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16章 凡人當真如此無力?

第316章 凡人當真如此無力?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16章 凡人當真如此無力?

計緣說完再看看地上巨大的狼尸,留在這里恐怕會煞氣彌漫,一段時間后容易滋生邪煞或產生毒瘴之氣,況且就是被路人看到了,搞不好會嚇死人。

“這尸首還是留不得,對了,你可需吞了?”

計緣很自然的就問了老牛一句,他知道其實有些妖怪殺死對方后會選擇吞噬,這一問又把牛霸天給問呆了,低頭看看死相慘烈的狼妖尸體。

‘計先生剛剛,在問我吃不吃這玩意?’

“呃,計先生,老牛我沒這癖好,再說這家伙的妖氣駁雜,更無內蘊什么身中寶物,看起來也怪惡心的,我吃它干啥呀?”

計緣了然的點點頭。

“我只是想到一個老友誅除妖邪的時候,總是喜歡將它們吞了了事,就以為你也會喜歡。”

“誰啊?也是妖?”

牛霸天好奇的問了一句,計緣也不隱瞞。

“勉強算是吧,就是那大貞境內通天江的那條老龍,也就是高天明口中的龍君。”

老牛身子下意識一抖,本來還想說的幾句話都在喉嚨口剎車了,真龍這一級數的存在太過神異乃至邪異,計先生敢這么瞎掰呼,但他可不敢妄加非議。

“既然你不吃,那我就毀去這妖尸了。”

有三昧真火在,做這種事情最方便了。

計緣一說這話,老牛就想到了當初在南道縣外的場景,計先生一口火氣燒掉尸體的事。

“且慢!先生且慢!”

老牛趕忙叫了一聲,在計緣略顯疑惑的注視下,匆匆跑到狼妖尸體周圍搜尋起來。

東撿一片碎布,西找一根繩帶,搜尋了許久,終于“嘿嘿嘿”笑著找到了幾塊玉佩的碎片和一只繡著狼圖的錢袋。

老牛掂量了一下這只錢袋,聽到響聲后打開瞧瞧,里面都是白的和金的。

“嘿嘿嘿,可以了可以了,先生請便!”

老牛這番動作計緣也沒有說,反倒是提醒他什么,湊近狼妖尸體,甩袖一揮,狼尸就翻轉了一個角度,露出了脖腹。

他也不顧地上的血污,再走近幾步,探手到狼妖尸體的脖下位置,拈出一把狼毫。

這些狼毫呈現淡淡的灰白色,大約一指長,剛中帶柔韌性極佳,更有隱約有淡淡熒光流轉。

牛霸天看著這一把狼毫,笑笑道。

“看來老牛我說錯了,這小野狗還是孕育了一些好東西的,若非計先生慧眼識珠,咱就錯過了……”

說話的時候,牛霸天雖然看著計緣和其手中的狼毫,但眼神的余光卻看著計緣的腳下,明明踩在狼妖的污穢之血上,但那血卻自動從計先生腳上滑開,甚至血中的污煞也不沾計先生分毫。

至于計緣有沒有用什么神通術法,老牛自認道行差距太大,自己未必看得出來,但本能上有種計先生并無施展任何神通術術的感覺。

老牛還在想著呢,下一刻就見到計緣張嘴呼出一口氣,紅灰之氣席卷整個狼尸,并無什么火光沖天,而是整體亮起如同木炭的焦紅。

妖物一死,尸身上殘余的老氣和靈氣就成了無根之萍,不會抵抗真火之氣,反倒成了助燃的最好材料,只是片刻功夫,一整頭妖狼尸骸已經徹底化為灰燼,除了地面尚有之前戰斗造成的破壞,其他是看不出來什么了。

“走吧。”

計緣說完就率先御風離地,往鹿平城飛回,牛霸天活動了一下臂膀,最后看了一眼地面的黑灰,也緊隨其后。

“計先生,那郎府呢?”

天空中,在接近鹿平城的時候,牛霸天詢問了一句。

計緣搖了搖頭。

“剩下的都是普通人,狼妖一死,起初可能還會尋找一番,時間稍久,就會有其他利益糾葛者來落井下石爭權奪利,會亂上一陣子,我留書一封之后就不用管了。”

從市井到高堂,人間世從來都不簡單,少了一個郎六爺,沒了妖怪以此類手法吃人,還會有許許多多的權勢者爭搶者進來“吃人”。

郎府中,一眾家仆聽到后院主人房的巨響后,心驚之下紛紛跑來查看。

家中仆人們都知曉郎府主人有個習慣,就是在他休息的時候仆人不準進后院,不過今天晚上顯然出事了,家仆也顧不上什么規矩,紛紛跑到后院。

過來一看,主人房這邊前頭的門墻直接整片都粉碎了,并且碎片幾乎全都在屋內,似乎是有什么龐然大物一下子撞進了屋里。

屋里頭更是一片狼藉,家具傾倒床榻粉碎,地面也是布滿裂紋,上頭的屋頂也開了一個大口子。

“這……老爺呢?”

“不知道啊,這是有江湖人前來了嗎?”

“剛剛我好像聽到了牛叫聲……”“哎我也聽到了。”

“咱們報官吧?”

“可是老爺不是說過咱府上不論什么是都不準驚動官府嗎?”

“那老爺失蹤了怎么辦啊?”

仆人們有些六神無主,還是管事的這會匆匆趕來,看過之后直接拍板通知另外幾個同自家老爺關系莫逆的賭坊主,想查探是不是有仇家尋上門。

而在其中一個院落中有一間充滿哭啼聲的廂房,外頭被上了鎖,還有人看守,只是這兩個看守此刻已經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有一只小巧的紙鶴正落在門鎖上,用紙喙啄著門鎖。

“叮叮叮……咔嚓……”

門鎖崩開,隨著一條鐵鏈一起滑落,砸在地上發出“叮鈴”一聲。

“吱呀”

門自己打開了,屋內哭哭滴滴的女人和孩子全都收聲,緊張兮兮的望著門外,卻沒見到有誰進來。

其中一個女子裝著膽子走到門口張望一下,發覺門鎖掉在地上,屋外看守則躺倒在地不知死活,再看看遠處院落那,也有家丁倒地。

一只紙鶴此時就在院中的一棵樹上,十分認真的注視著屋內一群人,見他們戰戰兢兢的都湊到了門口,也看到了被啄昏的家丁,但很奇怪,就是沒人敢跨出這個無人看守的大門。

紙鶴不知道這是為什么,只能一直盯著。

直到又過去一小會,門口女子和孩子耳中都聽到了一個中正溫和的聲音。

“郎六爺作惡多端殘忍嗜殺,已被我等江湖任俠手刃,你們快趁機跑了吧,郎府的人很快就顧不上你們了。”

這聲音響起的同時,紙鶴就抬起了頭看向了天空,它知道主人在上頭呢,只不過也沒飛起來,而是繼續看著屋子里的那些人,看他們試探性的出門,又小心翼翼的跑路。

郎府大門外的上空,計緣袖中飛出一張白紙,又一起飛出一支筆,筆上居然還沾著并未干涸的墨水。

計緣伸手在紙上一點,紙張就展開固定在了空中,隨后取筆書寫于紙上。

牛霸天在一旁細細瞧著,低聲念叨出聲。

“鹿平城郎六,欺男霸女作惡多端,好荒野殺人為樂,常以賭坊千術害人,某家見之,以為人間惡疾,既見不平,出手除之……挫骨揚灰!”

計緣這次的字跡并非他尋常的風格,而是有些像上輩子的刊印楷書,工工整整,每一個都好似方塊,寫完一張紙,大多數內容是數落郎六罪行,以及點名俠士將之誅殺的結果。

最后一筆落下,計緣拿起紙張至于手上,隨后輕輕吹了口氣,紙張就從天上落下,朝著郎府門前飄去,隨后計緣又招手從地面攝取一根枯枝,隨手一甩。

“嗖……啪……”

枯枝一下穿過紙張,將之釘在了郎府的匾額之上,直接將匾額打得上下龜裂。

“走吧,回去休息。”

老牛看看郎府外的情形,再看看之前被抓的那些女人孩子打開大門小心溜出來的樣子,沒問什么,隨著計緣一起落地往客棧走去。

大約是十幾個呼吸之后,一只紙鶴從后方拍著翅膀飛來,先是落到計緣肩頭,啄了兩下之后又自己鉆到了計緣的懷里,不過并沒有完全回到錦囊里面去,還冒著個鳥頭盯著牛霸天。

“呃,計先生,這紙鳥是個什么異術么?它還會觀察我?”

老牛被紙鳥盯著,覺得十分有趣。

“算不上什么異術,當年琢磨著用來傳訊的小術,本以為并不實用,如今很多時候倒是也有些方便的妙用,嗯,也挺乖巧的。”

計緣說這話的時候露出了會心的笑容,覺得很有種上輩子養寵物的感覺,當然上輩子他只是兒時養過寵物,可能因為年紀小不太懂怎么照顧,結果都不太好。

兩人邊走邊說,漸漸遠離了城北的郎府,而在計緣耳中,郎府那邊慌亂的聲響愈發嘈雜,顯然已經有人發現了府門外的留書,以及府中昏迷的許多家丁。

天朗客棧內,燕飛其實一直都沒睡著,腦海中一直回轉著這些天的事情,南道縣外,無涯鬼城中,還有今天傍晚和牛霸天的那一次可笑的交手。

‘這衣服我珍藏好久了,要是被你劃破了我可拿不出第二套!’

老牛的聲音在燕飛腦海中回蕩,令他下意識抓緊了被褥,翻來覆去輾轉反側了許久之后,燕飛從床榻上坐了起來。

目光看向就橫在床頭佩劍,拿起來出鞘十寸,即便在夜晚依舊寒光照人。

“凡人當真如此無力?武道當真如此無力?”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2