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46章 善人自有福德

第446章 善人自有福德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46章 善人自有福德

這一夜對于土地公和義冢鬼魂來說是漫長的一夜,對于整個茅灘村人來說同樣如此。

清晨陽光揮灑大地,茅灘村的人也陸陸續續醒來,廖大丘和妻子從床上直起身子,感覺腰酸背痛的。

“嘶……哎,我說孩子他爹,昨晚上我可一直都沒睡好,半夜里做夢……”

話說到一半,婦人突然收聲,下床取了水壺喝了口水才繼續說道。

“我夢到自己睡在了沙場上,到處都是喊殺聲,好似兩支軍隊打得慘烈,但就是起不了身,想睜開眼睛也睜不開,眼睛辣得很。”

聽妻子一說,廖大丘立刻激動起來。

“我,我呀,也是這樣,怎么睜眼就是睜不開,但周圍殺得慘烈,我都能感覺得到,實在是太可怕了!”

“你也夢到了?”

妻子詫異一句。

“是啊!”

兩人激動過后面面相覷,然后才趕緊穿戴衣物。

等廖大丘收拾好之后開門出去,就見到鄰居老張急匆匆的跑到了他家屋前。

“老廖,老廖!我跟你說啊,昨晚我做夢,夢到咱們村周圍在打仗呢,那殺聲震天啊,我就是睜不開眼睛,心里可怕了!不光是我,我老婆也夢到了,還有老劉他們家也是啊!”

廖大丘咽了口口水,趕忙出門幾步說道。

“老張,不瞞你說,我和孩子他娘也做了一樣的夢,看不到但能聽到,就和身邊在打仗一樣,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陣亡的死尸……啊呸呸呸,我是說感覺自己睡得很死!”

老張下意識走近幾步,看著廖大丘,壓低了聲音問了一句。

“老廖,你說是不是,是不是那些義冢中的鬼,昨晚上已經和瘟疫殺過一場了?”

廖大丘看看義冢的方向,也下意識的點點頭。

“說不準的呀!”

隨后兩人隱約聽到了村中的聲音越來越嘈雜,起床后的村人們都在相互訴說昨夜可怕的夢,這一說,大家才發現,除了少數睡得特別死的人,大多數人都做了一個差不多的夢。

有的人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睜不開眼睛卻知道在戰場,有的人則能睜開一絲絲眼睛,當然這一絲絲不足以看到什么,但卻能看到綠光幽幽和大量混亂的人影,在晃眼的腳步中沖殺在一起。

大家都不是傻子,這種情況不用說得太明白,誰都能聯想到前段時間燒給義冢鬼魂的戰旗和兵刃,以及由義冢之鬼和土地公分別托給廖大丘和老村長的夢。

很多茅灘村人連早飯都顧不上吃了,一起村里村外轉悠了好幾圈,但都沒見到什么戰場的痕跡,倒是外見到了兩個外鄉人。

廖大丘和老村長帶著七八個村中漢子走到義冢外的時候,見到有一白衫長袍一藍色袍衫的兩個男子正站在外頭看著義冢,聽到腳步聲后也回頭看看茅灘村一眾村民,但面上并無任何驚愕之色。

“諸位好,鄙人計緣!”

“鄙人常易!”

計緣朝著村民微微拱手,常易當然也是同樣行禮。

這兩人一看就是有學問的,舉止更是彬彬有禮,茅灘村人當然也不敢怠慢,在老村長帶領下,趕緊也回了禮。

“不知兩位來自何處,來我茅灘村所為何事啊?”

計緣面露微笑。

“我們來得地方挺遠的,聽說這邊有人為路邊遺骨建立義冢,所以特地來看看這建立義冢之人,不知是哪一位發起的?”

茅灘村人都望向廖大丘,后者猶豫一下還是站出來說道。

“呃,義冢算是我發起的,可這事也是咱村里一起辦的,這么些年沒有村里人一起幫忙,我哪能建立起這么一座義冢啊,就是尸首也不是一個人好搬得嘛。”

計緣點點頭。

“確實,諸位高義!”

“呃呵呵,不敢不敢!”

“哪能啊,咱這也是積德嘛!”“是啊是啊!”

村里人被這么簡單的夸獎兩句,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心里頭當然是開心的,這兩位一看就是老有學問的,在他們心中,有學問的人說話那分量可不同。

“對了,兩位既然來自遠方,那這時間來咱大河縣可不太好啊,你們是不知道啊……”

廖大丘下意識又看了看義冢,才對著計緣和常易道。

“最近啊,我們縣和相鄰縣好像鬧瘟疫呢,這可不是小毛小病,染上了可危險著呢,你們這時候還往這跑啊?”

常易淺淺呼出一口氣,微微搖頭后也開口了。

“是啊,鬧瘟疫呢,不過不是你說的大河縣和相鄰的縣,若真細細算算,這疫病肆虐之地,連縣算鎮,怕是得近百之數了……”

“啊!?”“近百?”

“老天爺呀!”“都是瘟疫?”

“這……這可能嘛?”

茅灘村人顯然被常易口中的數字給嚇住了,他們很多人都很少出自己的大河縣,去得最遠的地方大約也就是隔壁縣了,雖然這近百之數包含縣也包含鎮,但光想想都知道是很大范圍了。

在村人驚愕的時候,計緣則看向廖大丘,觀其氣各色升騰氣血不虛,福德之像雖然不明顯但比起周圍人還是好不少的。

“這大清早的,兩位先生應該也沒用過早飯,我們村雖然窮,但還是好客的,不若兩位進村一起吃個早飯吧?”

“對對,到我們村里坐坐吧!”“是啊是啊,和我們說說外面的事,這瘟疫在外頭到底咋樣了?”

“對對對,說說外面的事!”

老村長的提議立刻得到了大家的同意,計緣和常易對視一眼,前者點頭謝道。

“謝過各位好意,那我們就叨擾了!”

“不打擾不打擾,兩位先生請!”

一行人在村里村外逛過了,沒見著什么戰場痕跡,也不可能一直找,所以現在將計緣和常易迎進了村。

在路上,自然有人忍不住和計緣兩人說了義冢鬼魂托夢的事情,也說了昨晚上幾乎全村人的夢,想向兩個學問人求著解解夢。

計緣和常易裝作思量一番,很直接的告訴村人,這事八成是真的,算是好人有好報,往日積德今日擋災了,這也令茅灘村人十分高興。

約莫一刻多鐘后,廖家小院內,計緣和常易各自捧著一個大花碗,挨近坐在小凳上。

碗里是滿滿當當的米粥,上頭還放了不少咸菜,算是廖家招待兩人的早餐,而廖大丘也坐在對面吃飯,他妻子和孩子則坐在廚房的門檻上。

計緣用筷子挑著咸菜,嫻熟地刮著粥吃,吃得是津津有味,也令他回想起當初第一次離開寧安縣,在水道小船上吃粥的感覺。

常易一臉新鮮的端著碗,看看計緣再看看自己,很是稀奇的嘗試著這咸菜就粥,他自有記憶開始就生活在仙霞島,雖然不是絲毫世俗常識都沒有,但在尋常百信家就著咸菜吃粥還是頭一遭,尤其這粥大部分還是昨天冷飯熬的。

“嘶嘶……嘶溜……”

計緣喝粥的樣子讓老廖心頭放松不少,之前生怕招待不周,想煮兩個雞蛋,上次羹飯殺了家中老母雞,雞蛋已經沒了,左鄰右舍也大多如此。

熱騰騰的米粥喝了大半碗,計緣這才緩和一下速度,跟熟稔了許多的廖大丘又聊起來。

“對了,聽說廖兄臺有一子在外從軍,令你夫婦二人時時掛念,要是方便的話,可否同計某說說此事?”

計緣突然提到這件事,令廖大丘也挺意外的。

“呃,計先生是聽誰的?”

廖大丘記得這兩大先生來的時候都不認識村里人,來這的路上聊的也大多是義冢和昨晚村人的夢,怎么突然就聽說了自己長子從軍的事了?

“呵呵,本方土地公托夢的!”

計緣這么笑著說了一句。

‘哎呦喂!’

聽到計緣這話,一個矮小的杵拐身影在廖大丘家院外某處角落不由會心一笑,但也不敢過分靠近。

托夢這種事最近茅灘村人經歷了幾回,計緣這么一說,廖大丘立刻就信了幾分,不過本來嘛,這事也沒什么不可說得,只是勾起一些感傷。

“哎……長子廖正寶出征九年了,九年來杳無音訊,同批次的兵丁也有幾個回來的,都說不知道什么情況,哎……希望阿寶還活著吧……”

說這話的時候,廖大丘自己都沒什么底氣,而那邊的婦人也在默默嘆氣。

“嗯,計某粗通一些卜卦之法,廖老兄要是不嫌棄,不妨將你兒子的生辰八字和出征年月日都告知我,我好給你兒子算算命?”

老廖家不知道給大兒子算過多少次命了,基本次次都是吉兇難料,或者說挺過一劫大富大貴這種廢話,但本著計緣也是好意,就點頭答應。

“也沒什么不可得,我兒生于……”

廖大丘一邊說,計緣則放下筷子縮手袖中細細掐算,而身旁常易微微瞇眼神光內斂,顯然也在卜算。

遠遠瞧見這一幕,哪怕土地公道行根本看不出兩個仙人是否在施法,甚至看不出一絲仙靈氣,但問生辰八字這種事,絕對是在幫著算廖正寶吉兇了。

‘不成想這廖家有此福德,兩位仙人一起為其卜卦,單憑這一點,廖家人以后死了,在陰司都能高鬼一等啊!’

那一邊,廖大丘嘴上剛說完,計緣和常易就停下了卜算,相互間對視一眼后微微點頭。

“計先生,他確實還活著!”

“不錯,還活著!”

廖大丘和婦人聞言微微一愣,端著粥碗的手都略帶顫抖,兩位大先生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如同以往算命先生一樣含糊其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