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47章 破國亦有良士

第447章 破國亦有良士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47章 破國亦有良士

廖大丘神情激動的看著計緣和常易。

“兩位先生,你們算得準嗎,我是說,我是說你們說的是真的?小寶,他,他還活著?”

尋常算命先生算卦,廖家人聽著也就是聽著,情緒雖然會有起伏,但不會這么夸張。

可不知為何,這兩個大先生說得話,出奇得令人信服,仿佛從他們口里說出來的就是事實。

所以廖大丘的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不光是他,廚房門檻上的婦人也是如此,這種感覺好似并非找人算了個命,而是官差帶信過來,說他們的大兒子還活著一樣。

門檻上的廖家幼子看著父母現在的樣子有些不知所措,拉了拉廖母的衣袖。

“娘……”

廖母這才回神,揉揉自己小兒子的面龐,但還是留意著老廖和兩個大先生的方向。

面對這對老夫婦的激動,計緣和常易自然是理解的,前者再次鄭重點頭,回答道。

“不錯,你們的長子廖正寶還活著,我們可以幫你們去軍中打聽一下,說不定能找到你們的兒子。”

聽到這話,廖大丘一下子站了起來,手中的粥碗差點沒摔了,對于農家人來說寶貴的白粥嘩啦啦得流淌在地上。

在手被白粥燙到后,廖大丘才趕緊把粥碗放在凳子上,然后噗通一下跪在了計緣和常易面前。

“兩位先生若是能幫我們找回小寶,此恩終生不忘,終生不忘啊!”

那邊廚房門檻上的婦人也是放下粥碗,同樣跑到廖大丘跟前一起跪下。

“求兩位先生幫我們找回小寶,求兩位先生了!”

兩人甚至還想磕頭,不過被計緣和常易一左一右各自伸手托住,他們沒躲沒閃沒攔著的受了兩人一拜,但磕頭就不用了。

“兩位快快請起,我等自然會竭盡全力幫助的,不用行此大禮。”

老廖抬起頭來,看著計緣和常易。

“可,我們該如何報答二位?我們無財無勢力,該如何報答呀?”

從各處的軍中找人并把人帶走,就是老廖夫婦這樣的農民也知道肯定要花不少錢,因為聽說縣里打個官司,前后打點的錢都得不少,甚至半年前就有鄰村的兩戶因為一匹馬的爭執去告官,最后輸家贏家都沒有馬,都折給官府了……

老廖夫婦很清楚自己無力負擔什么,可難道讓兩位大先生負擔?且不說計緣和常易會不會這么做,就是真的這么做,廖家夫婦這良心不安啊,但救兒子的機會怎么可能放棄呢!

計緣像是看穿了這兩夫婦的想法,想了想后指了指自己小髻上的墨玉簪道。

“我與常先生并不差錢,也并不差關系,況且,幫你們也是值得的。”

看看計緣的墨玉簪,兩夫婦就算不是對玉器識貨的人,也知道這絕對價值不菲,若這忙對計緣和常易來說真的是舉手之勞,那他們也會安心不少。

“嗯,若是你們真的想報答,再給計某盛碗粥吧。”

“呵呵呵,對,常某也要再添一碗,多加些咸菜,這咸菜帶著鮮味,很好吃!”

老廖夫婦面上浮現驚喜。

“好好好,我給兩位盛,我給兩位先生盛!”

兩夫婦趕忙站起來,褲腿都顧不上拍,就從計緣和常易手中接過空碗,急匆匆去廚房盛粥,同時還不忘說著自家的咸菜。

“這咸菜啊,是咱自己用白菜腌制的,這會正好開壇,正是鮮美的時候呢,用來煲湯也很好喝!”

婦人盛粥,老廖則給兩個碗里添菜,兩人面上滿是喜色,眼淚卻止不住的往下流,只不過手上動作不停,只能以手臂上的衣袖擦拭眼淚。

不過等走出廚房的時候,兩人面上的眼淚已經擦干凈了,穩穩端著兩碗鋪滿咸菜的粥,小心翼翼的送到計緣和常易面前,仿佛端著的粥極其沉重也極其燙手一樣。

計緣和常易對視一眼,前者同后者微微點頭,而后者從前者的那蒼目中仿佛能看到世間人情冷暖的倒影。

兩人只是在廖大丘家吃了一頓早飯,就在兩夫婦期盼又焦急的眼神中提前離開了茅灘村,讓后面專程再來找計緣和常易的老村長都撲了個空。

計緣和常易離開的時候拒絕了廖大丘以牛車相送的好意,選擇直接步行,在離開村落一段路之后則直接飛舉離去。手機\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了廖正寶的資料信息,又從廖家帶走了廖正寶小時候玩過的一把木劍,對計緣和常易而言,想找到廖正寶就并不算困難了。

兩人目的明確的朝著元兆國東南方向飛去,一路掃視大地,發現很多農田都已經慌了,有些村落乃至城鎮都已經空了。ωωω.九九九xs

這很像計緣當初去祖越國時見到的景象,而祖越國雖然國內形勢極差,但作為一個能和大貞硬剛這么多年的國度,自身底蘊還是有一些的,國土面積也大,可元兆國要小得多,本就內憂外患,這次瘟疫又涵蓋三分之一國土,怕是真的氣數要盡了。

大約過去一個半時辰左右的時間,計緣和常易到了元兆國東南方一處荒蕪之地,這里已經算是元兆國邊塞了,只不過邊關城池顯得有些殘破,后方周遭也沒什么百姓聚居,雖然有些農田,但都是士兵自己種的,用來一定程度緩解軍糧短缺。

計緣和常易當然不會直接飛落城頭,而是在城外荒郊落下,隨后沿著后方農田,一點點靠近城池。

“計先生,那廖正寶應該就在城內,我們如何把他帶走,不若讓他睡去,然后攜其飛回茅灘村?”

在常易邊走邊問計緣的時候,計緣卻在注視著這一座邊塞城池,以他特殊的法眼觀之,城上兵煞濃郁,其中更有一股隱晦而特殊的氣息凝實在城中,有點不太像是元兆國這樣的“破爛國度”能有的氣相,心中思索過后看向常易。

“這就得看廖正寶如何想了。”

常易眉頭一皺,也望向城池,有些不明白計緣的意思,但他也沒多問。

隨著兩人越來越接近這城池,也很快被一些哨兵發現,還走在兩邊是田野的小路上呢,一聲大吼而出的“站住”之后,就從田邊樹叢中竄出五名兵卒。

“錚”“錚”“錚”“錚”“錚”

五人全都拔刀指向計緣和常易,滿臉警惕的看著兩人,領頭的士兵細看計緣和常易,然后開口詢問道。

“爾等何人?來此邊塞重地所為何事?速速說來,不得隱瞞!”

邊上其他士兵也跟著大吼復述。

“速速說來,不得隱瞞!”

計緣和常易毫無驚慌之色,前者因為視力問題,看得是這些兵卒飽滿的戰意,而常易則看到這些士兵身上的甲胄破舊,不少地方都能看到自制綁繩修復的痕跡,就連兵刃上也有缺口,但除了大缺口沒辦法,其他地方卻磨得雪亮,刀刃也足見鋒利。

“鄙人計緣,這位是常易常先生,我二人受人之托,前來為這城中一位兵士送信,還望幾位軍爺行個方便。”

“送信?”

領頭的兵卒愣了一下,邊上的其他兵士也相互對視幾眼。

“給誰送信?可有官文信物?”

計緣想了下,左手做勢從右袖中掏東西,口上忙不迭回答道。

“官文有的,有的有的,軍爺稍等。”

常易一臉好奇的看著身旁計先生,想知道計先生什么時候弄來的官文,結果看到計緣從袖中掏出了一張空白宣紙,直接遞給了領頭兵卒。

領頭的兵卒從計緣手中接過“官文”,仔細觀看上頭,邊上還有兩名兵卒也一起探頭望來。

他們上上下下看了好多回,隨后才點點頭還給計緣。

“你確實有官文,但我也不知道這官文是不是真的,你先拿好,一會見了軍候給他看,現在跟我們走!”

“好,有勞幾位軍爺帶路!”

計緣沖著常易微微點頭,把宣紙又塞回了袖中,而后者也一下明白過來,這不過是障眼法的小小運用,這些兵卒看到的“官文”,不過是他們想看到的那種而已。

接近城池的時候,哪怕是面向后面這一方的,城門也僅僅開了小半,并且外頭還設置了路障,至少經過了兩次盤查,計緣和常易才見到了負責北門的軍候。

在一間城內靠門的屋子內,那位軍候同樣仔細看過了“官文”,還拿出了幾份舊官文對比,確認了官文無誤之后便沒有再還給計緣,而是和其他官文一起放入了一個木盒中。

“你們是來送信的?倒是怪了,上頭那群酒囊飯袋軍餉都給不全,居然會為了送信批公文……”

這軍候也就是這么嘀咕一句,隨后就滿懷期待的再次問計緣和常易。

“有多少信?可有我的?我叫李秋陽,內河郡人士,可有啊?”

聽到這,屋內一些個兵士也紛紛期盼的朝著計緣和常易望來,明顯很渴望有自己的信。

但計緣只能無奈搖搖頭。

“并無其他人的信,只有廖正寶的口信以及家中信物。”

這位軍候嘆了口氣,點點頭對著旁邊一位士兵道。

“帶兩位先生去見廖司馬。”

“是!”

計緣和常易隨著那名兵卒在城中穿行,也見到了不少其他兵士,有的還帶著傷,有的則正在操練,無力例外的衣甲殘破。

“常先生怎么看?”

聽到計緣的話,常易又是搖頭又是感慨得說道。

“百戰鐵血之兵也,真壯士,可惜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