍請國師過來,就說計緣來訪,當年我在東海傳話給喬正使說過這事,希望國師還沒忘記。”

計緣的回答并沒講明讓不讓皇帝一起來,只是說快請國師。

城隍趕緊回應計緣。

“在下馬上便去,此事國師并未忘記,方才還與我提到此事呢,在下馬上便去!”

說著,城隍又朝著兩人行禮。

“在下先行告退!”

說完這句話,城隍化為一道幻影,朝著皇城外的方向急速離去。

等城隍一走,老乞丐才對著計緣笑道。

“計先生,老叫花子這一手不過分吧。”

“恰到好處。”

計緣點頭回答。

老乞丐笑笑,看向天師處守門的侍衛,后者反應倒也快,趕緊行禮。

“兩位仙長,我等有眼不識真仙,還望兩位仙長見諒!”

在侍衛行禮的時刻,天師處內部也有聲音傳出,伴隨著腳步聲而來的,是三個身穿法袍的修士。

因為之前老乞丐拘神的動靜,天師處幾個正在修煉的修士也被驚醒,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沖到門口,看到的正是侍衛向計緣和老乞丐行禮。

“這兩位是?”

這幾個修士看向計緣和老乞丐的時候,感受不到兩人有什么力法神光顯露,但他們不會認為兩人是凡人,至少不是尋常凡人。

“幾位仙師,方才這兩位仙長,把城隍爺給召來了,現在城隍爺正去找國師呢……”

侍衛把大致的前因后果說了一下,但三個修士更關注拘神的過程。

“召城隍?在這?”

三人略顯疑惑,隨后其中一個年長一些的忽然愣了一下,好似想起什么,趕緊朝著計緣和老乞丐行禮。

“兩位前輩,還請入內歇息,用些茶水點心,等候國師大人回來!”

“兩位里邊請!”

計緣看看喬勇道。

“喬公,一起進去吧。”

“呃,哎哎!”

大秀京都的城隍廟中,此刻已經亂了套,之前在城隍廟大殿之中,城隍正和大秀皇帝以及國師在一起。

這本來是一個喝茶聊天場景,聊的也是關于仙游大會的事情,老皇帝很關心大秀派出的使者,能否真正入到仙游大會的會場。

國師和京城的城隍都知道老皇帝想多了,絕對沒那種可能的,前者已經勸過皇帝了,但其還不死心,所以又來城隍廟問城隍。

城隍楚寧也是無奈,正解釋著呢。

“陛下,我掌管京城陰司多年,大小算是個神祇,有一些消息渠道,這仙游大會乃是仙道盛會,世俗朝廷是很難……”

話音未落,城隍法體忽然模糊一下,隨后化為一道煙霧旋風,再刷地一下消失在大殿中。

“什么!?”

大秀國師一下子站立起來。

“保護陛下!”“來人保護陛下!”

“護駕!護駕!”

皇帝身邊的侍衛激動起來,一瞬間多名大內高手躍入殿中,外頭的侍衛也緊張起來。

“國師,城隍呢?可是被妖邪抓走了?”

老皇帝同樣面露驚色,看向同樣驚疑不定的國師門玉通。

若是在老乞丐面前看到他施展拘神,國師是能認出來的,但問題認得拘神施展的樣子,不代表認得出神靈被拘的時候是啥樣,所以也是有些發懵,更略有些緊張。

“陛下莫慌,有門某在此,定保你無恙,大家保持戒備!還請陰司諸神現身,一起保護陛下!”

一個個陰司主官也顯出身形,更有陰差相隨。

城隍廟中的緊張氣氛持續了一會,很快就被打破,因為城隍楚寧回來了,他一路急匆匆遁回,到了廟宇門口才重新現形,快步走回了自己廟宇的主殿。

“陛下,國師!”

“楚城隍,剛才發生什么,你怎么一下子遁走了?”

聽到國師這么問,再看著老皇帝和國師的表情,楚寧搖了搖頭。

“非也非也,不是我遁走了,而是我被拘走了!”

“拘走?難道朕的京城里來了如此厲害的妖邪?”

老皇帝話中帶著驚色,而國師的反應更大。

“難道是……拘神!?”

城隍點了點頭。

“不錯,正是拘神,把我這個大秀京城之地的城隍給拘到了面前聽用。”

“什么是拘神?哎呀國師,還有楚城隍,你們就別打啞謎了,快告訴朕吧!”

見老皇帝急了,國師這才告罪一聲趕緊解釋。

“陛下勿怪,實在是這消息有些驚人,這拘神乃是一種玄妙異術,世間會此異術者甚少,非大神通之輩不能成就,而楚城隍乃是我大秀京城的城隍正神,神位非同小可,將他拘走,對方的修為難以估量啊!”

“對了楚城隍,施展拘神的仙長所在何處,又有何吩咐?你怎么這么快回來了?”

楚城隍看看國師,又看看皇帝。

“一共兩位仙長,拘神者是一個老乞丐模樣的仙人,另一個看起來青衫儒雅,那青衫者,就是當初東海上留話的計仙長,兩人就在天師處,是來找國師你的,對了,那喬勇也在。”

“找我?找我用得著拘神?”

國師明顯愣了一下,這好比搖一搖就能把睡著的人搖醒,你卻找了鼓樂團在他床邊以最大的響聲敲鑼打鼓。

“陛下,昨夜確實有探子回報,說喬家接待了兩位貴客,正是一個青衫儒士和一個老乞丐,喬家還殺了兩只雞,買了一條魚。”

“什么?你這會才告訴朕?”

老皇帝轉頭怒視邊上的貼身侍衛,后者連忙單膝跪下。

“臣該死!臣以為只是喬家待客,不需要驚動陛下!”

顯然喬德說是去天師處匯報,實際上接頭的還是皇家的人。

國師搖了搖頭,他似乎有些明白對方為什么用拘神這等異術了,向著皇帝和城隍行了一禮道。

“陛下,楚城隍,既然有高人找我,我這就告辭離去了。”

“呃,國師,不知道朕可否一同前去?”

城隍趕緊說道。

“方才我也問過兩位仙長是否愿意見陛下,那計仙長直說讓國師速去,但也沒有說不見陛下。”

“是嗎!”

皇帝面露喜色。

“那朕也一起去吧!”

國師想了下,朝著皇帝點了點頭,但又鄭重地叮囑一句。

“陛下,您可想清楚了,此去未必是吉啊!”

老皇帝一愣,瞇眼若有所思,但猶豫了一下,還是咬牙道。

“但朕必須得去!”

“陛下駕到”“國師駕到”

天師處正殿中,計緣和老乞丐正在喝茶,外頭嘹亮的聲音傳來,預示著這次的正主到了。

國師門玉通是和老皇帝一起來的,到殿前的時候已經屏退了隨行左右。

喬勇趕緊從座位上起來,快步到大殿中心,向著皇帝方向長揖作禮。

“罪臣喬勇,參見陛下,參見國師大人!”

“喬愛卿快快請起!”

老皇帝甩下國師,快步入了殿內,親自到喬勇面前將他扶住,并托他直起身子,面色關切地看看喬勇全身上下,點點頭后,才緩緩轉身面向計緣和老乞丐,拱手行了一禮。

“這便是兩位仙長了吧,朕有禮了!”

國師這會也上前幾步,朝著計緣和老乞丐行長揖大禮。

“后學晚輩門玉通,拜見兩位前輩!”

計緣和老乞丐沒占人家便宜,也起身淺淺回了一禮,然后前者對著老皇帝道。

“陛下雖一國之君,然此間并無陛下什么事,就不留你旁聽了。”

話音落下,計緣大袖一甩,老皇帝和喬勇只覺得身形晃動不穩,周圍景物模糊變幻,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到了兩間院落之外,一同被送出來的還有大殿周圍的男女侍女和護衛。

“朕……竟是話都說不上兩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