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34章 漫天霞光

第434章 漫天霞光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34章 漫天霞光

“計先生,您剛剛那個將那老頭定住的法術是什么?方便讓在下了解一下么?”

白齊終于還是問了出來,僅僅只是了解一下,又不窺伺人真法,應該問題不大。

聽到他這話,胡云也趕緊豎起了耳朵,就是水中的老龜和大青魚同樣好奇。

計緣伸手朝著自己的茶盞一點,引出一條細細的水線,同時取了一根桌上的筷子立起,隨后水線在空中繞了一圈,將這根筷子捆住。

計緣松開手,筷子因為被水線捆著,所以立在半空中。

“這是用水流擬形來捆住物件,也有以土來填埋事物,這便是困身之法的基本原理,多依存有形之物,但有一類神通法術,卻能展無形之法,可令天、地、人等游離內外之萬物靈性從命。”

白齊眉頭一皺,試探著一問。

“先生難道是指敕令之法?”

“是,又不是。”

計緣嘗試將自己懂得的東西以別人也能聽懂的話解釋,但考慮到白齊是水中蛟龍,胡云和老龜以及大青魚同樣也是妖物,基本上不太可能學習得到仙道中的敕令法,便更加簡略一些。

“通俗的說,敕令雖然有書文有道音,但本質上還是一種音令之術,便是書令也同樣需要施術者念誦出來,只不過書令可以由道行更高深的給予,使得對施術者的要求降低一些。”

白齊點點頭,胡云等妖雖然對于一些細節不懂,但大致上明白一個意義走向,所以腦子里也不算糾結。

計緣又道。

“但你們只知道敕令,卻不知道敕令由何而來,別說是你們,很多學習敕令的仙修同樣只是長輩口口相傳教習正法,卻不知敕令根由。”

白齊正色道。

“想必先生一定是知道的,白某愿聞其詳。”

“對,胡云也愿聞其詳!”

計緣笑了笑,這狐貍和白齊倒是挺融洽的,想著當初得子《正德寶公錄》上的那種感覺,推敲組織一下言語后才說道。

“其實天地間萬物自有其理自有規律,其中天地亦有道音,與天地之理相輔相成,而敕令其實算是調運此種靈力,遂莫測如天威,不過同樣極難掌控。”

白齊雖然自身不擅長敕令之道,但剛剛也能感覺得出來計緣用的不是敕令,至少他看著不像,誠然正如計先生所說,敕令之道很神奇,但也是有跡可循的,至少有解法。

若剛剛杜長生是因為敕令而被制住,那就如同桌上這根筷子被水繩綁住一樣,是能“看”出繩子的,自然也能將繩子解開,可剛剛……沒繩子。

“先生用的可不像是敕令之法呀!”

白齊猶豫一下還是將心理話說了出來。

“不錯,確實不是尋常敕令之法,看不出來法從和其是吧?”

白齊點點頭,確實如此,老龜同樣若有所思,而胡云和大青魚只能是聽個熱鬧記在心中而已。

賣弄學識其實也是很有成就感的,就算是如今的計緣也不能免俗,只不過程度不同而已,他不再賣關子,直說道。

“修行中人常說,身外大天地身內小天地,生之萬物內天地有缺有損,而人身獨滿,總得來說身內都是有天地的,若我‘令’得是此中天地呢?”

白齊當即一愣,自身天地也可令?或者說也可為外人所令?這種神通太可怕了吧……

“沒你們想得那么厲害,還是受限于對方道行的,道行越高法力越強,所受影響也會相應減少,道行要是勝過我那自然就毫無效果了。”

聽到這,白齊勉強笑了笑,真心實意夸贊一句。

“真乃神異之術,白某以前從未聽說過。”

這句話計緣還是很受用的,他手上的本事,大多都是自己鼓搗出來的,想想也很有成就感,被人夸一句自然是理所應當。

“你也確實聽說不到什么,此術乃計某自行推敲之法,想必此間世上應當并無第二人會。”

距離計緣等人所在的小舟約數十里外,一艘小畫舫正以均勻但快捷的速度朝著春惠府城的方向駛去,搖櫓的船家搖櫓的動作均勻且大力,給小船提供了強勁的推力。

正因如此,才能在短時間內到達府城碼頭,碼頭越來越近,岸上行人熙熙攘攘,各種聲音也越來越熱鬧。

直到這會,杜長生才微微松了口氣,王霄也明顯放松下來,等船快靠岸了,前者看著搖櫓的船家,笑問一聲。

“這位老哥可是江中水族?”

搖櫓披著長長的厚厚的蓑衣,又帶著大大的斗笠,幾乎將渾身上下都罩住,聽聞杜長生的話,抬起頭來看看他。

“呵呵,不錯,我是這江中水族,乃是江神大人麾下,此刻太陽之力正濃,無法隨意幻化出人形,本尊容貌駭人,怕嚇著兩位,就以蓑衣斗笠罩身了。”

杜長生朝著船家恭敬的拱了拱手,邊上的王霄也有樣學樣。

“多謝閣下相送了。”

這水族妖物怕是距離化形也不是很遠了,或者干脆就是化形了但是很丑?

“不用客氣,我不過奉命行事罷了,兩位大師請走好。”

說話間,小舟平穩的停在了碼頭一處青石臺階邊,杜長生和王霄再次行了一禮,才趕緊踏上臺階,走上了堅實的青石碼頭。

“呼……”

杜長生長出一口氣,轉身再看,剛剛送他和王霄回來的小船已經緩緩退出了碼頭,調轉好船頭朝著遠江方向駛去。

“師父,那應該就是神仙了吧?”

杜長生點點頭,低聲道。

“不錯,一個是神,一個是仙,哎,可惜了啊,要是計先生能容我攀上一絲絲名分,哪怕幾個名,以后也能收益良多啊。”

不過杜長生嘆氣歸嘆氣,嘆完氣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走吧,我們回去吧,雖然計先生不收我們,但還是給我們指了條明路,就看你師父我能不能突破了,我可還想多活幾十年,嗯,最好是幾百年!”

抖了抖衣袖,杜長生帶著王霄一起離開了碼頭,朝著春惠府城而去,在行走途中,前者還摸了摸懷中的一只布囊,里頭裝得是大貞元德帝御賜的一塊小半個手掌大的圓形金牌,稱作天師金令。

‘還好這東西還留著!’

杜長生在心中慶幸一句,此前他打算若是能突破,就將這分量很沉的金令找個鐵匠融成金錠的。

兩人正走著,周圍百姓的聲音忽然開始嘈雜起來,雖然之前也很熱鬧,但此刻明顯帶著驚愕。

“快看天上!”“娘親娘親,快看天上,爹爹看天上呀!”

“什么?哎呦娘呀,這是什么?”

“啊……大家快看天上啊”

“哎呦,這是老天爺顯靈了嗎?”

一個小偷趁著眾人抬頭望天,貓著腰樂呵呵的摘著一些人的錢袋,心里還想著天上不打雷不下雨,看天能有銀子好?

然后他也下意識抬頭一看,直接就愣住了。

一邊的杜長生和王霄自然也是聞聲抬頭,隨后也同樣驚愕。

“師父,那是什么?”

“為師,為師也不知啊……”

天上極高處,一道道好似彩虹流霞一般的光彩,正從遠方閃過,在天空劃過一條條優美的軌跡,那光數量不少,前前后后不知有多少道霞光在天空劃過。

杜長生運氣渾身法力到雙目,一時間天上的光更加璀璨奪目,常人不過看到的是如同一道道細細的彩色光帶閃過,而此時的杜長生卻能看到各色光霞渲染半邊天。

春沐江上某處,計緣和白齊同時從小舟上站起來,抬頭望向天空,看著這極高處的漫天奪目光彩。

“先生,這是?”

計緣表情嚴肅,天空的全都是法光,連尋常百信都能瞧見一二,正是因為氣息太強盛,且展法急行者眾多,再看法光來的方向處于東南方,稽州已經是大貞東南,再過去也就相鄰兩州。

這些地方都沒什么厲害的仙門,而這些法光也不可能是來自玉懷山,只能是更遠的位置,再遠就要遠到大海上去了。

“不清楚發生了何事,也不知天上這些是屬于何方神圣,不過當屬仙修之輩。”

“那先生準備如何處置?”

白齊急問了一句,看到此景,計先生不可能無動于衷。

計緣低頭看看他。

“我追過去瞧瞧,若我短時間內不回來,幫我將胡云送回居安小閣或者牛奎山。”

話音才落計緣已經縱身一躍而起,而腳下小舟連晃也不晃,在計緣身凌十幾丈高度,背后青藤劍飛躍至其腳下。。

隨后劍光一閃,計緣已經消失在原處,只留一道遁光飛天而去。

借仙劍之力,同時一起御風施展飛舉之術,這是計緣目前最快的飛遁手段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