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47章 六甲身尚有三分俠氣

第347章 六甲身尚有三分俠氣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47章 六甲身尚有三分俠氣

德勝府一直以來,都是稽州排名較為靠前的大府之一,府城的發展也一直比較不錯。

除了經濟和民生上態勢良好,德勝府在江湖上也不是一個池魚之地,一直以來在江湖上久負盛名,甚至名頭比德勝府在稽州官面上的排名還要大不少。

蓋因為德勝府府城外有一座落霞山莊,而落霞山莊在武林上享有盛譽,德勝府洛家,已經逐漸成為在整個大貞武林范圍都能叫得上名號的存在。

俗話說窮文富武,落霞山莊的新鮮血液習武練武,需要大量的藥材和各種滋補品,沒有足夠的財力是無法保障的。

得益于和財勢強盛的魏家合作,洛家這些年經濟上也是蒸蒸日上,沒有拖武林地位的后腿。

在德勝府府城最繁華的幾條街道中,也有落霞山莊的產業。

陽春三四月,正是花鮮好時節,也是在冬季沉寂了許久的各方商客又開始活躍起來的季節。

這一天,德勝府的街市分外熱鬧,天氣好加上有好幾支有名的商隊到達,讓城中好多人都出來趕場。

新到的胭脂水粉,婉州的各種絲綢織品,金州的藥材,乃至周圍縣鎮收來的皮子……

各種新奇有趣的商品都貨源充足,一樣樣被擺在了街頭店鋪和攤位上最顯眼的位置。

今天艷陽高照,城里又如此熱鬧,落霞山莊中也有人安奈不住,來府城中逛一逛,而最喜歡這種街市,其中就有年近四十的洛凝霜。

作為當年九少俠中離得最近的一個,陸山君當然也是第一個找洛凝霜。

一輛馬車慢慢駛入德勝府,車簾處兩個孩子一左一右,占據了車簾口子,一臉好奇的看著外頭熱熱鬧鬧的場景。

“娘,娘,那邊那個人現在還披著這么厚的獸皮,是不是特別怕冷啊?”

“娘,快看那邊,那有個人是光頭哎……”

“娘,還有我這,還有我這,有個家伙在那邊用長矛扎自己的脖子,他好厲害,長矛都彎了脖子還沒事,他武功一定很高!”

“哎,兄長要是也能一起來就好了……”

有孩子突然有些失落的說了一句。

車內的洛凝霜也笑意盈盈,解釋了一句。

“前幾天考教武藝,你們兄長被伯伯訓斥了,罰他一月不能離開落霞山,不過我們可以帶點好吃的回去給他。”

“嗯!”“對的,我要給大哥帶一只燒雞,哈哈哈……”

落凝霜笑著搖搖頭,輕輕撫摸這已經又一次微微鼓起的肚子,這些年來她懷孕兩次,大兒子已經到了勤學武功的年紀,而作為雙胞胎的兩個孩子都才七歲,一起在車中嬉戲,不過她還是十分想要一個女兒。

“吁……”

隨著車夫收緊韁繩,馬車的速度緩慢下來,很快在一間大商鋪面前停下。

“小姐,我們到了!”

“好了,你們兩個別鬧了,我們要下車了。”

“哦”“下車下車,找爹爹要零花錢買糖葫蘆去!”

兩個孩子嬉嬉鬧鬧的下車,而車夫始終等在一邊,見到洛凝霜出來,才伸手攙扶她下車。

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洛凝霜有武功底子在,加上保養得當,依然細皮嫩肉風韻猶存。

店鋪是一間大型雜貨鋪,油鹽醬醋和米糧工具全都有賣,也是落霞山莊產業,由洛凝霜的入贅夫婿在管理。

“夫人,你怎么過來了,安心在家養胎啊!”

一名美髯男子帶著兩個店伙計快步從里面出來,從步伐上看,這人也是個練家子。

“爹!”

“相公。”

兩個孩子幾乎和自己母親同時出聲,也令那男子笑呵呵的,雖然是入贅,但在落霞山莊過得也還算如意,嬌妻子嗣加上生活也愜意,沒什么好奢求的了。

洛凝霜的手和自己相公握在了一起,正要說話,卻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轉頭望向店鋪內部。

里面有幾個人在買米,有一個婦人在挑選竹編的籮筐,還有一個青衫白簪的先生在看著一些酥糖糕點,那種奇怪的感覺又沒有了。

“夫人,你看什么呢?”

洛凝霜搖搖頭,覺得剛才可能是錯覺。

“沒什么,聽說今天城里熱鬧,我們要進城逛逛,你走得開么?”

男子皺眉看看店內,最終搖了搖頭道。

“不行,過會魏家一支大商隊回來,有好些重要的貨物要我親自看著,這樣吧,我派人與你們一同去,再叫一頂小轎子。”

洛凝霜也不是胡攪蠻纏的,拒絕了轎子,只是道和孩子們一起去就行了。

出了鋪子,兩個孩子就更加活躍起來,跟隨的兩個家仆看顧起來都顯得很吃力,而洛凝霜也是左看右看,瞧瞧胭脂水粉看看絲綢布匹,路過鐵匠鋪等處卻絲毫不看什么兵器。

陸山君不遠不近的跟了許久,瞇起眼看著前方體態豐腴飽滿的風韻美婦人。

‘倒是過上了相夫教子的日子,只是當初立志為俠,呵呵,某種程度來說這也算違約吧?’

陸山君笑笑,心中這一句至多算是帶著自嘲興致的調侃,還沒喪心病狂到對一個婦人嫁人生子有不滿的地步。

不過當年之約對于陸山君而言意義非凡,也不會如此簡單就離開,他走得離洛凝霜更近一些,收斂妖氣,以淡淡的法力運轉雙目。

恍惚中好似一雙狹長有神的巨目掃視洛凝霜。

除了人火氣和身中胎氣,倒并無什么煞氣,但一點必要的試探還是不能免,陸山君可不想找的第一個人如此輕易收場。

想到這陸山君視線在周圍掃視一圈,很快發現了目標,在稍遠處,正有一個看似平平常常的男子,每路過一個看中的人,就能從對方身上順出一只錢袋或者別的什么值錢的東西。

而且這人顯然身具武功,一次得手之后,幾步就能略開好幾個身為卻顯得輕松自然。

‘呵呵,就是你了!’

陸山君面露笑容,轉身朝著那人的方向走去,因為他衣衫精致,上頭頂的白簪出眾,加上步伐輕浮,果然就一下被那人盯上了。

那男子在人群中瞅見陸山君這個青衫斯文客,心中一笑,覺得是一頭肥羊,于是幾步間就接近其身旁。

看似漫不經心的路過,借著過路的間隙,一只手已經迅速朝著陸山君腰間的一只錦囊模樣的袋子。

只是在手觸及的一刻,那袋子居然化煙消失,男子一愣的時刻,就迎上一雙狹長的琥珀色雙目。

“咕咚……”

心臟猛然跳動一下,一瞬間變得渾噩,又在下一瞬間恢復清明,而陸山君已經在這時錯身而過。

那男子甩了甩腦袋,沒想起剛剛發生了什么。

繼續朝著前面快步走去,忽然鬼迷心竅一般,直徑朝著一個滿臉蠟黃的老漢沖去,一把從其懷里搶過一個錢袋就往前走,周圍不少人都見到了這一幕。

那老漢也是愣了一下,反應過來自己被當街搶了錢財,馬上沖上去抓住男子。

“你!搶錢啊!你還給我,還給我!這是我兒子的救命錢,你還給我!”

“干嘛?我什么時候搶你錢了?”

男子甩了甩頭,氣憤得推開老漢。

后者被推得撞在一邊攤位山,發出“哎呦”一聲,周圍人好些人圍過來對那男子指指點點。

“就是他,剛剛我也看到了!”“對,他明明搶了。”

“報官啊報官,不能讓這人跑了!”

德勝府這邊治理還算不錯,人們也不算冷漠,有人去扶起老漢,有些人則自發想要圍住這男子。

‘糟糕,我剛剛干了什么蠢事?不行,快閃!’

“閃開,誰當我我就一拳打死他!”

男子比劃了一下拳勢,將面前一位男子一掌拍開,這男子就直接被打得退后數步,一下坐倒在地上連連咳嗽。

“這人會武功!”“大家小心。”

“官差呢,官差在哪?”“打了人,他要跑了!”

稍遠處,洛凝霜也看到了這一幕,雙手緊握,但摸著肚子卻猶豫著沒有出手。

“哎……我們這都是尋常百信,那老漢的血汗錢看來是被搶了無處尋了,這人會武功,逃走之后定是難以緝拿了,可惜那些江湖大俠,只在傳言中行俠仗義,現在卻見不到!”

邊上有聲音嘆息。

“娘……”

男孩看看洛凝霜,弱弱叫喚了一聲,洛凝霜看看兩個孩子再看向不遠處,眼睛一瞇,囑咐兩個只是普通人的仆人道。

“照看好他們!”

說罷,直接腳踏落英步,連連閃過周邊行人,縱躍而起跳入那邊人群中,一把搭住正要逃走男子的肩頭。

“站住!”

“找死!”

那人以為是那個不識好歹的漢子管閑事,回頭的同時就是手肘狠擊,結果卻被洛凝霜泄力擋下,并以拳擊打在男子背后。

“砰……”

吃痛之下,男子知道來人會武功,雖然看清是個婦人,但卻不敢留手,一下子對著洛凝霜急攻起來。

“啪”“啪”“砰”“啪”“轟”……

一個攤位倒塌,一張木凳子被踢碎,一旁圍觀者也是雞飛狗跳般閃避躲開。

“哎呦!”“躲開呀…….”

“小心小心!”

兩人交手動作極快,在常人眼中只是手腳交錯快速轉換,交手多次,焦急之下下手也越來越重,身形轉換縱躍挪騰。

但到底洛凝霜底子更好,雖然武功退步厲害,但還是在三十多招之后,成功將對方絆倒,在一個手刀打在對方頸部。

“咳,咳咳呃嗬……咳咳……”

男子在地上抱著脖子咳嗽,顯得異常難受。

“讓開讓開,賊人在哪里,賊人在哪里?”

有巡邏的官差趕到,排開眾人過來,在旁人指點之下將刀架在地上男子的脖子上。

“好哦!”“抓住這賊子了。”

“太好了,快把這家伙捆起來!”

“咦,剛剛那女俠呢?”

“對啊,剛剛還在呢,一下不見了……”

此刻洛凝霜冷著臉,已經略帶喘息的離開人群,到了外頭人煙稀少處,才捂住肚子滿臉冷汗。

從邊上擠過人群看到這一幕的洛家幾人下了一大跳,趕緊過來攙扶。

“小姐!小姐您沒事吧?”

“娘!”“娘你怎么了?”

“小姐,我們趕快回去吧!”

洛凝霜平復一下喘息,擺擺手。

“不,不能再有大動作,找個地方,坐,坐一下!”

“那邊有個茶館,扶小姐過去坐一下。”“走走走!”

一行人在前面慢慢走,小心扶著短短這么一會就好似疲憊不堪的洛凝霜走到了一遍的茶館里。

陸山君看看那邊依然被圍著的人群,繼續緩緩跟著洛凝霜一行人。

前頭茶館里,說書先生剛剛說完一段書,喝了口茶到后面上茅房。

此時此刻,早已回到大貞的計緣就站在茶館后面的過道上,伸手攔住了從茅房回來的說書先生。

“呃,請問您是?”

見這位文質彬彬的白衫男子攔住自己,說書先生疑惑的問一句。

計緣拱手行了一禮,笑問一句。

“不知先生可知道一段書,講的是約莫二十年前,九位英雄俠士去寧安縣除虎的?”

“哦,你說的是打虎九俠傳啊,那是二十年前的?這我當然知道。”

“如此正好,我請先生一會講一講這一段故事。請先生笑納!”

說著,計緣從袖中取出兩個當五通寶,遞給說書先生,后者笑著接過。

“好說好說!”

反正前一個故事講完了,總要講新的,有人點,能多賺些錢又能做個順水人情,當然是好的,只是一抬頭,給錢的那個白衫先生卻不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