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72章 字還能跑了

第372章 字還能跑了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72章 字還能跑了

牛霸天現在是放心了,這妖怪雖然厲害,但在計先生面前肯定是翻不起什么浪花的。

而陸山君心中惶恐之余,也在同時想明白肯定是自己恩師不希望牛妖出事,也就一瞬間想明白之前這牛妖絕對是因為洛慶城而留手了。

聽到計緣的話,陸山君妖軀霧化收縮,趕緊化為人形,然后低頭長揖作禮。

“不敢違先生之意!”

牛霸天坐在地上穿著粗氣,看著腳邊已經變成“小不點”的陸山君,悶聲對著計緣道。

“計先生,您一定是早就來了,您早出來不就結了,害得我老牛受苦……”

抱怨一句,牛霸天也收起妖軀法體的狀態,重新回歸人形,只不過同陸山君回歸人形還化出衣服不同,牛霸天也就幾條破布還掛在身上了。

換成別人他估計也就放浪形骸了,但面對計緣還是有所收斂,用手擋一擋關鍵部位。

剛剛明明流了這么多血,傷勢應該是很夸張才對,可其實牛霸天看起來最嚴重的傷居然還是最開始手臂上的那幾道抓痕,而身上背部肩膀等位置,卻是好多肌肉已經并攏的血痕,傷口也不大的樣子。

這狀況計緣也是微微愣了一下的,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嚴重,而聽到牛霸天的抱怨,他也搖了搖頭道。

“計某確實早就到了,不過也別光說我不阻攔,你這張嘴但凡消停個一時半會,這架也不至于打成這樣,甚至根本打不起來,讓你長長記性也好。”

牛霸天瞪著個眼睛,看看計緣又轉頭看看一邊依舊低著頭躬身維持行禮狀態,并且大氣不敢喘的陸山君。

“就他?要不是老牛我氣勢壓著,他還不立刻暴起?”

陸山君不敢起身不敢轉頭,但聽到這話也斜眼看看牛霸天,深吸了口氣卻依然沒開口。

牛霸天看著陸山君這樣,嘴里也不由嘀咕一句。

“連大氣也不敢喘,到底還是拳頭硬才是老大。”

陸山君收回斜眼的視線不再看他。

燕飛此時也從遠處飛掠而來,很快到達近處才止住身形,朝著計緣拱手行禮之后馬上走到牛霸天身邊上下看看他傷勢如何,然后將身上一件外衣脫下給他。

“牛兄,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老牛我皮糙肉厚,別看撒了這么多血,但我真身亦有三丈高,不輸一條大樓船,又不是精血真元,普通的血馬上就補回來了。哎兄弟攙我一把,站不起來……”

老牛本想瀟灑的起身,但奈何腿有點軟。

燕飛聞言趕緊伸手攙扶一下,老牛在站起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燕飛衣服在下半身綁了個褲衩出來。

計緣嘆口氣,視線望向一直維持躬身狀態的陸山君。

“怎么不說話?”

“先生責備,不敢開脫!”

“起來說話。”

陸山君聞言,這才敢起身站直看向計緣。

“剛剛咬住牛霸天是要下死手?”

實際上在計緣的法眼感官中,之前兩妖打得確實厲害,但前半段有來有回,頂多打得疲憊打得焦灼。

只是陸山君最后那一下,讓計緣有種他殺紅眼動死手了的感覺,前頭他可以看看兩妖的手段,畢竟這種各有非凡神通且修為不淺的妖怪交鋒也罕見,又可以讓這蠻牛吃點虧長點記性,可陸山君一咬住對方,計緣就坐不住了,只能立刻阻止。

“回先生的話,并非如此,這蠻牛神通不凡,此前我雖然頻頻傷他,但其實并未損其本質,更無法令其服軟,我使盡了手段都破不了他那妖軀法體,不得已使詐,打算嘗試銜口以獠牙將其法體破去!”

陸山君說話恭恭敬敬,條理也清晰,說完還補充一句。

“此前他以牛角頂我,在洛慶外轉變動作,我亦看在眼里,若非之前他說自己是個吃幾個人都無所謂的妖怪,我也不會出手!”

前面的話老牛聽得還坐得住,但一聽后面這話,老牛的暴脾氣一下就起來了。

“放你娘的屁,老牛我他娘什么說過吃幾個人無所謂了?誰說誰就是孫……呃……”

老牛突然就懸崖勒馬般將罵人的話止住,他這會想起來之前陸山君態度的轉變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了。

“呃,老牛我好像……還真說過類似的話……”

“哼!”

陸山君哼了一聲,但自知犯錯也沒多說什么,視線掃了一眼燕飛。

這蠻牛雖然嘴上的話沖,妖性卻不壞,之前燕飛和老牛一起被陸山君認為是同流合污,這會起了反差,此刻就令陸山君高看不少了。

而計緣此刻也看向燕飛,詢問一句。

“為什么不把劍意帖拿出來?”

計緣留下劍意帖的本意不是為燕飛開脫,但剛剛那情況拿出來,在陸山君面前總是會有效果的,沒想到燕飛居然愣是到最后都不提一嘴。

這話問的燕飛一愣,也將牛霸天和陸山君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燕飛身上,陸山君更是心中詫異。

‘劍意帖在他手上?’

在陸山君看來,自己和恩師的緣起自當初的山神廟外,但那還遠遠稱不上師徒緣,能得如今的成果,《劍意帖》絕對功不可沒。

燕飛回也不解釋,留下一句“計先生稍等”之后,就趕緊回了之前的小莊園,在自己臥房的廢墟位置找尋了一會,從倒塌的柜子里找出了一卷紙軸,然后趕緊回去。

計緣看了一眼洛慶城墻上依然不敢輕舉妄動的鬼神,微微拱了拱手之后,帶著陸山君和牛霸天在往小莊園的方向走,正好同匆匆跑來的燕飛在中途相遇。

“計先生請看!”

燕飛停下腳步,拿著紙卷緩緩在計緣面前展開。

“嗯!?”

計緣微微一驚,陸山君也皺起了眉頭,也就只有本就知道情況的牛霸天和燕飛還比較淡定。

這紙張絕對是曾經的劍意帖,但怪就怪在這有些泛黃的紙上,居然一個字都沒有,只是空白的。

計緣伸手拿過字帖,仔細端倪了一下,確認這絕對不是天箓書,況且天箓書他也不應該看不見才對。

“這字呢?”

燕飛恭敬得說道。

“回先生的話,當初您留下神意在字卷上,燕飛領略過幾次,在大約半年之后燕某做了一個夢,夢見字帖上的字自己飛出字卷逃離,第二日醒來之后,果見字帖上再無文字,就連牛兄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此后就一直將字帖封存了起來……”

說完劍意帖的變化,燕飛又解釋了一下。

“字帖文字脫走,神意消失,不說燕某剛剛情急沒能及時在莊園被毀前找出字帖,就是拿出來了,也已是一卷普普通通的舊紙,山君又怎知這是先生所贈……”

防著虎妖上門,老牛自然是想過計先生留下的東西的,也同燕飛通過氣,后面字跡消失,老牛便也斷了這條主意,所這次開始不用只能說是真的沒用。

燕飛說完這些,才雙手將字卷遞給計緣。

計緣本來想說光“劍意帖”三個字,或許就足夠讓陸山君收手了,但隨即一想,燕飛又不知道這《劍意帖》最初是陸山君所贈,只能將口中的話又咽了回去,將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紙卷上。

計緣看著手中的泛黃的紙張,當初有字的時候這紙的顏色還沒那么深,現在卻充滿了一種陳年舊紙的感覺,想來和失去了文字也有些關系。

“天箓書就已經夠玄奇了,沒想到還有字會自己跑?”

計緣現在聽得不過是燕飛的“夢話”,雖然知道燕飛不會騙自己,但也還并不相信字會自己跑,此刻抓著紙卷略微掐指一算,居然還真感覺到一些遙遠的聯系,但卻模模糊糊。

‘若是青松道人在此,說不定能算出什么來。’

論卜算能力,青松道人雖然不能同很多修行高人相比,但算一些在能力范圍內的東西卻很細膩。

到了這一步,陸山君哪能還看不出來什么,朝著燕飛和牛霸天拱了拱手。

“原來先生早有安排,得罪了!”

牛霸天哼唧了一下剛想說話,計緣就開口了。

“那倒也不是,燕飛的事情還是得你陸山君來算,若坐得端行得正也不需我來救,若做不端行不正,又何必救呢?山君以為如何?”

“先生所言極是!”

牛霸天努了努嘴,到底還是沒在嚷嚷,反正他清楚,事情說開了,加上計先生也在這里,燕飛今天是死不了了。

這一尊仙人邊上站著,嘴上說一句“我不影響你”,就真的不影響了?那肯定不可能的。

陸山君看著老牛,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你那妖軀法體,確實有些門道,即便是剛剛也依然沒有崩碎。”

老牛這會力氣已經恢復了許多,咧嘴笑笑。

“嘿嘿,還差得遠呢!嘶……不對啊,剛剛的斗法……”

計緣這會嘴角揚了揚,而陸山君也終于笑了。

“回過神了?呵呵,單輪道行硬拼,陸某不是你對手,但陸某脫胎換骨之后有一天賦神通,吾定名曰‘懾心’,算起來有些像龍屬的龍氣龍威,卻更加特殊,你與我斗法之初已經著了道,大把力氣浪費在錯誤方向,是不是總覺得心慌,是不是總覺得可怖?”

“你他娘的……!”

老牛有些氣急敗壞,偏偏又不能動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