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71章 夠了

第371章 夠了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71章 夠了

而此時與牛霸天一樣驚愕和緊張的,還有洛慶城的一眾鬼神。

兩大妖怪已經打斗到了洛慶城外不遠處,而因為距離的拉近,也讓包括洛慶城隍在內的鬼神能看到陸山君妖軀的樣子。

這種妖怪別說見所未見,簡直聞所未聞,光看外表就知道絕對不簡單。

但也只是很短的時間過后,狂風在這里肆虐開來,漫天的呼嘯聲也波及到了洛慶城,天空也灰暗陰沉下來,讓視線的能見度再次降低,加上漫天妖氣的阻隔,隱約只能看到兩大妖怪都站了起來。

牛霸天不得不站起來,哪怕現在難受得要死,卻絕對不能露出弱勢。

妖怪之間的廝殺在整個修行界中都算是很兇殘的,尤其是現在這情況,在老牛看來已經不死不休。

妖氣的對撞再次加強了風暴的影響,地面沙石震動,空中風塵漫天。

陸山君一條左肢處于失去知覺的狀態,不斷有炙熱的鮮血涌出,但勢頭也正在越來越小,在其站起來的時刻,已經只有少量鮮血溢出。

“咯啦啦……咯啦啦……”

左肢內骨骼已經碎裂,只不過強悍的肌肉擠壓,強行將骨骼固定在一起,爪子輕輕按落地面,好似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但實際上不光是左爪,身軀上也受到了不輕的傷,眼前的牛妖妖法強大神通不俗,是個極為難纏的對手。

“呵呵呵呵……痛快,到底還是和妖怪打痛快……”

陸山君的聲音響起,這是在戰斗開始之后他除了咆哮之外首次開口,之前所有互動幾乎都是牛霸天單方面在叫罵。

雖然有很多妖怪也擅長詭異的法術,可更多妖怪之間的戰斗是硬碰硬的,就像牛霸天,修出一個了不得的妖軀法體神通,也一樣是偏向硬撼爭斗的方向。

這顯然讓陸山君覺得比上次跟一群和尚動手要痛快多了。

“哼哼,看你好似無事的樣子,但老牛我的一對牛角沖頂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你能擋得住幾次?”

牛霸天雙目紅光熾烈,氣勢強盛的悶聲怒吼。

陸山君沒有馬上再度沖上去,哪怕明知道這樣會讓對面牛妖有了足夠喘息的時間,聲音平靜的詢問道。

“剛剛為何將我甩飛?以你的妖法之力和那神通提起的勢,可不像是這樣虎頭蛇尾的。”

老牛一面呼哧呼哧的喘息,一面暗自穩固神魂和妖氣,雖然剛剛確實留手了,但那一式沖頂的威力算“虎頭”卻絕不能算“蛇尾”,充其量沒有完全爆發而已。

“哼,不過是怕你一下就死了,老牛我還沒打痛快呢,好不容易遇上你這么個能硬抗我妖軀法體的妖怪,一下把你弄死了,豈不可惜,來,再打呀你這卷毛大蟲!”

老牛心思向來粗中有細,這會他是絕對不會說實情的,若是讓對面這妖怪知道自己是因為怕帶著他沖向洛慶城,從而導致洛慶百姓被波及得死傷慘重。

那么對面這個妖怪說不定會立刻以此做文章,只怕到時候洛慶城危險,而老牛本就困難的處境也會更加束手束腳。

雖然老牛并非見不得凡人百姓的死,但若這死傷劫難是因為他而起,那就心中不爽了。

更何況,牛霸天和城中七八家青樓勾欄等處的姑娘都有交情,那些嬌滴滴細聲叫著“牛哥哥”的女子要是有個閃失,就更不是老牛愿意看到的了。

聽到這牛妖如此挑釁回答,陸山君冷笑一聲。

“給了你機會說話,不管你是嘴硬還是真就作如此想,我可就當真了,你那神通確實厲害,但且不說你還能用幾次,就是用出來,你以為我還會再吃中一次?”

陸山君嘴角發出一種野獸的嘶吼,聲音越來越響,到后面已經帶起周圍的“隆隆隆隆……”的回音。

身后一條長長的虎尾在甩動中呈現更多殘影,其中有一道更是模模糊糊虛虛實實。

‘虛生新尾!這種妖怪能生尾!?’

看到這一幕的老牛心頭猛然一驚,驚愕程度再次加深,他畢竟不如佛門明王法眼通透,但這會也后知后覺的反應了過來。

‘娘的,世間還有這種可修多尾的妖怪?搞不好要栽了!’

老牛已經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有這種疑問了,不過雖然此刻心中發寒,老牛展現的氣勢卻愈演愈烈,妖氣蒸騰之下同樣化為虛無妖火,同陸山君的妖氣分庭對抗。

陸山君嘴上這么說,其實心中更傾向于猜測這牛妖剛剛是護住了洛慶城,但這種事不能賭,也不能讓對面這牛妖知曉自己在意洛慶百姓,否則借此做文章可能令局勢逆轉。

‘既然這蠻牛如此不識趣,就先打了再說,頂多盡量不殺了他。’

“嗷吼……”

一聲厲嘯,陸山君直接踏著風飛天而上,這牛妖有好幾種神通都善于借調土靈,那就在天上和他斗。

牛霸天也極為善戰,自然也看出陸山君的打算,他不會沖動就飛天上去,而是腳下一動,已經驟然朝著原本莊園的方向沖去,身形化為一道妖光不斷將地上的巨石樹木踢起,朝著天空的妖怪打去。

“嗚……轟……”

“嗚……”“嗚……”

投擲的巨石和樹木都飽含妖力,但陸山君在天上的靈活性居然不下于腳踏大地,加上所御狂風愈演愈烈,巨石樹木偶有擊中也被尾巴輕易擊碎。

零星有碎石和巨木在天空掃向洛慶城,都被嚴陣以待的鬼神施法擋下。

天上妖怪的氣勢越來越強,陸山君天際游曳之下狂風相隨,逐漸凝成一層黃黑色的妖云,化為陸山君妖軀的形象。

“吼……吼……吼……”

云層中居然也發出一陣陣猛烈的吼聲,聽得牛霸天在地面感覺越來越被動,不知道這妖怪要施展什么妖法神通,好幾次都忍不住想要沖上天去和對方打,但依然只是不斷運法投擲。

最后陸山君的妖軀也消失在巨大的妖云之中,只有那吼聲依然如雷炸響。

狂風愈演愈烈,好似刻意卷起地面的飛沙走石,已經到了阻礙任何人視線的地步,加上濃烈的妖氣和各種光法異像的影響,老牛此刻連天上什么情況都看不清。

這種情況下,老牛也愈發緊張,頭頂的牛角寒光閃閃,體內的妖力也沸騰不止,妖軀法體的力量提升到極致,十二萬分的注意全都集中到迷亂視線的天空。

但是下一個剎那。

“砰……”

老牛感受到本就麻木無比的背后受到沖擊,一個踉蹌之下身體已經猛然失重,更有利爪扣死了雙臂,一張血盆大口咬在了脖頸肩背處。

“嗷吼……”“咔嚓嚓嚓……”

劇烈的痛苦中,老牛已經被帶向了天空,剛剛明明沒有感受到妖氣,但遭遇了什么已經顯而易見。

“哞……你,他娘咳……玩陰的……嗬咳……”

老牛已經話都說不利索,之前戰斗他最提防的就是這妖怪的一張巨口,沒想到還是被咬中了……

陸山君的獠牙利齒恐怖至極,其上更是彌漫著一陣模糊狀態的物質,一點點破碎牛霸天的妖軀法體。

肩膀上骨骼一點點開裂,脖子上更是動彈不得,雙臂被扣雙腳離地,鮮血不斷噴涌而出,地面好似下起了一場牛妖血雨。

“嗚哞……”

“牛兄……牛兄……山君,你要殺的是我!燕飛在此受死,山君……”

燕飛掙扎著站起來,攥緊拳頭雙目赤紅得對著天空大吼,雖然看天空灰暗風暴肆虐之下,根本看不清天上的情況,但老牛痛苦的哀鳴和漫天血雨已經說明了一種可怕的情況。

“山君……燕飛愿意領死,與牛兄無關,此時與牛兄無關,燕飛愿意領死啊……!”

縱然有真氣提振嗓音,這聲響依然淹沒在風暴中,但燕飛知道陸山君一定聽得到。

“夠了!給我,定!”

計緣略帶怒意的聲音在天空炸響,直接蓋過風暴和妖鳴。

聲音落下的剎那,不論是牛霸天還是陸山君,都感覺到身魂驟然陷入凝滯狀態,時間還在流動,空間卻已經禁止。

這聲音兩妖都聽得出來是誰,牛霸天升起生的希望和強烈的慶幸感,而陸山君聽到計緣的聲音,更是不敢對恩師的神通有任何掙扎反抗。

不論是牛霸天還是陸山君,這兩大妖怪的道行都不淺,即便是如今的計緣,用尋常定身法定他們也幾乎不會有什么太強的作用,這一次算是消耗了不少玄黃之氣,更是已經站在了地面防止自己會暈眩。

沒辦法,局勢發展太快,本還指望他們相互諒解,誰承想陸山君看起來突然就下了殺手。

這種殺紅了眼的情況,計緣也沒把握他喊一聲就能立刻止住,只能用定身法,總不能用仙劍斬用三昧真火燒吧。

不過計緣也清楚這兩個妖怪不會太過反抗他的手段,陸山君不會違逆他這個恩師,而牛霸天是想反抗也沒力氣了,即便如此,巨大的法力和玄黃之氣的消耗,讓計緣顯得有些乏力。

隨著一聲“定”,兩大搏殺中的妖怪處于一種詭異的禁止,風暴沒了陸山君的妖法支撐,也慢慢平息下來,只余下天空的灰塵和細石如同雨落。

風暴的平息和妖氣的散去,使得能見度逐漸上升,在燕飛和洛慶城隍等鬼神眼中,天空中的兩妖在一種玄奇的靜止狀態下緩緩下落。

即便輕輕落地,還是呈現一種一動不動的狀態。

而一個白衫先生,就站在兩妖身邊,面色嚴肅甚至帶著一點怒意的看著他們。

“今日到此為止,不可再動手,你等明白了?”

淡淡說完這句,計緣神念一動,撤去了消耗巨大的這一次定身術。

下一個剎那,陸山君和牛霸天都感覺到身體重新恢復了知覺和行動能力,前者有些惶恐,后者則有一種強烈的安全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5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