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46章 代師還緣

第346章 代師還緣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46章 代師還緣

胡云也已經好久沒來居安小閣了,在周圍轉悠一圈之后聽到陸山君的話,跳上了石桌道。

“這里很差么?我覺得居安小閣很好啊,風景又好又安靜。”

陸山君看看胡云,點頭道。

“能這么想,說明你確實也長進了。”

說著,陸山君也走到石桌前,然后抬頭望向院中的大棗樹的樹冠。

這個季節,本該是棗花陸續盛開的時節,不過院中棗樹雖然郁郁蔥蔥,但并未開花。

繁茂枝葉的深處,藏有一個個火紅的朱果,只是這往常在胡云口中顯得極為神異的大棗樹,今天就好似一顆普通樹木一樣,除了枝丫隨著清風搖曳,并無任何特殊之處展現。

陸山君思索了一下,身姿挺立,雙手執禮彎腰躬身朝著棗樹樹干行了一禮。

“在下陸山君,得先生指點,一直在牛奎山中修行,今日功成,特來居安小閣拜會。”

陸山君時刻記得自己恩師說過,不準他隨便在外透露師徒關系,所以即便在這里,也以先生代稱。

赤狐也反應過來,指著陸山君說道。

“這個就是陸山君了,就是牛奎山中的那只大老虎。”

陸山君計緣也時常提起,大棗樹也不是沒聽過,只是從沒見過,此刻聽清楚對方自報家門,警惕也稍稍放下來一些。

“沙沙沙……沙沙沙沙……”

枝丫一陣搖擺,院中刮起一陣清風,周圍有淡淡靈氣席卷。

這時候,胡云就死死盯著大棗樹的樹冠,仿佛在期待著什么。

果然,沒過多久,棗樹枝頭的其中一處綠蔭間有紅光閃爍,下一刻,一顆碩大的赤色大棗從其中落下。

陸山君下意識的伸手一接,就接住了這顆大棗。

這棗子有半個拳頭大小,入手的觸感溫潤如玉,表皮火紅,甚至有火色和熱力伴隨著隱晦光芒在表面流動,更是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這就是胡云說過的火棗吧,果然不凡。’

陸山君細細觀察一陣,才再次拱手致謝。

“多謝贈棗。”

陸山君拿了棗子只是張嘴一吸,在一陣煙霧中入了口中,不過這不是渾淪吞棗的吃了,而是收了起來。

隨后他揮袖拂了一下其中一條石凳,也在石桌旁坐下,閉眼感受了一會居安小閣的寧靜。

這一坐就是一整天,直到日落西山才重新站起來。

而這時候,胡云已經趴在石桌上睡著了,以前他也經常這么在這里睡,即便是計緣不在的這些年,偶爾他也會來這里睡一次。

因為每當心情煩躁的時候,在大棗樹底下總是更容易靜下心來。

陸山君并沒有叫醒胡云,他要去做的事情其實并不適合將赤狐帶著,而且這狐貍這些年雖然修行越發勤奮,但在他看來還不夠,需要一些刺激讓他更加勤奮,孤獨感就是其中一種。

嗚……嗚……

清風吹拂樹枝撓動。

“沙沙沙……沙沙沙沙……”

大棗樹的枝丫輕輕搖擺著,陸山君這一天下來,雖僅僅閉目安坐,但那股恬靜氣息已經一定程度上獲得了大棗樹的認可。

陸山君沒多說什么話,再次淺淺的朝著棗樹拱了拱手,隨后輕輕一躍,跳出了居安小閣,來到了外面,朝著整個院子長揖一禮之后,才轉身大步離去。

雖然他并不擅長卜算之道,但此時此刻,當年立約的九人在陸山君心中卻隱隱有著一種模糊的感應,雖然未必每次都絕對準確,但找個方向和大概范圍是不會有問題的。

走出天牛坊,孫記面攤上那個看起來五十來歲的攤位店家似乎正準備收攤,見陸山君出來也不由多瞧了幾眼,他記得這人應該是上午見過。

“攤主這是要收攤了?”

陸山君停下腳步問了一句,他想起來自己成人之后,還沒食用過人間煙火,尤其是面這種麥子做的素食,既然早晚要嘗試,不如在恩師家門口好些。

聽到這斯文青衫客的詢問,孫福回神笑著回答。

“是啊,太陽落山了,家里人還等著呢,準備回去了,不過客官要是想吃面,也可以為你做一碗,材料都還有富余。”

陸山君點點頭,走近幾步選了個位置坐下。

“這都有什么面?”

孫福過來幫著擦了擦桌子。

“客官不是天牛坊的人吧,我這孫記面攤開了好幾代人了,向來就是賣鹵面,雜碎湯也是一絕,吃過的人贊不絕口!我呀,得了我爹真傳,味道絲毫不差!”

“呵呵,行,那就一碗鹵面一份雜碎湯。”

陸山君笑著點了東西。

孫福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呃,抱歉啊客官,咱這鹵面是還有,但是雜碎湯,呃,已經沒了。”

“沒了?”

陸山君眉頭一皺,作為山中猛虎成道,嗅覺自然是不差的,他分明嗅得出還有一些羊內臟鹵制的食物留存,應該就是雜碎湯的材料。

陸山君吃不吃雜碎湯其實無所謂,想著可能另有原因也就不深究。

“那就一碗鹵面吧。”

“好嘞,馬上給您做!”

沒等多久,一碗熱氣騰騰的鹵面就端到了陸山君面前,不過陸山君從沒用過筷子,從筷籠里拿了筷子一時間居然不太會用。

孫福有些奇怪,走過來詢問一句。

“客官,這筷子可是有什么問題?”

“夾不起來啊!”

陸山君如實說道。

“啊?我看看!”

孫福從陸山君手中接過筷子,拿在手上試了試,從筷籠里夾起一根筷子又放下,又拿起一根轉動一周,筷子筆直,并無任何彎曲。

“挺好的啊,沒問題啊。”

陸山君笑了,再次拿過筷子空夾了幾下,這次用起來極為順手,絲毫看不出是才學會的。

“確實沒問題。”

孫福有些奇怪,但還是說了句“客官慢用”就回去收拾攤位了。

熄滅灶火,擦拭櫥臺,收拾碗碟,忙活一陣之后,孫福也瞥向櫥車柜子內的剩余材料,看著那邊埋頭吃面的書生感慨道。

“客官,其實我這還有一份羊雜,您若要吃的話,我便賣你吧。”

陸山君心道果然沒料錯,咀嚼著將口中的面咽下,看向孫福詢問道。

“既如此,剛才為什么不賣呢?”

“哎……”

孫福嘆了口氣,不知為何今天就有強烈傾訴欲。

“說來話長,客官要是不嫌煩,我就與你說道說道?”

見陸山君點頭,孫福在陸山君同桌邊坐下,繼續道。

“其實,當年在這天牛坊中,居住著一個奇人,人人尊稱其一生‘計先生’……”

陸山君心中一動,竟然和師尊有些關系啊!

“很多人只是聽說計先生是奇人,但也就是茶余飯后的笑談,可我爹深信先生神異,遂先生每次來面攤吃面,都極為禮遇,他的好心自然是有好報的,有一年計先生離鄉,托尹文曲送了我爹一些鮮棗,對了,先生你一看就是讀書人,尹文曲你知道吧?”

“自然知曉,尹文曲乃是我大貞文學泰斗,三元及第,文曲星下凡!”

胡云可沒少說尹家的事情,陸山君自然也是知曉的。

“對對對,就是那個尹文曲!那年他帶來的棗子,我也吃過,真鮮甜,而且吃了對身體是真的好,人精神,我們家人打那以后連個風寒都極少有,我爹常說是拜那棗子所賜。”

“總之我爹總告訴我們,計先生不是常人,他最喜歡吃我家的鹵面和雜碎,所以不論生意多好,我們孫記面攤,總是會留下至少一碗面和一份雜碎,以防計先生突然來吃,若沒來,反正也就多一份,回家隨便就能吃了……”

孫福看看天牛坊的方向。

“哎,一晃好多年過去了!”

陸山君皺了皺眉頭。

“那為何又要賣我了呢?”

孫福搖搖頭。

“計先生已經好些年沒來吃過面了,我爹也過世兩年了,我覺得守著這份規矩,也沒多大意義了……”

孫福話還沒說完,就見到這個吃面的客官抬手制止了他,對方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吃完了面條。

“店家,既然是你父親留下的規矩,我覺得還是守下去比較好,雜碎我也不吃了,這鹵面多少錢?”

孫福笑了笑沒發表意見。

“三文錢。”

陸山君在胸口摸了摸,摸出三個疊起來的銅板放在桌上,站起來鄭重朝著攤主拱了拱手。

“錢放在這里了,鹵面味道不錯,以前都是只吃葷,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面食,很不錯!”

只吃葷?想來是個大戶人家的,孫福也趕忙回禮,等對方離開了,才收起銅錢和碗筷。

當晚,推著攤攤位櫥車回到家中的孫福清點今天收益,卻在攤位錢盒中倒出一塊坑坑洼洼的狗頭金,沉甸甸的,足有兩指并攏那么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