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33章 天師還是要當

第433章 天師還是要當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33章 天師還是要當

中了定身法,人并非完全沒有知覺,實際上靈覺還在,杜長生也能看能聽甚至能感受到胡云的爪子按在自己臉上,但對于胡云而言,這個人就和雕塑一樣一動不動。

計緣站起來繞過桌案,走到被定住的杜長生和被嚇住的王霄身邊,對著杜長生說道。

“勿要再隨便稱我是你師父,否則計某就把你定住了丟春沐江里清醒清醒!”

計緣這輩子見得人不少,見得修行之輩也挺多了,不論是人還是鬼,是神還是妖,就沒見過杜長生這么能順桿子麻溜往上爬的,不對,是能自己想出一根桿子然后往上爬。

當初計緣確實給了他小練之術,但且不說這東西屬于是修行界的基礎法門,而且還是計緣作為學了那不成型的力士符的等價交換,要論因為小練而起的師門,杜長生拜玉懷山更能追本溯源一些。

計緣說著,看看一邊上王霄,嘆了口氣補上一句。

“我不是你師公。”

隨后計緣再次看向杜長生道。

“我這就撤了法,我前頭說得可知道了?”

看杜長生這樣子也點不了頭也應不了聲,但計緣覺得一個并不笨的人應該能明白了,這么想著,計緣念頭一動,杜長生身上的定身法也消散了。

“砰……”

杜長生一個踉蹌,依著之前正要下叩的慣性,腦袋又砸在了船板上。

“哎呦……這,先生,這一下頭可不是我真的要磕的呀……”

杜長生解釋了一句就不敢多說話了,怕自己說錯什么,只是下意識揉揉自己的額頭,不過磕頭在這種水上小木船的船板上,其實響聲大卻根本不疼,加上又是常年靈氣淬煉身體的人,所以額頭連紅都沒紅。

一邊的白齊也好笑的看著杜長生。

“你果然認識計先生,想來也是知道一些計先生的能耐的,為何有膽子感冒充計先生的徒弟,居然還敢當著面認?”

在白齊想來這簡直不可思議,杜長生這樣的蹩腳修行者,在他面前和個凡人沒什么兩樣,在計先生面前就更不用說了。

杜長生小心的看了計緣一眼,解釋道。

“當初我苦困修行無門,眼看行將就木的日子也越來越近,是計先生賜予了我一本正法法門,才讓我有了希望……所以,所以我在心中就把先生當師父敬重……”

計緣笑著搖搖頭,對著白齊道。

“卻有此事,不過當初計某也是覺得杜天師的符道有些意思,問來看看,以小練之法作為交換而已,可沒想過收個徒弟。”

白齊“哈哈哈哈”得大笑起來。

“那這位杜天師倒是眼光不錯,認準了高枝想攀附,就直接給撞上了計先生這般人物。”

杜長生不敢隨便說話了,而一邊的王霄更是緊張不已,以前以為自己師父杜長生已經是很了不得的大師了,至于對神仙的感覺,基本就是停留在廟里的那些,認為是遙不可及的。

這一點杜長生還算有底線,對自己徒弟沒有什么假話,更不可能說自己就是神仙,他也清楚自己夠不上真正仙修的職業梯隊,或者說至少夠不上能稱為“仙”的那種程度。

但是現在,王霄看到了白齊和計緣,前者是春沐江正神,統御這么一條大江,當之無愧的神人,而后者,看著這一江正神又是用敬語又是對他恭敬有加的樣子,想來應該是真正的仙人了吧。

王霄的視線不敢多看身邊的大佬,但是頻頻瞥向就在杜長生邊上的一只赤狐,這只狐貍會說話,應該是妖怪了吧,不過看起來倒是人畜無害的樣子。

這會胡云正抬頭看著杜長生,見他又能揉頭,體溫也有些發燥,完完全全恢復了正常,就對計緣的定身法更好奇了,跳到船舷邊對著水中的朋友道。

“青青,剛剛你看到了嗎,計先生喊了一聲定,那家伙就不會動了,人還硬邦邦的,脈搏都沒了,現在又活了。”

計緣差點別胡云這話給噎住一口氣,什么叫做現在又活了,剛剛他又沒殺了杜長生。

“啵啵啵啵……”

大青魚忙不迭吐著泡泡,連泡泡破掉的聲音都響亮了不少,以示對胡云的附和。

這時候杜長生和王霄才發現,水中還有動靜,眼神往邊上一瞥,好家伙,一只看起來有半艘畫舫這么大的老龜,水波透黑背,浮在水面上,一條同樣十分巨大的青魚則在船舷邊游曳。

別說王霄了,杜長生都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妖怪,兩人害怕和興奮感全都有,但全只能憋著。

計緣看得也好笑,緩和一下語氣道。

“好了,都坐下吧,捋一捋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

片刻之后,船上的小桌案挪動了一個位置,到了挨著畫舫艙門的寬敞位置,計緣和白齊一前一后落座,而杜長生和王霄則也略顯拘謹的一左一右坐下。

“杜天師知道厲害關系就好,這師門不是隨便能認的,現在嘛也不必過分緊張,我等皆是正修之人,不會把你怎么樣的,說說你的情況吧。”

“是是是!”

杜長生連連點頭,姿態好似一個學塾的孩子,他深知雖然自己七老八十了,可眼前這兩位才是真正的壽星,雖然都是一副中青年模樣,不仔細看都看不到多少歲月的痕跡,但少說也是幾百年活下來的人了,甚至可能更夸張。ωωω.九九九xs

“自從先帝駕崩之后,新帝繼位雖然也好奇神怪之事,但去看過我們幾個留京天師之后,就興趣大減,當然了,我等在京城雖然依舊能榮華富貴,但杜某以得正法,即便有些舍不得榮華,也知道應當以正修為重,遂離開了京城……”

略微組織了一下語言,杜長生將自己的事情簡短陳述,不過話語中還是會下意識挑著一些有利自己的說,比如離開京城肯定是有想好好正修的念頭,但也有被天師同僚嘲笑待不下去了的原因。

“杜某平常在京師的花費,大手大腳有些習慣了,所以攢下的銀錢不算很多,春惠府又是春沐江沿岸第一名府,這一處房產花費不菲,生活上就有些捉襟見肘……”

講道這里,杜長生趕忙解釋一句。

“在下可不是因為玩樂所以花錢厲害,先生和江神大人是或許不知我等散修的苦,俗話說窮文富武,我等修行中人則還有財法侶地之說,世外高人身處福地洞天自然無憂,我等卻得為生計發愁……”

計緣點點頭,這一點他是清楚的,所以各處的民間也不乏一些“法師”,有些就是走個過場,但不少還是有一點真本事在身的,這計緣也是幾次都遇上過了,比如當初在祖越國海邊的那位,也比如杜長生和他過世的師父,都算是此道中人。

“盡管杜某也算低調,但在處理了一些事情之后,在春惠府這邊也傳出了些名聲,后來李金來就找來了,將衛家神魚像之事說了說,也想得此助力……”

杜長生瞥了一眼船邊的大青魚才繼續道。

“我此前也曾聽聞過春沐江大魚救人的事情,知曉若此事屬實,那定是有德行的水族,當然不可能存了加害的念頭,便折中了個辦法,沒想到李金來還真的成功了,后來江神大人就突然造訪了……”

計緣聽完沒說什么,思索的并不是杜長生后半段關于大青魚的話,而是在想著杜長生說得前半段,京師中那幾個天師的事情。

一邊白齊只是喝茶,對于他來說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沒什么興趣,而杜長生和王霄靜靜候著。

良久,計緣才開口道。

“杜天師既然接受了大貞皇室的冊封,便已經上了大貞的船,大貞這些年的國內態勢正在好轉,等你認識到自己與大貞一榮俱榮的時候,修行亦能有所得。”

杜長生勉強笑了笑。

“也是一損俱損啊……”

以前沒什么希望,有機會得封天師,當然想爭一爭,現在這天師頭銜就雞肋了,尤其元德帝已經駕崩的情況下。

“大貞以如今的勢頭,若無非同尋常的外因干擾,至少還有百年國運,你若能在壽元耗盡之前得以踏入仙修正途,那么自然需要潛心修煉穩固修行,待道行穩固,不妨就用心當一當大貞的天師。”

杜長生皺眉思索片刻,心中微微一跳,抬頭看向計緣。

“先生的意思是,這大貞國運竟是能在兩百年后再次開始抬升?”

計緣笑笑沒有說話,一邊白齊放下茶盞,悠悠然道。

“你可曾聽聞天機閣的那個算出大貞之地氣數大盛的卦象?”

杜長生老實搖搖頭。

“不曾聽聞,杜某甚至不知道天機閣是什么。”手機\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呵呵,此事如今在大貞神道之間算不得什么秘密了,至于天機閣,則是一處以窺探天機而聞名的仙府,處于室外洞天之中。”

杜長生只能點點頭,這聽著就非常厲害。

不過等這些講完,杜長生就沒話講了,同兩個高人在一起又插不進別的話,所幸計緣還算照顧他,容他問一些修行上的不解之處,并指點了他幾句,之后就打發他回去了。

這次送杜長生回去就用不著白齊這江神親自動手了,而是不知何時浮現出另一條畫舫到了附近,由這條船在這杜長生師徒回程,船夫自然也是一名幻化的水族。

等杜長生一走,白齊終于忍不住說了一句。

“這個老滑頭!”

“呵呵,這種老滑頭才能在朝野上混得開,混得住,換成別人,誰又愿意系著一個王朝同賭自身修行呢。”

見到杜長生,讓計緣想到了曾經遇上的海上船隊,那個船隊是為所屬的國度的國師所指引,去尋找仙霞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