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17章 武道盡頭路何方

第317章 武道盡頭路何方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17章 武道盡頭路何方

計緣正好和牛霸天在這時候一起回來,以他的聽力,此刻客棧中如此寂靜,自然也十分清晰的聽到了燕飛那帶著幾分不甘的喃喃自語。

這位劍法凌厲的飛劍客,這段時間其實一直既迷茫又壓抑,這一點計緣是知曉的。

客棧的樓道內,計緣和牛霸天分別,各自回自己的房間,看著牛霸天時不時摸摸自己胸口的錢袋,忍不住玩笑著說了一句。

“今夜就別出去了,明早還要去衛府,我們這些隨從找不著牛老爺會苦惱的。”

這話說得已經走出十幾步的老牛身子僵了一下,尷尬回頭朝著計緣笑了笑,才回了自己的房間。

牛霸天的房間離燕飛的房間較近,關門的聲音也被屋內的燕飛聽到,不過對于后者而言,老牛這時候回來也屬正常,實際上他還以為今晚老牛都不會回來了的。

燕飛搖了搖,將自己的長劍歸鞘,放回床頭后又順勢躺下,看著房間的天花板愣愣出神。

計緣沒有急于回房,而是就站在走廊上靜立了許久,一雙蒼目雖無波瀾,心靈深處卻也有漣漪。

良久后,計緣從袖中取出一張卷軸,慢慢將之展開,閱讀著上頭的文字。

再閉上眼睛,伸手手觸摸上面的每一個文字,身與意合之下,細心感悟。

結合燕飛心緒和此刻感悟,恍惚間,計緣好似穿透時空的阻隔,于天際注視著一個老人。

茅舍一間,庭前方桌,一手持劍,一手握筆,一邊書寫,老人也沙啞著緩緩開口。

“八十載人生長路漫漫,武道盡頭路何方?先天之上可有仙?劍落紙面心亦不甘,不甘,不甘……”

這張卷軸正是當年引發大貞武林腥風血雨,令無數武人搶破了頭的《劍意帖》。

燕飛與陸乘風乃至杜衡的性格都不相同,三者之間對待武道的態度也不同,相比后兩者,燕飛與其說向往俠士,倒不如說更像一個純粹的武者。

計緣喃喃著感嘆一聲。

“同左離何其相似……”

與大多數修行之輩不同,計緣從來就沒有看不起武者過,并且《劍意帖》對他影響極深,縱然是現在也是如此,這種技近乎道的感悟是如此可貴,不能以仙凡來分高下。

“武道當真如此無力?”

這句話計緣也喃喃著復述了一遍,隨后搖了搖頭。

若是左離在世,以此人的武道修為,尋常妖魔鬼怪在其人面前和一名普通的江湖對手恐怕沒有什么分別。

寫下《左離劍典》時的左狂徒,或許尚且只是一個稱雄一時的先天高手,但書寫《劍意帖》之時,計緣認為那一刻的左離已經是天下無敵的左劍仙。

計緣從來沒有如此刻這般確認!

這份劍意!這份道蘊!幾乎已經是臨門一腳便可踏入另一層境界,如若成功,那之后將是怎樣一種精彩?

但最后,左離還是含恨而終了……

“只可惜……只可惜了啊……”

計緣本身就是武道宗師級數的人物,對于武道也抱有天然的熱情和好感,但他又不是一個純粹的武者,他所牽掛的事情太多,占精力的事情也太多,推衍那一門門神通術術,搜索天下棋子,注定了他只能是那個神秘莫測的計先生。

心緒流轉念隨意動,計緣睜開眼睛輕聲開口。

“燕大俠可曾睡了?”

聲音如清風徐徐,飄入燕飛的房間,傳入他的耳中,后者幾乎一下就再次直起身來。

‘是計先生在叫我?’

“若還未睡,請到計某屋中一敘。”

計緣的聲音再次傳來,燕飛終于確認剛剛不是自己在做夢幻聽,立刻掀開被褥披上外套。

沒過多久,計緣坐在房中就聽到了燕飛接近的腳步聲,在燕飛剛要伸手敲門的時候,里頭又有聲音傳出。

“推門進來便可。”

燕飛也沒有猶豫,直接輕輕推開門,計緣正坐在桌前,桌上除了一盞套了燈罩的油燈,還有一卷展開的字帖,計緣低頭看著字帖,并未立刻分神抬頭。

燕飛不敢怠慢,抱劍拱手道。

“計先生,燕飛打擾了!”

計緣抬頭笑了笑,伸手引向自己一側的凳子。

“是計某打擾燕大俠休息才是,請坐。”

燕飛將背后的門關上,快步走近桌前,在計緣邊上坐下,眼神自然也被桌上的字帖吸引,在他還沒開口詢問的時候,計緣已經出聲解釋了。

“這字帖氣勢內斂,走筆猶如龍蛇,既是好字,也是好劍,是天下少有的妙筆之物,說出來燕大俠定然聽過它的大名,正是當年左離所留的《劍意帖》。”

‘劍意帖!?左離?原來左狂徒叫左離!’

燕飛心頭一驚,實在是《劍意帖》的名頭太大,在大貞武林盛傳幾十年,本來有些淡忘的勢頭,卻又因為當年燕地十三盜的事情,引得武林中盡人皆知。

至少燕飛這一代人是很清楚這字帖的傳奇色彩的。

‘沒想到《劍意帖》竟然在計先生手中,也難怪武林中這些年都無人再尋得字帖蹤跡……’

心中思緒如電,但燕飛對這《劍意帖》上可能蘊含的武功并未任何多余想法,一來這是計緣的東西,二來,這段時間讓他對武道有了一絲頹念。

像是看穿了燕飛的心思,計緣看了看他,笑問一句。

“燕大俠是否覺得,這《劍意帖》所指武功再精妙,也不過是凡人的武學而已?”

燕飛微微一愣,沒想到自己心思被計先生看穿,但他也沒有反駁。

“修仙之輩中,有一種說法,說武功乃是凡塵小術,不足掛齒,燕大俠以為如何?”

面對計緣的問題,燕飛心頭一緊,雖有不甘但卻也認同,只是他并非蠢人,明白計先生既然如此問了,后話必然有轉折,可實在難以違心的否認,而且若是遭到追問,也解釋不出個所以然來。

“燕某以為,站在仙人的高度,此話無錯。”

“知道你會這么說。”

計緣笑了笑,隨后指向劍意帖。

“但武功,或者說武道,并非你想的那么簡單,也并非一些膚淺的修仙之輩所想的那么簡單,左離留書《劍意帖》,在計某看來已然技近乎道,可稱之為武道。”

計緣笑容收斂,聲音肅穆中帶著感慨。

“左離一生為武癡狂,老來則是開始尋仙,殊不知他的武道境界,若能拼盡全力再前一步,將會是一番前無古人的新景象。”

“咚……咚……咚…….咚……”

計緣手中頗有節奏的敲擊在《劍意帖》上,看著字帖十分認真地說道。

“人力有窮時,但武學,并非小術!”

一絲絲法力順著計緣的手指匯入劍意帖,字帖上的神意已經被牽動。

“若,真有那么一人,能精研武道直達當世巔峰,而后破開迷障繼往開來,武學之道必然會更加精彩,計某有預感,這一條路雖然艱難,將來成就卻未必輸給仙魔之道。”

計緣重新看向燕飛,將劍意帖推到他面前。

“《左離劍典》雖然計某也見過,卻并未記憶,且那也是左家之物,不好隨意外傳,但這劍意帖上的武道真意卻比那一部武功秘籍更為難得,說不定稱得上前無古人……”

計緣話音頓了一下,然后繼續道。

“燕大俠,你心性不宜修仙,否則倒是容易成魔,但與武道上,卻與當年左離之意有幾分相似,計某今日將這《劍意帖》贈送與你,上頭我已施了以物傳神之法,可令你一窺左離風采。”

計緣說著,將劍意帖卷了起來。

“帶回去,在自己房中展開,初觀必然昏睡入夢,還請燕大俠在床榻邊觀閱。”

燕飛神情既有驚愕也有恍惚,看著《劍意帖》滿面復雜,他依然有些難以想象武者如何面對仙妖。

但計先生這等超凡仙人,必然也不至于欺騙他,既然計先生將這份字帖的意義說得這么重,想必也卻有至理。

燕飛握住這份顯得有些沉重的字帖,站起來同計緣告辭問安。

“謝計先生今夜一席話,燕飛必然珍重,您請休息吧,燕某不打擾了!”

計緣點點頭,目送燕飛轉身開門,在燕飛關上門的一刻,計緣的聲音再出傳了出去。

“燕大俠既是珍重卻也迷茫,觀字帖后,好好休息吧。”

燕飛在門外頓了頓,隔著門朝里頭再次拱了拱手,這才轉身離去。

回房后,燕飛只是脫去了鞋履,將長劍置于床頭,隨后坐在床上緩緩展開《劍意帖》。

隨著展露的字跡越來越多,仿佛字帖上的文字都開始模糊起來,燕飛甩了甩頭,卻越發感覺字跡如靈如活,仿若離開紙面自行飛舞。

神情恍惚間,燕飛搖晃一下,抓著字帖躺到在床上。

夢中有人持劍立于山巔……

“錚……”

劍音長鳴與風雨共舞,后又與斜陽同輝。

計緣的房間內,同樣躺在床上的計緣側目看著一旁陪伴的青藤劍,思緒好似飄向數十年前。

“武道盡頭路何方……燕飛,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